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二卷 > 10:网络情缘:我是水你是…
10:网络情缘:我是水你是…



更新日期:2015-06-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二天,我到网上,把过去那些聊天资料全部打到了他QQ里面,然后写道:

  

  “够不够,不够的话,还有很多,我可以一一奉上!别人的话,你不认也罢,你自己说过的话怎也不认帐?!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厚颜无耻的人!不像个男人!!”一开口,就是咄咄逼人,不容人有解释与辩驳的余地。我很少会骂人,但若真正骂起人来,却是字字句句掷地有声,峰芒尽现。

  

  “你以为你可以做得天衣无缝,可事实上却是适得其反。其实你也应知道的,只是当我是傻子一样的玩弄、摆布,是吗?!就我会这么笨,会这么傻!!你现在是不是很开怀,达到了你的目的?!把我当作填补你心灵空虚的替代品?实现你一生愿望、弥补你平生遗憾的工具?还是用来赌输赢的棋子……”我站在把他当枫的角度拼命地损他,话说得够呛,够难听。

  

  “你也太有点异想天开了,鱼和熊掌怎可兼得?”我是在说枫,身边有老婆,又还想着找其他女人。

  

  “我承认在这场比赛中,我输了,很彻底的那种!但我输得起,也输得值得!所以我不后悔!人生的舞台上,本就没有绝对的输赢,只有相对的成败,就在于从哪个角度……每件事都有它的正反两面性,不是吗?重要的是能否从中有所吸取,有所感悟,也是一种收获。有得有失,生活本就如此……”到最后才知道,自己根本输不起,是输掉了全部!输掉了一生的幸福……

  

  “其实我最感激的,还是你这最后一招。我心中的石头是你加上去的,最终也是你卸下来的。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也许这就是因果轮回吧!”是指,冷酷,会断绝人所有希望。彻底的死心,再也不用在此中辗转徘徊了。

  

  “我想我要找的就是那么一种人,一个可以收住我的心的人,可你不是!你只会让我的心更加摇晃……”是因为了爱的存在啊!假如没有爱,就会变得什么都不在乎。有爱,就不能不计较。爱,会让人变得越来越没安全感。

  

  “是的,女人都需要一个结实的肩膀,在她哭的时候不要躲开,可你不是!也许我可以在许多人面前流泪,但绝对不会在你面前!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怜悯与施舍……”我也是太倔强了,总是把爱与同情等字眼联系在一块。其实在对方心目中,根本不是这样想的。可在被爱的人眼里,总是看成了失衡,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距离与障碍难以跨越。

  

  “也许正如你所说,像我这么一种人难以得到真爱。那你呢?你又属于哪种?寻寻觅觅中,等等待待中,犹犹豫豫中,徘徘徊徊中,畏畏缩缩中……”男人,在对待感情方面,同样是不够果断与坚决,注定最终也是失去。

  

  “你习惯了在街头徘徊,你也是习惯了你的生活的……”你也和我一样,永远都难以找到真爱!即使找到,也会因不懂珍惜而错过,注定得继续一个人的漂泊之旅……

  

  那晚,也是东拉西扯地写了很多,不知想要表达些什么的内容。一如以前曾给枫的留言一样,总是一大堆的胡言乱语。最后,是以这么一句话结束的:

  

  “不是因为失去天空的那片云彩而伤怀,只是为那晚霞的斯须改变如苍狗而遗憾;不会因为什么而不习惯,因为从来就不曾也不需习惯……”这句话,曾经,我也给枫留言过。如今,又用到他身上了,世事真是稀奇。

  

  当晚,给他留言之后,我想,我的心彻底伤透了,跟着他的逝去。我以为我们之间就该如此结束了,然而第二天上去,又看到他的回复:

  

  “祝你早日找到你想要的幸福!我不是你的那个他,真的。那只是你的一种错觉,我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但也算不了坏的家伙……想聊的话,就别当我是他行吗!?祝你新年快乐,心想事成!”他说,那时春节将近。在这个全国同庆欢天喜地的日子,我们俩人却搞成这个样子。两相对比,都在诉说着我们的落寞。这个节也过不成了,哪还有什么心情。他倒是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如此的心平气和。当时,我在线,却没想到回复,已然不再抱希望。可不知怎么搞的,一不小心按错了哪个键,竟胡乱给他发了一个网站地址过去。也不知是不是天意,连上天也在帮着我们,缘未该尽。

  

  “什么?我一般不进网站,不好意思”他以为我发那个地址是有居心或目的,要他上去观看。

  “我并没发信息,鬼晓得不小心按错,对不起了”的确有点气,这该死的电脑惹的祸。是好是坏呢。

  “我终于想到,以试我的清白啦 呵呵 接视频咯 就知道我不是他啦”他的方法是不错,可惜,在那种情形底下,丝毫起不了作用。

  “有什么你就说吧,我12点钟之前下机。而且,我根本就没见过他,你这还不是废话。”我和之前的枫,仅仅是因一次打错电话结识的。彼此仅局限于手机信息里沟通,并不曾在现实中会过面。故他这种做法,其实是证明不了任何。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问。

  “不知道 新年快乐”态度依然,还祝贺得起。明天是元旦,他还记得。心都碎了还快乐。

  “2005年的最后一天,明天是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我们之间,也应该结束了,在新年来临之前。

  “嗯 我们也可以新的开始吗”如果是那样,多好啊!和大地一起喜悦。

  “我们彼此都有各自的开始,不是吗”是各自分道扬镳,再也不用受谁所牵绊了。

  

  “但我不愿意当替代品 我不是甘肃的王枫”我事后想想,也可以理解他一些做法。我把他误认为别人,作为一个男人多少是损尊严面子的事怎能容忍。尤其是自己的心上人,被拿来当填补替代般。心里能好受么多少也有气反之给回我,由此结果就是双方互击互伤都不得好过。

  

  “那就是福建漳州的王枫了,是吗”因后来一次无意中与另一网友聊天时,我也把那人和枫联系在一块了,也以为对方是枫的隐身,在此又想试他。

  “不是”否认,我也模糊了。

  “你不是说,你想到法子可以证明你的清白了吗,说——”他发送我的网吧地址过来,第一次网谈时发过的。

  “明白啦吗”不明白。

  “什么意思,不怎懂”一时未反应过来,是太迟的解释。之前早就追问过,偏不说!现在事情糟糕到这地步,才知道会说了!?

  “我可以知道IP这有什么问题啊”他以为,我还是一无所知,关于网络。其实我早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故不再感到惊讶。网吧里面的电脑会自动显示对方的IP地址。

  

  “这个那天我就知道了,问了别人。可你第一次和我聊天哪里像刚认识,难道那天也是另一个人替代你吗?”气氛,开始有所回转,大家可以稍微静下心来交谈了。

  “不能?”他的意思是说,第一天就由陌生转为熟悉,就一定不可能吗?似曾相识,就如我对他感觉。我却误解了,认为是熟悉的枫过来才可能有的言语。

  “??”一时脑袋转不过弯来,不曾领悟。

  “但你把我当成他,替代品”是你带给我太多疑问,才会让我误会。

  “不是”他这样说让我心痛。事实上,我的心早已转在他身上,远远大于枫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而且,你若不认识我,那时你就应对我的话表示疑问,又怎会到现在才……而是太多的疑问……怎解释……”他应该早一点询问,或者我早一点追问,都不会闹到今天这种境地。可为什么,我们都不约而同采取了沉默的方式呢?!过于宽容也是一种错,放纵了错误的更加扩大。

  

  “我不想问你那么多”他的沉默包容,恰恰促使了误会的不断扩大,是适得其反。男人与生俱来的宽容与大度的性情,到最后偏偏就成为了埋葬自己感情与幸福最有力的工具!而女人天性的多疑与多心又更促成了这种负面作用的扩大,一个心结越结越多,一个却不愿去解开,到最后就必是背道而驰,分道扬镳,感情就是这样在种种误会与冲突中渐渐磨灭的!上天造人岂非太别出心裁了点?竟然让男人与女人拥有如此相反截然不同的性情注定彼此的心永走不到一块,如果男女双方不尝试去改变这种行为习惯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人类爱情永远不会有美满幸福可言!而人世间的无奈与悲哀也由此而产生,到最后是谁也逃脱不了……

   

  “我要你问”我就是要你来问我,我会一一对你解释清楚。女人,总等着对方开口,揭晓开心中一切疑问。而男人却总是沉默是金,不到失去之后都不会开口站出来说话,以作挽救。真不知男人的心是什么做的,到底都装着些什么?!

  “问吧”现在才知道这一点?早说多好!

  “还有,我说东西找到了吗?开个价,要多少?你若不知道就不会问‘你要多少’。不是吗?你怎知道我指什么?!”这是事实。不知道,不要冒充知道,让人误解。

  “呵呵,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不知道还跟话,瞎谈胡来。

  “那你干嘛又问我要多少(钱),就证明你根本知道我所指”只有枫一人知道我所要,我曾经找他帮过忙。

  

  “我有说啊,我想一般都是指钱”真的是过于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有说啊,我想一般都是指钱”反复。

  “我有说啊,我想一般都是指钱”他发三次过来以作强调。

  “猜测的”继续补充,你早应该告诉我的了。

  “那第一个晚上,你会随便与人说‘难道要我说我爱你啊’‘那你做我老婆’之类的话吗?根本不合逻辑!”事已至此,不问到底绝不甘心。

  “那你可以当我胡说啊”可我就是当不了,因为我也在乎!他不应该这样说,由此证明他以前所说也都是假的了。他根本就不曾真的动心和用心,让我更觉难过。

  

  “好了,我想我们没必要在这里浪费彼此时间,这样很有意思吗?就算你不是他,我们也不是同道中人。你还是去走你的阳光大道吧,我过我的独木桥,互不相关”越问,反越让人伤感失落。那么,还用揭晓些什么呢?干脆什么都不要说了,反正都成这样了,挽回不了。这个形容,也曾用于《万丈红尘中找一份真爱》故事中。只有我在那个窄小灰暗的路途一人艰难前行,别人都生活在明亮的阳光底下。过于执著真心的人注定是折腾。

  

  “呵呵 我只是觉得我很无辜”可我也觉得自己很无辜呀,我们都无辜被一个误会弄得团团转。都是那个该死的枫横在中间成障碍,可如果不是他又怎会有我们之间的相识!一如后面故事《究竟谁在伤害着谁》中与前面《真爱一世情》主角,两个人的先来后到顺序倒乱以至也产生错觉让幸福偏离。这个也是老天让我们相识相知却多加了一个人进去,成为我们之间难以跨越的隔阂而最终是对方导致错过。也就如《究竟谁在伤害着谁》因《真爱一世情》而错失,又是两个相同故事的反复上演折腾人心。老天,为什么要做这么多的残酷安排?!

  

  “是的,都是我的错,我的罪过,行了吗?是我自作自受,咎由自取,行了吗?”连争论辩解的力气都没有了,随便你怎么想也罢,我不再与你计较了。

  “无辜的给你当他,很不甘心”我更不甘心,遇到却是这场景。

  “反正,每一件事,我从不会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我只怪我自己,恨我自己,怨自己。太天真幼稚,太无知,太可笑……”是事实。整件事由头到尾,都是自己的过失与过错,怨不了别人。无论是事实真相澄清之前还是之后,都一样。

  

  “其实我也是个不错的男人啊”他真的很不错,我为什么就没想过考虑他呢?为什么硬要把他与枫联系在一起,而让枫成为我们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可惜当我认清楚时,一切早已远走,无可追回。

  “是的,只是我无福消受,没那样的命”挖苦,嘲讽。也是事实,老天定的命数就不会有好过。现实验证。

  “你很不一般,但我不知道,后来……”后来,后来又还想能怎样?你要是真有那种愿望,就直接说出来。我不想去揣摩你的内心世界,却总是出错!他也是很不一般,所以故事也很不一般沉重悲凉沧桑。

  “无非普通人一个,没什么三头六臂”和你一样,不觉得很特别。特别就在于太重情多情,注定是伤痕累累。

  

  “你没手机吗”又一次想要验证,计从心来。

  “嗯 我用不起啊”说什么鬼话,这个迷我怎么也解不开。

  “你真的很会做人啊 怎不去当演员,太可惜了”极端的讽刺。你那么会编造,太会演戏啦。

  “马马虎虎拉 没有那种想法”自以为是。

  “那我告诉你我的电话号码,怎样?”好一会,没反应,“不屑?”询问。

  “你愿意的话,好啊”许久,他才回。我猜想,他大概又在想,以为我会耍什么花样。不敢轻易表露,想着如何应付我,才故意拖延时间。我们之间需要这样的防范小心!?太聪明太有思想惹的祸。

  

  “有点勉强接受的感觉哦”于是,我有意把自己小灵通中两个相仿号码调乱了一下位置,我这样做肯定是有我原因了。因那个号码其实就是枫打电话找他朋友错打到我这边来,很凑巧的是,我与他朋友的号码仅仅是相差了两个数字的前后位置不一。我这样做的目的还是为了试他,以验他的身份。假如他是枫,肯定对那号码再熟悉不过了。看他又会怎么样反应,再作打算。

  

  太敏感纤细的人真不好,一个小小事情也能加以联想。按理说打错电话找错人很正常,有谁会想到与之交友所谓缘份。是我主动信息联系对方,由此才会引发些故事产生。如果我不多事就此过去,那么也什么都不会有了,当然也包括不会有这个他与水的交往。也是缘于一种直觉好像就知道不简单,会上演一些不一样的历程。当然那是过去的我现在决计不会了,故事越多越心累再也不会产生兴趣了。这些若都是天意也是躲不过避不开,所以都不算是意外命运的棋局掌控之中。如同不应与枫交往一样,我又犯了一个极其之大的“错误”!我干嘛要把别人号码给他,事实上他要不承认我给再多具体东西出来也是没用。女人为何总爱试探总要把事情弄复杂化反弄巧成拙?!如果我能直接把自己的号码发予,我们能真正联系上一切也就解开了且不会真的断音讯于茫茫人海再也找不回。后面又发生太离奇的事你绝对不会想得到我们原有联系方式也会丢掉莫名其妙,所以最终归结为都是“天意”是考验铺垫不是幸福归宿注定要不到结局不了了之。我们看电视时都会替情节着急吧,为剧中人物的犹豫拖拉沉默埋藏不说。都在想着快点说赶紧说出来不就行了?明明一句话的事偏偏都搁心里相互猜测越来越乱!可真的是急坏人却帮不上忙,所以看电视可来气让人叹息无奈。原来那不是演的现实中就是如此,我们也一样重复着里面步骤。看戏的急戏内的不急,戏外的想改变戏内的却不语。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命运主导下的悲剧闹剧!

  

  从这也可映衬出女人“悲剧性”命运的不可更改性,哪就是这般和我一样,爱搞那么多不切实际的东西真不明白脑子到底在想些什么!我至今都想不通那时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会愚蠢荒谬到这般,用这样的方法去试探什么最后是断送了这难得的缘份。当我一次次回看笔迹真的万般悔恨无可原谅自己这一过失,也许也就如真爱故事里面痛恨自己从中山过深圳前居然不提前打招呼以至过去之后发生那么多意想不到事情。但愿这些故事真能给女性朋友起一个警示,在爱情里面千万不要搞得那么复杂一切“简单透明”化就最好,越直接越好不要拐弯抹角不要暗示揣测都会让一切偏离。我就是个最典型负面例子看看代价多惨重,不管在哪份爱中最终都是葬送太匆匆。我曾经也不相信电视里面那些剧情怎么拍得那么不可思议觉得现实中是不会那样的,可到自己经历才知道原来真的是会有在陷入爱情时人都会变反常所作为都不按常理发生。或许吧这就是人类爱情的灾难性男女都逃脱不了,爱情只能被悲情地演绎而得不到圆满的戏剧。事后想想也许也正如追逐真爱中种种失常做法让后悔不已,是老天要把你弄晕头转向神经错乱推上那命运之途惨重一幕,那么我们之间岂非也是?尤其当真爱那部早已成天定就更显然易见,不这样就不会有那个故事上演注定我们是不会有结局。所以说来说去其实所有一切都是不可避免,虽然看似一步就能推开但就一点点的距离我们凡人之手都推不过,背后命运那双手的阻挠之大是任凭怎么样也是跨越不过去。

  

  “要是这样想,我也没办法啊,贵姓”很客气的询问,如此陌生的感觉,让人难以适应。

  “坐不改姓,站不改名,姓王”声音铿锵有力,是不会像你这般,掩饰畏缩。

  “还没想好吗 王小姐是吗”如此之称呼,让人来气。明显的,故意奉承与嘲弄。

  “称不上,有点高呼了”小人物,小角色。

  “什么时候都可以打吗”他问。我不知道他有没打,想是肯定至少会试一下。知道关于我,看什么情况。他若真心里有我,就更要揭开面对了。显然那样会更糟更坏,若是个男的接(枫朋友不知是男是女前者成分多些)他会怎想。到时把我误解岂非更无希望,我不是聪明而是愚蠢净添乱子。

  “自然”却是找不到我。

  “那你现在也能接到”看他那么真诚的样子,仿佛还真会打似的,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安之心。这一次,我是真的欺骗了他。

  “是的”装作肯定。

  “哦”呵呵。

  

  “哦,对了,我把他的电话号码也给你吧。我似乎曾听他说起过,他好像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说不定就是你了。难怪那么相像,到时候也许可帮你们圆了团圆的愿望,你不妨打电话过去问一下——”我于是又把枫的号码发送了过去,一样的心思,想试他。如果他就是枫,看他面对自己的手机号码如何一套说法。然而这回,又犯了一个更严重的错误。我本意并没嘲笑她母亲的意思,却被他误解了。我忘了男人的孝心主义,这绝对是个无可挽回的大错!那个号码我也不知有无打,比上面希望性会大些。如果他会问及,如果枫愿意解释,把我们的事告知,甚至把我真实电话给予,那一切也都会解开误会澄清。但可以想象,这种可能性有多大?他们对我谓之都有情,出于自私怎么可能相助促成对方。而且两个大男人一起,能谈些什么呢性情所至。不像女人话匣子多,一打开就没完没了。男人对女人都沉默同性就更别说了,只怕更尴尬沉默根本无可沟通。而事实也证明这一点,他(水)电话没打到我这来所有都没发生没告知没释疑。不知如果枫也有可能得知这个故事会作何想,无形中他也成为了个有罪之人导致我们这般更促成推动我命运。当然他也是不会有什么的如同那么多生命路过之人,而且若真是天意命运又怎可怪及都只是棋子无辜卷入。女人碰上男人已够糟,男人碰上男人就更加糟糕。这步棋下得最糟糕,换来结果也是最最糟糕!

  

  “不用谢我”继续说着。我还蛮自作聪明,为自己这一如意算盘打得实在太好了。其实是,糟糕到透。

  “不认识”他说。我还听不出有何不悦之处,是反应太迟钝了点。

  “你当然不认识了,要不你回去问一下你妈,说不定她能透露点什么”依然从容地说着,不知怒火将要点燃。烧毁一切。

  “呵呵 我是独生子”他是想告诉我,不可能有失散的兄弟。

  “过去的事,你妈当然不会在你面前提起了,谁愿触动那尘封的伤疤呢”我并无恶意,更非针对她母亲。我只是为了确认他身份,才如此之一说。

  

  “不好意思,我这台机没视频。很烂的机,好的上不起”他又一次要求视频,我还是拒绝,找借口。过后我才可以想象,他当时的心情,有多么的迫切。因为他发觉,与我在信息里根本就无法解释说明这一切,急于与我当面对话,或许还有一线转机,可我仍旧坚持自己原则,又错过一个可以挽救的机会。阴差阳错。当然就算视频又能怎样,我就会认定他是水不是枫?后者没见过面,还是无法确定。只是让沟通更真实,或许可以解决到问题。也说不定。不曾发生的事,无法评论揣测。

  

  “哦 请你不要这样说长辈 我会生气的”他的话语,听来平和。其实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征兆,风平浪静底下的波涛翻滚。

  “怎么了,我有没尊重你妈吗!”我还在一旁若无其事,无意中推动着形势的发展。

  “你说呢”我实在太笨了点,还没感觉到火烧起的温度,已经染红半边天即将吞噬掉所有。我们的一切。

  “你误解了吧,我说的是孪生兄弟呢。不是有意戴绿帽子,真的是……”他的语气明显已经容忍到了极点,我却还未能察觉出异样。甚至还一味起促进作用,真的是笨到极端。

  

  “滚”好一会,他不说话。再过一阵,才发过来这么一个字,一个瞬间就决定了人生死的宣判。我顿时就傻了眼,呆住了,脑海一片空白。不知在想着些什么,又该怎么做,还可以怎样做。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大的反应,完全的出乎我意料。他再怎么样也应该听我解释一下吧,怎会如此轻易就把我给打入了冷宫地狱呢?那个字也彻底伤了我自尊,这让人情何以堪!

  

  “哦”坐在电脑这边,我也是良久回不过神来。好一会,才艰难地打出一个字来,手几乎都在颤抖。那话,多少也带着点可怜般神情。语气的弱下,他能听得出。不知他是否会像我一样,被对方的语气转变而有所自责,心疼那种。怪自己先前说得太重了,不忍。也许有,也许无,男人的心肠都是比女人的硬。这也是我最后回他的一句话,同样是一个字,却夹杂着多少的无奈与叹息,失落与难过,纠心纠肺……我知道,从那一刻开始,我们之间,“彻底”地完了,再也回不到当初了!怎么会这样……

  

  许久,那边再没回音,而我也终将保持了沉默。其实,我是多么想挽回这一切。可是,没用,已太迟,话一出口,就再难收回。我那时可以说是万分后悔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尽管自己真的什么意思都没有更非如他所想拐着弯在辱骂他家人。我只是急于想知道和确认他身份,然后给自己给这份感情重新下一个定义,以一种崭新的心态面貌面对他,也让我们之间彻底走出有枫存在的阴影,过我们自己想要的生活。然而我没想到反会弄巧成拙,更没想到他的反应会是如此的强烈,大大出乎意料!他以为我是在侮辱他母亲的清白,他是如此的维护着他妈妈。他是一个绝对型的孝子,这却让我更加敬佩于他。一个有孝心的男人,在生活中总不会差到哪去。

  

  沉默,沉默,压抑的沉默……

  

  虽然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感觉却是如此的亲近。我们就这样坐在电脑两端,隔着遥远的距离如此深刻地对望着,不说一句话,一句话。我可以想象,他此刻的心思定也和我的差不多,百感交集,千头万绪,气愤、心痛、惘然、争执、不甘……然而,也许我们都太相象了,尽管彼此都有心想挽回,却都拉不下那面子放不下那份架子,都等着对方第一个开口,都想着只要对方开口说一句无论说什么,自己立刻就低头认输。所以,结果就是,没有一个人第一时间站出来挽救,所以也就错过了最佳时机,所以也就注定是一个无言的结局。

  

  我在重新整理此文时有想到,我当时可以怎样说挽回这一切。如果我发一句:“你真要我走……我心痛……想哭……”这其实用不上认错认罪多丢人,只要委婉也真实地表达出心情。而这也确是,当时真想要哭了。太难过,他的对待,这种局面。他如果心里还有我,如果也还放不下,我这样说他定也会很心酸难受。让自己爱的女人流泪,她说过好男人是不会那样的。那么他就会回复,语气情势定又会有回转,结束这种僵局与强硬对恃。当然至于后面能否解决掉心中疑问,我们又可否如彼此所愿有新的开始那还是个未知数,但至少可以肯定不会结束得那么快,那么一切就还可能会有转机。不定会是朝完满皆大欢喜走去,但我也想如果是天意却肯定不是。怎么样也要把我们拆散分开,否则我的“命运”之说(凄凉苦命)就不能上演了。而且这些始终没有发生,所以也只是事后推断臆测罢。没有几分意义。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与思考之后,我只给他发了一个枫的QQ号码。事到最后,我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初衷,都还想验证些什么。我想,如果他真那么在乎我,也许他会对枫感兴趣,有可能会通过这个号码了解到我们之间的一切。当然,我发的时候也没说是Q号,只一串数字。但我想,他那么聪明,应可知道。而且,我也在想,这也许会是最后唯一可挽回的希望了,我只能和自己赌一把。事实是一如手机号码起不到作用,虽然笔下询问比语言沟通要方便也容易。但枫若是那种自私小人,定然是不会告知关于我什么。而他若是做不到去挖掘,那么根本就更毫无机会可谈。可笑明明想挽救,却不愿直接地努力承认。弄那么些复杂边缘,有何用呢多此一举。最后,他头像的颜色终于慢慢褪去。走得快的还是他,或许是失望或许无语面对。最先放下的,都是男人。我依旧还坐在电脑前,对着电脑那边早已远走的他发呆,沉思……

  

  这晚,又是一个难熬的无眠之夜……

  

  第二天,说不出一种什么心思,我又上网去了。也许,是为了一份心灵的默契与约定,似乎就感觉得出他在那边呼唤我。也许,因为不甘心,如此放手,不管他是枫还是水。总之,我又到网吧了。碰到了他,想他大概也一样,我们心有灵犀。只是,我们谁都不先说话,即使心里又如此想说,还是没人愿踏出第一步。那时的他,大概在我眼中看来都成了大魔头一个,甚至比魔鬼还要恐怖可怕,让人躲之不及。因为爱得深,越害怕,越要躲藏,尤其是在尚无法确定对方身份的境况下。我不想再与他如此纠缠下去,我的心承受不起。于是,我把他的QQ删掉,从黑名单里删除。然而不一会,他的头象又蹦了出来。我弄不清是怎么一回事,想是对方主动加上来的,但立刻又被我删掉了。如此试了两三次,大概他也倦了,心凉了,还是什么。终于,在最后一次删除后,我的QQ上面再也找不到他的存在……

  

  就这样,我们从彼此的网络世界里退出,淡出了对方的视野。那段时间,我的心情从未有过的失落。我知道,我的心也已跟着被他带走。我只是偶尔在网络里转了一周,然而我的灵魂却被俘虏。我最终也无法确定他的身份,而他的离去也丝毫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相反,我的心却由此更加被牵绊。不是为枫,而是为他,一个只是在网络里偶然相识不久从未曾谋过面的男人,一个早已在之前就存在于彼此生活里再熟悉不过的男人,一个也许早在前世就曾相遇相识相知和相爱过的男人,一个在不适当的时候偶然闯进了我天空的男人。我真的爱上了他,就在我们相识的第一个晚上!不,应该还要早,就在我看到他称呼的那一刻,就在我决定加他的时候,我们就已爱上了彼此。原来,有一种爱,真的是可以在瞬间产生。那就是,一种感觉,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我们,在网络的世界里发生碰撞,擦出爱的火花。然而,只一瞬间又转瞬即逝,无迹可寻。难道,这就是爱情,更是网络里的爱情,如此虚浮与缥缈?!

  

  当他终于彻底从我的世界里走出,我才意识到他对于自己是如此的重要,几乎占据了我生活的所有,甚至早就在不觉中超越了之前对枫的感情。尤其是当我终于弄清楚,他确实不是枫的时候,我的心可谓“懊悔痛恨”到了极点。我怎么都想不通那么多端倪明摆着都能看出我却会不知,明明很多话语都在告知展示着这个再清楚明了不过的事实我居然就没发觉。我真是瞎了眼被鬼迷心窍神经错乱不正常,我有多么的痛就有多么的恨我自己恨太聪明又太愚蠢恨到不能再恨!其实如果是命定就不以为然了,无形中有力量把弄成这般而步入轨迹。我再多懊恼追悔自责也是无用,徒增辛苦折损这条生命罢。而到此时我才细心留意到一样事情,原来,他QQ后面的一串号码竟就是我的生日数字,这也是一种巧合吗?我真不知是该感谢老天让我们相识,还是抱怨上天让我们相遇。我也不知道,我是应感谢枫在我们之间所起的桥梁作用,还是抱怨他在其中起的破坏作用。当初如果不是枫,我就不会认识他,并产生心灵碰撞如此亲密的接触。可如果不是枫,我们也不会种下这么多误会犯下那么大的过错,最终走向分离。因是枫,果也是枫;对是枫,错也是枫;得是枫,失也是枫;是枫让我们有了开始,也是他最终让我们结束。到最后,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定义枫在我生命中的角色了。如果说上天让我认识他只是为了让我结识水,那么为什么到最后还是会因枫而无法走在一块?难道,这也是老天的一种安排,只是让我们大家都在其中绕了一个大弯路而已?我不知是该笑,还是哭!

  

  如果不是他的存在

  不会有我们的现在

  可也正是如此产生误会

  我以为你是他又一次折磨

  

  那是我从未有过毁灭

  差点摔倒再也站不起

  是怎样的摧毁和怎样的毅力

  让我还可继续活下去

  

  当你出现我产生错觉

  以为换身份又来扰乱

  平静的心再经受不起

  怕再陷入再走不出去

  

  于是决裂地把你赶出生命里

  我错误地以为你是他

  像魔鬼面孔那么可怕

  而把自已永远推进苦海里

  

  当我过后清醒认知这个错误

  你不是他而只是你我曾熟悉深爱

  我拼了命地想把你找回

  你为何消失茫茫人海一去不回

  

  我的疼痛悔恨自责呐喊你听不见

  我多么恨自已那时不懂珍惜就这样错失

  可难道你也那么潇洒走过无一丝眷恋痕迹

  你一直安静沉默着面对我的离去

  

  多年后当我再回看日记忍不住热泪翻涌

  不堪回首的往事我无法面对自已的过失

  我知道现在你早有家室忘记一干二净

  你不会知有个女孩在你转身后由此推入万丈深渊

  一辈子都不得解脱最痛的路过……

  

  当感情的伤痕越来越深侵蚀着人的身心,腐朽着人的灵魂,我开始学会用工作遗忘,麻痹一切,让自己整天像一台机器24小时分秒不停机械而忙碌地运行。只有这样,我才可以不想他;只有这样,我的心才不会被空虚所埋葬;只有这样,我才能坚持走下去……

  

  如果说,事情到此本可结束也就完了,然而没有,也许无言的结局注定也就不是结局。转眼已是一个月后,当我渐渐学会把持自己情感,基本能操控自己的情绪。当他将慢慢走出我的心房,从我的世界里远离时,事情又有了出乎意料的转变。某天,上夜班,清晨五点多钟,忽然接到一隐藏号码的电话。我接起,不断“喂喂喂”地问着,沉默,没动静。那时,我还未能把这与他联系在一起,只以为是谁打错了。可当对方挂机后,我才想起有可能是他,在试探我。那么,他怎么可能会知道我的电话号码。我上次所发枫那个朋友的机号,他不可能有那么大能耐真能破译我的仅仅是把其中两个调一下顺序。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他肯定与枫在QQ或电话里有所联系,从而得知到我的号码。果真如此的话,那么,他也应知道我和枫之间的一切了。按理说,如此一来就应一切澄清,真相大白的了,他该可理解我的误解与苦心。然而,深想一层,又有另一问题让我不得不担忧起来。谁知道枫会是怎样对他说,之前一切,人不都有一种自私与面子之心的存在。由此我又特害怕,枫会刻意在他面前说了一些可能会让误解到的话语,内心更感不安。更让我不解的是,既然他有勇气打我这个电话,那么为什么又不说话,他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越来越迷惑和糊涂了。更不巧的是,那时刚好身边有男同事在说话,这让我很是责怪自己的反应迟钝。我不应让他听到身旁的声音,因在那个那么早也那么晚的时段,身边会有异性的存在,这可以说明些什么呢?他会不会由此误会而刻意一言不发?他会不会以为我已经有了别的男人……这么一来,我又越想越难过。原来,我竟是如此的在乎他。心里放着一个人,就绝对不允许对方对自己有任何一点点的误会。当然这些也许都不是,那可能是个骚扰电话或是打错。那么我所写所想这些都是毫无用处,只是凭空揣测有可能现实根本没有的事。而事到如今也只有当事人可解释了,这些有无发生只有他(水)知道。只是我们都拿不出答案来,因为我们不会再有交织。一切的一切都是个谜。

  

  后来,我也经常会有意无意地在各个地方,用不同的电话拔打他曾经留给我的那个号码。第一次接电话的是一女孩,我同样沉默不说话。那边也在不断“喂喂喂”地追问,最后自言自语唠叨着“怎么不说话,打错了”就挂下了。那一刻,我心里百感交集。她,是谁?会是她的恋人吗?还是她的手足姐妹,亦或员工?他曾说过,那是他开的餐厅,里面有女性接电话也不足为奇。然而,这心里还是无形中有了个疙瘩。后来,还打过许多次,每次都想开口找他,可我连他的真名都不知道,还怎么让别人帮转告或找寻,希望最终成泡影。也是在整理此文时,我又想到我可以怎样找他接电话。很简单试探着说句,请找一下你们的老板。如果直接呼叫,就可以当面澄清了解。电话里知道,是不是他是水。如果不在,也可侧面试探比如问老板是不是湖南人。对得上可能性就大了,考虑下次再找问个清楚。这原本是多么简单的事不知当时怎么就意识不到,越想越懊悔难受也越加恨自己越不可原谅铸成大错。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么?走出我们什么都看清了身在其中一切模糊!一如他给我打电话(假如是),也是可以开口讲清楚什么问题都无。我们却为何都这般故作神秘像电视侦探般,说来真是荒唐离谱我们到底是怎么了。感情就是那样慢慢消逝,我们就是这样越走越远。我不知道,接电话的那人会否把此种怪事对他有所提及。我希望会是,那样的话,想必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想到是我。我们永远都能在第一眼内就认出对方来,无论站在一个多么遥远与陌生的地方。只因一种感觉,最熟悉不过。

  

  事实证明应该是吧,说来,又是在半年后的某天,我接到一外地区号的电话号码,来自湖南。响一下就挂下了,我猜想是他,赶紧跑电话亭按那号码复过去。接电话的也是一女性,第一次对方无法弄清我意思而挂下,我急于求成了点。第二次,听不清对方说了些什么,第三次再次确认,得知那原来也只是一个公用电话亭,而他早已远走,无法找寻。我唯一可以得知有关他的一点情况就是,该电话来自湖南岳阳,估计他应是那里人。他曾说过,他家在湖南,而那时又挨近年末,他已回到家中是常理所在。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不等我接电话,为什么不问个明白或说个清楚,为什么想打又不敢打,为什么欲语还休,他到底想怎样?如果说不甘心,他完全可以和我直白,把一切都说出来,不须如此遮遮掩掩,躲躲藏藏。如果他已然决定放弃,也就不须再和我如此周旋,浪费彼此时间和精力。我猜想是前者可能性比较大,感同身受。我们两人实在是太幼稚可爱也太可笑了,像小孩子玩捉迷藏游戏,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可却不知道到底彼此扮演着的是一个什么角色。而在这场游戏中,谁又稳操胜眷,谁又处于下风?感情,不应如此,争输赢。当然这个也可能是打错,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或者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拿来一说毫无意义。只是不明白,我们,故事最后怎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这段不知算不算网恋的“网恋”由此又有了延长的期限。

  

  半年过后,当我终于明白自己心里还是深深藏着一个他,当我终于学会不再倔强的时候,我开始在网络世界里疯狂地到处找他。我在QQ里重新加他,加了好几次,都如石沉大海,他真如此洒脱可以忘了当初的一切?!最后一次连续加了三次,几天后我上去收到交友请求。也怪自己一时被惊喜冲昏了脑袋,竟忘了先把那号码记下来再慢慢加都不迟。结果不知是上天捉弄还是彼此无缘,那号码我加了三次竟都加不进去,是不是怪事。都是天意算计,什么离奇的事都会有只为阻止分离。此刻我才想到没记号码,于是凭着记忆里唯一残存的一点印象开始在QQ线上拼命查找,可惜终起不到作用。一字之差就差得太远了,根本无从验证。况且,那是一个陌生的QQ号码,我自己也无法确定这个Q就一定会是他,仅仅凭上面回复的一句话“一个默默关注你的人”。一如第一次相识时,给人一种感觉,一种如此熟悉与亲近的感觉,让我确定就是他了。至于说到他为何会换号码与我交往,大概也如我之前也曾换过Q号加他一样,试探性的交往,更想结束以前的彼此,渴望还能从头再来。只是,一切似乎都在出乎意料地发展,离我们之前的路越走越远了。就此没有加上会否是他也始终是个谜,而且就算这样他也应该多试几次不可能只加一两次没回复就不理。我不知道男人的耐性有多少有无女人这般的耐心,可以千方百计三番五次地重复强调只为怕出错而错过。我可以为他无休止地去尝试,他就不能为我多试几次多做一点点。从这点上来讲他的在乎程度就远不及我了,男人始终是容易拿起轻易放下女人却永远不能。注定了受伤最深的总是后者,女人总是爱情的最受害。

  

  我曾经想过,千里迢迢远赴江苏或湖南找他,一路走也要走过去哪怕是爬也要爬到跟前。那时的“决心”有多大就是山崩地裂地动山摇鬼哭狼嚎妖魔鬼怪死神也无可阻拦,只要还有这条命还有一口气就要走到他面前去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不惜一切后果地!只要能找到他,哪怕第二天要死去。只换一个澄清解释,不能拥有任何都愿意。就那心,发疯发狂了般。可问题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也无法打听到他的行踪。我从未试过如此急切的想见一个人,尤其在网络,连视频都不会,何况自己亲自面见。因为,我知道,除了他,我再也不可能会遇到一个与自己如此心灵相知相通的人,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如此深地闯进我的天空。我为什么会上网呢?不为什么,就是为了找寻一知心爱人,为了执著“真爱”的追寻!我想,这也许会是我一辈子所要找寻的港湾,我真正幸福的着落点,我不想错过。可最终我还是无能为力,眼看着他在风中越走越远,我却追逐不上或根本无从追赶。曾经刻骨铭心的一段网恋,从此成为往事,留在了风中。而留在心底的伤痛,却是一生一世……

  

  转眼到了年关,终于我们彻底失去联系。我再也找不到他,他也再也找不到我。我以为,我们就这样开始各自的生活,永远都不可能会再见了。然而事实却是,后来我们还是又联系上。确切地说,是,也不是。我曾经用另一Q加过他,他也接了,只是那时他不与我言语。后来,我曾无意中发送两首歌词过去。奇怪的是,他Q上呢称已然改变。某天,收到对方回复。他说,他不认识我,从不曾和我交谈过。这让我怀疑,难道他换Q了,或者Q已被人盗去所用?我在想,会不会他没保存我号,所以想不起来没法找寻,那他也会像我一样懊恼痛恨自责难过。或者是,聊天记录中的朋友无故消失,又忘了号就加不上了,如果真是也无语老天这样安排抗不过天意。我甚至在想,他会不会也如后面故事《爱恨百般滋味随风飘》中人一样,迫于家里压力而很快随便找一人完婚。所以他不能等我,没法再找回我。他是出于无奈的,而并非内心放弃了我。女人真是可笑也可悲,被无情抛弃了还不断为对方寻找着理由开脱只为了心里平衡么还是证明真的爱过。答案其实就只有一个只是不愿承认面对,拿着那些明知机率几乎等同于“零”的事来慰藉自己。真正的答案只会是更受伤,没有答案却是留存了希望念想。都是“命”,那才是最好的解释。虽然这位新朋友也很是有水平和深度,可以说和他相差无几。但我可以确定,他绝对不是他,就差一种感觉。不是,就是不是,无论他再怎么优秀。而我也不可能因此会考虑其他,事实上也再没人能替代他在我心目中的位置。顶多只是暂时心灵的安慰,可我要的不是这些,一些表面形式上的东西。我要的,更是实实在在的生活。虚拟世界里的东西,永远不可能长存。过于沉沦,给自己带来的只会是无尽的伤痛与失望,我再也不敢碰也不想碰了了。

  

  事实上,在与他失去音信的那段时间,在我拼命疯狂找他的那段日子,我也开始了当初与枫失去联系后漫无目在网上找寻的习惯,而且又因此引发了不少故事情节。也许,像我这么一种女孩,和谁都易引起心灵共鸣,容易走进别人的内心世界里去。更可笑的是,遇到的那些人又都和他们差不多,让我又产生错觉误以为是他们,这让我更加退避三舍。也就如当初对水的怀疑,让我最终也折损掉这份原本可以拥有人间稀有的真情。到最后,我发觉自己几乎失去了辨别能力,连谁是谁都分不清了。包括自己,也不知不觉变模糊起来。

  

  于是,忽然间明白,原来网络上有着那么多和自己一样在默默找寻着的人,都有着如此之孤寂和忧伤的灵魂。也终于明白,即使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别人也承载不起你的希望而最终会让失望。就如枫一样,还有水,都只是成为彼此生命中一个匆匆的过客,徒留伤悲与遗憾,何苦。从那以后,我再也不上Q在线上停留,再也不对聊天感兴趣,再也不会到网上找寻些什么了。这最后的一次亲密接触,终于成为我一生最深刻也最心痛的一次回忆,也彻底结束了“网恋”这一名词在我天空里的出现。永不再言!

  

  不过,我还是得感谢他,如果不是他曾说过的一句话“我只能做回我自己”,也许我根本就无法坚持下来,走到最后。这句话,从某种程度上的确给了我很大的鼓舞和支撑作用,可以说成为我人生的一句座右铭,牵引着我以后的人生方向。是的,生活本就有着太多的无奈与残酷,许多东西也许我们作为凡夫俗子真的无从操控与把握更别说能改变些什么。别人怎么样是别人的事,而我们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做好自己。坚持自我阵线,活出真我风采,就已足够,最起码问心无愧。

  

  曾经,我经常在网络里漫游,就像大海里的一条小鱼,努力在找寻着一个避风的港湾,使劲游啊游,却发觉怎么也游不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而现在终于明白,原来你是水,而我只是水里的一尾鱼,我的眼泪掉下来也只是融化在你的怀抱里,所以你永远都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