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二卷 > 7:网络情缘:我是水你是…
7:网络情缘:我是水你是…



更新日期:2015-06-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你愿意为了我,回去休息吗!?”他的关心和细心,让我感动。我却更愿为你苦累,有你陪着不怕熬夜。真的不想离去。

  “我绝对不相信你是小学毕业,要那样,所有的学校恐怕都要关门了”他说话的水平与深度,让我越来越起疑心。

  “这重要吗?”按平时是不重要,可此刻又有所不同了。怕对方高自己低,感觉高攀不上。

  “你心有所忌”我那时是怀疑他学历很高,只是顾忌到我会产生自卑之心或怕拉远距离而刻意隐瞒不说。

  “没有啊”还是不相信。

  

  “我也许猜得出你的想法 但愿”揣测,对他的心理。

  “说——”让我说,他是怎么想。

  “只是猜,没百分百的把握,不说”我不敢确定,怕猜错而出错。不想说。

  “‘百分百’和‘万一’谁更精确呢?”他找了两个词比较,让我给出解答来。

  “看在什么情况下”类似于他前面说法,因人而异。所有答案都不是绝对性,得有附加条件情形不一就不同。

  “你太聪明啦”他和我一样,我们都聪明。能把事说得这样细致,能如此洞悉彼此的心理。就是这样害了大家,石头硬碰硬粉碎成灰。

  “你不一样?!”再聪明,在你面前,还不是发挥不出来。我们两个都非一般凡人,可以说是百万分之一的奇迹,实在不能不说是一种缘份。偏偏熟知太多却贻害,我们的优点反成了致命缺点。

  

  “有句话说,聪明反被聪明误,你如何看待”试探性地,你认为我们之间,会吗?结果就真是,符合印证。我们其实是太愚蠢了,居然会这样的错失。

  “看在什么情况下……”和我一样的回法,都不把话说绝留余地。那一份,或许就是为自己而设。可以有种开脱,圆口。

  “果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佩服,也许你可以去开个讲学堂。那你就说说在我们,目前的情况下,如何……”如果,是放在我们俩人身上,又会是怎么一番景象呢?

  “你说啊”彼此都心知肚明指的什么,更早可预料,可就是不愿第一个先说出。

  

  “两个鸡蛋相碰,会是……”我打比方说明,更明了也容易让人接受。例子总是最贴切反映,而不需直言。

  “是生的,熟的,还是标本……”他却问道。这方面所想,倒是有点出乎我所料,他怎会想得比我还周密,甚至更深刻。

  “这样的比例,有没失分寸”是指,我这样打比方,应该没问题吧!

  “不明白?”他说的。因彼此打字速度不一,发送出去非针对性回答,难免有所误解。我并不是指他,而是指自己那句话。

  “生的,又怎样?熟的,又怎样?标本呢?你认为哪一种比较适合我们”我说,为他后部分的省略。他的说法是什么。

  “生的就用碗装起来,熟的蛋还是蛋,去掉的是外壳,标本是怎么都不会有……”他比我分析得还要全面,让人对他刮目相看,佩服得五体投地。我能明白他的意思所指为何。

  

  “我说吧,标本,就丝毫不受磨损,最安全的;熟的,只是擦伤外皮,半全半危;生的,就是两败俱伤,粉身碎骨,最不安全的。和你心中想的是否一样”当他正在给我打答案时,我也同时在敲打自己心中答案,而他只是比我快了点。很难过的是,我们属第三种。最糟糕的现身试范。

  

  “这是我在收到你之前所写可看了你的之后,发觉我们想问题的角度不一”我说。

  “哪里呢”他问,有何不同。我一时未能渗悟,本该明白。

  “但不能下定义为对与不对之分”继续,自言自语般。

  “肯定”当然。

  

  “能否解释一下你的,有点不太懂,真的”一知半解。其实我应该能理解,我们想的是一样的。他的意思应是,第一种,用爱小心呵护起来;第二种,剥开外表内心并不会影响;第三种非活体无心自不会有的情感碰撞。和我所解释基本大同小异,只是我的诠释得更清晰而他的只是含蓄大体。

  

  “那你认为我们是哪一种,照你的说法,照我的又怎样?”他只是分析了我的答案,还没就自己的进行分析。我们各自论述对方所说。

  “用心感觉就好”他也开始越来越学会我那套了,给人悬念,真气人。

  “你的话如果连我也听不懂的话,那这世界上恐怕能听懂的就没有几个了”因为,没有人比我更懂你。同样,也没有人比你更懂我。我们,都是最懂的那个。

  “对,不用说,用心感觉就好,我们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哦”意思是,不用想了,我们绝对是我所说的第三种答案了,心照不宣。最后就真的是,摔得惨败两败俱伤粉身碎骨伤痕累累。

  

  “生的虽然碰坏了外表,但能更好的融洽……”他终于愿意解释了,也许是我的暗示他能读懂。不过,他这个说明也实在补充得好,把我之前的观点全部给否定变成好事情了,给了我面对的勇气与信心。

  “只怕你的碗不够牢 不小心就摔破了”是想说,你们男人往往都是无法保护好自己心爱的女人。只会更伤了对方的心,我不希望自己也会成为经典的那个。正是,逃不脱。

  “那也是我错啊 之前没做好准备……”他还会勇于承认错误,一个在现实生活中不可多得的男人。

  “不是说你相信你能做到吗,怎一下子又有点什么了……”他的犹豫踌躇又有点让我忧心了,我最怕男人的软弱和畏缩,对女人就是种致命的打击。

  “我想我会有充分准备的”时而淡然,时而坚定,真让人捉摸不透。

  

  “要不要说得那么严重,又不是美国要攻打台湾”打比方,是想要他放松心情,不用如此紧张。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他不能明白我的暗喻。

  “我不是恶魔吧”发生战争才会想逃,我可不会带来那么大破坏性灾难。

  “我不去美国,也不去台湾”有点离题扯哪去了,原来只为引出下面话题。

  “那你想去哪里”问。

  “想去的地方”我知道,是心里要的。爱的归宿。

  “去得到吗”那不是件容易的事。

  “会努力去到那种地方”爱的天堂,把生命点亮。

  “还是一种希望而已”只是想的,不是现实。两者间有差距。

  

  “中国我已经走过一些地方啦,呵呵”如此一说,很是让我怀疑他的工作性质。他到底做的什么,难道也如我一样,流浪人一个?总之应是个有能力之人,否则哪有法子可以做到。像我也很想到处走,没钱哪能实施。

  “和你聊天挺开心 怕好景不长”怕缘份又是让人擦肩而过,我害怕那种得到又失去太难受。虽然也许远及不上,至少此刻拥有着心灵的给予。

  “但并不难做到 所以我还是一个人生活”离题,又扯到其他方面去了。是暗有所指。事实困难得很,我们都没有去到,那个叫做爱的地方。人间天堂。

  “曾在书上看过,女人若对某个异性说‘我一个人住’就是暗含着某种含义,你呢……”我并不笨,知道他想说的什么。让我知道单身,我会愿意同行填满屋子么!做那个陪伴的人,不再孤单。

  “看你怎么想”看我愿不愿意,成为那一种。做他的爱人。

  “我想的,会是你心里所想的吗”怕只怕,你的心,并不能与我的完全融合到一块。

  “不知道”他也不确定了,我们都为太多而犹豫踌躇。

  “不知道?代表默认……”不可能会不知道,只有敢不敢承认。

  

  “走过一个地方,很容易;走进一个人的心里,也很容易;可要走进一个人的生活,却并非是一件易事,你认为?”打比方,形容我们两人目前的状况。是想说,我们现在是很心有默契,能引发灵魂共鸣,在这里聊得很好,成为一对无所不谈的知己。但不代表在现实生活中会走到一起,还有很多距离障碍是需要克服和超越的,我对我们之间的未来不敢保证。想他也是呢。

  

  “用心就不难 事实”只怕用不上,或方向用反了。

  “有点武断”他的话。说谁呢?

  “指我,指你?借口”前者回后一句,后者回前一句。说的自己,还是说我。不够果断而犹豫。真用心就不会是这样,听来像种敷衍。

  “你”是的,因为一切都还未弄清楚。像云里雾里,自始至终。

  “那也是你了”是指,我要是那样的人,你自己也不例外。我们本就是同一人。

  “高就是高”我们两人的确是同一个人,用着同一个心脏,想法一模一样。

  “你高,如果现在问你一些问题,你还会避而不答吗”感觉,事情发展到今天这种情况,不能再有什么疑虑了,一定要追问个清楚,关于他的身份。

  

  “和你还有点距离,问吧”他说,我也觉得。需要填补,拉近走进。

  “哪方面?时空?心灵?亦或别的”还未来得及问,就先被他话题所吸引。所谓的距离。

  “这是你的问题吗?会避而不答的?”他以为这便是我上面所说问题,事实是我因他而发问还未说及。

  “先答了我,再问”他明知我指的不是这个,还要有意作此一说。他怎么可能会不懂,我们心有灵犀。

  “不公平哦”是对我不公平,你都还未答就要我先说。

  “凡事有先后,不是吗”我先问你,你应先回答我!

  “我觉得应该有主、次,芝麻和西瓜是有分别的”他说,振振有词般。他总能有那么多理由为自己开解,而我却偏不得不低头妥协是因了爱。

  “你已经有很多问题都没正面回答我,我都没再追问你,你的我可都答了哦”又开始站在枫的角度想问题了。

  “有吗”怎么没有,还常走人。中途遛掉。

  “你不放心上”想到他之前不冷不热的态度,心理很不平衡。

  “不是”那就说。

  “要么就是有意……”回避。

  “会让有压力”是因为爱吗?

  

  “算了,知道得越少越好,我情愿我是个白痴还好一点”我又一次采取了退步,没再逼进。以至那个误会(还当是枫)一直未来得及直面澄清,到最后时刻的彻底暴发燃烧摧毁掉一切。如果早点道出正视解决掉,就不会有后面那一幕发生。想着给机会却是真的夺走,留下个随时会点燃爆炸的炸弹。导火线,隐患。

  

  “可你不是”是的,才会让人生沉重爱情多磨。

  “悲哀”是种不幸,烦忧随至。肤浅是种幸运,傻呆是种福气。什么都不知,就最快乐。

  “为什么这样说呢”他不是女人,难以体会。女人有才便是灾难,遇上男人就上演。

  “这世界上只有自杀的天才,你看过有自杀的白痴吗?”懂得越多,烦恼就会越多。稀里糊涂的人,反过得愉快。难得糊涂,就这道理。

  “哈哈 我可能是后者 但不会自杀”你要是后者,我也是后者啦。他意指自己是白痴,当然不是了从这谈话。倒可以是前者,但也绝不会走那路。女人倒有可能,天性脆弱。

  

  “问题下次再问吧,现在没时间了”前面说问是关于枫,谈及其他又撇开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三四点了。看来是没法再提,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诉清。当时还想着要回去休息的,不想再拓展话题,又走不开。

  “是要回去了吗”他问,轻轻的。让心软。

  “如果我愿意为了你而不去休息呢”本来是要回去的,可你如此一说,我又不舍得不忍心走了。女人会为男人着想,男人却不会像之前态度。我苦苦祈求都不肯留下多说一语。

  “让我感动,但我更愿意你去休息,因为这样对身体有好处”你更让我感动呢。我愿意,为你。真的。

  “放心,还真以为会有什么事呀”我笑笑,故作轻松地说道,是为了让对方安心。意指,一时片刻还死不了。能熬。爱的力量。

  

  “我有一种担忧 希望我心中所想不是你心中所想 希望我所猜测都不是真实”话题一来,又结束不了了。此话,主要从他身份地位出发,我害怕彼此间生活阶层过于悬殊,会让我感到自惭形秽不敢高攀。

  “说出你的猜测行吗?”想要知道。

  “你的猜测不就够了”有点自以为是。女人,总是习惯多想,男人却不会。

  “我没有猜测什么,不好意思”多少有点失望,证明自己多想。

  “那就从现在开始猜测吧……不过,别想得那么复杂”又是一厢情愿,别人会么。

  “那样太累啦,我不想那样”确实,猜来猜去就出错。两方煎熬难过。我更怕呢,男人总爱让女人心慌意乱。

  “对,感情最忌讳这个”最可行直接的方法就是,说出讲明道清别埋藏心里胡思乱想。

  “我没有什么好忌讳的”误解了。是指,感情最忌讳猜测猜疑,反折煞了彼此感情。

  “关键是不想去想,只是又雪落无痕”,感情让人情难自控,不知不觉就来临。

  “拜托,我并不是针对你呀。只是在说事实,你也太多心了吧”补充阐述,对事不对人。

  

  “广东不会下雪啊”他问。有点不着边际,怎么说到景物上去了。

  “未必”世事无绝对。

  “没有见过”不代表不会。

  “奇迹总会有的”爱是最大的奇迹,所以我深信。也许广东有天真会下雪,只怕已看不到。爱让苍天落泪。

  “但愿,也许……”不确定,却明显不那么否定。被感染,听到爱的气息。

  “也许”我也一样,变犹豫茫然心虚,尽显内心争执与矛盾。大家都不确定,对未来没多大信心。不敢抱太多向往与期盼,怕最终会失望。

  “呵呵 自己去想吧”你不说,让我怎么想?

  “好吧,是该回去休息了。叫我真熬通宵,第二天还去上班,我可受不了。有点头晕……想明天请假,不知行不行”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头晕脑胀的,比得了一场大病还辛苦。受罪!心甘情愿。

  “那样值得吗?”你说呢!当然。

  “看什么情况下”为你,就值得。

  “呵呵”知道就好。

  ……

  

  这一停留,又有了说不完的话题,越说,越让人依恋,越不愿走开。可明显,大家都觉有点支持不住了,都在强打精神面对对方的那种。

  

  “最后帮我解决一个比较实际的问题吧”决定,再说几句,就下机。实在受不了了。

  “说啊 看我是否能做到??????????”我打字慢点,他也会着急了。

  

  “你说,吃什么可以最快地长胖,我觉得我每天已经拼命地吃了。一天三餐,强迫自己吃,可却不知吃到哪里去了,有出无入。别的女孩子还整天叫着减肥,却是不吃越长越胖,怎么回事?!吃饭有时都成了一种受罪,不想吃也得吃啊”这是事实,我一直都很消瘦,胃口也不好,吃多少都是这个样子。主要是身体不好,老体弱病多吃再多于事无补。身体病坏了的话,怕连营养也吸收不了。

  

  “你身体健康吗”他还会联想到这方面,让人感怀。

  “就是身体不好了”当然!不是一般的不好,而是糟糕到透。也许你知道,还未必会考虑。我这个名副其实的病人。

  “为什么要长胖呢”太瘦也不好,我可不要什么身材但求身体好。

  “不跟你说过了丰满一点好,你们男人喜欢就是太瘦了点”有点玩闹般。在他面前,我也是个孩子。

  

  “那得先治病啊”他怎么会知道,我连饭都要吃不起,哪还有钱看病!你原本可帮做到,却残忍地转身再也不回头。我的病就更重了,身心生活的双重折磨。那个时候我身体还算可以,不是最糟无可救药那种。因为是踏上社会不久历程不多,除了《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故事中较折腾加重其他不算什么大事。若能在一起生活安稳和调理,身体恢复好转不是多大难题。如果际遇就此结束也不会遇有后面那些,身体不会连连摧残层层递进折磨不成人形残碎到活不下去。这个时候若有人来相救只怕都挽回不了,因为身体已经千疮百孔新疾旧患百病丛生弱不禁风。用前面话所言,就是已经没有完好零件到处是毛病。即使他现在回头怕也无力回天,错过了可以治理最佳时候。这一切不算拜他所赐却也是,因为他原本可以阻止发生但没有。间接地扼杀一条生命推向死亡之地。

  

  “半死不活的病,治也是这个样子的了,别浪费”死就死呗,我不怕。只是有个心愿,未了。未能找到那个人,给人生寻个答案。不甘心。原本你可以是,转身之后两个天地。

  “你是为了男人喜欢,还是让自己满意呢”我当然也希望给你,更完美的自己。

  “都有,女为悦已者容,爱美之心人之皆有嘛”女人的漂亮打扮,确是给男人看的。恋爱中的女人尤其注重,给爱人心中最完好印象。对他更是呢,越是深爱越要在意。

  “丰满可以整啊”真够直接。为你,是有想过。真的!可惜,没那能力。

  

  “你别说得那么难听,行不?我又不真那种意思”忽地有点感矜持与不好意思起来,有时给我感觉就是,我们之间就如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什么秘密都不再有,什么话都可但说无妨。甚至比夫妻还要亲密,什么都无所顾忌。奇怪,怎会有这种感觉!莫非,这就是前世遗留下来的姻缘?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在悦你人心中,你就是最美的,知道吗”不知道,才会问。我就是不知在你心里面是怎么想的,才会和你绕那么多圈子。你毕竟未见过真实的我,只是网缘能有几分真实肯定。

  “那谁才是真正悦我的人呢,我不知道”心想,你会是吗?

  “知道爱屋及乌吗”当然,因为爱而包含身旁。

  “知道 与现实终究有点差别”说是那样说,谁能保证有些事情真不会介意呢。

  “在爱你的人心中,缺点都是美好的,可以接受的……刻骨铭心的爱,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少啊”我当然知道,不用你来对我灌输这些大道理。我们本该算,最后却成别离。

  

  “你有吗”你有遇到过那样的爱情吗?

  “因为不那么完美,所以更让人刻骨铭心的爱”有理。可我不想那样,宁可不曾有而更心伤。

  “最完美的往往都是最不完整的”补充。注定是要有缺憾的演绎。

  “不知道,希望能有……那这辈子就没白活了”或许我们会是。本来就应是,遇到却错过。我们都枉过这一世。

  “你在乎曾经拥有,还是天长地久?”试问,试探。看看,他对爱情是持一种什么心态。

  “都想要,有点贪心吧”是实话。后者是奢侈,前者是愿望。

  “人,不贪心才怪,我们线上的员工可都想着不用做事却又可以拿工资呢!”是本性,无可怪责回避。

  

  “曾经拥有比没有强,天长地久的话,更是上天的纂念”的确,有总好过没有的好,至少也是个美好回忆。虽然追忆会更心痛心碎,却是有过的真实,可触摸的记忆。我们连这都没有,真是可惜太惋惜!不知他会否有同感,男人比女人应更渴望。

  

  “不过,我发觉现在的女人真的是要美不要命,什么纹眉、隆鼻、改唇、修身、换肤的。耳朵可以打几个洞,身上可以千刀万刮,头发也被糟蹋得不像样子,真是可怜!这还不因为你们男人,罪魁祸首!虽然我也挺爱臭美,但若要叫我承受那些痛苦,我都未必会做得到,当然也没那条件。”把他当作发泄对象,有点无辜。

  

  “我不做辩护 因为女为悦己者容……那是她自己愿意那样做的。罪魁祸首,是自己才对”很有原则和中立性,欣赏。

  

  “不都得赖于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现在的人哪个不是喜欢拿个花瓶在房里摆设,而不会在意鲜花的芬芳!”是指,你们男人选择女人,多只会注重外貌,而无所谓有无修养内涵一些内在的东西。很遗憾,我不是你们所要找那类型的人,怕会让你失望。

  

  “因人而亦,不是所有”他是想告诉我,不是人人都会那样。至少他不会,以貌取人。

  “你,会是例外吗”如果那样就好,不会添加压力。

  “也许是”但愿,不只是口上说说。只是也许而已,你都不确定,我还敢相信。

  

  “那就需要换位思考啦,要是他是老板她会怎样呢?”他这一句,一下又把我的心给提到嗓子上来了。是想到,我之前的揣测莫非真给撞中了,他真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生活在上流社会的有钱人?假设,只是针对现实而行。没有那样的事,谁有那心思乱加探讨。如果他真是也是件好事,能负担得起我的身体生活人生。我这么个多病多灾之人,若没一个经济实力真难以照料呢。当然始终不曾能验证因为未揭晓就已再见,如果他是也只说明我不是那个福气之人注定够之不着。命苦之人,走到哪遇到谁都是。更改不了的命运。

  

  “那要看是谁”是指,看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女人。如果是见钱眼开的,只怕求之不得。但若像我的话,我只会觉得有距离,更不敢靠近。是坏事,而非好事。我也犯了男女恋爱的规律,劝别人时容易到自己身上成反理。明知不应该却不能不在意,让爱情变得更加多磨不易。

  

  “如果你要刻意隐瞒就隐瞒到底,隐瞒得好一点,为何……”意思是,既然之前,你都已在我面前否认了这种事实,为何现在又如此一说?那岂非很自相矛盾?到底我应相信你哪一句?假如之前所说是真实,那还不如就让我一直深信下去,不要再对我揭晓些什么了。我情愿一直蒙在股里,也不想让现实有可能摧毁破灭掉这种美好的感觉。你懂吗?我所谓的隐瞒,是指没对我坦白真实身份。刻意贬低让以为普通一般,实则却是比我强多好多有差距。

  

  “我有什么要刻意隐瞒呢?”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没那么多的如果,要是……”我的意思是,除非他自己本身就是老板一个,否则绝对不会无中生有多此一问,有什么意思呢!

  “因为我不是个武断的人 我跟你聊天是真诚在对待”我更是呢。

  “那我做傻子,行了吗”我当什么都没听到,没看到,可以了吗?有点来气,被他弄得心神不定,七上八下。

  “要这样想,我也没办法,心是你的,决定权在你”要不是你,我怎会多想呢?恶人先告状,你好像比我还要有理似的哦。

  “我不是那种意思”被误解,一时不知如何解释的好。

  “哪种?”他不明白,我一直都把他当枫。

  “也许我是多想了点 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叹息,带着点无奈,退让,妥协。在他面前,我总是低头。

  “这样你不觉得累吗”你以为我想?要不是你,我才不会如此多心。爱让心事变沉。

  “累,也累得值得”因为你,就不会觉得累了。苦点也愿意。

  

  “我要陪你天堂,地狱”他这样说,真的让我很感动。也真的愿意,这样做。一起去,不管哪里。生或死。最终是没有,上天堂的是他进地狱的是我。从他甩身而去那一刻起,我便在无间地狱煎熬受罪。

  

  “其实,没有,你怎会那样想呢?我发觉有些话还是明说的好,毕竟人与人、心与心之间不可能会完全达到一致,总难免会有所误解”我开始觉得,我们不应再作此种深奥的对话了,应该让一切尽可能的简单直接明了一些,避免产生一些不必要的纷争,更不利于彼此间沟通。

  

  “呵呵 能说加我理由吗?”终于不再沉默了。早应该改改这种习惯,何须如此多磨!

  “你的呢称”我是水你是…一种无声的召唤,让我不自觉前去。轮回遗留的缘份,命中注定的相遇,没有结局的继续。

  “为什么呢”轻轻的。这种语气,总让喜欢。一种亲切。

  “有种感觉 说不出 而且也最好回答 那么你呢 为何不拒绝我”是缘于一种莫名的感觉,似曾相识仿如早已熟识。反问对方,最早便说过话题。没回答,现在可以说了吧。

  “感觉实现了吗”意指,交往以后是否是心中所要那种。是的,却让堕入更深情网。是无形中还有个人(枫)干扰,脱离不了的束缚。分不清辨不明。

  “我不回答先,你就不回答我,是吗”可气,我总拗不过他。女人在男人面前,总是有心无力。

  “其实我很少和陌生人聊,你是列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你给人感觉很特别……”他说,虽然是不完整的表述,我却能明白他的意思。因为,他的那种感觉,就是我所拥有的,我怎会不能体会。我那时Q名就叫“有一种感觉”,想他也是如我见其号一样,产生一种下意识说不清的情绪牵引。瞬间的感觉或是错觉,总之我们就这样相识了有了这么一段网络过往。

  “彼此”我也一样,我也是因了这么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才会想到要加你的。

  

  “你在网上有多少QQ,准备着捕鱼??”就在我沉浸在喜悦之中时,忽地想到其他方面,就再也欢欣不起来,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改为有点严厉与斥责地追问道。我曾经与枫也在Q上聊过,我把他当枫,也就以为枫有很多个Q,随时有可能换另一种身份面貌与我面对,让人捉摸不透。我以为,这只是枫的另一个身份,他还可以有很多重身份,在我不知情的情形下与我交谈聊天,那就实在是太卑鄙无耻与可憎可恶了。套出我那么多真心话,被人玩弄捉弄欺骗般。其实又是自己多想男人才没那么复杂,女人偏偏疑心重重幻想多多而偏离。

  

  “通宵今天只为你熬过”这样的话语,已经不能温暖人心了,在这个紧要时刻。

  “答我”我依旧不能释怀,语气变得越加强硬起来,像要杀人般。过火了些。

  

  “没有那种嗜好,不好意思。也没那精力,我在外面生活,经常要奔波。”陈述,我听不出,话语底下有诈。他说的是事实,是我总掉入误认中。从他后面话语,应是个生意人吧。非固定职业那种,天南地北地走。有点像真爱中人物,也是随时到处出差远行。对方就是经理级,显见他身份也不低了。也许真是老板,所以才那么多交际奔走。

  

  “是的,聊聊就好”意思是,你不过也只是在网络随便找个人聊聊天,填补一下心灵空虚就足够,不会想到动真情的,对吗?

  “今年我还在广东呆了1个月呢”这样的补充,不知又有何作用。是想说,他曾经离我很近吗?可惜,我们还不曾相识,擦肩而过。想着以后可以,却再也不会有了。

  “你骗我”我立刻变得激动起来,是想到了枫,种种疑点浮出水面来,让人再也不能忽视不管。

  “哪里?”他懊恼,不知哪里出错得罪。确实无辜,我冤枉了。

  “你有多少事情都是瞒我的”当作与枫的对话,忍不住再质问起。

  “说吗,什么呢?”他不知道,因为他是他不是枫不是任何人。

  

  “本是没什么,不过这足以看出一个人的真诚与否,朋友之间的……算了,没什么,那是你的权利”一会激昂,一会叹息。每次都这样,当我将要追问到底时就又退让了。也许我只是害怕那个结果的揭晓,会对自己造成一种无言的伤害,而宁可守住一份希望在心中不破灭。结果就是彻底地毁灭在最终。

  

  “KTI”他发出一串英文数字来,我看不懂。

  “???”什么意思!

  “打错了 不好意思 你是说我不真诚吗?”站在枫的角度就是,可他不是,是水。我弄错。

  “你的打字速度不错 经常接触吧”和以往那些朋友相比,算是不差的了。让我以为,他是常到网络上找人聊天锻炼出来,心不定。

  “我没这样说”我没说你不真诚,我只是区分不清不敢相信。怕再次伤心。

  “错觉,晚上喝多了点”是说,自己感觉出错,误解。

  “借口吗”拿喝酒来开脱。

  “不是”不知是因生活还是愁绪,心情不好借以宣泄寄托。

  

  “我的实际问题未解决呢”针对最上面所说的,想长胖一些。既问不出个结果来,不想再就此继续下去了。

  “我能做什么呢”他现在是做不了,以后就更加不可能了。因为没有后续,一切到此停止。

  “就是想多吃点,多长点,没有有效的方法”身体不行,心情也不好。吃也没用。

  “要是在我生活的范围内,我能做到……因为我是厨师”真那么好。可惜不在身边,可惜没有以后。走不到一块,给予不了享受不到。

  “你再这样,我真生气了,哄我开心?”我以为,他是有意逗我。一会老板一会厨师到底是哪个。

  “不信我啊”就是不信。

  “耍我,逗我?”如此捉弄。

  “不是啊”否定。

  “我愿意做你的厨师啊”原来,他只是想为我煮饭,感动。只是说,做不到。转身得太快,所有都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