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一卷 > 16:人间没有我要的归宿
16:人间没有我要的归宿



更新日期:2015-05-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上面这两文(家心中疼痛),其实是在很多年前就已写下,可能也就是在念书出社会不久,所以有些内容与前面不符,是那时未曾有发生上演。我回看都难免有在想,我那时的文学底子,可以写出这样的文字,连自己都有点佩服了,因为我真正的文学创作,是在遭遇真爱之后,能够上升到一个比较圆满深刻境界。这些也都是家庭环境经历造就,我却不期望这些荣耀宁愿一生平淡无为。

  

  或许在看完这些,很多事也便能理出个头绪来了,出生在这种家境中,人生想不成“悲剧”怕都难。而在这一章,会把这个家最“残忍恐怖可怕”一面揭晓。也是从那之后,让我对它彻底失去“最后”一丝依恋眷恋,也让我可以走得如此心安理得,毫无愧疚不安!

  

  2008年9月份,当时回一次家,是在《一个人婚礼》(2009/05/26)举行之前,想在走前把一些东西完了。主要是写作,关于深圳真爱追逐中,引发另一凄绝辛酸情缘,也就《真爱一世情》所提及,深圳龙岗南布之事,后面《究竟谁在伤害着谁》情节。那时适逢母亲重病,即胆囊结石北京住院手术,家里只剩四伯屋子冷清也尴尬,与母亲都没多少话题,更别说一非亲子关系男性。在这点姐比我好,她与四伯倒处不错,回去有说有笑。我这性格,和谁都合不了说不来,也是他们所造家庭牺牲品。那段时间,在家基本就是关闭房间,对着电脑敲打收集灵感,也只有这时候还能整理,日后再无力追忆回想。在家几月,从未出门不与人会面,就像个幽灵封闭窄小空间。没人理解我的梦,和那迫切意愿。除了吃喝睡觉一些生存本能,其他都不存在,电脑是唯一最宝贵,是生命此刻全部力量!

  

  四伯看我这情况,出于好心告知母亲让开导劝解,可母亲怎知家中情形遭遇,而在她病时我也不想让操劳忧心。前面所写,遇鬼压身事件就是这时发生,如果不是为了写作,我也不会留下分秒难熬。由于晚上一人守屋害怕不敢睡,相当通宵写作白天补回。四伯自是起早煮粥,都是他弄我到中午才起来。说来也怪,好像老人都有精神劲头很,看那些公园晨运舞动之人,早早爬起睡不了。可怜我们这些年轮人,想多睡会觉的奢侈都没有,被繁重工作生活压力压迫,高速运转精神崩紧一刻不得轻松。更难耐是,人家还看不惯我们懒散,在自己家里还不能好好休息下,似乎非得把你叫起一块辛勤,真是遭罪难受不会体谅体恤!我可是做不到那样,身体本虚弱越是能睡起不来。平时除了正常洗漱吃喝,就埋头于创作一概不管。我与四伯其实也少照面,除晚上坐一块吃饭,看电视没兴趣也不出来。一有时间就回卧室反锁里头,给人神秘也可怕感觉,死人般与外界无连接毫无生机气息。我在家呆,村里怕也没几人知,足不出门更别说穿家过户。一个在外经受那么多磨练之人,与他们乡村不是同一层面,尤其是,自己有那么多不光彩经历,也感丢人无颜见人那种。哪都不想去,守在自己天地,我行我素自生自灭,就那种呆法在家里。

  

  白天有时不关门,四伯进房间看到,桌子在床前,我自然坐床上打字。四伯便说那样不好,会把床坐塌是“席梦思”棉垫。还有这么多讲究,不知别人是不是也不让坐床。自己家里,肯定哪个舒服怎么坐法,连这还要管!自然心里不舒服,感觉就是,这个家不是你的,凡事还得看人脸色。事实也是,如今别人当家作主,我们没对家作过贡献,连那个床垫也是有他份掏钱买的吧。纸币上厕所,女孩子在家总会多用些,听有说,这纸巾用得真快像吃一样。包括洗衣粉也用快了,由此引发“教育”之谈,说什么在外也这么大手大脚,别人怎会欢心。意思是,不节省节约,哪个男人都不喜欢。老人在家,怕是什么都不耗费吝啬抠门,年轻人怎么可能会,像他们那样过日简直受罪!别人赚钱,愿怎么花怎么着用不着人管。还有是,有人就愿养那种女人,只要有爱你情我愿。当然问题是,家里对方支撑收入,我是花费者理应聆听管教。

  

  这些还不算什么,重要是用电方面。可能是日以继夜开启,电脑耗电量大,比往常增加一倍甚至两倍!这可麻烦,要写作不能不用,电费就没法省下。为此我只得说自己交纳,无论如何不能影响中断创作。其实我当时回去,困窘得很身上压根没钱,为此还找小学结拜姐妹借钱碰壁受气。几十块四伯肯定也付得起,他更不会知那事于我重要性,却在这个问题上,给予我最大难关和打击。后来是从哪找到钱,付了些电费吧,要不只怕像曾经一样把电都关了(详见《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从这些细节小事可看出,回到家是什么情况?“寄人篱下”!对,就那感觉,形容再贴切不过。就好像这个家不是自己的,做什么都得小心翼翼,怕一小心碰着摔到什么,出错了遭骂不受欢迎,就连坐个凳子上个厕所,也怕人看着碍眼不欢喜。那是在自己家里,如果父亲在应该不会这样。母亲也没说话权,因为是别人赡养负担着一切开销开支,我们这些无能吃喝者,更没权利发表什么。何况她那时北方治病,若在家情形也会有不同了吧,再怎么不好都是自己的的孩子,不可能会那么多挑剔讲究。

  

  记得有回,楼房写作楼下煤气烧水忘关,直至四伯回扭火熄灭水烧干冒烟,可以想象那个“暴跳如雷”,大发雷霆指责唾骂,没记性整天脑子不知想什么,把屋子烧了都不知,自知理亏无可驳斥回应。只是想想,如果母亲在,也许至少不会这状况,如今是有什么事都没人维护,除了忍受。曾经,我在深圳店铺上班时,也试过这样的事甚至更严重,老板看到一句话都没责备,只说下回小心注意点,并说东西烧坏了没事,最重要是人身安全才至重。想想,都只是无心之失,同样的事件,一个是亲人一个外人,后者都可以做到如此宽容并关照,前者却是那么的苟刻与无情,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确实是太大了!“人性”的相形见绌。

  

  那次,姐办离婚,中山到县城,让四伯带户口本。四伯忘了,中途折返到家,不断抱怨破骂非常之难听,大意是,这些××(极低俗之粗口),就只会拖累我们,一个一个都是,办个离婚也要我们去,丢死人了。总之是有多难听多“尖锐”,没法笔下文字形容表达出效果!我虽和姐关系不好,但听了总不免替伤心难过,要是姐当时在场真不知会是什么感受,她与四伯感情关系还算三姐妹中较好都这般。然后想到,如果亲生父母不会这样吧,为孩子做事理所当然,可不是,便没那种亲情本能,有事无条件乐意去做。北京阿姨,是对家中状况了解较多那个,一致地认为,我们变这样主要原因在于他。姐离了后,遇一离异有女处对象,期间发现对方不良恶习烟酒赌博推掉。四伯很是反对想强求促成,意思姐这条件,人不嫌都不错还挑什么。不会管姐过去后会是什么生活,幸不幸福美不美好没那概念。母亲虽然也急,但却不至于让孩子往火坑里跳,毕竟是亲生终归就是不一样。我迁移户口,让家开证明是母亲接电话,我能听到四伯一旁声音,让我把户口本也寄去。我手中是旧本,家里重办有新本,我不知道他们要去有何用,是他站在一个“外人”身份小心眼,怕握我手对不利提防着。我们知道很多事情,都是他在旁唆使母亲,总爱拿话语敲锤让事情往坏处想去,成另种刺激加重病情。其实我们至少在我心中,是把对方当父母亲人看待,只是无力给到好照看,却不知对方是否有把我们,当亲生儿女对待出自内心的着想。想到当初他不来还好呢,不受这苦我们更不会遭罪。都是父亲的“好心”,却无意把孩子们推入万劫不复之地。也怪我们都没出息,给家把颜面丢尽了!可是谁导致这一切的呢,始作俑者是他们承受的是无辜孩子。大家都苦,却不知道究竟谁才是最大的罪人。

  

  在家,也真是“倒霉”到透!家养有猫,一次踩着被咬了口,也就轻轻刮伤脚盘面破了点皮。这事没跟四伯说,知道也不会紧张着急,只会怪你不小心活该。都说猫狗咬了会得“狂犬病”,虽不严重但也害怕,决定去打防疫疫苗。身上没钱找姐借,还叮嘱不要告诉四伯免多事。这次还好,顾忌点情义给寄三百,心里感到安慰始终骨肉至亲。其实为什么那么迫切处理,不是怕死,是怕在一切未完成之前,不能这样含冤而逝!尤其是,一定要保持清醒地活着,把爱进行到底,不能精神失常疯掉,那样糊涂地来去。不管怎样,也要把这所有写出来,不惜一切代价。那时是比生命还重要事情,当时就靠着那样信念,无论发生什么支撑挺住。要不怎么熬过,那段如此灰暗恐惧日子,身心双重摧残修炼。老天给的考验也太多了,本来就够不幸,还要雪上加霜层层风雨来袭。

  

  前面所写文字,“我曾试过母亲不在家时,和四伯处一段时间,那是我一生中最难熬最黑暗,只是靠着完成写作意志挺下来!”,指的就是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了。那种感觉有多难受,几近“发疯抓狂”忍无可忍又无可奈何。“母亲到现在都不会知道,这一切是怎样发生所致”,其实就是因了这些,与四伯独处那段时间,让你彻底觉得这不再是你的家可以停留。当然后面母亲回来,也不见有多好转甚至更甚,因为四伯有了个说话对象,又开始用着极端尖锐难听话,一一数落三姐妹不是。本身压力就已够大,那些话无疑于更加重,让人听了会心脏“扑扑”直跳,没法承受而发疯崩溃!最后我就只好,整天呆着副耳塞,放着MP3音乐,调到最大音量,以覆盖住他们的噪音,才可专心做自己的事,不受影响不至于在此真的彻底埋没。也幸得有这项发明,要不日子真不知怎过。就是这样又挨说,什么整天听耳朵都聋掉,难怪叫老听不到。让人简直是要抓狂崩溃,突破容忍极限! 不知道,这都是他们自己给逼的。为了避免干扰不加理会,只求躲开求个心灵清净也不行。那情形真的是,你在家怎么样都不是,无论如何做都是错的,就连自己一片小小空间,也要不来被干涉。那种感觉,真的是太“可怕”了,在家就成了种折磨恐怖与摧残甚至逼迫!也在那一刻,彻底地明了一个事实,那不是自己的家能容留所在,再也不会考虑。从家出来,第二年便举行《一个人婚礼》,那段恋情也如期写出发表于网上。似乎一切都了却,也无处可去了,生活已无力再续。最后在家呆时间,让彻底不作选,宁愿死也不回去受罪。不是爱给予力量,而是生活逼上绝路,连家最后一个后盾都无,还有哪里可去呢。于是才会在中秋那天,想要结束却没走成意外救活。同样不是幸运而是苦难的再续,又在人间受尽最极致的历练!这些是后话,在故事之中会一一展示。一切都是天定,轮回逃不过的劫难。

  

  2009年11月,在“深圳市人民医院”住了一个月时间后,回到家乡疗养。那时我特别憔悴,体重跌破历史纪录,只剩下骨头了。在家中还是有好对待,毕竟受伤初愈,什么活都不干也做不了,眼睛未好看东西模糊走路影响,低头或转身都得动作缓慢会晕眩,不能望远看一会眼睛胀痛难受。母亲天天炖点汤水补充营养,听人说某种鱼对伤口恢复好专门买来。出院时,医生让买“21金维他”补充矿物质维生素,对眼睛恢复有好处吃了一个月疗程。这些都是家人买的,那时有种温馨感动。可这一切也因他们这个家所致,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唉!在家呆一月后体重慢慢回升,每回我在家总会长胖,是少了奔波心事安稳。可又深知,那个家不是自己永久停靠,还是得在外辗转漂泊,苦苦寻觅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园,不知何时是止步哪里有归期………

  

  惊喜总是短暂,绝望却是随时!一场急病突如而至,让又一次体验这个家“恐怖”。2010年临近春节,乡下兴包粽子我家也不例外。说来好久没吃这东西,外面买不到家乡味道。当香喷喷粽子出炉迫不及待品尝,一天吃好几个不知埋下隐患,想是伤口未全好,糯米不易消化积压引发腹部胀痛。下午五六点发作,起初阵阵闷痛不断加重。生病时又是最脆弱,发挥不了力量除了借助他人。出于求生本能,又像小时候一样央求看医。他们反应和以往一样,吃饭慢悠悠不急不慌,早可预料会是这般。只能先回新楼床上躺着,静静等待,楼下吃完饭处理好事情。那种等待,太漫长和煎熬。等了不知多长时间,毫无动静。肚子好痛,痛到出冷汗失魂休克,撑不住。身旁没人守护,一点问候力量都无。那感觉比医院还可怕,医院至少有医生护士察看,这里没人理会你的生死。用信念支撑,告诉自己挺住。是爱的力量,不能这样死去。等实在太久,是痛让无法承受。掏出手机拨打自家座机客厅电话,吃饭在下面,旧屋瓦房独立分开。他们听到声响,以为谁打电话定会上来,那样便可和说到话催促快点。可以想象是怎样些家人,同在一屋,要孩子电话呼叫!能从容吃饭毫无关心担心,如此镇定从容心安理得。

  

  还是不慌不忙,怪我多此一举吧,问题是不打叫不上来,没人听到呼救。又不知过多长时间,终等吃完,可以收拾东西出去了。我早已痛得走不动,四伯用自行车推母亲后面走,拿了根棍子说打狗,夜晚村里有狗吠瞬间感动。这一幕和多年前如此相象,深夜看病的凄凉,想不到还会上演,说不出的感受。管区门诊输液打针,疼痛稍有减轻。打完水回已是十一二点,到家却并未好转,很快又剧痛起比之前更严重,不得已乞求让再带去看。没人理睬不闻不问,母亲在身边“安稳”地睡觉。这个时候居然睡得着,自己孩子都快要死了,天下竟然会有这样的“母亲”人性!!四伯更不会上来理了,身边有人都不料理,甚至还在那雪上加霜大声斥骂,用那“犀利”言语残忍伤害!指着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我说:某某(我名字),你就等着死吧!你身体这样子,看你以后会怎么死……那些有多难听残酷无情,甚至“恶毒”的话。我已痛到无谓麻木,没法理会无法生气怨恨。不劳提醒我心里清楚,很快也会如你们所愿,再不拖累了。我的身体确实垮了,这是事实。门诊医生也会说着,我这身子是报废了,没有指望的了。我以后一辈子都不会好过病痛一生,到死时也定会很惨痛饱受疾病折磨。我知道,不用提示。是他们导致,也是我自作自受。可这些话,会从那么亲人口中道出,真的是让不能想象!怎么说得出口,对着一个病床上痛得快死去活来的人……

  

  当时痛得身上直冒汗,额头都湿豆大汗珠,真要痛到休克陷入意识迷糊,而这些还不如身边亲人“冷漠残忍无情”来得更痛!我想,就是个陌生人外人都要看不过去,作为父母亲人如此无动于衷。想想,我在深圳生病时,老板一家只是个外人,都那么紧张着急亲自护送与料理。两两相比,又是反映着“人性”极大的反差!这就是我不愿在家原因,在外死了有人报警在家不会,求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如此孤独无助凄凉辛酸!是不是很可笑?还在深圳住院回不去无人料理时,隔那么远会知道牵心挂虑,想到派人甚至亲自出照顾,可当人就在身边,真正病痛起来却会是这般的脸庞,你实在是找不出一种什么逻辑来解释,根本就是行不通无法说得过去!我只能说,如果不是为了服务于爱作的牺牲,是不会让他们变得如此之不可理喻超越了人性常理。

  

  实在痛到忍受不了,打电话管区门诊。医生说用药不行也没法制止,但可帮叫救护车。外人尚且知道,提供力所能及援助。于是要到,120急救号码,让出车接去镇卫生院。我做这些时,没叫他们不需要。身上有钱能走动,就可自己看病。可笑是,这时他们又纷纷嚷着,什么病,严重到要叫车,意思又太小题大作了。是啊,不是痛在他们身上不知痛,人都要活活痛死了还不够重。是不是一命呜咽,死了才会重视太迟了吧!事后想,要当时真死家里,不知他们是什么做法。会后悔伤心哭泣么,也许或不会,生前饱受病痛煎熬都高高挂起,死后还指望为你哭。我也不需要,那些虚情假意假慈悲!更是对生命的一种玷污装模作样。只是还有太多事心愿未了,不能那样死去,千方百计也要把自己拯救。幸有手机与外联系可救急,死哪都行就是不能死家里。

  

  车未来,还在痛。忍受,支撑,疼痛让时间走得如此慢。又过不知多久,车来了决定自己一人去。把身上所有钱带上怕不够,也只能如此了,没叫他们不再乞求。母亲这时像有所疚,会起身陪同,四伯后也骑车跟来。我已无谓,来不来那回事。不来少份心伤,只怕医生都怪异,有亲人却独行。十多二十分钟,八甲镇卫生院。挂号住院打针,往常情况熟悉不过。那座医院,是小时生病常光顾,想不到十多年后,我又会再次踏进,真是世事如棋出人意料。药水顺着针管慢慢滴下,此刻才安心有治疗不忧。痛楚没那么快消失,药力慢慢发挥,至少看到希望只是忍耐。又折腾一夜没睡,病情压下不痛模糊睡去。看着身边医生忙碌身影,望着白一色天花板床单,一种如此熟悉久违又心酸感觉。医院就是我的第二个“家”,一辈子不能脱离,偏偏也是这个家给我最安全可靠感觉,好像身体只能用着药时没事,一不用药就又出问题。那一刻,也真希望时间静止不流逝,就这样输着液安心睡去不会醒来,清醒又得面对那些残酷和无情……

  

  2月11号生病,13号除夕14号新年,为张罗新春很多事未做清洗打扫,时间紧急一病把过年节律打乱,也幸提前来临要春节发作就更糟。第二天,母亲回家收拾我留下继续打针,晚上感觉基本好转,没啥大碍也就回去。身体慢慢恢复,那场大病却始终让人心有余悸,不敢想再重演会是怎样。五月份,身体没彻底康复便出来。不能再呆,怕再有事真会死那出不来。没告诉家人去处,免反对询问节外生枝。在哪过成如何不重要,只要可以离开那个可怕的家。那次远走,应是最后一次,知道日后都不会再回去!可以这样说,那回生病,让我对他们对这个家,“最后”一点感情眷恋,“彻底”地毁灭磨灭尽了!!我在外面多少年,一直漂泊游离没有安稳,多病多灾多难但至少,还会有结识不相识友人陌生人伸出援助之手,给予安慰问候鼓励和温情。就算没有,至少没人伤害我吧,可是在这个生你养你的家里,却是在你心口,狠狠扎上“一刀”鲜血淋淋触目惊心!

  

  那么多年了,小时在家生病责骂数落伤痕,也慢慢愈合随时间淡逝。人在外漂久了会想家也感愧疚,家的坏会忘了家的好想起,可这一回,把之前建立起那些情感,“全部”打碎顷刻间烟消云散无影无踪!我现在只要回想起那一幕,对他们就再无半点歉疚不安。我永远也忘不了,他们这最后给我最“致命”的伤害!!我不会再原谅他们,也无法做到原谅。我没那么伟大真的,我不想欺骗自己。虽然我知道,生者大养育恩情大于天,但这是两码事,生而不养就如“子不教父之过”,父母责任归咎在责难逃。说真的,我倒挺感激他们这一次“绝情”,彻底割断我心中对他们不安和愧疚,那样我可以走得更“心安理得”。面对这样的家人亲人,你实在不必有何亏欠歉疚更过意不去,不觉得有像网友说的,不对亲人负责,是他们先不对你负责。我很过得去现在,因为是他们让我如此过得去的!我反而不用再挣扎在亲情与债情上苦苦撕扯,精神心灵饱受煎熬折磨,他们用这最“残忍”一刀,替我把债还了也了了心结。这也是因果吧,造孽承担脱离不了的关系。都说孩子有点什么事,父母是最担心忧心牵心,可看看这些人的面孔,你实在是不能想像,天底下还有这样为人父母亲人的,已经不是说外人、陌生人可以形容,而是简直就是没良心没人性,动物都要不如!动物尚且有母性本能守护襁褓,身为人类却是生死不闻无动于衷。同样可笑是,现在也会对我问好,让把身体照顾注意。当时在家时,又是托了怎样的福,怎么照料的呢?他们还不知道吗,这一切拜亲自所赐!当然也不能怪,更多是自己自找。她是永远不会想得通,这个家给予儿女怎样伤害逼至绝境。有天她也该担当那角色吧,为自己作孽承担。都是活该自找因果报应!就像那份爱一样都是还债……

  

  2014年和姐通话,第一次说及家里生病之事。他们是不知情,不知为何提起也许该让了解。不知事发后,其他亲人得知会有何反应,那些舅舅阿姨大哥大嫂叔婶会想得到么。姐听了,说让家帮弄些占卜拜神消灾。我说不用,要紧张在意早做了还用人说,何况到这份上也早不需要,再三叮嘱莫在母亲面前提及免惹事端。母亲精神本就有问题何必加重,她再不好不行,也是个同样可恨又“可怜”的人。她时日已无多,我不想再让操什么心了。我这一生已经这样定型,不想再牵累。听姐提到,生小孩坐月子时母亲没去。有多远呢只是隔镇,别人大老远也坐车出。姐没婆婆只有公公(不便),除了姐夫更没人照料。我听了,不免对母亲又多了份情绪,甚至有种冲动,想质问心思但终打消。何必取证,事实证明更伤人心!一个就没有多少母性对孩子不够关爱的人,只怪我们自己投身了一个“好”母亲,要不到的惠顾。再说姐都无谓了虽然口里说着,但可以想象心里多少有失望,毕竟亲生血浓于水,才会让人更介怀在意那份亲情温情。她这样对孩子,也别想儿女有对多好,这都是言传身教起的“榜样”作用!

  

  姐说他们那样,不必往家寄钱过好自己便是。我说,他们是他们,我不能负了自己良心不安。即使生活过苦欠债,从信用卡上也要打钱回去,我毕竟是亏欠这份养育之恩,却是无论多少都是还不清。虽然我其实也一点都不感怀,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要留下生命造孽遭罪,但终归是让来到了这人世间,也体验活过爱过算是另种荣幸,从这种意义上我也该感激。我从来都是那种,不管人如何对待做不到以怨报怨,生活中一旦做了点什么亏心事,比别人伤害自己还难受。我永远都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何况他们还是最亲的人就更做不到了。包括对姐和弟,尽着最后一份力气,结婚生小孩没回去(无能力),补钱寄东西,给弟2000给姐1000还有几百衣物。这于当时同样困难属不低消费,每月还信用卡都成问题。可不管怎样,这笔钱必须支出因为,那是我今生唯一,能为他们做的事情,尽的“最后”一份心意!不管他们曾经如何对待,终究亲人手足这是做姐做妹“本心”,我做了无愧于良心,不做却会愧疚走了也不安心。在姐弟空间相册看到,小孩成长活力可爱甚感欢欣。他们再怎么差,总有孩子动力生活下去,而我什么都没。我对他们都说着,帮不到忙只希望日后顺利安好,至于我自己的事,也就敷衍快好了不曾告知任何。我不想他们因我事花心思,事实他们也帮不上,我何苦给他们添累,他们也不容易人人活着都太不易!我只愿我走了,他们都能好就是最大安慰,把所有灾难不幸全都带走,再也不会有悲哀。姐夫和弟媳我都未曾看那样就好,没见过走了无印象也就不会有情绪,见了知道了难免提起感伤。几年不见会磨灭很多,他们都忘了我音容就好,有天不在了,怀念也想不起来,是个什么样的人。而我,也可在转身之后走得更无牵无挂,就当所有看不到不知道一切都不重要……

  

  母亲最大心愿,是弟弟成家有后原想这回安心,却听闻那女性情不怎样,总之待人不友善村里都不理人。小孩出生坐月,母亲出去帮看,又闹很大矛盾共处不愉快,花费上也不节俭大花大用那种。获悉这些,说不出一番什么感受,不能想,弟是娶了个怎样的人回去。有种感觉,这女又来害我们,一家原本就够悲哀不幸。母亲的病就别想好转,只会更刺激加重,一家人都是还债,又找了个“讨债鬼”更不得安宁。表面相片看着斯文贤慧,却是不知内部。我们都惯于用一副面孔把自己伪装,距离一走近什么问题都出来了。这也是婚姻脆弱原因,只有真正相处才能看清一个人。难怪我寄东西回去,通电话也不吭声没点回应表情,却是不知道那个姐姐,是多艰难情形下给他们的情意。弟结婚时我都不知,因电话换了联系不上,直至事后才得知,为此我很是歉疚不安!弟曾在电话里感叹说,那么亲的姐姐都没来参加婚礼,亲人问起感到多心凉。对于姐婚事没参与,我终归过得去一些,毕竟她对这个妹妹太无情义,可对于弟弟,我却是着实有愧也有欠于他。而且是个男孩一生一次,难得家里有点欢笑喜悦,作为姐姐都不能到来祝贺。听到这话,我心里更难受,才会寄的钱多些,尽量弥补心中愧疚过失。其实我不是不想回去,而是现实真的不允许,说难听点,就连回广东的车费都拿不出,那样的日子。如果是这样,我宁愿把这笔钱省下寄回给他们,却不知道他们能否体谅,不是无心而是真的无力,生活多么的无奈!弟曾说过对方一些,是第10个孩子,一生下抱给阿姨养,小时耕田种地,什么都做可怜苦命,言语中透露着疼惜,以后要好对待弥补。当时真让我羡慕有人疼爱,而事实她有多苦,与我人生相比算得了什么?可别人还会有人珍惜重视,自己却不曾遇那个会真正心疼之人,讽刺!如果她真有饱受人生“历练”就不该如此,不能不说为弟找了个这样媳妇痛心难过。弟从未在我面前提及,是成熟会包容了吧。我只是想,那女会体谅他工作辛苦,还是让更加累从身到心。我知道弟弟不容易,身体也不甚好,如果身边女人不理解支持,对一个男人是非常痛苦事情。

 

  小孩摆满月酒时,我自然也没法去,也只能寄点衣物聊表心意,据悉堂哥大嫂有过去了,不知道怎样礼包肯定是少不了。这是那个叔叔留下唯一的儿子,也是他们唯一的堂弟,能否看在这份上,日后能提供点力所能及,别让他的路也走得如我这般艰苦不易。我是无所谓不指望的了,但愿还能活着的人,也别到走了之后成为遗憾。弟是在中山沙溪工作我呆过熟悉,姐和姐夫那时也在附近,按理说两姐弟外面有个照应,一切又出乎意料。姐之前借给弟两千问要回,家里建房也确实欠钱,但弟摆酒席赔钱没收有多少。弟说他问姐夫借的,曾说过要还,姐夫说不急用让慢慢来。作为姐夫谓之一个外人,都会理解体谅弟妹艰辛,做亲姐呢步步相逼。我相信姐,他们生活也不是说过多好阔绰富裕,但我更知道相对弟,后者更艰难凄苦,急需用钱生活没法维持那种。人情冷暖也无可怪,北方做点小生意,那边亲姐借两万,还未回本也常会问,还是拆迁赔偿大户呢。虽然没逼追,但听多了心里也不舒服,亏欠着难受。亲人往往是把人推入绝路最后一棋,是至亲而难以承受,社会上太多案例就是,此成最终“导火线”引发悲剧上演。亲情是人生所有情谊中最重要一环,能够把人带上天堂也推入地狱。

  

  姐说以后不去探看也不会再借钱,弟也心冷说长大不会告诉小孩有姑姑,母亲也被迫回去了没法呆矛盾剧烈。我在为母亲难过同时,不能不说也有点,这也是“活该”,让子女一个一个没好过。是老天惩罚么,真不知是种什么感受!这听来有点卑鄙甚至不齿,但却掩饰不住,因为那个女人,曾让你受了太多苦难,造就你一生悲剧。不知这也算不算报应因果循环,我们都得为自己种下的孽账承担。他们之间纷争因各说有理,在此不作评议,外人永远难以理清家务事。我也不想帮哪一方,女孩也许不好,可这样连儿女都不愿认的母亲,如果是我,天下没男人嫁了,也绝不会嫁进这种家庭里去!她能选择或都不错了。弟从那以后,手机号码也换了,与亲人断绝联系,想是对亲人,对这个家失望心冷到透,不想理会。后来怎样不清楚,可能又有联系上了吧,总之号码我也从亲人那得知。希望一切会有缓和吧,不要关系闹得如此之僵,毕竟是那么亲的亲人啊,总会有需要帮忙相助之时。他们没想过把小孩留家养要自己带,宁愿在外租一辈子房也不打算回去,怕只怕生活没那么轻巧顺利容易。一个男人三四千工资,养家老婆孩子,一切正常勉强运转支撑,若有个病痛意外哪处理得来,根本就养不起入不敷出。曾听弟轻松口吻说买房,我倒佩服这大志不被生活压垮,不像我早灰心丧气再无雄心壮志。我也期望他们能达到,那是再好不过,只怕现实太残酷无情,没那么美事。母亲对人也是说着,买有房子住别墅豪宅死撑面子,事实怎样自己心知。都是为了不被人看低看扁,争点颜面却都不争气。

  

  我的意料没错,到年底弟又让母亲出带孩子。一份工资,实在难以养活一家,两人打工,相对能减轻些负担。而且小孩也不好带,老生病输液打针,这一进医院得多少钱,就花去几分一所剩无几。孩子病父母痛,生活急负担重,搞不好,回到我们以前惠州状况。当时就是那样,大人小孩一大堆事,个个都病哪看得起,都快到没钱吃饭山穷水尽之时,那真的是逼人发疯抓狂,无计可施昏天暗地。为这事又好一番波折,母亲不习惯外头,也怕共处冲突,希望是放家中带大,他们在外赚钱存蓄。弟弟坚持不肯,把小孩放家里。可以理解,是太爱不舍,视作唯一全部,苦难日子里的目标动力和意义。我不知道弟是否有后悔,此前二十年人生没存一分钱,以至成家后如此困窘。他很爱那孩子,会恨自己不能给予更多更好么!人真是做了父母才会真正长大,知道省着掰着不舍得用,全花孩子身上。我只是为那些,太多生活生计辛苦奔劳下层劳苦人民难过,我们养个家都如此“难”,连自己的爱人和孩子都要照顾不来心疼心碎!那年我给家寄一千,过年时也给他存了八百,除了同情困难帮下,也是偿还此前亏欠恩情。我在惠州与小孩一家艰难时,求助前后给过七百,后来才知,是他全部生活费,自己过很差找姐借还挨说。这让一直耿于怀中不得轻松,如今就算是还清吧,因为他作为我也不看好,更不想招口舌。母亲生日,让打个电话都没,说小孩生病输液忙着,但时间是挤出只看有无心。自己孩子病了,会心急紧张,怎就没想过同为父母之心?人有时真的很什么自私忘义!有儿女就忘了父母,不知自己曾经怎样带大。要说三姐妹中,受家庭所害最大最惨是我,我都无谓了他还有什么。对于一个也够可怜时间不多老人,没法计较记恨,生前做着能尽孝心如此。又听闻,姐过年只封了一百,连个双数都看不到。我想,这也是看人的心,不会真拿不出。他们是怎么想我不会知道,而我只想做到无愧于自己的良心,那样即使有天走了也能心安,对自己的人生可以有个交待。

  

  母亲心愿看似如愿,却终是无法实现,那些准备给小孩衣服尿布都用不上了,也别想着牵孙子孙女之手人前绕过欢喜得意。在农村,任何一个普通女人都可做到,那些寻常人都该会有的,我们却都要不来。我不知道,这究竟是谁更“悲哀”一点,一切怎么会变这样!(最后孩子还是送回了,年轻人在外面打工,得过渡到第五卷最后章节,关于所有拿出最终答案,包括真爱结果,出乎意料……)不用说,母亲一定会很伤心,作为儿子永远最牵心。我们更无能为力,填补那份安慰。母亲和四伯身体都不好,风中残烛不知何时就倒下。这个家再出现点什么变故,真无法承担,那种无力太难受了!忽然觉得,这整个家人面目如此之狰狞可怕,不合常理变化。我们都该断绝了,这种亲情血缘关系,一家人是有病思想与精神。贫困疾苦并不可怕,可悲的是连一点情义都没有,那将会是彻底的毁灭无有天日!偏偏我们这个家又是两者并存,真是难得“双喜临门”又中彩了。这是怎样一个家庭,一个一个都是如此冷酷冷血与无情,甚至没人性!不知道怎么会聚集到一块,如此相互还债受报,真是有其母有其儿女,这种遗传倒是名副其实。我敢说,我们这个家中,有天任何一个死亡,其他人一定都不会掉眼泪真的!至少我会是,因为没有让你眷恋难舍,连普通人都不如。当然有天我不在,也不希望更不要他们为哭,那最好不过。回头看看,别人那些有点点亲戚关系,都悲痛伤心哭得肝肠寸断,我实在是想不通。我们可是亲生血缘关系,怕是想挤眼泪都挤不出,真是难过痛心得很“悲哀”至极!这个家,这些家人确实让觉不可思议,不同常人甚至都不是人。如今所有人,都只能自生自灭谁也救不了谁,这是我们一家的命数,注定在劫难逃。也许真是那个家有问题不能住,一个个变这般不正常。我已经可以看得到,这个家命运,终有一天会彻底散溃垮掉。我也不想怪谁,父亲母亲四伯或姐姐,虽然他们此中都有推动。尤其四伯为了我们这个家,是作多大贡献牺牲,如果我还一味指责,就太忘恩负义了。我写这些,只是在陈述记录一种事实,不是借此去针对任何人或事。如果有天看到,不要愧疚自责早已不怪了,而在死亡面前,没什么恩怨解不了。不记怨任何,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