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都市异能重生 > 最终BOSS > 第一卷《序卷》 > 第二章《出来吧——》
第二章《出来吧——》



更新日期:2015-05-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重新捡起戒指的宗明傲,不复以往的懦弱和害怕,而是诡异的笑着。像是欢迎着老故人一样。
    死亡的感觉,真是太有趣啦!
    心里想着,内心也非常的激动和,期盼。
    把看起来像是铜制的戒指熟练的带到中指,并且强迫症的把戒指扭了扭,直到扭到自己满意。
    看起来,戴上戒指似乎会引起性格转变,刚刚,他的气质似乎也变啦,更确切的说,是气场。自信力量似乎就在手指上,属于王者的力量甚至让宗明傲有种这哪打哪的感觉,指尖像是艺术构成的一样,有种挥笔成文,洒墨成画的感觉,心扉流淌着征服一切的欲wang,双眼更是藐视一切,仿佛他就是——上天的王者!
    捡起手机的时间,宗明傲原形毕露,完全没有一点刚刚霸气侧漏的神情,更像是刚刚表演完的小丑一般,让人可笑、可惜。
    “喂,大叔吗?麻烦来小于村,我在老地方。顺便给我买一套我穿的衣服,要地摊货就行,别问我为什么,我倒霉!”说完,就立刻挂断了电话。
    这是宗明傲的习惯,宗明傲每个礼拜的礼拜二总会来这个小小的村子来好好睡一觉,这是他成为了一个小说作者的习惯,不仅是放松,更是享受、告诫。
    每次来都是做那个大叔的车辆,自此,每次带上漫画、饮料、零食来到这里。
    走在路上宗明傲心如死灰,怎么会?这不可能啊。
    “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原来是本地的农民。
    有些老迈的牛在慢悠悠的晃荡着,对于脖子上的束缚和身后的疼痛,大概已经习惯啦,反正他有吃有喝,就不需要反抗。只是忍忍就是的啦。
    老汉在后面懒散的赶着老牛,天气有些燥热,他紧锁的每天大概又在担心以后的收成,希望着老天的怜悯。
    老妇人背着自己的孙儿,同时还打着一把老旧的太阳伞,那大概是儿媳回家忘记的吧。虽然妇人有些潮湿的衣袖表示出她的体力不支,但是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有些劳累的他还不忘逗弄着孙儿。 
    远处看到这一家人,宗明傲有些羡慕了,虽然他回忆不起来多少,但是很确认,这个场景,无比的熟悉。
    大概还记得一点,5岁以前是在外婆家长大的,外婆家是乡下,也是这样,外公在前面赶着牛,外婆背着他,路过一个熟人就打个招呼,停留很久,还记得,那时候的自己老是很矛盾,既不想快点到山上,也不想外婆在那和别人七嘴八舌的很久。毕竟听老人的八卦真是——
    不知怎的,宗明傲看那婆孙两的时候,带上了点点的微笑。
    “奶奶,那人怎么。”
    小朋友用稚嫩的手指着宗明傲,有些好奇和迫切的问着奶奶。
    奶奶一慌,赶忙把小朋友的手作势很大的轻轻掸下来,同时雄声厉色的说着:“不许用手指着别人,再这么指我就让你用脚拿东西吃。”
    “哦——”小孩摸着自己的手委屈的说着。 
    老人看着宗明傲瘦弱的身体,却是有些惧怕,赶紧的向前走着,向老汉的赶牛的地方靠近着。同时回头用本地话小声的跟小孩说着。在他看来,无论怎么瘦弱的人、看起来和善的人,只要是身上有这些骇人的伤口,再加上破碎的衣物,都是 
    小孩听啦,吓得面容失色,有些木讷的转头,看了宗明傲一眼。
    这一下,刚好撞上了宗明傲善意的眼神。小孩却是被吓到啦。赶紧回头,缩回他认为宗明傲看不到的背篓里。
     待两人走远,宗明傲看着远处,小孩畏畏缩缩的伸出小脑袋和小手,在远处向着宗明傲打着招呼,脸上还笑着。看得出,他的善意。
    不久后。
    宗明傲有些自恋的摸着自己的脸,小声的说着:“嚯嚯嚯嚯,我还在自带主角光环的嘛,我对小朋友果然有一种吸引力啊,啊哈哈哈哈。库……咳咳。”
    太得意被口水呛到了,这个逗比告诉我们,做人不要得意,你笑的时候口水总会……这什么鬼?
    宗明傲下车都是在这条路,虽然每次都不确定,但是这条路上绝对只遇得上大叔一个人的出粗车,这路,只有少数的长途车会经过,那是因为躲交警——超载。
    就在宗明傲低头思考的时候,出粗车来啦。
    抽着香烟的司机看着宗明傲,有些诧异,但不至于想那个老人一样的害怕,毕竟老主顾啦,他还不熟悉宗明傲的性格吗,要么不动,要么在别人都反应不及的时候瞬间完成。要比喻的话,就像是潜藏在暗影里的杀手,平时生活无论怎样?只要到了他认为重要的时候,就可以为了那决定成败的一刻准备很多,花费很多时间,也可以在暗影下等很久,很久,直到目标的出现。这点可以从宗明傲平时懒散,但是及其强大的行动力看出来。
    这就是以后干大事的必备的吧,耐心,行动力,意志力,计算力。
    司机刚刚想文。
    宗明傲以瞬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止住他:“别问!”
    然后换口气,“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别问,我自己都想问,我tm的得罪谁啦?这么倒霉,还不知道我为什么霉运,你tm倒霉就倒霉,烧什么衣服,神经病啊,我知道会弄脏你的车,所以让你买衣服了不是吗,所以就别问啦,算我求你啦,我自己都想不明白,怎么回答你。就算我明白啦,我也不想说,谁想把自己倒霉的事情说出来?哼,我知道你话多,但是希望你还是把八卦之心放到那些明星和房价车价上吧,这个不是你该关心的,也是你关心不起的,我自认为,这个家伙如果想让我死,绝对可以让任何人都差不多。”
    “呼呼……”宗明傲有些累,也不问司机意见,就拿起放在驾驶座旁边的水,一瓶没看的水,自顾自的咕噜咕噜的喝起来。
     司机嘴角抽搐着,动了动有些僵硬的头,咽了口口水。
    宗明傲很清楚的听到了了一声,“咕噜——”
    “小宗,和你相处了这么久,我不得不佩服你啊,这速度——”他想了想又继续说:“是个人都——唉——你真厉害——”
    宗明傲扭紧瓶盖,回答着:“还好还好啦,这毕竟一般啦。”
    “你知道的,我这人平时话不多,只有和像你这样的熟人一起才话多的。恩恩。”宗明傲说完还自己点了点头。像是在骗自己一样。
    司机的心脏都快抽搐啦,别人说我说一句,你回十句,我连一句都来不及说,你这!
    吊炸天啊,底层出高手,平民多大师。
    车辆驶进一个小村庄,这里不算发达,如果说,汽车站和购物的地方是衡量一个地方是否发达的标准的话,那这里,明显没有到达标准,至少这个镇连购物广场都没有。
    所以宗明傲的生活背景可以一目了然,父母每人一个月不到4000元,租房也只是不到300元的40平米小地方。
    “你也看到啦,就我这样,连衣服都没啦,没法给你钱,下次给吧。”宗明傲摊手表示自己“两袖清风”。 
    “我,我,真是倒霉啦,”大叔推了推鼻梁,“我把几个客户的生意都推拉,你下次可要给我双倍啊。”
    “哦,好啊,我马上搬家换电话,嘿嘿。”宗明傲奸笑着。
    “哼。”大叔被逗笑了,就开车走啦。
    “记得以后有事就叫我,我会帮你的。”
    “嗯。”宗明傲正经的回答着。大叔这话,很是温暖宗明傲脆弱的小心灵,毕竟城市里遇到这样一个萍水相逢还很照顾自己的人不容易。
    宗明傲回家都,就把戒指给扔到凉席上。就立马打开了电脑,电脑看起来很便宜,事实如此,2600。
    打开风起小说网,就看起来自己写的小说。
    这是宗明傲为自己造的梦想,风起虽然小了点,对手少了点,队友少了点,但是架不住人家对新人好,福利好。
    虽然他没有签约的资格,毕竟一天6000,对他这样心智不坚定的人来说,太不容易啊啊啊。
    看完后。
    就找了个矮一点的红色塑料板凳坐下来。
    “你不打算表示一下什么吗?”宗明傲带着调笑的表情看着床上可古朴的戒指。 
    宗明傲心里很忐忑,因为接下来,会game over(游戏彻底结束)。
    这是潘多拉的魔盒,无论里面是什么,世界都会改变,宗明傲不会相信,这么大动静的东西,无法改变世界,就算它无法主动改变,世界也会因为它而变。
    至少,宗明傲以后生活的平静,会全部化为飞灰。
    要知道,宗明傲确认过,那火花里,除了包裹戒指那还没有两厘米厚的小石块外。完全没有其他东西。
    而他不相信,这样的东西能突破大气层,突破大气层后,如果会击中城市,国家也必定会管,不管的话,也会确认,这是什么。
    然,他貌似是瞒过国家机械的扫描,却瞒不过最原始的人眼。
    目的只有一个,只想让小部分人知道。
    “呵呵,多少年啦,你是第一个会这么问我的小辈。”声音不是从戒指里传来的,更像是隔空放音,因为满房间都回声。
    宗明傲僵硬的笑着。虽然自己已经提前最好部分心理准备啦,可到了这时候,心理还是可登的一下。
    玛德,你出来就出来啊,吓老子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