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都市异能重生 > 最终BOSS > 第一卷《序卷》 > 第一章《意料之……》
第一章《意料之……》



更新日期:2015-05-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郊外,一个少年正在那里睡着,微风轻轻的吹过去,没有带来春田独有的油菜花的香味,只是带来了一股子烟味。
    虽然属于广北省,但是这里却没有一栋是三层以上的楼房,因为这是郊区农民的地方,发达如沿海的北莞,也会有这种地方,这几乎是宿命,再富有和强大的国家,在发达的城市都会有一群人格格不入。
    没有艳丽的花骨朵,只有老人家在公路上赶着慢吞吞的老牛,老太太抱着孙女在前面我看着。老牛摇头晃脑的走着。有数据说,就直说种粮食来说,郊区农民不如乡下农民。
    “啊楸唔——”一个讨厌得家伙正在破坏意境。
他脚边放着一个倒下的塑料袋,里面有一瓶矿泉水和一些零食,旁边还放着知音(中国人自己的漫画)。从他身体的羸弱可以看得出,是个宅加文艺青年。
    “啊——”他哀嚎着。但是表情上似乎是习以为常了。
又感冒啦,真讨厌啊。明明昨天才刚刚好了的,这幅身体啊,哎……无语啦。
     醒来后的他迷迷糊糊的打量着环境。虽然是无比熟悉的地方,可这是习惯啦。
     “这里有这么冷?”宗明傲有些疑惑。
目光在扫视着附近,有些中二的他幻想着自己的视角里会出现三个圆圈在转动,然后聚集到吹风过来的地方,似乎……没啥效果和特效。
啊~
     无聊死啦,难道我要这样平凡的、普通的、安静的渡过这一生吗?
少年想着问题,又继续躺在有些荒芜的草坪上,微风嘘嘘吹过,吹起了路边的花香,虽不起眼,但是却依然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力量。
花瓣慢慢调调零,跟随着清风,吹向大地,吹向天空,也许它们会到达世界所有的地方,但是……那还是花瓣吗?
    啊啊啊——,他挠着自己松软的头发,发着牢骚,又发神经啦!宗明傲坐在略微荒凉的草坪上。
    宗明傲找着饮料,突然目光中间闪过一丝异色。
    什么东西?
    远处,高高的天空,一个光点正在慢慢扩散。
    啊,欣赏着正在扩散的火花。宗明傲发出了感叹。
    明明还年轻的他散发着一股属于老年人对于生命的感叹,学着在动漫里看到那个把双手虚拖着后脑勺的姿势,仰靠在空中。 
    年轻真好啊,还能看到“含苞待放”的花朵,
    等等,貌似,那里不对啊,绽放?花?
     哇操操操操……,我滴娘唉,什么鬼东西啊。
    虽然无法确定那个火花的十环是不是他,但是他很确定,“火花”古怪的地方很多。因为,那就是一朵“花”。
    宗明傲不管不顾的把经常握在手上的手机扔向远处,谁也无法确定,宗明傲如果被击中了的话,手机电板会不会有后续伤害。
     快跑——,啊,不对。这个时候跑好像没有什么意义了吧。
    混蛋,这个时候就不要吐槽自己了好伐。
    宗明傲来不及迈开双腿,只得抱头就势在倾斜的草坪上一滚,然后翻下草坪。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剧本是好的,但是宗明傲来不及做完,往下滚去的他就和气势汹汹的火花撞个正着。
    “第一滴血(First Blood)。”
    良久。
    郊外传来了嗷嗷乱叫的声响。
    全身只剩下了遮羞的地方,皮肤没有被烧焦,这不算令人惊奇的地方,重要的是,皮肤没被烧伤,但是手臂和身后到处都是裂开的口子。鲜血哗哗的流淌的。
    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他,现在全身都是伤口,活脱脱的像是从山里跑出来的野人。
    额……居然还活着,大人,这不科学啊。
    宗明傲醒过来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吐槽自己。
    “喀喀喀。”坚硬的关节活动着,发出了难听的噪音。
    宗明傲徐徐的坐了起来,察看着自己身上那触目心惊的伤口,然后头也不回的我一平山落雁屁股向后式倒下啦。
    右边的脸颊露出来,左脸颊却是撞在坚硬的碎石上面,看着附近的景色,他想着,没人来帮我吗?
    难道我要一这样的姿势流血过多而死亡吗?啊——好讨厌,这样的姿势,但是,我不想动啦。腿也开始麻了啊,可索。
    到最后我不会是被懒死的吧。
    宗明傲淡定的看着缘分,完全没有濒临死亡的觉悟,也许——“乐观”是一种病吧。脑内同时在脑补着:
    “欢迎收看,今日说法,于四月二十三日,经常接到报案,说,在广北省西莞市郊区发现一句尸体。”
    “该男子是湖东省人,由于被条外来客杂种,以狗吃屎式死亡,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死也最好换个姿势。”
    不行不行,问我要换个姿势,再来一次。呸呸,再来一次什么鬼啊,我曹。
    宗明傲努力的移动着伤痕累累的手臂。
    啊……我饿啦,算啦,还是就这样死掉算啦,我应该可以上吉利斯记录啦,懒死……
    “你TM够啦。”宗明傲身后那块砸中他的罪魁祸首——一个小小的戒指里传来声音。一道稀薄的形体从戒指上方冒出。
    白色的长袍,白色的方巾帮着长长的青丝。虽然身形毕竟淡薄,但是却可以从大概轮廓可以看出,这是个帅哥,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出来的目的似乎是来吐槽的。
    可惜的是宗明傲现在不能活动,不然回头看到这个似乎由传说中的”“能量”构成的灵体。一定会吓一跳。然后大叫一声,“大哥,您用的是飘柔吗?”
    不好不好,快戒逗比!
     “啊,哥们,帮帮我啊。”宗明傲顿了顿,似乎是感觉体力不支。“帮我打120啊。”
    “自己拿,手机在你前面2米的地方,不远!”灵体虽然一袭古装,但是对现代的一切似乎很熟悉,语言中根本没有一点古人的样子。
    “哦……是吗”宗明傲艰难的转头,看着远方的手机。然后微微的叹了口气。 
    “唉——算啦,我还是懒死吧。”
    “你!”灵体听君一席话,胜看十段戏。一下惊为天人,他怒目而睁,“我!”
    “啊……你还在啊,快走吧,要是我死啦,你也跑不了,要知道啊,不尽量阻止别人的死亡和自杀可是会犯法的。”宗明傲淡定的不能更淡定啦,这是一个要死的人,说出来,别人都会笑着说:“别闹。”
     “我对你真是——无语啦。”灵体又瞬间无法淡定,他妥协啦,“我还是帮你吧。”
    宗明傲闭上眼,发自内心的慢慢的感谢着帮他的哥们的全家,为毛是全家呢,因为,你tm要帮早帮啊,还要大爷我废话,当然,他是不会说出来的,而且也只是想想,宗明傲没有记仇的习惯,或者说,他容易健忘,搞的见到仇人的时候都有可能会忘记,擦肩而过后才会记住,然后自动补上,我和他貌似有仇啊,算啦,下次报复。
    不过也是因为健忘的原因,如果他真的记起来,并且报复的话,都是出奇的狠,因为平时忘记了别人身上的仇恨。
    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啊。宗明傲感谢着帮他的“兄弟”的同时,同时也感叹着世界的美好。
    灵体对着“躺”在地上的宗明傲深感愧疚的一笑,就消失啦。宗明傲正回头,想好好感谢一下呢,看见身后的“兄弟”没啦,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一笑。但是这一笑,貌似比灵体的那愧疚的笑容更加忧国忧民。
    ……
    等等,貌似他忘记了什么啊?是什么呢?宗明傲大脑短路了。
    啊!手机!该死的——
    宗明傲一懊恼就一个前滚翻,抓住手脚继续滚,渐近平坦的地方啦,一个跃身,就站了起来,还风骚的平伸双手,抬头挺胸。
    紧接着,右手捂着胸口,想前方空阔的地方鞠躬。
    同时心里默念,谢谢,谢谢,好似前方有观众一样。
    逗比过后,宗明傲仔细的查看了全身。
    灵体在暗处笑着,“真是奇怪,难道着小子不同寻常?他们没有确定让我找谁,还故意找了这个没人的地方,砸中他,不可能是什么天意啊,要知道,修真界的那帮人就是这里的‘天意’啊。”
    而且,他刚刚受到的伤,也可以让她死掉啦,按照人间的说法,200多电流,一瞬间也不会至死啊,但是刚刚没有2万也有2千啊。 
    “咦?好奇怪啊,居然都是‘小伤’口,这是怎么回事?”,事实如此,宗明傲全身都是虚有其表的伤口,看起来很多,但是这些伤口给人的感觉是,伤皮不伤肉,入皮不一寸,仔细一看还有行为艺术的错觉。
    但是那感觉,却是再熟悉不过啦。宗明傲回忆着,那激进死亡的感觉,和临终前的“回光返照”,大脑和身体的极限化,都是在预示着刚刚的危险已经足以让身体自动发出警告(回光返照就是一种自动发出的警告)啦。
    还有剧烈到连眼泪都哗哗直下的痛觉,炙热的火焰,猛烈的撞击,那一瞬,他能够很确信,血液快要被烤干,五脏六腑的移位。心脏快要突破骨头一样,连大叫都来不及,因为肺似乎真的是废啦。衣物皮毛油脂发出的热量,虽然只是0.1秒不到,但是那却是真的。 
    看着双手累累伤痕,这些伤口,经过宗明傲仔细的查看,更像是瞬间的死亡和瞬间的半血复活(衣物、伤口)。
    宗明傲有些害怕啦,就是因为身后的这个什么?才会有这无妄之灾吗?他不敢回头,但是好奇心驱使着他,心里更是有个声音,告诉他,去吧,那是你的东西,过去、现在、未来都是。
    宗明傲捡起戒指,就是身体一震,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
    怎么会?这样?wang(读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