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逍遥混混之游戏神界》 > 二 > 二



更新日期:2015-05-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原来那些紫光涌入他灵体后,就在他的灵体内不断穿行,那种慢慢爆涨经脉的感觉竟然随着紫光的不断涌入而逐渐加强!按说灵魂是不会有感觉的,可是那紫光的不断涌入却使他的灵识逐渐加强,对于这突发的一切他简直不敢相信,同时内心的疑惑更加强烈!
“这到底是怎么啦?”他依旧无法动弹,心里默念道。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感觉自己的灵体充满了劲爆的力量,那些紫色的光在他的经脉里像血液一样地流动着,横冲直撞着!这令他不禁又有些担心,怕它们把自己的灵体冲爆,那样的话自己就会灰灰烟灭,彻底地在天地之间消失!这害怕担忧的心理在他的心中越来越强烈,他想挣扎开,可是却依旧无法动弹!他看着那些先前还给他感觉的紫光,心里充满着绝望和害怕……
“天啊!然道你真的让我在天地之间消失吗?”
可是一刹那紫光没有再涌进他的体内,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他被乌云包裹得严严实实结成了一个像蚕茧一样的巨大的球!
他想出来,可是这巨“茧”却坚固异常,任凭他在里面如何也不从撕裂它一分一毫!
巨球只是随着他的挣扎,不停向四处滚动着。而此时四周的紫光已暗淡了许多,但是剩下的紫光仍在不停地涌向巨“茧”的表面,乌色的“茧”慢慢地变成金色!
与此同时这个巨“茧”里面的温度陡然升高!他浑身燥热得难受,灵体的表面也泛着像火一样的颜色!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啦?难道大牛真的会灰灰烟灭吗?
“难道我就这样的在天地之间消亡吗!”
他被巨茧里面的温度折腾得难受无比。
“TMD!我还不能就这样的在天地之间灰灰烟灭!我还要找皮老大报仇,就算我死了我也决不放过他!”他看着自己血红的灵体表面,咬咬牙愤怒道。
对于这个世界他还有很多放不下的地方,譬如说,仇恨,这东西就像是长在心里的毒瘤,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必须找杀死自己的人报仇!这叫他怎么能放得下!……
不知什么时候从消褪的乌云当中涌来了一红一黑两条奇怪的巨蛇,不停吐着鲜红的巨大信子,向着这个燃烧着温度的巨茧慢慢靠近。
它们用身体同时轻轻触碰了一下巨茧;这个巨茧一被它们的身体触碰,就从巨茧里面闪出一大片极盛的白光!它们吐着信子急速吸收着这白色耀眼的光芒,慢慢地把涌出来的光芒吞进了肚子里。
一时间,巨茧里面的温度不知为什么突然又降到了极至!他不停地打着哆嗦,感觉到锥心的冷寒。
这究竟是两条什么怪蛇呢?
原来这两条蛇是自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就有的“天地之蛇”,又称“阴阳蛇”;红者,颜色血红如火,谓之“阳蛇”,能积聚天地之间至阳至热之能量;而体表乌黑者谓之“阴蛇”,能积聚天地之间至阴至寒之力量!
这两蛇上万年来都是生活在九天以外的地方,它们既超出天地之间万物的生死轮回,又在神仙的管辖之外,上万年来这阴、阳二蛇一直以来都螫伏在这九天之外,无忧无虑的生活,吸收着天地之间的灵气。但不知为什么,数万年来就仅此两条!
而今日恰逢它们交配之际,它们便吸引着大牛的亡魂来到了九天之外!
那为什么它们要把他的灵魂吸上来呢,这也是数万年来为何天地之间就只有这两条蛇的原因;由于这阴阳两蛇体质所属属性特别,两蛇属性有天壤之别,因此数万年来它们根本就无法完成交和,但这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可能,那就是这两蛇必须在交配之前先释放自己身上的所有能量,然后再找一个适合的灵体吸收它们释放出的所有能量,也只有找一个特殊的灵体才能做到,因为天地之间灵体是最虚无的,由于灵体没有实体因此比天地之间的任何其他体都要经受得住巨大的承受能力!
这阴阳两蛇就把他吸引到九天之外的地方,让他来充当这个“渡体”。等他吸收完它们所有的能量结成巨茧后,它们才从云雾之间冒了出来,靠近这个巨茧,吸收一点因他集成的阴阳混合能量以方便它们交配时所需能量;刚才,这两蛇所吞进肚子里的正是阴阳混合能量!
它们吸收完阴阳混合能量后,就变小了身体,两条蛇就趴在巨茧上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红黑两蛇的身体纠缠得像麻绳一样,随着它们交配的时间过去,它们的身上也泛着青光,两蛇也似乎很难受一样地抖动着蛇躯,渐渐地便从两蛇交接处涌出了暗红的液体,慢慢地渗透进巨茧。
此时,巨茧中的大牛被锥心的寒冷冷冻得意识渐渐模糊,但突然的他却感觉到有温温凉凉的液体涌进了他的心脉。
没错!这正是从两蛇交接处涌出的液体所起的功效。两蛇的样子渐渐难看,突然的两蛇张大了嘴样子凶狠地说起了话。
“为什么!老天爷!”
“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
……
两条蛇或许是因为交接在一起,心意相通,竟异口同声地吼叫着。
“好!我就要与天地为敌!我要闹得整个天地不宁!”
随着它们的说话,两条蛇就把自己身上的能量全部给了大牛,他由于瞬间获得强大的能量渐渐地便昏死过去……
……
天地之蛇在临死之际把上万年的功力全部传输给了大牛后,两条蛇慢慢地把自己的躯体融化进了巨茧里面,再加上先前它们在交配失败时滴落的精血,此时这个巨茧里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大牛在昏昏糊糊中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感觉到被紫光包裹着他的灵体,再后来他迷迷糊糊看到慢慢的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身体和皮肤里膨胀,随之而来的是身体不断地膨胀变形,一股狂燥的感觉使他的的身体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难受无比!
劲爆的力量在他的身体里噬虐着,每一下都是那么的痛苦难受,使他的灵体不停地颤抖着……
慢慢的又有像电流一样的东西,像血管一样满布他的全身,不停放出细小的火花,发出哧啦!哧啦!的响声。
他的头发顿时竖立而起,在发尖还游离着电光火花!这一切的异变发生得太过于突然,在这一切奇异的景象在他身上出现之后,他本来微弱的灵体就进行了实质性的改造!甚至连他的脸型也变得比以前更加帅气,而以前那略显削弱的身体此时却变得异常强壮!
他身上的衣服早已被电弧撕裂得粉碎,此时已露出他那强壮的胸肌,在电弧的包围下显露出一股男子的英气。由于这场异变的发生,他身体的很多部位,与以前比起已如天壤!
尤其是,他那雄壮的男器,这让任何女人看了都会有顶礼膜拜的冲动!
要是说大牛以前只是一个小混混,那么此时的大牛就是一个大混混,要是此刻他站在街头绝对是可以威慑住任何一个小混混或者女人!
不久后他身上的电弧微微减弱,他的眼睛就突然地猛地又睁开,一道带着狂爆戾气的金光自他的眼中喷射而出,又猛地重重击打在那一直束缚着他身体的奇怪巨茧上!
只听得“轰隆隆!轰隆隆!”一阵巨响,坚硬无比的巨茧刹那间被炸得粉碎!
而他的身体却轻飘飘安然无恙地悬浮在半空中,由于爆炸的声音过于的巨大,他的心惊得一阵狂跳,手不知所措地捧住了耳朵。
不久,当一切又归于平静后他才发觉自己身体的异样,只见自己此时正赤身裸露着身体,而自己的身体却分明与以前不同,好像比以前要强壮,看着自己以前平平的肚皮上条条明显的肌肉他异常兴奋。
“TMD!老子今天也因祸得福!”
一想到这他又忽然想起那老乞丐那天对他说的那句他始不明白的话“福祸一边”,原来是这么回事!
没想到那老头还是个先知!……正在他想着问题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腰际沉甸甸的,他不禁又俯首往下一看--“啊!”他惊得一声大叫。
这不看还好,一看却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
这天下哪有什么女人能承受如此雄壮之物!
他不禁一阵叹息:“老二啊,老二!咋一眨眼的功夫你就变成这个样啦?以前想你雄壮一点你都不肯!可是在我死后你却给我出了这样一个难题!哎!哎!让我以后到哪去找女人满足你噢?”
他这话倒也实在,莫说是人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伟男!
就连这上边神通广大的神仙当中也未曾有过!这可是从古自今天地之间诞生的第一大“阳宝”,不知以后又有多少女子拜倒在这根擎天一柱之下!
在他自言自语当中,这家伙不安份地抖动了两下,似乎在宣誓着什么!
它终于平静了下来,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像一只沉睡了的小鸟一样,一动不动。
这时他的身体渐渐恢复了平稳,并没有了先前那般的躁热难受,但是他却依然裸露着身体悬浮在半空当中,周围淡淡的雾气盈绕在他周身;可是不知为什么,慢慢地他的身体却向着下沉去,仿佛受到了一个强烈磁铁的吸引!
这时他又像刚开始一样身体已不再受自己的控制!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心里惊疑道,身体挣扎着以极快的速度往九天以下的地方坠落!
但不知最终归向何处?他的身体还在坠落着……
地球上,一慌郊野外坟场,月光淡淡映着周围大理石的灵碑,树叶被风吹得发出“沙!沙!沙!”的响声,极是安静!
但是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中仍然有着一身浑白、一身浑黑衣的两人在说话,他们两人合力举着一个奇怪的幡!
但是一般常人是根本看不见他们的;如果有谁看见了他们的话,那么自己离变鬼的路已不远矣!
这俩,他们正是阎王殿下的黑白无常两鬼。
这几日,冥界发生了一离奇诡异之事。只听他们你一言,我一句道。
“黑无常你说我们还能不能招到他的魂?”
“很难说!这个‘人’,哦,说错了,应该是鬼,我一千多年都没碰到过!”
“是啊,我也没遇上这么离奇莫彻的鬼魂!明明过了七七四九天,又明明是被人害死的枉死鬼,而阎王也明明白白地钩黑了生死簿上面的名字,可是昨天生死簿上他的名字却突然的金光大颤?”
“是啊,这也太奇了!我还听人说,他名字金光大颤时,全地府的鬼魂就莫名其妙的哀哭?真是怪事啊!”
“可不!连知晓世间鬼的阎王竟也弄不清他的下落,还叫我们用‘招魂幡’来招回他!哎!”白无常一阵叹息。
“嘘!小声点,可不要让别人听到!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知道阎王的脾气吗?要是让阎王知道我们在背后说他的坏话,哥们那我等准没好果子吃!”黑无常很小心地看了眼周围,一把拉过白无常到自己耳边。
白无常被黑无常拉到耳边说得是连连点头称“是!”
两个鬼最后还是停止了讨论,高举着“招魂幡”叫喊着“李大牛!李大牛!”……
这招魂幡并非凡品,乃玉帝赐给阎罗王招魂引鬼的仙器!要不然远在九天之外的李大牛也不会被吸引而来!
招魂幡高举,只要你不停地叫喊那个人的名字,那么无论那人离你有多远,他(她)的魂魄也会被你招引而来。
但是这招魂幡却有别于“鬼魂幡”,后者是黑白无常常用的,威力只针对于鬼魂,如果那人没死,那么“鬼魂幡”是无法对其起作用的!
今日事有特别,连阎王也不知大牛的去向,就更别谈黑白无常这等小鬼啦;特此种种,阎王就命他们持“招魂幡”把大牛的灵体锁去地狱。
不久,招魂幡上端突然发出“哔哔啵啵!”的雷电炸裂声,天空中出现了一个亮点,正慢慢朝他们二鬼落下来!
两鬼不禁欢欣足舞,齐声叫道:“他来了!”
“咦!”白无常惊诧地看着李大牛,“你这小子怎么搞的,这段时间消失的没了踪影不说,怎么连身上蔽体的衣服都给消失啦?”
“白无常你看咯,这家伙的小弟弟怎么就这么大啊,还翘翘的呢?”黑无常指着傻愣愣的李大牛的小弟弟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
“两个!你们是什么东东啊?TMD!人家的身体碍着你们什么事啦!”大牛看着这两个怪怪的老头子对自己指指点点心里极是不舒服,此时愤愤地朝他们吼道,转身就要走开。
“呃!呃!呃!你要到哪里去!”黑白无常急道,忙追了上去拽住了急欲走开的李大牛的胳膊。
李大牛此时心里的火气更盛。“关你们鸟事!难道我光着身子让你们两个糟老头白看?”
李大牛一下子又挣开了黑白无常的手。黑白无常也是一愣,没想到他们使出的“擒混手”竟然对他根本起不到效应,但是听他这样说的有理,就没有再拽住了他,任凭他走开,但是两人却死死的跟在他的后面。
“TMD!你们两个老色鬼!怎么这么不要脸?老像跟屁虫一样跟在别人的后面!”李大牛走了几步后发现他们一直跟踪着自己,心里很是不爽,转身看着他们说道。
黑白无常哪有被小鬼如此羞辱过,当场就气得胡子乱颤,就差没有再死一次了,这虽然对于鬼魂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们的心里当时确实是有这种冲动的!
“你!你!你!……”黑无常用气得颤抖的手指着李大牛的鼻尖。
李大牛最讨厌TMD的别人对他指指点点的,他才不管那么多,伸手一把就抓住了黑无常颤抖的手,拉近自己跟前,眼睛里似喷射两团浓烈的火,狠瞪着他!
黑白无常两人也是一阵惊恐。一千多年来他们可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虽然在他们的心里只是认为李大牛是一个平常的鬼魂,但是此刻他眼睛里喷射而出的愤怒之火确实震住了他们。
黑无常一时无语,任凭他拽着自己的手,而白无常却过来说好话。
“小兄弟!你就不要这么大的火,年轻人嚒更应该心平气和。”白无常慢慢地把拽住黑无常的李大牛的手松开了,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道,“小兄弟!我们这是担心你的安危啊,所以才一直跟着你。你死后这几日也不知道鬼魂去了哪里?是不是遇着了怪事啊?”
大牛听白无常这么一说,心里也是一奇:他们怎么知道自己死了,而且还知道自己肯定是遇着了什么怪事,难道……
白无常见李大牛在低头想着问题,怕他再次拽住黑无常的手不放,便朝黑无常使了一个眼色。黑无常也仿佛立时明白了一样,立马朝旁边一闪,眼睛里充满惊奇地看着这个有些古怪的年轻人,心里仍对他眼睛里所喷射的气势心有余悸!
由于黑无常的响动过大,他也忙地从沉思当中回过了神,眼睛疑惑地看着黑白无常。只见这两人,一人一身白衣,一人一身黑衣,在白衣人的手里的手里还举着一面奇怪的旗子,看起来像电视里面的……
他没有再想一声惊道:“你们是黑白无常!”
两人见他的样子有一些震惊,于是又恢复了鬼仙的架子。
“哼!没错!”刚才被李大牛拽着的黑无常心里就有点火,现在正好,便高傲道。
而白无常却细心地观察着李大牛,自他们刚才使出“擒魂手”没有拽住他他的心里就有点好奇,再看到他刚才拽住黑无常所造的气势,他的心里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这小子肯定是有什么奇遇!我们暂且得把他唬住!”白无常心里这样想到便凑近了黑无常,用手悄悄地掐了一把他的后背,再用眼神像他示意了一下。
“干什么啊?”黑无常有些不高兴地看向白无常,看他使劲向自己使眼色,心里也顿时明白,于是一改刚才的高傲语气,“小兄弟啊!你这几日到时出了什么事情?害我和白无常两个找的你好苦哦!……”
黑无常说着就又像白无常使了一下眼色,于是白无常就学着黑无常的样子当着李大牛的面装起了苦!
“呜呜!小兄弟啊,我们今天可找到你啦!”白无常似乎很高兴的样子说道。
李大牛此时的神色也有些闪烁,黑无常见机施威道:“你知道吗?你再不跟我们回地府见阎王的话,你很可能就会魂飞魄散灰灰湮灭,到时候再跟我们回去也是于事无补啊!”
真没想到老黑竟然还装得像模像样,不禁使白无常心里一阵佩服!
“啊!真有这种事情啊!”李大牛满脸惊吓。
“是呀,要不然刚才和老黑一见到你就会那样!”白无常。
平时大胆的李大牛还真的担心自己会魂飞魄散灰灰湮灭,此时一改刚才的无礼,一副小混混讨好的样子向着黑白无常笑道:“那我现在立马就跟你们回去!”
黑白无常一听他这么说道,不禁心里一乐,但是为了达到唬骗计划的成功,极力压制着内心的兴奋。
“好吧!那你跟我们走!老黑开路!”白无常的语气很是平淡。
“好叻!”只见从白无常的手里又突然地出现了一面红色的小旗子,他的手一挥,地面立马现出了一个黑洞!
黑白无常两个一齐用力拽着李大牛跳进了黑洞里面,在黑夜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十殿阎王各司其职:第一殿阎王秦广王,专管世间男女善恶轮回孽镜台万鬼的前世今生行善为恶一照便知,善者超生转世,恶者下发第二殿阎王;楚江王为第二殿阎王,鬼魂生前若有伤人肢体,奸盗杀生者,推入‘剥衣亭塞冰地狱’内设‘十六小狱’期满下放三殿阎王;第三殿阎王宋帝王,名‘剥戮血池地狱’内设‘十六小狱’,阳世为人若有九阳世许逆尊长、教唆兴讼者,推入此狱;第四殿阎王五官王,‘血池地狱’内设‘十六小狱’,凡世人抗粮赖租,交易狡诈者,推入此狱,另再判发小狱受苦,满日送解第五殿察核;第五殿阎王,也就是‘阎罗王’,你要见的一位阎王凡解到此殿者,押赴望乡台,令之闻见世上本家因罪遭殃各事,随即推入此狱,细查曾犯何恶,再发入诛心小狱,钩出其心,掷与蛇食。受苦满日,另发别殿。但你并无他过错,特此阎罗王命我等押你进行查问,等一下,也就是我不放心的,你等如实说来,阎罗王虽然脾气暴躁,但是为人明察秋毫!相信他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至于,以下几殿,勿须=需我多说你在阳世亦有所耳闻。”黑无常细心地替李大牛讲解着关于地狱的一些奇闻。
没想到,这阎罗还TMD!多,更世间的官差不多,他曾听到过一首打油诗如此说“天上星多,月不明,地上坑多,路不平,世间官多事不成”,TMD的!中国他妈的就是官多啊!原来这已是源来已久的事情!没想到这阳间跟阴间却是有着如此相似颇多之处!李大牛不禁感叹道:“TMD!这些阎罗都是空座的菩萨,光坐着不拉屎不屙尿的泥娃娃啊!咋就这么多哩?……”
黑白无常听他这么说简直气得快要吐血!
“呸呸!我的小祖宗哟,你这话要是给十殿阎王听到啦,那可是要割舌头掉脑袋的呀!”白无常忙地捂住了李大牛的那双大嘴巴,一副惊吓的样子,仿佛怕真的被十殿阎王听到加罪于他!
大牛一见满脸的不屑,“切!不就是说了两句实在的话,他犯得着发那么大的火,割我的舌头,掉我的脑袋吗?阳世还讲究言论自由呢,更何况这个掌管阳世寿命的阴司里头!更何况你刚才说,阎罗王不是明察秋毫吗?”
听大牛这么一问两个老家伙倒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在心里叫苦不迭,忙地又转移了话题。
“对了,黑无常,听说这四殿通往五殿的路上出了一个猛鬼逃犯是吗?”白无常眨巴了几下眼看着黑无常。
黑无常的老眼开始也是一愣但是转而又明,哦哦的说:“哦!哦!是有此事。好像那个猛鬼叫什么来着……对,好像叫‘女猛魂阴’,乃是戾气最重的鬼,阎罗王跟第四殿阎王五官王也拿她没辙!”
“可厉害着哩!我前几日听人说好像有差不多二十个冤魂被她吸走了阴魂!这个女鬼是一个极阴戾气极重之鬼,地府里面基本没有人敢制服她!”白无常的样子也变得有些恐怖。
李大牛尖着耳朵听着,果真给他们吓住了,半天沉默无语。
黑白无常见计谋又一次成功,不禁两个人交流了一下眼神,本来只是吓吓他的,怎晓得还激起了他的另一番长篇大论。
“TMD!我就知道阎王个个也都是吃屎的!也没有什么了不得人的地方!”李大牛破口大骂,一想起他们说的是那么的恐怖心里不禁有些怕怕,“你说我们不会遇到她吧!”
黑白无常彻底地被气得无语啦!
“你!你!朽木不可了雕也!”白无常气怒道,把拉着李大牛前进的手猛地甩开。
“呃!白老头你说清楚到底是谁什么朽什么木不可雕啊!”他虽然没多少文化,但是他还是明白这句话是骂人的,心里就极不服气。
一旁的黑老头忙地拦在了他们中间劝道:“好了!不要吵了!李大牛啊,你还真的是一头大蛮牛!”李大牛瞪着眼直看着黑头只听着他说,“你!你!还以为我们骗你不成!我们可是好心相劝啊,你说出这等忤逆之话,那可是要掉脑袋的!还有不要再吵了,我们马上就要到五殿啦,小心把麻烦的东西吸引来!”
见黑无常说的如此认真李大牛就没有再闹,任凭他们拽着自己的手往前面走去。
可是就在他们飞行在一个阴森森透着寒气的小山丘时,突然地冒出一股黑气,黑白无常被这股极阴之气熏退到五丈之外摔倒在地,可是却丢了李大牛,只听得他“啊!”的一声叫消失的无影无踪!
难道真的遇上“女猛魂阴”了?这下把事情办砸了!黑白无常急的乱了方寸,并没有在四处搜查,就急冲冲朝阎罗王府去报告此事。这样,以不至于到时候阎罗王给他们加上一条,办事不利,失职之罪!
李大牛在突然之间被一个迎面扑来的白色身影堵住了嘴,身形一偏坠进了小山丘的幽黑深处,由于这个东西来得过于的突然一时半会儿他也没有反应过来。
黑暗当中,那个东西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头埋入一团软软的东西当中,但是不知道那是什么?冰冰凉凉的感觉从他的鼻尖直接传送到他的大脑。
“TMD!什么东西啊,弄得老子呛不过气!”李大牛心里惊骂道,但是苦于自己的嘴被那两团东西堵得死死的,只有一阵挣扎的声音,呜呜……
那两团冰冷的东西一起一伏的,仿佛这个东西的主人此时内心也无比激动和害怕,隐隐约约的他还听到了似乎是喘息的声音,但是他根本就感觉不到它的气息,只是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块冰冷的水泥给困住了,只是一阵挣扎,任由它抱住自己的身体不断前行。
也不知这样僵持了多久,他感觉它慢慢地松开了自己,借着这时有的微微亮亮的光线,他看到一位身材火辣的长发美女立在自己的跟前,有着一股邪邪的妖媚,这是那些出入烟花酒地的任何一个女人也不曾有过的感觉,她给人的感觉似带冰凉,然而从她的俊俏的脸上露出来的笑却是可以勾引任何一个男人有犯罪的冲动,尤其是那披散着头发以下的部位,由于刚才的动作使那她的衣服有些凌乱,半露,仿佛春天吐出来的一抹淡淡的嫩白的肉芽,极是的勾魂!
李大牛看傻了眼,这样的地方竟然有如此冷艳的美女,要是自己早知道的话,那么就是要他立马就去死他也心甘情愿,他一直以来都是要美色不要命的人,要不然那晚他也不会在自己老大的别墅做出那么大胆的事情来!
此时,她也瞪大着眼看着她,眼里的秋水碧波荡漾,朱红的唇角微微触动,纤细修长的右手缓缓抬起,那指如削葱根的玉指轻轻捂住那微微跳跃的唇,似妖姬一般的靥笑!
他看得一阵痴迷,简直就忘了自己身处何处,只感觉有股轻飘飘的感觉!“TMD!太诱惑我啦,他奶奶的这地方咋就有这样的超级美女啊!……”他的心似火在燎烧,不禁心里默念道。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身体立马的有了反应!在黑白无常零时给自己的窄小裤裆里顶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但是这一切却被她看到,那眼里的冷艳秋水泛动得更加的厉害!
终于,她纤细而冰凉的手正触碰着自己那本就有些微露的衣裳,她对着他浅浅的一笑,把衣服轻轻地往后一撩!
“TMD!”他看得不禁心里一声骂道,她的这种举动让他有一种嗜血的冲动——她的衣服里面根本就没有其他物什!他痴迷地看着。
她的笑更加的妖艳动人。
他心中燎烧难耐,不禁惊得欲出声,眼神有些闪烁不定地看着这样一位超凡脱俗的美女!
“还等什么?”她把他的手搭在了自己那两团跳跃着的山峰上,媚笑如丝地对他说道,忽又一把拉住他的手。
李大牛的手一触碰那里,身体里似乎在瞬间涌进上万伏的电流,让他最原始的狂暴不安!
“TMD!老子豁出去啦!”
他不顾一切地一把抱住她纤细柔软的水蛇腰,就地一滚。
他感觉不到她的气息,他知道她并非人类,但是此刻他的头脑异常发热,他疯狂般地把自己的嘴贴上她的身体,慢慢地游走在她那柔软的身体。
“帅……哥!”她一声叫道把他的头紧紧地埋在了自己的胸前,她恨不得真的就把她塞进自己的心窝!但是就目前的修为她还是不能达到自己吞噬灵体吸收鬼魂阴气的境地,她只能通过自己的美艳吸引着他逐渐地深入她那极阴之体,然后再吸取他的阴精直到把这个异常强壮的男人吸得魂飞魄散!
他哪里知道这个女的原来就是那个“女猛魂阴”!就是此刻他知道了那又能怎样了,他身体由于上次的异变后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一看到妖艳的女人,他简直比公牛看到红色还要兴奋!此时,箭到弦上不得不发,他终于停止了嘴的游走,手紧紧地握住她胸前的秀美春色,然后自己的老二就轻车熟路地慢慢靠近那散发着寒气的幽深洞穴,慢慢地把自己的老二沉了进去……
“啊!”她一声痛苦的大叫,她的功法竟然在这个强壮的男人身上发挥不了任何的功效!
她的每一次运用功法都是石牛沉大海!她感觉到异常的痛苦和兴奋,甚至让她这样一个灵魂又感觉到了临死的境地!
而他却向骁勇善战的战士!越战越勇,越勇越战!
他把头俯在了他的耳边,喘息不止地道:“呼……呼,你叫什么名字啊?”
此时,她在他强壮的身躯下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羊羔,那股一波一波的兴奋把她一次一次地送到了灵与欲的最顶端,而自己的“九阴玄功”根本就无法发挥作用!她只是感觉到这个男人强壮得让她可怕,甚至是臣服!
“我……我……啊……我叫媚娘!”她的脸色泛红似带痛苦地挣扎在他的身下,没想到自己打算捕获的猎物竟然能有如此的本事,这真是大大超出了她的想,这个男人对她来说充满着诡异!
“好听的名字,我喜欢!”他在她的耳边轻轻说着,用手撩拨着她的细长秀发,露出了她那细白的劲。
也不知道是自己过于的兴奋,还是这女人如此的充满诱惑,他缓缓的感觉有一股微热的气流在他的丹田周围慢慢地聚集着,他甚至可以感觉那团气流是紫色的!他的心里十分惊奇,但是处在这箭在弦上的危机时刻,他怎么可以分神呢?
她以前在运用“九阴玄功”的时候在任何一个强壮的男阴魂上未曾体会过的,但是她仍不放弃,这个男人虽然可以带给自己飞一般的享受,但是她不在乎,她只是追求身体的强化。
“九阴玄功”在吸食一万个男阴魂后,她就可以摆脱这永不见天日的地方,飞升在天;她已经孤零零地一个躲在这个连鬼都不来的地方躲藏了上千年,吸食的男阴魂已上千,也就是在最近一两百年她才敢公然如此放肆,由以前的躲躲藏藏运用“九阴玄功”到现在的公然出入于地狱各处,她的那种急功近利的想法为她今天犯下了一个用不可饶恕的过错!一想到这,她的心里也有点悔恨。
她感觉到这个灵体的特别,有一股暖暖的气流正冲撞她的灵脉。她的眼里满是害怕,不知道接下来在自己和她的身上会发生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她只是把“九阴玄功”运用到她平生的极致;可是,不久她就发现了一个让她更恐怖的事情!每当他师徒想去吸收他的阴精时,就有一股极热的感觉涌遍她的全身,那股热流似乎在保护着他,同时也在慢慢地化解着她的功力,那些因运用“九阴玄功”释放出来的功力,竟然全部被他吸收!她不得不又变得安分了一些,任凭她肆意征战着自己那冰凉当中又渐渐回荡着从大牛体内涌出来的那股奇怪莫名的气流的身体!
她彻底地放弃了自己那过分的奢望——吸食这个男鬼魂的极阴!
大牛也并不是好受,她感觉到了自己和她身体发生的异样!——她的身体是那么的寒冷,而且自己的身体又是那么的火热!尤其是那一阵一阵的似火燎烧的感觉,让他既难受无比,又一次次地跌入到灵欲的边缘!
而此时大牛身体里的那团紫色气体由于刚才的一直积聚,此时已在大牛的丹田汇聚了一股巨大的能量,那股能量带着肆虐的力量,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慢慢地又仿佛在膨胀着,慢慢地从他的心脉涌入全身各处的灵脉,使他的血管也似乎爆裂。但,这一切使他亢奋无比!
就在这一瞬间的世间,在他们两个身体四周涌动着一股淡淡的紫色烟丝,轻飘飘的飘荡在他们身体的四周爬动着,那东西泛着浅浅的光芒!而在这些异象出现之机他们的身体进行着再次的改造,一个极阴的千年女鬼,一个集极阴和极阳在一体的怪异灵体!一切发生得都是那么的奇怪和突然。
李大牛有一种从未感觉到的舒爽,仿佛自己的灵体又有了一个新的灵体,此时已轻飘飘地浮到了云霄之间。但是那绝不是什么新的灵体,而是他的意识,他在与猛鬼阴魂女完成结体之后,从而获取了她身体里千多年来集聚的怨气和吸食的鬼魂的阴气,再加上“九阴玄功”和他现在的这个超级灵体的改造逐渐地把他们的体质进行着改造!
她只感觉自己仿如自己仿若死后重生,内心涌起了一种一股新生的感觉,对她来说从来没有如此深刻过!哪怕是在世为人时,她也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刚才还担忧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危险,但是就是在这一刻她是对那种欲生欲死的仿若跌入深渊的感觉确实如此的渴求!尤其是一直漂浮在胸腔的那股怨气,仿佛在他两人跌入顶峰的一刻彻底的消失!让此刻她变得像人世的一个普通女人一样,如此的想死心塌地地跟着这个有着宽阔胸膛的男人!
他也似乎感觉到了她身上的气息,慢慢地又紧紧拥她入怀,像任何一个男人一样,此刻她想给她幸福!大牛也觉得可笑,自己不是死了吗?竟然还能产生如此稀奇古怪的想法!他自己都为自己的这一想法害怕。这时,他又想到黑白无常对他的话,如果再不见阎罗王的话,那么他的魂魄将彻底地在这个天地之间消失。但是此刻怀中的女人却又给他另一种感觉,那就是哪怕是死也要再这一刻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男人!
“TMD!生又何欢?死又何惧?人生在世一辈子还不就是自己在忙忙碌碌,沉醉在尘世的浮尘当中,为了金钱,为了权力,好多人甚至连命都不要!那又有什么意义呢?死了,死了,我也只是飘荡在天地之间的一股轻烟,随风便可飘散,我还是易碎的我,永生或者永世的富贵又怎样呢?还不如沉浸在自己的感情里快乐逍遥!”
李大牛这样一想那软下的怒意再一次雄赳赳地昂起了头,而在他们周身的紫色如烟的气体泛动得光芒更加地耀眼!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两个人各自想着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媚娘的身体已经并非以前的体质了,由于他身体里渡出的那股暖暖的气流,使她冰冷的身体似乎慢慢有了暖暖的感觉,就像活人的时候的那种体温,而李大牛的身体也有了惊人的变化,灵体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哪怕他在吸收了“天地之蛇”的所有能量后他的身体还是有很多与灵体相似的地方,这一点就是表现在他那微弱的体温上,但是此刻他是如此的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在像经历寒冬的暖春一样渐渐回春!
在一刻,李大牛和媚娘都彻底地放下了包袱。
他用自己坚实的胳膊挽着她的头,抬起她那满眼碧波的眼睛,两个人就这么地对视,在各自的眼中倒映着各自的影!
她从没有像这一刻感觉到幸福的!刚才还是似带勾引和目的性的直接了当,但是这一刻她是发自内心的渴望和最深处的爱!
他的嘴贴上了她秀发飘飘的额,她的手扣在他宽阔雄壮的背上,慢慢地像鱼一样游走着……
黑白无常心焚如火,急急忙忙地跑进了五殿阎罗王府,进到大厅之外门口。只见两旁威严的站着两排鬼卒,正中间的壁墙上悬挂着一块明镜高悬的牌子,下面是一张黑漆桌案,正坐着一个长袖衫裳手执一支约摸二三十厘米长的竹竿毛笔的黑脸凶样大汉,在他的旁边有一小官模样之人俯身不停翻着黑漆桌案上的“生死簿册”,而手执巨大毛笔黑莽大汉则不停地在每一页之上用巨大毛笔轻点不止。
“报!黑白无常二位已归!”一鬼卒急报道。
桌案旁两人一怔,黑莽大汉长袖一挥喝道:“叫他们进来吧!”
鬼卒问命告退出了厅堂,黑莽大汉旁者闻言便挺立腰杆。
不久便见黑白无常一副惊慌的样子进到厅堂来。
“阎罗大王!”
“黑白无常怎是如此慌忙意乱?”阎罗王坐正了一子看着跪在地上。
黑白无常两人内心惊恐无比,两人对视一眼后,只见白无常急切道:“阎罗大王啊,我等今日犯下了大错!恳请大王恕罪!”
“恳请大王恕罪!”黑无常道。
只见两人一阵叩首。
阎罗王的心里一奇,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便急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们快速说来!”
“大王,我等未能完成任务,我们押送着李大牛在行至四殿阎王府后遭到了‘猛女魂阴’的袭击!……”黑无常。
此时白无常插言道:“那‘猛女阴魂’突然袭击我们,让我等防不胜防!当我们再去追逐的时候她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哦?”阎罗王和旁边的陆判内心一惊。
不久阎罗王那乌黑的脸变得铁青,大声道:“如此恶鬼女魂竟敢公然抢劫地府阴魂!真是岂有此理!你等也无罪,快快起来!”
见阎罗王并未生他们的气,黑白无常心中的石头终于沉了下去,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陆判你给我去领一队精锐鬼卒来,速与本王前去去追查此恶鬼隐藏之处!”阎罗王对旁边的小官模样的人命令道,陆判领命便去外面叫鬼卒去了。
“你等虽无大错,但是让亡魂被恶鬼抢走亦有失职之罪,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刚才沉下去的石头仿佛在一刻又飞至他们的喉咙之处,两人忙匍匐在地一阵叩头谢罪。
阎罗王看了黑白无常一眼,便离开桌案朝二鬼走近,“起来!现在本王给你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跟本王一同前去,辅助本王捉拿恶鬼!”
黑白无常怎敢违逆,忙起身道谢,领着阎罗王朝大厅外走去,此时陆判也领着一队精锐鬼卒来到大厅之外!
李大牛突然的紧紧抱住她那么柔美的身体,像任何一个男人在欣赏美女一样,用眼睛的余光扫视着她的全身各处,刚才的时候都怪自己太急于用事,没有来得急欣赏她这让人怦然心动的美妙身体。
只见在暗淡的光下,她的身体笼着一层朦胧的紫色光芒,那洁白如玉的身体上一片绯红,她的心脏的跳动着跳跃着!
他看得一阵痴迷。
媚娘不愧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女人,懂得如何的把握住男人的心里!此时,见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体,她自是明了他那无比激动和动荡的内心。只见她抬起那洁白如玉的嫩嫩的碧藕般的手臂,并没有再像刚才一样只是紧紧抱住他那坚实的背,突然的她一把抱住了他的头。
他只是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窒息,在这猛然的袭击当中挣扎,但慢慢的又变得像温驯的小马一样沉浸在她怀中的软玉当中,感觉着那股使鬼也销魂的感觉!她的手并没有再在她洁白如玉的身上游走,只是转而紧紧抱住了她软软的背,把自己的唇紧紧地贴在了她的身体上,像孩子一样慢慢地含着那两颗坚硬跳跃着的葡萄!
“TMD!太爽啦!”他的内心不禁道。
此时,他身体里丹田处的那股热流又慢慢地像流动的水一样在他的身体里涌动着,不久便向着他的会阴部位汹涌而去。
她的脸上一阵媚笑,忙地又用她那双纤细的手缓缓抬起他的头,他的眼神一阵痴迷地看着她那火红的唇,顿时两人的嘴又紧紧地贴到了一起。这时,他的身体里又分出了另外一股气流,慢慢地像轻飘飘的云升到了他的喉咙处,随着两根火舌的接触,一股气流便在不知不觉中涌动在他们的身体。
当那股轻飘飘的气流在两个人的身体里游动的时候,他们只感觉浑身舒畅无比!
李大牛,这时异常的兴奋,他感觉内心无比的激动,尤其是在那股奇怪的气流在他们身体里不停的交换的时候。
她也发觉了她的不良举动,只是媚笑着怂恿着他进一步地对自己侵犯!
“情哥哥,我想要你!嘻嘻!”媚娘突然松开了他的唇,娇媚道。
“什么!”李大牛一惊,没想到这个女人比自己还要大胆,还要开放!不过也是,TMD!现在的女人还真是骚,大街上的大把的可以抱,衣服穿得不光是是少,就差没把裤子脱掉!大牛突然想起那些在街上招徕生意的女人,心里是兴奋而又平常,这也怪不得女人啊,生活啊,TMD!但是此时自己身下的女人却比自己以前在街上遇到的任何一个女人要强上千百倍,他这样一想,心里就燃起一股强烈的征服感!一股热气顿时也暖暖的渡入了他的会阴部位,只见在暗淡的亮光下在女人的一声惊叫她的指甲深深地凹进了他的背肌上,却使他更加的亢奋不已。而那股暖暖的气流变得更加的活跃!
……
而此时,阎罗王正担忧着李大牛的鬼命安危,黑白无常正担心着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情说不定还要挨阎罗王的批!要是他们此刻知道李大牛根本就没事,甚至是还在女鬼的身上体会着快活逍遥的话,那么他们肯定是气得吐血不止!
阎罗王和众鬼卒来到刚才李大牛消失的山丘地带,周遭还是黑漆漆的,从山丘之间的幽黑的深沟飘起阴冷的雾气,随着阵阵阴风四散而开,要想看见那些多而深的山沟里的景象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李大牛!”黑白无常首先大声叫道,他们叫唤了几声后,只是听到自己的回音,但根本就没有李大牛的声音,内心不禁一阵气馁。
他们接着向周围的其他几个山丘走去,向着那些幽深黑魆魆的山谷仍是不停叫唤着李大牛的名字。
“哎,老黑啊,我看那小子早就给那猛女阴魂给吸了!”白无常突然停顿了脚步,拉住前面继续在叫唤大牛的黑无常,“我看我们也不要再找那臭小子了,那小子刚才就那么的猖狂,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也是他自个儿的命!可怨不得我们!老黑我们还是跟阎罗王好好说认错算了,为了那臭小子我们这么多人到处还要找!也不知死活了没?哎,不值!”
黑无常一怔,虽然说李大牛这个小子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招人喜欢,但是他的性格够直率,现在想想还觉得有点可怜。“老白,这话你怎么能说得出口呢?虽然说这件事情看样子的话,我们不要负太多的责任,但是作为鬼差的我们也不能白白地看着他就这样被恶鬼吸干吧!说不定他还没事呢,我们还是接着走到前面去看看。”
白无常听得一阵哑然,脸上有些惭愧之色,手也很自觉地松开了黑无常,并没有再劝阻。
现在阎罗王很多的鬼卒都在这一带山丘不停地呼唤着他的名字:“李大牛!李大牛!……”可是迟迟却没有人应答,所有人都认为看来他是凶多吉少,也渐渐地灰沉了心。
可是在离这里不远处的一处开阔的小山丘旁却是上演着另一幕。媚娘紧紧地躺在了李大牛的怀里,充分感受着他的气息。李大牛的手轻轻地慢慢地撩拨着她那秀长披散的发,眼睛里极是爱护。
“媚娘,你以后就是我李大牛的女人!”李大牛一改那副小混混的模样像极了一个大英雄,此时美人在怀,声音激昂道:“以后要是有谁欺侮你,我李大牛跟……跟他拼命!”他的话有些吞吐,这也难怪他对女人的承诺可是从来没有兑现过的!但是这一刻,他要是知道自己的灵体发生了惊人的改变的话,那么他也决不会吞吐,那样子就更像一个男人。
媚娘的怨气是彻底的被这个小混混给征服了,虽然他的话说得也不是很有底气,但是她却可以感觉他的这话也决不会假,她只是感觉内心有股暖暖的气流流动在自己那长年冰寒的心脉!
她把自己那粉白如玉的脸贴上了他那在暗淡光芒中显露出的强壮的胸膛,紧紧地贴着,没有说话,也只是在感觉着这个男人带给他不一般的感觉,终于,她像小女子一样的落泪了!
“媚娘怎么啦?怎么哭啊?”
她为自己刚才还想杀了他而感到惭愧,又为这个男人的爱意所深深感动。
两人的灵体因刚才的奇变已发生了惊人的改变,也不是再是只阴冷无比的鬼!这都是托了“阴阳蛇”和刚才她阴差阳错地运用“九阴玄功”的福!但是对于这一切他们却还是不知道。李大牛用双手慢慢抱起她那温热的头,并没有了刚才的那股阴寒气息了,手指间传来她身体的热度,缓缓地抬起了她的头,泪眼汪汪!
“不哭哦,不哭!来我替你擦干净!”说着李大牛又用自己的手擦拭着她那微湿的眼眶,她只感觉到从没有有过的幸福!
他替她擦干了泪水,满脸笑意地看着她道:“这样才好看啊!刚才像个小猫猫,一点也不好看!呵呵。”
“牛哥!”她突然朱唇轻启轻轻地蠕动道,“我……我。”
她的眼里满是悔恨要是自己刚才真的杀了他的话,那么自己将永远的失去一个爱自己的人!
大牛只是依然微笑着看着她不语,他似乎明白她想说什么一样,忙地用自己的手捂住了她那湿润的唇,“不要说,只要此刻彼此的我们是真实的!”
“嗯。”
大——牛——啊
不知道是谁在他们两个再次抱得紧紧得时候叫道,两人顿时一惊,忙地穿上衣服向着那方向望去,一个鬼卒正在向着小山丘叫喊着他的名字!
李大牛动了一子,准备去迎接他,可是媚娘却突然的伸手一把拉住他的手。
“牛哥。你不要离开我好吗?答应我!”她楚楚可怜地看着他俊朗的脸。
“呃,前面怎么有动静?”刚才那阴卒此时眼睛好奇地朝大牛和媚娘所在的地方瞟来。
这时媚娘紧紧地拉住大牛的手,担心他离开自己。
“牛哥答应我好吗?不要离开我好吗?”
他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一阵迟疑,看着她,“可是我如果不去见阎罗王的话,那么我的魂魄也会回回湮灭的呀!”
“真的吗?”她的眼中似带疑虑。
“是真的,我答应你,只要我一从阎罗王那里安全出来,我就会去找你!”李大牛紧握住她的双手。
“嗯。我相信你!”媚娘的手突然的挣开了,手指着鬼卒的方向,“他们来了,你先过去,我不方便陪你!自己注意安全。记得,出来了一定要来找我。”
她的手终于挣开了他的手,眼睛看着他,转身恋恋不舍地欲离去。
此时,鬼也慢慢地逼近他们而来。
“前面有什么人吗?有就回答?”鬼卒一面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一面这样叫唤着。
李大牛不敢耽搁,看了已经隐退到一暗处的媚娘给了她问清的一眼,然后就不回头地迎上了鬼卒。
“鬼大哥!我在这里啊!鬼大哥,是我!”
鬼卒一阵兴奋,转头向后面其他搜寻刚才搜寻李大牛的人一声大叫道:“大家快来啊!李大牛在这里哩!”
所有的人也是一阵,但是急忙又反应过来,朝李大牛这边跑了过来,尤其是黑白无常两人格外兴奋,隔老远就叫道:“大牛小子!真是大牛小子吗?”
“是,是我!”他牛此时已经走至了刚才那鬼卒站的地方,连忙回应黑白无常的问话。
而阎罗王在陆判的陪同下,也正慢条斯理地朝这方向走来。见这李大牛竟然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并和陆判两人一阵疑视。
“你果真没事?”阎罗王的眼睛向李大牛身后的地方张望了一下,语气里充满了不信。
李大牛忙地把围拢在他身前的黑白无常推开,直直走到这个黑炭脸的面前,说句实在话他一看这阎罗王就不顺眼,尤其是此时他的这语气。
“TMD!我有没有什么事情管你这黑炭头有什么事啊?去去去!别问老子问东问西的,跟个娘们一样!”
然后李大牛又转身到黑白无常两人近前准备跟他们去拜见阎罗王,岂料此时他们的脸上一阵煞白!
“呃!两个臭老头子,你们到底是怎么啦?刚才还不是好好的呀,怎么一下子来女色就变得这么难看呢?”
黑白无常在暗淡的光亮亮下缓缓地用手指着他的身后。阎罗王岂有受过此等无礼,不禁气得胡须乱颤,圆瞪着双眼看着他。
“李大牛!你大胆!见了我们五殿阎罗王还不下跪?”陆判语气严厉道。
李大牛只是愣愣地看着他,心里还真觉得这个阎罗王的样子长得可真够搞笑的!原来别人都说怕阎罗王呢是这么回事啊,张得就是一副欠扁的样子……
李大牛身后的黑白无常早就料到这小子胆大包天的急忙上前,强制把他压到跪下!
“啊——!”他在一阵惊愕中跪倒在阎罗王的面前。
阎王诺言横瞪看着跪在跟前的李大牛道:“哼!把他押回去再说!”
进到阎罗王大殿里,阎罗王恢复了一股王者的气息,高高在上,用眼睛逼视着李大牛。
“你大牛是吗?”阎罗王翻阅着生死簿漫不经心地说道。
李大牛也并不是一个会认输的好种,只听他没气没力地道:“是呀,我的阎王爷爷。”而脸上却满是轻慢。
阎罗王看着心里就涌起了一把无名明火,烧得满脸的黑炭也泛着红色:“混账!本王问你话呢!”
“嘭!”一块醒木重重地被阎罗王拍打在黑漆木桌之上。
李大牛只是感觉耳朵震耳欲聋,眯起了眼,然后用左手戳了戳左耳,往里掏弄了两下,然后又放到自己的眼前看了看,撅了撅嘴,“哇!好大一砣耳屎啊!嘻嘻,谢谢阎王爷爷把我的耳屎给震出来啦,嘻嘻。”他满脸的嬉皮笑脸,最后只见他又呼的一吹。
阎罗王真是被气傻了眼,先前认为他对自己无礼是因为无知,那么此刻他对自己无礼,那简直是无耻!
“无耻!”然后不屑一顾地把头甩向另一边,“哼!无聊!”阎罗王的心里此时对李大牛十分鄙夷,要不是要盘问这几日他的去向,他就干脆会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
“大胆李大牛!你倒是听见了没有啊!本王正问你话呢!”阎罗王怒焰横瞪。
“嘘嘘。”黑白无常在一旁干着急,用眼睛示意李大牛回答,李大牛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向放然大悟一样猛拍了自己的后脑勺一下。
“噢!对了,我是叫大牛来着的!我记得我好像是死了吧,你老阎罗王爷爷就甭在俺哥们面前盘问这些了,干脆点,我是不是将要魂飞魄散啊?”
“瞎闹!休要戏谑了本王!”阎罗王看着他这幅德性真是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