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逍遥混混之游戏神界》 > 一 > 一



更新日期:2015-05-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你小子今天到底给还是不给钱!”
一个瘦瘦的二十左右的男子被推倒在地。
“小李哥我下次还行啵?这段时间我手头紧,小李哥你就跟老大说说,通容一下,暂缓一段时间我把钱送上门!”
瘦瘦男子慢慢站立而起,忙的从怀里掏出烟盒,像哈巴狗一样递着烟给周围的人,“嘿嘿,各位大哥抽支烟!”把所有人给了一支烟后,该给那个叫小李哥的人时他奉承地弯腰替他点着了烟,可是小李哥根本不领情。
“他妈的!大牛!你是想把老子呛死?”
小李哥样子很难看一个巴掌就“叭”的打在大牛的脸上。
他双手忙捧着那边疼痛的脸心里咒骂道“狗仗人势的狗东西!”
大牛的样子很不服气地看着小李哥,却没有了先前那般的哀求样子,“你们能不能讲理!我说了过段时间我会把钱亲自送上门”
“哟嘿!你倒是有脾气了是吧!”
小李哥向着大牛欺近,其他的人此时也耍弄着手里的东西。
大牛害怕得往后连退几步……不知绊到了什么,重重地摔倒在地。
所有人看着他这样一副窝囊相一阵嘲笑。“给我狠狠地打!”小李哥突然一声令下,旁边手里拿东西的人顿时向着摔倒在地的大牛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啊!”……“啊!啊!”……
大牛惨叫声不绝!
“李哥再打会出人命!”一个小混混害怕地道。
小李哥想了想,看着地上猥缩的大牛,他向前又踢了他两脚。
“大牛你给我听着!限你在两周内凑足钱,要不然……嘿嘿,你知道后果!哈哈……我们走!”
所有的人刹时散开了,只剩下奄奄一息的大牛。他突然昏死过去……
大牛昏昏乎乎的入梦……
“哇!好大的金山啊!”
大牛此时处在一间极其宽敞的屋子里面,在他的面前有一座金灿灿的小金山。
他的身子猛地向前一扑,满脸的幸福陶醉,可是当他扑过去时眨眼间小金山就不见了。
他扑倒在地上,用手使劲拍打着地面“TMD!我的金山呢!……哇呜……我那可爱的小金山你到哪里去了哟!…”他忙地又从地上爬起,开始在这间屋子里面四处搜寻着金山,可是屋子里空落落的!
他失望丧气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却不经意间瞥见窗外院子里光芒闪烁。
“咦!”他惊得从地上跳起,一眼看见院子里有一个硕大的金元宝,他那个幸福感啊,就甭提心里有多快活啦!--
“TMD!老子有钱啦,TMD!看哪个小瘪还敢欺侮我!我要TMD的好好赌一把,我要输得老大他在我面前光屁股,然后用小鞭子抽他的PP……哇哈!太爽啦!然后我要用剪刀剁掉小李的小鸟!哇嘎哈,让那个狗仗人势的家伙永远当‘小李子’,啊哈……”
他这样想着一把扑到了那个硕大的金元宝上亲吻--吧吧的不停……
叭!!!一个耳光掴到了他的脸上,他这才从梦境中恍然惊醒。
“啊唷!谁?”他有些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却见一个年轻的护士嘟着嘴怒气冲冲地看着他。
原来他在昏迷后被人送到了这家医院。
刚才那护士本是好心好意替他盖一下被子,却岂料他一把抱住她的头就亲吻,人家姑娘家当然愤怒咯,就毫不顾忌地赏了他一耳光。
“哼,下流!”护士一脸鄙夷地看了他两眼离开了病房。
“唉哟……我的元宝啊……我这下子可真穷了!”
他坐在病床上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我可住不起医院!我得开溜!对,我要偷偷地离开!”
于是他有些艰难地下了床来到了门口偷偷往外瞄。
“嘿!怎么这里人这么少?”他心里嘀咕着看着病房外的廊道不禁心里一乐,“这可是逃跑的最好时机!”
他踉踉跄跄地摸到了门外,很轻地带上了门,一步两步三步四步……眼睛不时望了望两边,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但每走完一步脸上就是一阵不出声的笑。
……
终于躲过了这一笔医药费!要知道他此刻口袋里的钱就只能够买一包烟了!
想当初他怎么会这么无耻,为了逃避医药费竟然不结而走!
“唉--”他无奈的长叹一口气,心里十分的烦闷。
“TMD!这人怎么穷得跟叫化子一样!”他自语道,眼睛不禁向街边望去,只见一个乞丐正看着他。“看什么看!没见过我小爷帅吗?”
帅?真是好笑!现在他的身上满是白色的绷带,别人没把他当木乃衣看就是他最大的幸运!
“TMD!你老乞丐看着我笑什么?”他上下看了自己一阵,自我感觉良好。
突然,街边的乞丐慢慢朝他走来。
“福祸一边。”老乞丐拍了他的肩膀两下跟他擦身而过。
“喂喂喂,老头什么‘福祸一边’?”大牛转身又看着这个邋遢的老乞丐。
他停顿了一下步子,看了看大牛,而后埋头不做声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喂!老头!…”他叫了两声,但是老乞丐好像没听见一样地走着。
“切!古怪的乞丐!”他无所谓地往前走着,可是却不知何去何从!
“都怪自己把钱输得精光!还欠了一屁股债!再过两周老大准会找上门,我该怎么办啊?哎!”
他这样想着就来到一家酒吧外,以前他有钱的时候总是来找这里的小姐开心,其间也认识一位叫樊鸳的小姐,上过几次床后两个人就变得熟络了,每次他去她都会热情的接待他,但你不要认为他们这是爱!
他们只是在满足着各自的需要,或者金钱或者生理,并没有多少感情瓜葛。
但是不知自己这次去找她会不会理自己,但愿她顾在过去的情份上能借些钱他应急……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希望,他怀着这个希望厚着脸皮进到了酒吧。
大牛进到酒吧里便叫平素里熟识的服务员帮忙把樊鸳叫到了酒吧里最僻静的一角。
当樊鸳初见他时有一些惊恐,“怎么回事哪弄的一身伤?”
她的手很轻柔地在他身上游走。
也不知为什么他每一次见到她都有一种发狂的冲动,想立马拨掉她身上单薄的衣服,掏出她胸前那两团白嫩而丰硕的“兔子”,把自己的头深深地埋在那两只“兔子”之间感受它们的温热和伏动!
但是这一回,大牛没有,他只是看着她火辣的身体不知该如何把下面的话说下去。
“呃……小鸳。”他这样叫着,“我赌钱输了!”他还是终于说了出来,“而且,我还被小李哥他们打了一顿……”
说这些话时他觉得很丧面子,但是他又不得不说,他打算继续往下说下去却被她打断。
“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现在很忙,恕我不久陪!”她冷冷地丢下这句话急欲走开,不料却被他抓住了一只手“樊鸳!不要走好吗?”她回头狠瞪着他“快放开我的手!放开!要不然我叫人!”
他无奈地慢慢松开了她柔嫩的手,没想到这个女人却是如此寡情!TMD!……他在心里将她咒骂了一千遍,但也只好失望地出了酒吧。
此时,外面已是黑夜,浑浊灯照着周围的景物依然浑浊,看起来总是那么模糊。
“TMD!臭三八我总有一天会让你对今天的所做所为后悔!”他彳亍茫然在街,只有车声的嘈杂以及冰冷的眼--他只是一个无名的小混混!
但是此刻他的心里又有了另一个想法。
大牛心里想道。
“老大我今天沦落如此全拜你所赐!TMD!你竟然还不肯放过我,哼!那么就休怪我做得绝!嘿嘿……”
这回他真的打算做点什么事情报复老大,一直以来他都是在人前唯唯喏喏,但是这一回他是彻底的没有路走!
反正等老大找上门来是死,自己打到他家里去也是死,倒不如后者来得轰轰烈烈!主意打定,他决心到老大家去杀了他,哪怕自己死也要找个垫背的!说不定自己还真能成功,那样自己在临死前也算是对世人做了件好事……这样想着,趁着夜色他就不知不觉来到了老大的郊区别墅的大铁门外。
他的老大的老婆是一个黄脸婆,而且都几年了也不见她下蛋,但顾及她家的势力他一直也不敢惹她,并竟在道上混有一个当大官的岳父那就等同于一把巨伞!他只是瞒着老婆在外面玩起了野花!
大牛一直知道这件事,但一直也未曾跟他老婆说起,这回他狠下了心一定要让他难看。
他来到别墅确定老大跟那女人在这里后,转身就走。
……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
“谁啊?这么晚还敲门?”她穿着宽松的睡衣纳闷地往门边走去。
“大嫂是我!大牛!”她开了门,见是自己老公的小弟忙道:“大牛这么晚有什么事找我?”她的心里此刻很好奇。
大牛俯首在她耳边说着。虽然她长得不是像小姑娘一样漂亮,但是胸前的景色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人,听着大牛如是这样说着不禁暴跳如雷,那宽松睡衣包裹下的春色也一阵急遽起伏。大牛不忍多看了两眼。
“大嫂,老大做得也实在太出格了,简直……但是还是请大嫂不要生气!”他假装安慰道,实则进一不激起了她的怒火。
“大牛带我去!”她一手使劲抓着他的肩膀。
“这……大嫂这不大好吧?”他有些为难地说。
“带我去!我不会让他知道是你告诉我的。”她的样子像吃人的老虎。
大牛的心里一乐,假惺惺地带她出了门……
大牛跟大嫂上了车子。
这个女人由于急着去找自己老公算帐,只是进到卧室匆忙换下睡衣,连奶罩都没戴就穿上那件粉红色的吊袋。
她开车的时候真是让大牛大饱眼福!
虽然这个黄脸婆算不上漂亮,但是那股让男人折服的女人味那是任何其他小女人与之无法媲美的!
在夜晚的街头有一个穿着让你心跳的女人就坐在你的旁边,车子川梭在热闹或不热闹的街,昏黄的灯光朦朦胧胧照着地面以及四周的景,还有一股女人的香气骚痒着鼻子。这肯定是任何一个男人也无抗拒的诱惑,说不定你们还会发生一些浪漫的事情!
大牛陶醉地嗅着身边这个吃醋恼火的女人身上特殊的香味,眼睛像作贼一样时不时偷偷瞄上她的身体两眼,起先是她那若隐若现的巨大,像一座突兀的山丘,给人的是一种强烈的征服;再后来,他又偷眼看她那只穿超短裙的PP和以及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女人不是天生的漂亮,而是衣饰物的衬托!
此刻她就是他眼中的,要不是他想让老大难看,那么他此刻定会把这个女人成熟的身体压倒在身下!……
他极力控制,他要等着看好戏!
……
终于来到了别墅外面,但是大铁门已牢牢锁住!
她可不想打草惊蛇,她要给他来个捉奸在床,然后再狠狠地教训这对狗男女!
“大牛,过来!”她向大牛招了两下手,他傻愣愣地朝她走了过去。
她伸手抱着他的头,把他的身体往下托。
“你顶我上围墙!”
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头脑一旦发起热来可什么都做得出来!
不管大牛愿意与否,她一下子就跳上了她的肩膀,把那神秘三角露在他的头顶,他打算说不同意,可是当他抬头仰望是却瞥见一片艳红的云。原来她穿的是红色蕾丝边……他如痴如醉地想着。
她的身体有些不稳,但是此刻她已借着他的肩膀上了围墙。可是,又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
她不敢往围墙下跳!
“大牛!大牛!……”
她叫醒了沉醉中的大牛要他爬上围墙。
由于刚才大饱了眼福,他便忘乎所以地欣然答应。
爬上围墙,大牛立马又跳了下去,然后慢慢地用手去接她,其间他又趁机在她身上揩油,她的心里自是知道但并未在此事上停留,她怒意浓浓地朝别墅走去,停在了那个巨大的窗户旁,然后慢慢地蹑手蹑脚进到里面……
大牛也急速跑到窗口。“TMD!敢整我,看我怎么整死你!”
“嗯……哥哥……人家……好喜欢……啊……嗯…你嘛!”
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一把抱住压在她雪白上娇躯的男人,随着男人的身体不停地耸动,她如痴如醉,“啊!……”她身上的男人加快了挺进的频率双手把她那两只雪白的兔子挤压成很好看的形状,而女人的指甲却深深凹进了他背部的肉里。
男人突然低吼一声身体挺进得更加厉害,他身下的女人浑身直打哆嗦,男人最后像瘫软的死蛇一样躺在不停颤栗的女人怀里,像贪婪的孩子般紧紧咬着女人胸前那一抹跳动的深红。
她正好看到这一幕,猛地推门而入。
床上的男女一时受了不小惊吓!
床上的女人惊慌当中忙地蜷缩着被子,而男人却一声吼道“谁他妈的!”
他一下子恢复体力慌忙从床上跳起转身,却立马惊得不知所措!
“啪!”
愤怒的女人给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他却只能捧着疼痛的脸看着她进一步的反应。
“你……什么人啊,三八你怎么乱打人!”床上的女人一下子扑到他身边摸着他疼痛的脸,可是他却推了推她。
“干吗推我?难道你还怕这个臭三八!”
“什么!我三八?小看我怎么收拾你!”她说着就像愤怒的母老虎一样扑到了床上的女人身上,在她身上乱咬乱抓!
床上的女人突然遭袭怎么会是她的对手?
后来虽然跟她厮打起来,但再继续下去的话到头来吃亏的还是她!
老大三下五除二就推开自己凶狠的老婆,他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的会没了命!
“好!你这王八羔子!竟然还护着这小狐狸精!看我告诉我父亲怎么收拾你!……”她哭着欲转身离去。
他的心里也十分担心,忙地一个蹿身拦到了她跟前,“老婆听我解释啊!”
老大满脸的哀求。可是大嫂已铁定了心!
“没什么好解释的,明摆在眼前!我不相信你了!咱们离婚!呜……”
大牛在窗外听着他们的吵闹心里一乐,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是要让他下不了台!……
“你是怎么知道的?”老大一脸狐疑地看着伤心落泪的老婆。
“不关你事!让我走!”幸亏她还算守信用没有说出是大牛告诉他的,要不然他会死得更难看!
女人厮打在男人的怀里,声音嘶哑地喊着“让我回去!……让我回……回去!”
可是老大却死拽着她的手,对床上的女人命令道:“你出去!”
女人很听话的出了门,砰的一声带上了门,把他们两个单独留在了房子里面。
不知为什么女人出来后房间就停止了他们的吵闹变得很安静!但不知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TMD!怎么突然没有了声音?”大牛心里暗道,跳进那扇敞开的大窗户进到别墅里面,蹑手蹑脚的往别墅里间走去。
屋子里的灯光昏昏黄黄的亮着,他突然屏息止住了脚步,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前面沙发上用手托着腮帮几乎的长发女人。
此时她正背对着他。那光洁的背在昏黄的灯光中摇曳妩媚,那青黑的长发恰似朦胧的纱,遮住细嫩的脖!
“TMD!真正点!要是能把这样的女人压在身下,叫我立马死我也心甘情愿!”他的心里暗暗啧道,几乎忘了自己进来的目的!
“TMD!先上了再说,老大的马子又怎样?我今天就是要干他的娘们!”
大牛的心里这样想着就把灯扯灭,三两下就把自己脱得精光,就连缠身上的绷带也被他扯掉了,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看到漂亮女人就什么痛都忘了!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这一段时间来他都禁欲,手头也太紧了拿不出钱找小姐解决他一直以来强烈的渴望。
“况且老大和他老婆还在房间里,说不定他们还在办‘事’呢?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他要杀我,那么在死之前就让老子玩玩他的女人,好好快活!”他心里这样想着就在黑暗中光着身子扑向了沙发上的女人!
“TMD!这皮肤是水做的吗?妈的这身上可真香……”他心里暗道就把头埋进了她胸前的软肉……
她突然受此袭击起先也是惊吓不已,但是慢慢地她就被她挑拨得内心似火!软软的躺在沙发上,成了他身下的小羊羔,任这一匹狂野的狼恣意而为!在黑暗当中她把他当成了老大。
他担心她尖叫出声,他并没有在她柔软的胸前停留多久,转而就把自己哈着热气的嘴紧紧贴到她湿润的嘴上,顿时两根舌头在两人的嘴里翻江倒海。
她突然地伸长着手一把抱住他,填满她内心的空虚和身体的渴望。
他们两人沐浴在一片藻泽里不可自拔!
……
突然,他翻转着她滚烫的身体,慢慢地翻转过她的粉白的丰臀,手慢慢地在她身上游走。
他的心里异常兴奋。
她现在身体像懒骨头一样,娇喘息息既兴奋又有点反抗。
她在沙发上疼苦而快乐地甩动着她的长发,浑身不停地抖动着,为了配合他的动作不停运动着。
他的手从她纤细的腰部一直游走到她的雪颈,然后俯身靠在她的身上,他的舌头很灵巧地舔弄着她的耳陲……
她不停呻吟着,全身颤栗得厉害!……
与此同时灯“啪!”的亮了,他吓了个半死,忙地从昏死过去的女人身下拿起衣服……
“接着玩啊!怎么不继续了!他妈的老子就觉得奇怪了,这个臭娘们今天怎么就突然神了,知道老子在这里有女人!……”
老大抢步走到大牛的跟前用手枪顶住了他的脑门,“我就知道有人从中作耿!他妈的还就是你!”
大牛慌忙穿衣服的手也一阵僵持,瞳孔瞪得大大惊恐地看着暴跳如雷的老大不敢动弹分毫。
“他妈的!你很厉害啊!给老子继续干她啊!”老大咆哮道,脸上闪过的荡的笑看着他,忽地用手枪指着他的裤裆。
“哈!哈!……”老大有些变态地狂笑不已,可是他突然又止住了狂笑,脸色一沉,把他拉进了旁边的卧室。
大牛此时胆颤心惊,并不敢反抗,任由着他的摆布。房间里的灯光浑浊而暗淡,大嫂披散着头发,衣服零乱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她怎么啦?也不知老大要把我怎样?”他心里这样害怕而好奇的想道,可是却仍旧不敢动弹,因为头上的枪口仍然死死地顶着!
“哈哈……你不是那小鸟很行吗?给我好好干这臭娘们!”老大的脸上满是古怪的笑。他用枪逼着他无奈地慢慢爬到大嫂身上。
大牛滚热的胸膛一挨上她的身体就感觉到一阵奇怪的冰凉!
“啊!”他手惊得惯性似的触摸她的鼻息,已没有了任何的气息!她死了!
老大仍然是变态的狂笑不止,又用枪把重重地敲打在他的后背,在一阵惊恐之中他的头埋进了她胸前的两座冰凉的山峰之间,这感觉有别于刚才的激烈活动!
他的头脑里立马闪过两个字--“奸尸”!
他埋在她的两座巨峰之间一动不动,无奈地哽咽出声……没想到他竟然有可能被人逼得做出有违道德和良心的奸尸罪行!
他挣扎着,却不敢动弹过大,没想到老大这个家伙竟然这么变态!他无奈悔恨地流着泪。
要不是自己想整他,那么这个女人就不会凭白无故地丧命!要不是自己好色无耻,那么自己也不会被别人强迫干出这样肮脏的事情!要不是自己好赌如命,那么这所有的一切也不会发生!……他是彻彻底底地醒悟了,然而一切已经来不及了,罪恶的行动仍在可耻地进行!
“哈!哈!……”空荡的屋子里响着老大变态的笑声,看来这一切已经为时过晚!
老大笑着突然命令他来点真枪实弹的,他如五雷轰顶,半饷愣住发起了傻!
“TMD!!狗妈养的变态!”大牛不停地咒骂着仍在威胁着他做着可耻行动的老大,“TMD!!休想老子也和你这个畜牲一样!”他暗暗骂着看着大嫂苍白的脸,自己虽然表面上一副哈巴狗的样子,但实则在找着机会……
“哈!哈!……”老大的笑声听起来格外刺耳,他完全陶醉在虐待别人的快乐当中。
就在这刻,大牛瞅准时机立马行动!
他一把拽住床上的背单猛地蒙住了他的脑袋,拿起一边的衣服就往卧室门外没命般地跑去……
他被激怒得发狂,手举着手枪在被子里乱开了两枪,然后用手几下就扯下被单,狠狠地把被单往地上一扔,疯狂地跑到了卧室门外。
“别走!”老大用枪指着他愤怒地道,“嘿嘿,看你还跑到哪里去!”
大牛本来狂奔的脚一阵僵持,仿佛在地下有一个磁铁一样东西牵制着他,让他无法前进!
此时,他已跑到了离沙发上昏睡的女人很近的地方。看着她熟睡的美态,他突然心生一计!
“老大是我对不起你!我他妈是个王八羔子!”
说着他就身体往下仿佛要下跪。老大扬了扬手里的枪,满脸的得意,对他放松了警惕。
但是大牛在下跪的时候,又突然的身形一转,扑到沙发上熟睡的女人身上,用手死死扣住她的脖子。“不准开枪!小心我要了她的命!”
大牛只是暂时拿她为自己顶顶,要是真的让他杀了这么美艳动人的女人,他的心里还真的有点于心不忍;但是为了表演得真实,他不得不用力扣住她的脖子
“咳!咳!……”由于他用力过猛,女人一阵难受地咳嗽。
“啊!”她惊吓得一声大叫,对于这一切她浑然不知,只是乖乖地躺在这个陌生男人的怀抱。
老大起先也是一阵迟疑,但是转念一想如果让他跑了那么自己杀老婆的事岂不是会被别人知道,与其等老丈人知道后来找自己的麻烦,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把有可能泄露这个消息的人全部灭口!
他的心里燃起了一个歹毒的想法!
“皮哥救我啊!救我啊!……”女人哭喊着。
大牛虽然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为了逃命他又不得以心一横道“快把枪放下!要不然我就掐死她!”他的虎口轻轻用力,“咳!咳!……”女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可是,眼前的皮老大并不为之所动。他的脸上闪过一阵诡异的笑道:“掐啊!掐啊!你尽管掐死她!哈哈……”
皮老大的手靠上了扳门准备随时扣动!
女人绝望得嚎啕大哭“呜呜呜……”
大牛的身体也是一阵颤抖——
没想到他会是如此薄情寡义之人!
看来逃身已彻底无望了,他的手已无力地从怀里的女人脖子上落下,他不想再因为自己无辜地搭上这样一条年轻漂亮的生命!
可是,与此同时枪声无情的响起,他一阵震惊地看着女人绝望地捧着自己的胸口倒下!
“你简直不是人!”大牛愤怒地吼道,对于这个美丽的女人他又是深深的自责。
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皮老大的枪口无情地对着他,此时他就是阎王,想什么时候结果这只弱小蚂蚁的生命就什么时候!此时,他绝望,他悔恨!……
他突然在他的枪口对着自己时带着哭腔道:“让我自己来!”
而皮老大却只像恶魔一样地欢笑,看着他渐渐苍白的脸和不断往外流的鲜血。
大牛渐渐地精神恍惚,他感觉自己正在不断颠进一个深渊,他的身体很轻很轻,在那里飘啊飘的像神仙一样的感觉……
大牛的灵魂被吸入了一个神秘的空间。
周围风起云涌,时而闪着紫光,乌黑的云和气体紧紧包裹着他的灵魂。
“这是哪里?我死了吗?”
大牛虽然死了但他的意识是清醒的,他惯性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但是根本就没有了枪伤口,他的心里不禁一兴奋以为自己还没死,可是慢慢的他又发觉不对劲!——放在胸口上的手竟然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
他的心里也是一急“我这是怎么啦?我怎么摸不到自己的心跳?可我的意识又怎么是清醒的?”
大牛又忽地伸出一只手摸到了自己的脖颈。“没有温度啊!我真的死了吗?”
他惊叫道,对于这个事实他很难接受!
人死了就意味着将彻底离开这个花花世界!离开这个花花世界就意味着不能做很多事情,譬如说赌博或者女人!不能赌博和没有女人,那么人生对于他来说意识再能记得生前的事情已没有了意义和乐趣!……
“哎!哎!……”他叹息着接受了这个事实,但不知道自己此时所处何处,四周又为何有如此异景?
他开始注意周围的景象。四周的乌云像煮沸了的水,不停地翻涌着;乌云当中不时闪过紫色的光芒,像雷电但又不是雷电!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对于这个陌生的地方,他的心里涌起了一连串的疑问,心里像一层一层的波浪却无法平息!
可是,就在他惊疑之际,四周乌云之中的紫色光芒突然大盛!他的灵体忽的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磁场,周围的紫色光芒被他的身体不断吸引而来……
他只是感觉到慢慢膨胀的力量,想挣开却已动弹不得,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云层中的紫光不断汹涌澎湃源源不断地涌进他的灵体……
“怎么回事!”他惊恐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