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问仙之旅 > 第一卷转世重修 > 第十九章老天带我不薄啊
第十九章老天带我不薄啊



更新日期:2015-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哼,秦无涯,你不在小姐那里伺候着,到出乱跑做什么?”
飞天魁阴笑一声,话语之中讥讽必现,
“呵呵,我这不是来给两位供奉解忧来了吗?”秦无涯哈哈一笑,置飞天魁的嘲笑之语如未闻,
只是浓眉下压,愈显阴沉。
“哦?你知道那三眼灵猴是谁所驽。”骷髅转过身子,鬼火般的眼睛盯着秦无涯。
秦无涯心下一惊,顿感脚底生寒,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当下强定心神说道,
“不错,二老可曾听说血公子鬼厉?”
“什么?难道就是那当年那拥有嗜血珠与摄魂的青云判徒。”
飞天魁尖声道,接着摇摇头,
“不对,今天我所见到的那只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不可能是他。”
“噢?”
秦无涯稍感意外,随后便释然,冷哼一声,
‘如果真是那人,你焉有命回来。’口中却说道,
“虽然那少年不是鬼厉,但他与那叛徒绝对脱不了干系,”
话语一顿。
“此事事关重大,传闻那鬼厉通晓我教镇教宝典无上天书,通天圣尊应会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
“如此,我便去禀告尊主吧。”
飞天魁嘴角邪笑的看着秦无涯。
“自当如此!”
秦无涯恭敬的揖了一礼。飞天魁见挑不出什么毛病,冷哼一声便走了开去。
而骷髅不何时已经消失原地,无边的黑暗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个男子。
良久
秦无涯缓缓直起身子,眼中阴芒一闪而过。“老匹夫,早晚有一天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忽然间冷笑一声,
“鬼厉,你也不甘寂寞了吗?”
阴冷的目光仿佛传过重重石心,直冲九霄。他伸出那只左手,轻轻的触摸着后背,那里,仿佛也被勾出一丝尘封已久的刺痛。
阴笑一声,
“该还债了。”
黑暗如水疯狂涌动,瞬间吞没了他的身子,只留下一串低低的冷笑回荡在这个幽冷的石洞之中。
六合们峰顶。
    此时,在这峰顶平台已经有1人顺利爬了上来。赫然便是林山。林山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什么人随便找了个地方,盘膝坐在那儿似已入定修炼,顺便恢复一下体力。
    当最后一丝夕阳沉入无边的黑暗,林山张开双目,想了想自己遇到的一切,觉得不可思议。靠着石壁边坐下,想着自己的未来。正在林山在那YY的时候,突然......
    新的一天,太阳慢慢升起,将万丈金光洒向大地。也从某一处崖壁的细小裂缝照了进去。暖暖的阳光分出一缕映在了仍昏迷的青云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温暖的阳光起了作用,伴随着一声呻吟,林山悠悠醒转。醒来后便感觉全身剧烈疼痛,似骨头都要散了架。咬牙艰难的爬起来,缓缓移动到石壁边靠下。仔细打量了下这莫名被吸扯进来的地方,林山苦笑。能看到的唯一出口便是那被自己无意中一脚蹬开的狭小裂缝。而向着里面则是一片黑呼呼的,什么都看不见。
    “这算怎么一回事儿?不就是想想我以后的路吗。莫名其妙就被吸来这鬼地方。”
        “他们发现我不见了应该会很快找来。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养好自己的伤。那突然出现的吸扯之力真不小,竟把我摔昏过去。待身体能动了,再去弄个究竟。还好,这顶上有清水滴下。”
    就这样,两天的时间慢慢过去了。
    “怎么还没有找来啊,这裂缝应该不难发现。好饿。”林山两天来除了喝一点儿从顶下滴下的清水外,一点儿东西都没吃。之前爬山时又消耗了大量体力,这会儿实在是饿得不行了,便勉强挣扎着想走到里面去看看能不能弄点儿什么吃的。
    这山洞往里面一片黑暗,饶是林山再胆大,也毕竟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越往里挪动,便越感觉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但在饥饿面前,恐惧似乎被无限减小了。又往里面艰难的挪了几步,除了黑还是黑,好像这黑暗根本就没有尽头。
    “这样下去不行啊,吃的还没找到说不定小爷我就先饿死了。还是回洞口看看。”林山不再往里面走,而是回头向洞口折返。
    缓缓向洞口靠近,暖暖的阳光,让林山稍微感觉舒服一点儿。
    一步,两步,正准备靠近洞口向外窥探,那诡异的吸扯之力竟然又突然出现,林山不顾疼痛立刻后退,他可不想再一次被摔得头昏脑胀。退后几步后,已然没有了被吸扯的感觉。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林山颓丧的靠回原来的位置,第一次有点儿害怕起来。
    出不去,又没有吃的,难道真要在这里等死不成?原本千辛万苦来到这六合们,就是为了能拜师,现在竟然莫名其妙被困在这等绝地。
    时间转眼又过去了四天。此时的林山,眼眶已经明显深陷,坐靠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唯独那双眼睛似乎透着浓浓的不甘。
    带着这不甘,时间又悄悄走过了三天。林山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他面前仿佛出现了三叶村的王阿婆、王老爷子,和那个山人叔叔甚至从没见过的父母,他们的样子也模糊出现在了眼前。
    “滴答,滴答......”顶上的清水一如既往的落下来打在这山洞的石板上,但林山连唯一支撑他的水也似乎放弃了。
    清晨的阳光,越过厚厚的草藤还是照了进来,给这死寂的山洞带来一点儿生气。林山已经连续很长时间都没有再动一下了,他想活下去,想做很多事,想弄明白很多事。但在这似乎谁也不可能找来的鬼地方,除了等死好像没第二条路可走。
    转眼到了下午,洞口的亮光突然消失,山洞陷入了一片黑暗。紧接着模糊听到外面“咔嚓”一声炸雷。
    盛夏的天,总是说变就变。这是大暴雨来了。
    ......或许是下了一个时辰,也或许是两个时辰,林山已经无法感知具体的时间。就在林山准备进入一个很美丽的梦时,毫无征兆的,突然从洞口连续飞进来几个黑乎乎的东西不偏不倚打在了林山的身上。久违的剧痛再次临身。那黑东西夹带的水气打在林山的脸上,让他一个激灵恢复了几分清醒。
    一股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直冲鼻孔。林山那几乎干瘪的胃似突然受了莫大的刺激开始蠕动起来。他几乎瞬间便猜到了那打在身上的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了。抬起手在身边一阵摸索后抓在了手中。赫然便是一只不知名的鸟兽尸体。林山二话不说正准备一阵狼吞虎咽,突然似又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然后放在嘴边开始慢慢吮吸那仍然留有几分温热的鸟血。
    强制压下那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臊味,林山又大口嚼了一些碎肉吞下,便把鸟尸丢在一旁,人的胃在饿空了一段时间后,忌吃太油腻,忌吃太多。何况还是这生冷的禽肉。
    温热的鸟血下肚后,感觉体力恢复了几分。“呵呵。快饿死的时候老天爷竟然送几只鸟过来,看来小爷我终究还是命大啊。哈哈哈”林山自嘲的笑了笑。他的脸上已经没有多少肉了,在这黑暗中那笑看起来格外阴森诡异。
    又吃了几口碎鸟肉,感觉胃里面不再空空,坐在那儿胡思乱想了一番,林山便沉沉睡去。这一睡,就到了第二日的清晨。
    暴雨过后的天总是非常美的,温暖的一缕阳光又点亮了这个漆黑的山洞。林山睁开眼,便看到洞里面那被吸进来的一只只鸟兽,竟有几十只之多,只只都被摔得快要稀烂,遍地血淋淋的,触目惊心。“看来老天待我不薄啊。这一个月的食粮都给我送来了。”林山颤巍巍的扶着石壁站起来,然后忍着疼痛小心翼翼将那些鸟尸收拢到一堆。
    就这样过了大半个月,饿了就啃点儿鸟肉,渴了就喝洞顶上滴下的清水,林山的身体也慢慢好起来。
    这一天,林山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下筋骨,感觉全身又充满了活力。“终于又活过来了,哈哈。”他长笑一声,甩开大步就往洞里面走去。既然出不去,那就到里面去探个究竟。
    越往里面走便越黑,走了一段后,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只能凭感觉往前摸索。
    不知摸索了多久,林山感觉前方似乎有一点儿微弱的亮光传来。这让他精神一振,不由加快了步子。但从看到亮光的一刻起,林山便感觉这山洞骤然热了起来,而且越往里面深入便越觉得热。到最后竟然全身大汗淋漓,破烂的粗布小褂更是早已湿透。随着那亮光越来越强,渐渐山洞里的一切都映入了林山的眼睛。就在他看清眼前的一切时,顿时呆住了。
    只见正前方悬浮着一个巨大的铜鼎,这鼎不是普通的三脚鼎,而是足足有九脚。鼎的上部刻有九条金龙首,昂首向天似随时都会脱鼎而去。在整个巨鼎的下方森白色的火焰不断旋绕燃烧,奇怪的是那火焰下面竟然空空如也,似是凭空而生。
    “不是幻觉?”林山盯着那火焰百思不得其解。“是了,这里是六合门的山肚子里面,说不定是哪位高人前辈布下的仙法所致。”林山只有这样想才觉得能说得通。
    他绕着这大鼎转了几圈,还是没有看出什么端倪。于是他试图想靠近一些,但却被一股轻柔的力量向外推回。过了许久,林山实在是感觉到太热。便继续向前走去。
    就这样七拐弯不知走了多长,多久。炎热的感觉越来越淡,甚至又往前面走了一段后竟然能闻到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水气。这感觉立刻让林山身心舒爽。在又拐过了一个通道后,林山赫然发现一个足有十几丈的大水池呈现在眼前。
    水池边上还有石桌石凳。离水池不远的空地上,成片成片的绿色植物散发着盎然生机。这些植物有林山不认识的药草,还有一些结着奇形怪状的瓜果。阵阵浓郁的香气直钻鼻孔,让他不由舒服的哼出了声。抬头看见石壁的顶上嵌着一颗不断发出柔和光茫的珠子,将这山洞照得亮堂堂的。
    “布置这里的那位前辈厉害啊,竟然能弄出这样的洞府。要是我也能学到......哎,本就是来者六合门学习的,现在莫说学仙法了,就是想从这里出去我看都难如登天......啊,不能出去?这里的石桌石凳,不是说曾经有人在这里住吗?”林山突然一个激灵,赶紧往四周仔细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