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问仙之旅 > 第一卷转世重修 > 第十六章六合斗阴魁
第十六章六合斗阴魁



更新日期:2015-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扑通”
刚才那两个言出轻挑的食客忽然跌倒在地,腚下的椅子“砰”的一声碎成几快,
仿佛有只无形的大手将他们两人生生按住一般,而不能动弹丝毫,只能勉强从嘴里发出沉闷的哼哼声,
阿山心中一凛,这气势虽然对自己不起做用,但他知道,能发出这么强气势的人,修为比起自己,只高不低,
心下疑惑,不自觉的朝少女那一桌看去,只见一黑衣面容冷峻的男子正朝这边看过来,
冷冽的眸底闪过一丝惊讶。阿山只觉得周围忽然一冷,眼睛隐隐有种刺痛的感觉,心下愈惊,
运转真元,方才稳住心神。阿山斜眼间见那蓝衣女子握着黑衣男子的手,心下了然,看来如果不是她的制止,势有流血五步之局。
就在这时,周围的压力忽然消失,周围立刻响起一片喘气声,压的很低很低,生怕又惊到那一桌子的人,而不得自已
那趴在地上的两人连忙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大气都不赶出,灰头土脸的朝门口跑去,
那黑衣男子如若未见,看似也不愿深咎!
“吱吱。”这时小猴子眼珠子一转,抓起一个桌上的空盘子,朝着走在后面的那食客扔去,
“砰。”那人奔跑中一脚踏在从后飞来的盘子。踉跄着摔了个狗吃屎。引得大堂里窃笑隐隐。
在见识过那几人的厉害后,众人不敢再多嘴,也无心吃饭,纷纷起身结帐,不一会儿,喏大的大厅内只剩下阿山与那一桌子人,
须臾,
那一桌子的人也起身结帐,阿山有心询问。但因刚才之事,却又不好随意搭讪,等到他回过神来时,
那一桌子的人都走得没影了,看着空荡荡的大堂只得暗叹一声。
“吱吱。”
这时猴子小灰跳上了椅子,此刻的猴子醉脸微红,坐在椅子上身子微微摇晃,显然喝了不少。
“萼”。猴子摸着肚子打了个响嗝,阿山一见不由的气骂一声,
“死猴子,只知道吃。”
忽然发觉自己的猴子还要去别人那里蹭酒喝,顿感脸上无光,只好讪讪收回声音,也就不好再怪它了。
午后的阳光毒辣异常,天青色的石板上,斜着眼睛也能看到扭曲的热浪。坐在湖边的石凳上,
阿山还为刚才付的银子肉痛不已,那是他在出山前用打来的野兽山参换来一些银子。
在他眼里,那是一笔不扉的收入。哪知一付起帐来,才知道那是多么的可笑。
摸了摸噎巴巴的腰袋,心里颓丧不已,
“小灰,你说我们去哪里呀!”
阿山看着眼前的猴子,也是在问着自己,山人并没有交待要他如何如何,仿佛将一切都交给了上天,
“天意呐!”阿山敲了敲额头,看着正在肆意喧泄怒火的烈日,心下一阵无力,
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听说正道在空桑山大败魔教,真是振奋人心呐!”
阿山转身看去,原来是几个纳凉的中年汉子坐在一起聊天,只见另一人接道,“是呀,魔教滥杀无辜,这就是报应。”
“不错。不错。。。。。”
周围汉子纷纷附和。这时一个敞胸露乳的汉子站了起来,摇了摇手中的大蒲扇说道,
“听我侄子说,这次魔教妖人聚集万蝠洞,对中原意图不轨,哪知被焚香谷发现,焚香谷谷主云亦岚立刻号召正道之士一齐卫道除魔,于空桑山与魔教大战三天三夜,最后将魔教打得不敢出洞。哈哈。”
中年汉子说完大笑了两声。周围立刻响起一阵长嘘声,想来他们对这事情非常在意,却有所知甚少,
忽然得知不免心下感叹一番。中年汉子面有得意。
忽然其中一人问道,
“你侄子是天剑门的吧!”
“不错,前几天我那侄子回来时说到过,准错不了。”
中年汉子得意的说道,周围又是一片嘘声,一人叹道,
“唉,我家那臭小子就不行了,以前整天嚷嚷着要学法术,我也由着他,本想让他拜在青云门之下,哪知找了半年,上山的路都没找到,后来跑到‘青阳宗’拜师,哪知那些人说我儿子什么资质太差,不可塑造,就连这里最近的风桦山上的‘六合门’都不肯收下,到现在只能跟着几个送镖的练练手,整天闲在家。”
那汉子说着又长叹一声!
又一人接道:
“不错不错,那些人总是高来高去,神龙见首不见尾,就是送钱都不顶用呀!”
周围众人纷纷应是,
看来他们也没少为后一代的人操心!
“请问风桦山六合门在哪里。”
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众汉子转身看去,原来是一个年轻人微笑着站在后面,在他的肩头还站着一只灰毛猴子,
“这位小兄弟莫非想入那六合门!”
拿大蒲扇的汉子问道,阿山笑了笑说道,
“不错,我慕名而来,就是为此。”
“喔?慕名应该是去找三大巨派呀!”敞衣汉子调侃道。阿山面色微微尴尬。
“我这不是怕找不到路吗!”
“哈哈。。。。,”周围人一听都呵呵笑了起来,对他也大生好感,
“这位小兄弟是不是没盘缠了!这六合门虽然不大,但收徒弟可严着了!”
一汉子仿佛猜到了什么笑着说道。阿山一窘,没想到这些看似大条的人,心倒挺细。只得干笑了一声,不做回答。那人也不在意,自顾的说道,
“风桦山在出南门口再走二十里便是,那坐山是周围这几座山最高的,山门有几株百年老桦树,非常好认,能不能留下,就看你的运气了。”
恩,如此那就多谢各位了。“阿山揖了一礼。带着猴子朝城南门走去。
暮日西垂,残霞满天。羊肠古道之上正行走着一群人,前面三人娇艳如花,与之并立的是一冷峻男子,
这一群人赫然正是阿山在万福酒楼遇到的那一群人,
“大姐,为什么不让我把那只小猴子买下?青衣少女挽着天蓝长裙女子的手边走边道。”
“你呀!总是那么贪玩。”
蓝衣女子戳了戳少女的眉心,“我观那人天庭饱满,印堂丰润,眼神清澈无比,一看便是修道之士,而且我们走的时候那猴子是自愿留下来的,你一开始就看错人家了。”
“愕!不会吧!我怎么看他都比那些老商人都滑。”少女摸了摸细腻的额头争辩道。心里却是信了几分。
女子不答,转身朝黑衣男子说道。
“燕师兄,你看呢!”黑衣男子略一沉吟,
“那人修为不低,跟风师妹应该不相上下。”
“哇,姐夫,他有没有那么厉害喔,风姐姐可是不比你差多少呀!”
少女听了突然大叫一声,蓝衣女子面色微红,上前揪了她一把,
“死丫头,叫你乱嚼舌头!”
红衣女子也是面带惊讶。蓝衣女子仿佛想起了什么,低叹一声,
“唉,这回出师不利,空桑山一战我门又折损五六名弟子。真搞不懂爹爹在想些什么!那等计策居然也配合,那晚上上官策跟他们说了什么!他又不肯透露,弄得门下弟子人心惶惶,个个自危!还好现在停战僵持,不然我们这点实力还不全耗在那里了。”
黑衣男子微微皱了下眉头,
“一开始倒是我看错了,宏量之人微乎其微,那些大门巨派还不是自私自利之辈。打出响亮的卫道旗号,却又视别人的生命如败履。”
“那也不能怪你。”蓝衣女子安慰道,
“就算你不主张,爹爹也会出力讨伐的,焚香谷发出誓帖,任何一正道门派都不好拒绝。”
“话虽如此,但。。。”
就在这时忽然间整个天暗了下来,一片黑云猛的移了过来,周围阴风大做,
“不好,”
黑衣男子心中一惊,
“桀桀桀桀,天助我也,三具纯阴之体呐,”
黑云之中响起刺耳的猖笑声,
“何方妖孽!”黑衣男子大喝一声。右手虚空一抓,一柄赤红色的仙剑出现手中。
“咦!旷日神剑,你就是六合门燕青小儿。”黑云中传来惊讶声。
“飞天阴魁!”燕青瞳孔一缩涩声道。随后回头喝道,
“大家结阵撑住半刻师父定会发现。”
他身后那几人道行都不差,听闻来人是魔教大魔头之一的飞天阴魁,稍稍惊醒慌之后便稳住了阵形,场中顿时剑光缭绕,
“桀桀,不错呀,这回参与围攻的好象你们一派也出力不少吧,今天我便立下一功,灭了你六合门。”飞天阴魁狂笑两声,天空黑云一阵翻滚,
“嗖嗖嗖。”忽然间黑云之中窜出五六名白衣少女。只是这几名女子眼神空洞,无一丝生机,方一出来她们紧握的双手猛的张开,
“哧哧”几声,那光洁的指背上突然弹出乌黑的黑色指甲,狰狞俱显。
那几名少女人在半空,仿佛受到了什么驱使一般,空洞的眼眶绿芒一闪,身化离弦之箭,将燕青等人围住,
素影疾闪之间,双手疯舞!化成漫天指影,不断的刺戳着五色剑幕,交接之处发出刺耳的铮铮声响,
那黑指甲也果然了得,即便飞剑刺来,也能将其格开,居然金铁难断。今天,一个都别想走,桀桀桀桀。黑云中传来飞天阴魁猖狂的狞笑声。
剑幕之中,燕青持剑而立,目光冷冽双眼死死的盯着半空中不断翻滚的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