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问仙之旅 > 第一卷转世重修 > 第五章教你法术学不学
第五章教你法术学不学



更新日期:2015-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虽然同是孤身一人,但他比我强多了。’阿山怔怔的想着,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一幕幕出现脑海之中,‘虽然有很多不如意,但今天仿佛又看到了原来的自己,真实的自己,
恐惧,愤怒,欢笑,大起大落之间心菲坦荡,原来是如此舒服,他微微一笑。
须臾,劳累了一天,疲倦袭来,眼前的灯火渐渐朦胧,阿山沉沉的睡去。
清晨,阿山慢慢醒来,
“我怎么睡桌上了。”他嘴里嘟囔着伸了个懒腰,
“好痛。”阿山捏了捏酥麻的后腰眉头微皱,忽然他的身子陡的僵在那里,昨日的一切袭上心头,
“你是何人。”旁边忽然传来声音,不带一丝感情,阿山慢慢转过身子,昨日那个中年男子坐在他身后一丈之处,
双眼盯着他,
“林山。”有些局促,阿山低下头,对方那双明亮的眼睛另他很不舒服。
“因何而来?”中年再次问道,阿山心中一突,
即便自己低下头,仿佛也躲不开那双眼睛,锐利的目光直达自己内心深处,
阿山的呼吸慢慢变得粗重起来,双手紧握成拳,青筋暴露。胸口仿佛压了千斤巨石。
“啊。”阿山仰头大叫一声,
整个人通然半跪在地,
“呼呼。”狠狠的喘息两声,阿山全身汗如雨下。
“因何而来。”中年男子如若未见,
“三叶村……,我上山打柴,…后来…。”阿山有些结巴的将昨天的经过,一一说出,后来慢慢的他越说越快,
仿佛每说一句心里便轻松一分似的,到最后差点将祖宗八代给报了出来。
“…到后来,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就这样,他低着说完一切,中年男子不语,房子里又陷入沉寂,
缓过神来。阿山心里微微打鼓,
‘他会不会杀了我,听王大叔说,越厉害的人脾气越古怪,这里又地处老林之中……,’念到此,阿山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再也不敢往下想了。
“吱吱。汪,”门外猴叫狗吠之声隐隐传来,
“走吧。”中年男子收回思绪,开口说道,阿山如释大赦,踉跄着往外跑去,
‘十年不见生人了。’中年男子看着他的背影,站了起来。
走到门外,此时正好初阳树头,锋芒初露,清风拂过,带起男子额头的一缕长发。“叮咛咛,叮咛咛。”
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飘然而至,中年男子身躯微微一震,眼神倏然温柔,转过头,左侧屋角横檐之上,
翠影飘扬,铃声阵阵,在这初晨的阳光之下炫彩夺目。
一股久违的冲动直袭心头,中年男子倏然转过身,几乎是脱口而出,:
“回来。”刚走出十丈的阿山闻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过来。”中年男子再次出口。
阿山无奈,只得战战兢兢的走了回去,
“我教你法术,你可想学。”中年男子问道,脸色变幻不断,有期待,后悔,迷茫,但还是期待居多,
阿山一愣,茫然的抬起头来,
“你可想学?”男子并没有不耐烦。
好一会儿,阿山还是愣愣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中年男子长叹一声,
“人之求,所不同,你走吧!”说完转过身躯,
“啊,学,我…我学。”阿山突然大声叫道,声音之大连猴子大狗也被惊着了,齐齐昂首朝这边看来,
中年男子身子一顿,并不转身,
“那好,你明早来此,小灰!”男子声音陡的拔高,
“吱,吱。”灰毛猴子一蹦两跳的跑了过来,
“山间多兽,送他一程。”男子说完便向房中走去。乌云飘过,遮住小屋上的阳光。
林山此时的心情,用‘翻江倒海’来形容也不为过,脑海中一下子是男子大发神威的场景,一下子那场景中人换成了自己。
“吱吱……。”灰毛猴子的叫声唤回了阿山神游的思绪,
“走吧。”阿山笑着对猴子说道,心想这猴子真是越看越顺眼。
“汪汪汪……。”这时大狗也跑了过来,朝着猴子吠了几声,
猴子一声吱悦,身子一蹦便跳到大狗的背上。大黄狗欢吠一声,撒着狗爪子向树林跑去,
“吱,吱。”见阿山没跟上来,猴子回头叫了两声,
“它也去?”阿山指着打黄狗,
“汪汪,”大黄狗不满了,
“一起去,一起去。”阿山瞄了一眼小屋,连忙说道,接着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穿山过林,
猴子大狗好不欢腾,猴子善攀,不时的从树上扔下两三个鲜红的野果,
阿山嘴里夸奖着猴子聪明厉害,手底下不停的一一笑纳,让阿山吃惊的是那大黄狗也吃野果,
不过吃的时候嘴里不停的呜咽着,想来不喜。
忽然大狗仿佛发现了什么,放下口中的野果,围着阿山不停的转了起来,黑白分明的眼珠之不停的转啊转。
阿山心中一突,不由的紧了紧衣兜里的山果,心想你可别来硬的。
“汪汪。”大狗终于想起了什么来,朝着树上荡来跳去的猴子一个劲的欢吠。
“吱吱。”猴子落在大狗背上,仿佛是在询问,
“汪汪汪汪……。”大狗朝着阿山不停的吠着,不时的磨磨狗牙,流下几滴谗液。阿山彻底慌了,
脑袋中闪过四个字:
“它想开荤。”不由的连忙将口袋里的野果一股脑的全部仍在地上,最后还从腋窝旁掏出一个拳头大色泽红润的大山果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
意思是“咯,全在这里了。”阿山可怜兮兮的看着大狗。
心中却恶狠狠的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有你好看。
仿佛明白了大狗的意思,“吱吱吱……”,灰毛猴子也欢叫了起来,
“嗖”的一声蹦下狗背,围着阿山转了两圈。
“合谋。”阿山的额头滴下一滴冷汗。
“吱吱。”猴子开心一叫,突的一下窜进灌木丛,阿山看着还在摇晃的树枝,不由的一愣,
忽然间腿侧传来异样,阿山回过头来,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原来不知何时那大狗跑到他的腿边,
用狗脖子在他的腿边蹭来蹭去,嘴里还不停的哼哼着,正眼都没瞧一下地上的野果。
“难道误会它了们?”阿山僵硬着身子瞄了一眼‘撒娇’的大黄狗,
“呜呜。”大黄狗低鸣两声,样子显得很温顺,见它并无恶意,
阿山地胆子渐渐大了起来,伸出右手,试探的向大黄狗宽敞的脊背摸去,入手松软滑溜,十分舒服,
“沙沙。”就在这时旁边地灌木抖动了起来,‘猴子回来了吧。’阿山心里想着,“吱吱。”
果然,灰毛猴子窜了出来,爪上摇晃着仿佛还提着什么东西。阿山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大野兔,
“汪汪”大黄狗迈着小步子走了过去,
“吱,吱。”猴子将野兔扔在地上,一猴一狗排在一起,目光希冀的看着阿山。‘这猴子厉害。’
阿山心里转过这样一个念头,
“给我?”阿山指着自己,“吱吱,汪汪。”猴子大狗一起咂头。
“真乖。”阿山心里一阵幸福,要是自己养只这样的猴子就好了,他心里一阵感叹。
“好,好。”他提起这只份量不轻的野兔连连称赞,
“呆会儿给你炖些鲜骨头。”阿山摸了摸大狗头,
“呜呜”大黄狗顺从得耳朵直伏,
“吱吱。”猴子不满了,这可是它的功劳。
“好好好”他想了想,好象猴子不吃荤,“到时给你烤几个香芋。”
“吱吱吱……。”猴子急得大叫,爪子挥个不停,想来是在说它的独家猴语了。
阿山头脑一阵发疼。
“好了好啦。到时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他彻底投降,心想你能吃什么?
“吱吱。”猴子显然达到了目的,欢叫一声纵上大狗宽背,在前带路了。
阿山刚走出几步又折身回来,捡起地上那个最大的野果,乐滋滋的跟了上去。
一路下来,他初时的担心并没有出现,‘哪有什么凶猛恶兽。’他小声的嘀咕一句,
‘村里人讲的怎么大多都是错的。’结合先前否定兔子撞树的听闻后,阿山做出了这样的定论。
刚走了一半路程的他忙的不亦乐呼,手里提的,肩上抗的,腋下挎的,清一色的全是珍奇野物。
还有灰毛猴子不时的往他衣兜怀里塞些禽卵。
一眼看去,整个人都胖了一圈。
回到家时,已是下午了,全身酸痛得阿山扔下野物,一屁股瘫倒在椅子上,
“累死我了。”他取过木勺,就着旁边的水桶舀了一大勺,仰起脖子“咕噜咕噜”一阵牛饮。
“呼,”长吁一口气,阿山放下勺子,
“吱吱。汪汪。”一猴一狗精力居然颇为旺盛,
“别嚷嚷,等我缓口气。”阿山喘着气说道,
“汪汪汪汪。”大狗不停,咬着他的裤角不停的摇晃。
“死狗还不让人消停了。”阿山敲了敲狗头,
“呜呜。”大狗嘴上不放,口里不停的哼哼着,
“怕你了。”阿山摇摇头站了起来,洗锅,生火,烧水忙的热火朝天。
青烟袅袅,屋内狗吠猴叫,偶尔几声人为大喝,给这座屋子凭添了几分生气。
而此时,阿山的恶梦才刚刚开始,
“还没熟,死狗站住?”阿山扬着菜勺追了出来,
“汪汪汪,吱吱吱。”大狗衔着半边鹿身载着猴子,撒着欢儿远去了。
这已是第三回了,回到屋里,看着灶上的半锅肉烫,阿山心里一阵泄气。
“吃吧,吃吧,撑死你们两个。”发完闷气后,阿山现实的选择再次攻坚,他在心里安慰自己:
‘这本来就是那猴子打的,不为过,不为过。’
“叮当叮当”,屋内再次传来锅瓢碗筷的声音。
日已西落,只留残晕,暗幕渐渐垂下,房子之内却还是热火朝天。
终于,在大黄狗与猴子扫荡六回之后,阿山踏踏实实的吃了一碗熟肉,看着坐在旁边的大狗猴子,
阿山终于回过平常心,
“它们吃哪去了?”看着微微凸出的狗肚猴腹,阿山心里一阵纳闷,
“汪。”大狗看了一眼墙边最后一只鹿羔,回头跑到阿山腿边蹭了蹭,嘴里不时的发出呜咽声,
“自己做。”阿山一阵没好气,心想你衔着肉骨头走的时候怎么没着乖顺。
“吱吱。”猴子通灵,见不可为,朝大狗招呼一声,向外跑去。
“汪汪,”大狗不甘的看了一眼鹿羔,迈着小步子向外走去。
“哼,算你们识相。”阿山倒在椅子上敲了敲酸痛的肩膀,忽然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忙走出房门,
“别回去了,晚上危……。”
“吱吱,”靠在黄狗身上的猴子仿佛发现了阿山,抬起头向他看去。
“好,今晚就睡这里。”看到大狗伏在房檐下,阿山放下心来。
回到屋里,灯光透影,靠边的灶上忽闪着几个未熄的火星,带来丝丝暖意。
当眼睛晃过墙边那只鹿崽时,阿山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猴子厉害,以后倒是不缺肉了。’阿山想着心里便有了主意,奈着疲惫,阿他抗起小鹿,推开房门,融入茫茫夜色之中,
冷月当头,银霜遍地,踏在乡间小路上,阿山心里嘀咕着以后怎么应付那一猴一狗。
“王阿婆,睡了没有?”站在栅栏外,他向小屋喊道。
透过斑驳的窗户,可以看到房里还亮着灯,
“阿山吗?你等等。”里面传来一个声音,是王阿婆的,
“吱呀,”房门打开,老人小跑着走了过来。“山子还没吃饭吧!刚好一起吃点。”老人大开栅栏笑呵呵的说道,
“我刚吃过了。”阿山说道,
“咦,这是?”老人看着阿山肩头的小鹿,
“进去说吧。”阿山笑了笑
刚一进屋便出来一个声音,
“山子怎么还没睡呀?”王老爷子头也不抬的夹起一块肥肉塞进嘴里,话语不喜。“砰。”
阿山将小鹿扔在地上,“给你送只鹿崽来。”
说着揉了揉酸痛的肩膀。
“咦,这是,这你从哪捡的?”王老头突的一下站了起来,两眼放光,
“是,是今天打柴时捡的。”阿山挠了挠头,还不怎么习惯说谎话。
“自己留着吃吧,你有这份心就好了。”王阿婆走上前来说道,
“我家里还有一只呢!”阿山对王阿婆笑了笑。
“老婆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阿山和我们什么关系,一家人呀。”王老爷子大急,连忙拉住阿山的手,
“人家如此好心,你若拒绝,他心里肯定会起疙瘩,长此以往,那对他的身心可是有害地喔,何况这七儿八十斤的你也不怕累坏山子呀。”
“不累,王老爷子您真有学问。”阿山由衷的道,
“呵呵,来,别理她,咱爷俩喝一串。”王老头连忙转换话题。
“哼。”老婆子心里无奈,哼了一声走进里屋了,
“来来来,这里有娃儿从镇里带回的米酒,你也不小了,尝尝看。”老头子乐呵呵的给阿山倒了一小杯,
又添了一双筷子。自己便端起杯子轻酌一口,
“啧啧”叹道,“山子你真是好运气呀!这野鹿在山林中可是跑得最快的几种野兽之一了。”老头微眯着眼睛说道,
“呵呵。”阿山一笑,有些不好意思,抓起桌上的小杯子,学着老头子那样移到嘴边,轻尝了一口,
米酒暖温,入口麻甜,阿山不禁又吸了两口,一齐吞了下去。“咳咳…咳咳。”阿山一个不及,只觉得甜酒入喉辣烫,不禁大声咳嗽了起来,肚子象火烧的一样,连忙窜起,
抱起旁边的清水一个猛灌。“呼。”
长出一口气,这才舒服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