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吉祥颂 > 第一卷 > 第一章 早恋,叫家长
第一章 早恋,叫家长



更新日期:2015-04-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1早恋,叫家长
新区东门支行行长吴红叶走进熹城一中。
走进校门时,她的米色长风衣的下摆轻轻飘扬着。接到儿子班主任的电话后,她特地选了这件风衣,看上去低调朴素,简洁利落。她一年四季都是连衣裙,春秋天配短外套、针织开衫或风衣,冬天配大衣。这样的服装突出她的腰线,让她的身形显得挺拔优美。作为银行行长,高雅得体的装束是必需的,能够体现银行的实力和尊贵,良好的第一印象能够让她快速赢得客户的好感和信赖,为双方业务合作打通道路。当然,仅有形象是不够的,她带领的支行在全市二级支行中业绩名列前茅,更多是依靠她的理念、创意和精力的投入。事业给了她充分的自信和良好的自我感觉,但她今天来到儿子的学校却有心事,因为班主任何老师告诉她说,陈子谦早恋了。
早恋。何老师就是这样说的。十六岁的孩子开始恋爱,从学校管理的角度来看,确实早了点。吴红叶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不免吃惊。但她的惊讶没有维持多久。她想,感情是说不清的,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她做母亲的不知道,年少的儿子也不知道。感情来了就来了,不可能推挡回去。在一瞬间,她努力回想自己开始恋爱是什么时候。高三时收到男同学的纸条后她激动过,那算不算初恋呢?不算,因为她并没有明确的回应,那个男生在高考后并没有继续追求她。那其实是一件悬案,因为她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个男同学是怎么回事。那个男同学叫徐海波。红叶和丈夫陈志文认识是通过别人介绍的,那时她24岁,在新区东门支行做柜员。那是她第一次恋爱,却似乎不能算初恋,因为她没有体会到自己所设想的初恋应有的那种既紧张又兴奋、既慌乱又激动的感觉。过了一定年龄,连初恋的机会都失去了。她对自己有点惋惜。
她的心思很快从回忆中抽出来,转到儿子身上。她开始考虑怎样对待子谦的恋爱。她想,爱情的力量是惊人的,它可以成就灿烂的人生,做出惊人的成绩,也可能毁灭脆弱的心灵,她应该尽力让子谦在迸发的生命力中认识自己,强健自己,实现生命的飞跃。
即使带着心事,吴红叶也忍不住在心里感叹:这真是一座美丽的校园。进门即见几株高大的银杏树直指天空,苍黑色的树杆十分庄重,翠绿色的树冠轻盈优美,直观地反映了学校厚重的根基和灵动的精神。校园西部有一方池塘,中间立着巨大的太湖石,漏、透、瘦、皱,集中了太湖石所有的美感元素,从各个角度看都很有风致。这块全市第二大太湖石名为“瑞云峰”,是熹城一中的标志。水池边有紫藤长廊,有月洞门通向幽静的中式建筑和院子,有小山,山上有亭子。多年前她第一次走进校园时,就在这片被称为“西花园”的地方转了两圈,流连忘返,并记住了亭子上的楹联:
精神到处文章老,
学问深时意气平。
十六岁那年,她作为特招生从安徽来到这里,度过三年高中岁月。她毕业后几乎没有回来过,但她一直没有忘记母校,始终为母校感到自豪。去年九月儿子陈子谦考进一中,她很欣慰。
一个中年男子从吴红叶身边经过,走向不远处的“元培楼”。男子个子很高,身材匀称,深棕色皮夹克在阳光下散射着好看的光泽,墨蓝色牛仔裤裁剪合体,质地精良。出于对服装的敏感,吴红叶不由得看了他一眼。男子步速很快,走进楼道。红叶觉得,从装束和身形上看,男子不像是中学老师。女性纤敏的直觉让她往往能从陌生人的一举一动中看出他的生活和经历的痕迹,即使她不能一一将其描述清楚。
小径两旁的花草在四月末的艳阳下轻轻招展,充满生机。植物们自然的姿态和美丽的色彩吸引了红叶的目光,让她放慢脚步。走在这么美的地方必须有欣然的心情,才不会辜负春光。但是当她走进元培楼楼道的时候,她记起了此次到学校的目的:为了儿子的早恋问题被班主任召见。她想起一个段子:男女同学早恋,父母被叫到学校训话。结果两家家长一交谈,发现彼此条件合适,就给孩子们订了亲。红叶在心里嗤笑一声,觉得段子只是段子,博人一笑罢了。出于母亲的自私心理,她对儿子交往的那个女同学难免有几分不满,因为女孩显然比同龄男孩成熟,在感情关系中容易占据主动。她认为性情温和内敛的儿子不可能主动追求女生。吴红叶不是小肚鸡肠的人,熟悉她的人,不管是同事、客户还是朋友,都说她器量很大,行事豪爽,性情豁达。但是,作为母亲,她对待十六岁儿子的感情问题时,还是有点偏心。她对自己说:你也年轻过,有过情窦初开的年纪,那种萌动是美好的,纯洁的,所以,你千万不要责怪人家女孩,一个知道自己喜欢谁并敢于追求的女孩,是值得疼爱的,也是应该尊重的。红叶可以这样平静地告诫自己,虽然目前她内心并不接受那个走近子谦的女孩,也不相信儿子的恋情真会长久。
何莲老师的办公室在三楼走廊西端。红叶一进门,就看见那个穿棕色皮衣的男子正站着跟何老师说话。何老师三十岁上下,长发束成马尾,穿一件略显宽大的黑色西装外套,像小女孩穿大人的衣服一样,越发显得活泼俏丽,略有几分稚气。红叶跟何老师打过几次交道。她一向喜欢何莲这样的理工科出身的女子,认为学理工科的女子生活简单明快。她知道这可能是一种刻板印象,但何老师确实举止洒脱,态度真诚,思维敏捷。
何老师看到吴红叶,有点吃惊。吴红叶为何老师的吃惊而吃惊,心想:难道不是你通知我今天到学校来的吗?为什么一副意外的样子?
何老师对男子说:“你请坐,等我一下。”然后,她轻轻碰碰吴红叶的手,将其带到走廊上,低声说:“陈子谦妈妈,对不起,昨天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原本想通知您明天来的,看来我说成是今天了。”
“既然我已经来了,何老师,您有什么情况就跟我说吧。”
何老师为难地说:“是这样——李晴薇的爸爸也来了。他刚到。你们两家家长碰到一起,不太好吧?”
吴红叶想到自己上楼梯时回忆的那个段子,心里起了一阵幽默感。何老师真的担心双方家长会给孩子们定亲吗?段子只是段子而已。当然,何老师有顾虑是正常的,她更担心的可能不是双方家长为孩子们定亲,而是两位家长见面后会互相指责。红叶笑笑,说:“没什么不好的。我们都是有理智的人,大家在一起解决问题更好,没有必要回避。”
何老师说:“那您请进来吧。”
何老师把吴红叶和皮衣男子领到办公室斜对面的小会议室,并为两人作了介绍。会议室大约是关了太久,春天的气息来不及透进来,扑面一股寒气。椭圆形深红色桌面很光亮,映出窗外玉兰树的枝杆和被分割成优美块面的蓝天。何老师说:“陈子谦和李晴薇,两人都是好学生。现在,中学生相互有好感、开始交往的并不少见,我希望你们不要太紧张。要知道,家长的紧张情绪对孩子会造成压力。你们也不要责备孩子。他们走到一起,我相信是真诚的。孩子毕竟是孩子,需要我们引导。”
李晴薇的父亲李江川专注地听何老师说话。何老师问他李晴薇在家里表现怎样,情绪如何。他说:“还可以吧。”他的回答太简单了。何老师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有一点不满。何老师问吴红叶同样的问题,红叶的回答也很简单。她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不出口。看来何老师先前的顾虑是对的,红叶在儿子早恋对象的家长面前确实无法说很多话。接下来,何老师说了一些关于家庭教育的话,大意是家长要尽可能多陪孩子,但不要事无巨细地关心孩子,最重要的是营造宽松和谐的家庭气氛。吴红叶想到常年在南京的丈夫,以及丈夫在家时思虑重重的样子,心往下沉了沉。她不是不知道父爱的缺失会对儿子的心理造成影响,她曾经努力过,但收效甚微。在无能为力的感觉中,她安慰自己说儿子自有他自己的成长轨迹,顺其自然可能是最好的教育。多年来她无奈地放弃了对家庭气氛的营造,此时何老师的话再次让她自责。
向何老师告别之后,这个叫李江川的男子一直很绅士地走在吴红叶左边靠后一点。这个位置让他能随时注意到红叶微小的动作,在她需要的时候可以及时保护她。李江川这种透着体贴与谦和的姿态让红叶心里很温暖,虽然她一时不知道跟他说什么。
走到学校西花园,绕过太湖石正面,接近紫藤长廊时,李江川说:“这里从任何角度看都是一幅图画。一中校园以环境优美著称,名不虚传。”
红叶有点吃惊。女儿早恋,对父亲来说绝非好消息,他却能好整以暇地欣赏和赞美校园景致。她说:“确实很美。”
“吴女士,我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了,你呢?”
红叶说:“是啊,每个人都年轻过。不过我上高中时没有谈恋爱。”
“女儿这样,我有点愧疚。”
红叶刚想说:表达爱的女孩子不应该受责备,家长也不用愧疚。李江川接着说,晴薇三岁时他离开母女俩到深圳,晴薇一直跟母亲一起生活,他陪女儿的时间一年不超过两个月,晴薇缺少父爱,才会在同学中寻找感情。
初次见面就说出自己的个人生活经历,这让红叶觉得有点突然。同时,他的真诚让她感动,并引起她的共鸣。子谦又何尝不是缺少完整的家庭之爱呢?子谦的父亲陈志文在南京快四年了,这期间,子谦不能每天得到父亲的陪伴。而陈志文去南京工作之前,这个家庭就完整吗?也许是受上世纪六十年代毕业于南方大学哲学系的母亲冯颂兰的影响,红叶看问题总是很自然地透过表面触及本质。
红叶说:“我相信感情本身是美好的,孩子们的感情是纯洁的,谈感情不一定会影响学习。”
“但愿如此吧。我想我们只能接受现实,拆散他们是不可能的。”
红叶觉得李江川说得很无奈。
在学校门口,两人交换了名片。红叶想,这只是正常的社交礼貌,不能算是亲家相认。那个关于定亲的段子还在影响她的思考。
李江川接过名片,仔细看着。他说:“你在新区银行?我父亲好像说过,他跟你们银行有业务关系。”
“哦?请问您父亲是?”
“李祥君。他的第一家企业就是在新区开办的。他是六十年代北方军工学院毕业生。”
“北方军工学院?我记得。李总在我们银行贷款,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这些年我没有见过他,他身体还好吧?”
李江川说,他父亲身体不错,最近回老家崇明将祖上的老屋修建好了,准备回归田园。
吴红叶心想,真巧,我母亲的老家也在崇明。
吴红叶坐进自己的车里,吩咐司机送她回单位。熹城的街景总是让她感到亲切,因为她总是将商场、写字楼甚至行人当成她现有的或潜在的客户,认为到处都充满机会。她一直保持的这种浪漫激情让她取得骄人的业绩,她的网点在业绩、管理和文化方面都成为全系统的典范,也让她受到一些带有恶意的议论。此时,她想得更多的是子谦——他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后面掩藏着一个怎样的世界呢?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世界正离她越来越远。她回忆子谦小时候可爱的言行和对她的依恋,心中有点怅然,不知道那个天真可爱的男孩到哪里去了。面对孩子的成长,做母亲的常常会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