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更新日期:2015-12-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致文走出监狱,他要回到C城去,C城有他太多的伤痛,也有他美好的回忆。他在那里跌倒就要在那里爬起,8年的监狱使他尝到了人生的辛酸,他更加成熟,更加坚强,他要千方百计找到芸妹,他要向她诉说衷肠。

  当他来到C城公安打听芸妹消息时,一盆冷水浇在他身上使他全身凉透。“芸妹是你什么人?你们既不是亲戚,打听国外的华侨干什么?你是个劳改释放犯,你有什么资格要公安帮你查找国外的华侨?你有组织介绍信吗?”公安冷冰冰的脸孔,使致文明白了,他不是当年的国家干部,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劳改释放犯,是受歧视的二等公民。劳改局领导亲自出马都没有办法查到芸妹在美国的下落,自己一个贱民尽管有七十二变的应变能力,也抵挡不住政治气候的压力,罢,罢,罢,今生无缘来生再相见吧!愿芸妹在美国一生平安,一生幸福吧!

  一九八五年的大气候,使致文看到了商机,他运用一切关系创办了自己的矿山机械厂,有才华的人终归有出息,致文的机械厂办的有声有色,可一个可怕的消息又使他陷入到另一个承诺中去。

  一天致文低头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女士与她擦肩而过,突然这个女士回过头来喊了一声“文哥?”致文回过头一望,原来是小学的王老师,王老师年青的时候是美兰的闺蜜,王老师也是个美貌的姑娘,当年他和美兰热恋的时候,王老师非常羡慕。王老师回过头来走到致文身边说道:“文哥发了财就不认得朋友了吧?”“哪里,哪里”致文笑了,王老师指责致文道:“你回来几年为什么不去看美兰姐?”致文沉默了,他何尝不想去看美兰,他还有脸去吗?是他害了美兰,是他在两个姑娘当中他选择了芸妹抛弃了美兰。他也知道美兰很通情达理,而且又善良,尽管美兰伤心欲绝,他知道美兰很理性,美兰会原谅他的苦心,可他在美兰面前就是个十恶的罪人,他在监狱中8年也无数次想过美兰,想美兰给他带来的美好时光,想到美兰分手时的痛苦,今天王老师提到美兰他满脸愧疚。“你好狠的心”王老师继续指责“你知道美兰现在的情况吗?”致文痛苦的摇摇头,“美兰得了癌症,剩下的日子不多了”“什么?”致文满脸惊讶呆呆的站着。王老师含着泪水说道:“可怜的美兰,命怎么会这么苦?和你分手后她一直沉默寡言,就像得了一场重病,她的父亲大发雷霆一定要把芸妹的工作拿掉,还要矿务局对你处分是美兰拼命阻拦,美兰对他父亲说如果你伤害芸妹和文哥我就死给你看,我说到做到,父亲心软了也就作罢了”致文一直摇头心里在滴血,王老师继续说道:“后来美兰成家,美兰的丈夫也是个不错青年干部,他们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前几年美兰的父母双双去世,可一场灾难又降到美兰的家庭,美兰的丈夫在一次车祸中死亡,丢下她和一对双胞胎女儿,美兰整天以泪洗面,可老天就是这样不公,美兰又得了癌症,刚刚动完手术,可癌症又是晚期,现在又复发了,美兰的情绪跌到了低谷,她整天自言自语:我死了两个女儿怎么办?两个女儿谁来养?”王老师说完忍不住哭起来。致文彻底呆了,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苦命的美兰这一切都是我害的,我罪孽深重,我欠你的太多,我要用一生来偿还,他悲切的对王老师说:“美兰的两个女儿由我来抚养,我要她两个女儿过最好的生活,读最好的学校,我有一日饭吃却不会让她两个女儿饿着,冻着,我欠美兰的太多,我用一生来偿还,来赎我的罪。”王老师一听感动起来,她紧紧握住致文的手说:“我就知道你文哥是个好人,不是没有良心的人,有你这样的承诺美兰也安心了”。

  星期天致文来到美兰的家,当他看到美兰时心都碎了,美兰面目全非,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光秃秃的头上没有一根秀发。这还是当年美丽光鲜的美兰吗?这还是若若大方谈笑欢生的美兰吗?他紧紧抱住美兰,他要用男子汉的躯体去温暖美兰冰冷的心。

  “文哥,你来了,谢谢文哥来看我”“我来迟了,我真该死,我早就该来看你了,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呀”,“文哥不要这样说,这都是过去的事,我不会怪你的,有芸妹的消息吗?”致文失望的摇摇头。“文哥,我要死了,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两个女儿,也放心不下你和芸妹,你到现在为什么还不成家?”致文苦笑笑:“我已经害了两个女人,一个是你,害的你痛不欲生,一个是芸妹,害的她离乡背井流落异国他乡,我还有什么资格结婚生儿育女做人父。”“快别这样讲,文哥,我有一种预感,我觉得芸妹在美国没有成家,她一定会回来找你的”“是吗?”文哥心里沉沉的,“兰妹你要好好养病,从现在起我要守在你身边,我要日夜照顾你,直到你康复,我要看到一个美丽大方的美兰,兰妹振作起来吧!战胜病魔,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美兰痛苦的摇摇头说:“文哥,我知道我的病,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两个可怜的女儿”,“放心吧!兰妹不管发生什么事,两个女儿都由我来抚养,我要让姐妹俩快快乐乐生活,我不会让姐妹俩受一点委曲,我欠你的太多。”美兰满脸泪痕深情的望着致文,眼前的致文还是那样英俊潇洒,8年的牢狱文哥脸上也刻上了苍霜,她知道文哥痛苦,也知道文哥内疚,这一切一切是谁的错?她曾恨过芸妹,她恨她横刀夺爱,夺走了她深爱的文哥,她恨文哥做负心汉。当她听到文哥被判死刑她震撼了,文哥为了一个根本不爱的姑娘去付出生命,这要多大的勇气?文哥离开她不是文哥不爱她,不是文哥要做负心汉,是文哥有难言的苦衷,她彻彻底底的原谅了文哥,原谅了芸妹。她整天提心吊胆害怕文哥押送刑场,她天天祷告上苍免文哥一死,心诚则灵,文哥改判死缓逃过了一劫,她感到欣慰,她了解文哥,文哥是何等的人物,他不会在监狱呆一辈子,文哥有本事从监狱出来。8年后文哥果然从监狱出来了,文哥创办了自己的工厂,是C城稍有名气的民营企业家,文哥出狱后再也没有来找过她,她知道文哥怕见他,文哥一直不结婚一定是在等芸妹,他没有芸妹的消息,他会一直等下去,直到终老,这又是何等的胸怀,这才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这样的好男人举世无双。文哥答应抚养她两个女儿,他就一定会做到,文哥的一生就是在承诺中渡过,美兰相信芸妹一定会回来找她的文哥,文哥为她付出了太多,芸妹不会是一个没有良心的姑娘,他俩一定会重逢。美兰清楚她来日不多,把两个可怜的女儿托付给文哥,她在九泉之下也放心,美兰紧紧抱住文哥,两人想拥而泣。

  致文每天把厂里的事安排好就急忙赶到美兰家,他要陪伴在美兰身边,他要送美兰走好最后一程,他怕美兰孤独,他怕美兰恐惧,他无时无刻在鼓励美兰,安慰美兰,他多么希望美兰能一天天好起来,他希望奇迹能够出现。

  美兰心情时好时坏,她回想起与文哥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她心情就无比激动,当文哥一离开她就感到失落,她一想到死她就害怕恐惧,她舍不得丢下两个活泼漂亮的女儿,她也舍不得曾爱过又背叛她的男人文哥,在临死之前文哥在她身边,她感到欣慰,现在文哥寸步不离她身边,她又心存感激,她盼望她死后芸妹早点回来陪伴文哥,不要让文哥太孤独,她死后文哥会非常痛苦,非常自责,她不愿意看到文哥这样难受,她愿文哥一生快乐,一生幸福。

  3个月后美兰的病情再度恶化,临终前致文守在她身边痛苦之情难以言表。美兰反而平静下来,她拉住两个幼小的女儿交到文哥手里:“快叫爸爸”,两个女儿乖乖喊起来:“爸爸,爸爸”致文泪流满面,紧紧抱住两个可爱的女儿。美兰笑了,这是离开人世的最后一笑,她看到两个女儿对文哥一点不陌生,对文哥非常亲热,真像亲生父女,她含笑九泉了,美兰安祥的走了,永远的走了。致文把美兰埋葬在她丈夫旁边,在她的墓前摆满 鲜花,一个善良美丽的美兰就这样长眠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