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更新日期:2015-06-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几个月后一部警察车停在矿务局大院里,两个警察匆匆上楼。“去把张致文叫来”陈局长满脸怒气,致文推开局长办公室的门看到两个警察站在办公室里一脸严肃,致文知道东窗事发了,自己的死期到了。“你是张致文?”其中一个警察问道:“我是张志文”致文面无表情的回答。“你知道你犯了什么事吗?”致文摇摇头说“不知道”“ 哼,死到临头还不老实”警察冷笑一声“你贪污公款10万,现在正式逮捕你,你在逮捕证上签字吧。”警察说完把逮捕证放在桌上。致文拿起笔签上自己的名字,另一个警察立即亮出了手铐,把致文的双手紧紧铐住。警察向陈局长招呼了一声就把致文带下了楼押上警车呼啸而去。
  整个矿务局大楼震动了,“什么?张致文逮捕了,贪污十万,这怎么可能呢?”另一个同事说:“他要那么多钱干什么?这可是杀头的罪呀”“真看不出来致文斯斯文文的他会干出这种傻事,把手伸向公款。”同事直摇头说“完了,完了,一个有大好前程的青年干部就这样毁了”大家议论纷纷摇头叹息。局长办公室里陈局长更是怒不可遏,他拍着桌子骂道:“败类,真是败类,我真瞎了眼睛没有看出来这个败类,我这样器重他,培养他,信任他,把这么多钱交给他,想不到他竟会干出这种罪大恶极的勾当,我真是瞎了眼睛,还是毛主席讲的对,阶级斗争要年年讲,天天讲呀。”
  致文逮捕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机械厂,王厂长吃了一惊,他完全清楚致文贪污这一大笔钱的用途,他也清楚致文的下场就是送上断头台,他为致文感到惋惜,为了一个姑娘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最后还要断送自己的生命。他想要不要给组织说明这一情况,看能不能给致文找到一条生路。王厂长左思右想,不能呀!如果组织知道这笔钱的下落一定会追回这笔脏款,致文还是难逃一死,而芸妹的整容的手术就要中断,致文以死换来芸妹的新生都要落空,这样既救不了致文也坑害了一个姑娘。王厂长深知致文的性格,他为朋友两肋插刀,他为人豪爽,办事又隐健,每走一步他都会深思熟虑,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筹到这笔钱,致文是不会铤而走险的,这是拿生命做赌注。王厂长也明白致文既敢干就敢当,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供出这笔钱的下落,反正是一死,致文是想好了对策的,王厂长倒吸了一口冷气。王厂长冷静下来也动了恻隐之心,就当不知道吧!生死由他去吧!
  致文押进监狱的第一天就牵挂起芸妹来,不知芸妹的手术顺不顺利,手术痛不痛,省城的同学安排好了她们的吃住吗?还有件事紧紧锁在他心头,这贪污的十万千万不能供出它的下落,不然的话将前功尽弃,自己用生命来赌博,如果公安查到这笔钱的下落,自己就彻彻底底输了,自己命赴黄泉,芸妹也会伤心欲绝以死殉情,这是致文最怕看到的。只要自己死死咬住这钱,赌博输了,芸妹就更加安全,手术就会一帆风顺,他也想到过自杀,自己已死,这笔钱的去向就永远成了迷,但天主教徒是不允许自杀的,他是教徒必须遵循教义。致文知道事情总一天会东窗事发,他将是C城最大的贪污犯审讯,判决,押往刑场,游街示众,万人空巷,他不是绿林好汉一路高歌,二十年后又是一条汉子。他也是人,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他也贪生怕死,他还年青才二十四岁,风华正茂,而且年青有为,几年来他一帆风顺,如果不是为了芸妹他会快快乐乐的一生。他又想起了美兰,想起了与美兰在一起美好的时光,爱情的火刚刚点燃就无情的熄灭。为了芸妹他背弃了美兰,使他心爱的姑娘痛不欲生,他不是情种,他是罪人。他把手伸进国库贪污挪用公款使国家蒙受损失,使陈局长陷入尴尬,他对不起父母,是父母含辛茹苦将他抚养大,他没有报答一点父母的养育之恩,却要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忍受一生的丧子之痛,内疚痛苦自责恐惧时时刻刻在折磨他。
  死囚犯脚上套着沉重的脚镣,死囚犯在用分分秒秒计算生命的终结,贪生是人的渴望,怕死是人的本性。致文无时无刻都在祷告主救他。判决已报最高法院核准,他期盼最高法院手下留情,刀下留人,放他一条生路,他期望奇迹出现,果然奇迹出现了,最高法院核准下来了“改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以观后效,理由是此案有些疑点没有查清十万脏款下落不明。”是最高法院动了恻隐之心还是中国法律在进步,总之最高法院刀下留人了,致文竟逃过了一死。但他要在铁窗中消磨一生,跟死有什么区别?他又感到无奈和悲哀。活着就有希望,他不是一个无所作为的人,他思想敏捷,善于交际,他办事隐妥充满自信,立功减刑,减刑立功是中国劳改制度的精华,是所有重刑犯通往自由的途径。
  在劳改的岁月里,奇迹再一次发生,一个无期徒刑的罪犯致文在8年后获得了自由,他离开监狱时才32岁,正值年华,致文被押往大西北监狱煤矿服刑,这对致文来说真是业务对口,他在大学里学的就是煤矿安全专业。致文再一次有了用武之地,他很快就被监狱领导重用,由他来指导掘煤进度和安全防范。他尽心尽力多挖煤来赎罪,他的表现获得了多次减刑,可减来减去也就是一年半载,再怎么减刑死囚犯也要服满二十年刑才能出狱。致文又感到了失望,减到最后一次刑时,二十年的漫长刑期像沉重的十字架压在他身上,他心灰意冷了,可事事难预料,一个震撼的奇迹又发生了。
  一天致文领着几十位劳改兄弟下坑挖煤,碰巧省劳改局领导来煤矿检查工作和安全,局领导由两位监狱长陪同下到煤矿深度检查。劳改兄弟今天十分卖力挖煤,争先恐后表现自己。突然致文感到大事不妙,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他毕竟是煤矿大学生,而且为人非常细心,他仿佛听到矿洞里非常轻微不易觉察的丝丝响声,他嗅到瓦斯浓度在增大,这是瓦斯爆炸的前奏。矿洞里有几十位劳改兄弟还有省劳改局领导和几位监狱长,瞬间爆炸统统都会命丧黄泉。他一刻都不敢耽误,他立即停下挖煤钻机跑到监狱长面前说:“报告政府请命令全体人员撤离,瓦斯很快就要爆炸”,监狱长一听大吃一惊,他是相信致文的,监狱长立即命令全体人员撤离,幸亏致文今天在坑洞否则全部完蛋,监狱长首先护送省局领导离开并嘱咐致文组织劳改兄弟迅速逃离。劳改犯兄弟像发疯似的争先恐后向洞外跑去,致文跑在最后,他要看到最后一个人撤离,轰的一声巨响,一团火光卷起瓦斯爆炸了,跑在最后的致文被一股热浪推到坑洞口捡了一条命。逃出来的兄弟们欢呼雀跃庆贺死里逃生。
  在监狱长办公室里,劳改局领导问监狱长“张致文犯什么事被判死刑?”监狱长答道:“张致文贪污十万元钱被判死刑后最高法院改死缓”“什么理由改判死缓?”监狱长想了想说:“根据案卷记载,最高法院批示此案有些疑点没有查清,十万赃款去向不明”“现在查清了吗?”局领导又追问起来。监狱长摇摇头苦笑笑说:“已经过去了8年了谁去查?”领导沉思了一会说:“你把张致文的案卷找来交给我,我派人去查”。监狱长一听高兴起来,省局领导这是要网开一面,张致文可能不要受牢狱之灾了。
  三个月后省局领导再一次来到煤矿检查工作。致文被叫到办公室,局领导笑笑说:“张致文坐吗”监狱长也高兴的给致文一支烟,致文受宠若惊连连说:“谢谢政府,谢谢领导”。局领导首先说话:“张致文你傻不傻,你当年贪污十万元钱为什么不向公安交代清楚,你编造一个赌博输了的谎言,这不是自己坑自己吗?现在你的问题我们已经彻底查清楚了,你贪污十万元原来是给一个毁容的叫芸妹的姑娘去整容,去救一个姑娘的生命,听说这个姑娘厌世自杀。你当初把问题向组织讲清楚也不致于被判死刑和无期徒刑呀,我们党和政府还是讲人道讲人情的嘛!”致文一听眼泪都下来了,当年是不是自己真糊涂应该把问题讲清楚。但一想也不对呀,此一时彼一时呀,当年贪污一万元钱都要被判死刑,贪污十万可是个惊天的数字。如果当年追回了这笔钱,岂不害了两条命呀!致文还是非常高兴,知道自己很快就获得自由了,倒不是查清了这十万的用途而是自己拯救了这么多人的生命,特别是救了省局领导的命,人心是肉做的不是铁打的。局领导接着说:“张致文根据当年的案情和你在狱中的一贯表现,特别是在上次瓦斯爆炸事故中,你表现突出,拯救了这么多人的生命你是立了大功的,经研究决定你被提前释放,同时奖励你人民币伍仟元,希望你出去后好好找一份工作,再也不要犯糊涂做对不起政府对不起人民的事,其实你在单位一直表现的很好,单位上都说你是一个人才,我希望能看到你以后的成就。”致文激动的站起来:“谢谢政府宽大为怀,谢谢领导帮助。”
  “啊!对了”局领导又想起一件事来问道:“张致文你知道芸妹的下落吗?”致文摇摇头。局领导叹了口气说:“芸妹姑娘去了美国,我们只查到芸妹去了美国芝加国,再以后的情况就没有办法再查了,芸妹的手术非常成功,恢复了原来的面孔,听说很漂亮。”局长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当他查到张致文是为了救一个姑娘而不惜以生命为代价,而这个姑娘又与他非亲非故时,局长心里震憾了,他的同情心油然而起,他一定要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他一心想放致文出狱,不光是因为致文救了他的命,而是被致文的善良和执着感动了。
  致文反而沉默了,自己苦熬了8年,出狱后却见不到芸妹,他突然想起8年前自己犯的一件糊涂事,当年他送芸妹去省城医院时,他把一张写的字条交给同学,并嘱咐同学在芸妹手术完成后亲自交给芸妹,致文清楚记得,他在字条上写道:“芸妹我恨你,我真恨你,是你拆散了我和心爱的美兰,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你哪一点值得我爱?你是天下最丑最难看的姑娘,我永远永远再也不想见到你”。致文当年的目的就是要芸妹对他死心,不要找他,不要等他,他不是判死刑就是判无期徒刑,他很可能在监狱中渡过一生。他不愿意看到芸妹痴心的等他,他希望芸妹容貌恢复后能找一个好男人幸福的渡过一生,他知道芸妹的性格,如果她知道致文是为了她而在监狱中渡过一生,她会终生不嫁,苦苦等待直到终老,想不到芸妹看张纸条后会对他产生这样大的误会,会离乡背井去大洋彼岸美国,致文从心里发出感叹,这都是命呀!出狱后去哪里?前途漫漫,致文非常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