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更新日期:2015-06-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致文一进家门就大声嚷嚷:“芸妹,好消息好消息”“什么好消息?”看到文哥这样高兴芸妹心里甜甜的。致文满脸笑容说道:“省城医院能用植皮整形的方法治疗烧伤的皮肤,现在已成功好几例,已经刊登在医疗杂志上的植皮修复后的烧伤病人的前后对比的照片”致文说完翻开杂志递到芸妹手上,“真的?”芸妹吃惊的接过杂志,她看到杂志上也是一个姑娘烧伤的照片,也是满脸疤痕跟她一样丑陋,植皮整形后简直换了一张脸,那么清秀漂亮,看不到一点烧伤的疤痕,这真是奇迹,芸妹高兴的差点蹦起来。如果自己做植皮整形恢复以前的面孔,她的漂亮她的气质不会输给任何姑娘,再也没有哪个姑娘能把文哥能从她身上夺走,有美丽的面孔有苗条的身段才能配得上文哥。
  芸妹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她对文哥撒娇:“文哥,我要去省城医院去做植皮整形手术,你带我去,你带我去”,致文看到芸妹这样高兴,致文也是说不出的高兴,也连忙说道:“不要急嘛!我一定会带你去省城医院,现在科技这样发达,你的手术一定会成功,到时候你就是C城最美丽的姑娘了”芸妹听到致文这样夸她心里像吃蜜一样甜蜜,她一刻也不愿意耽误,恨不得立刻就去省城。“这个手术要花多少钱呀?”姑妈冷不丁插一句。“呀!要花多少钱这个不知道”可顾得高兴,致文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致文想了一会儿说道:“姑妈,芸妹现在是国营企业工人了,看病有报销,就是不报销的话,砸锅卖铁也要给芸妹做手术”,芸妹听得眼泪汪汪,她知道文哥要办的事就一定办得到,文哥远谋深算,办事隐妥,她激动的说道:“谢谢文哥,我们早点去省城医院”芸妹恨不得明天就去,好早点看到自己美貌的脸庞。“芸妹,你也不要太着急,这样吧,我找个机会到省城出差办一下设备业务,芸妹,你也用不着请假,我找王厂长商量让你到省城出差,我顺便把机械厂的设备采购,一块办好就是,这点面子王厂长会给的”其实致文早就计划好了的。
  致文接着问姑妈:“姑妈,家里还有多少钱?”姑妈答道:“家里剩下3000多元钱,你全部拿去好了”,致文想了一下说:“我也还有4000多元钱,手术费应该够了吧!如果不够的话我在省城有同学有朋友,借点钱是没问题的”姑妈一听觉得很过意不去,“小张,又要花你那么多钱,我们真过意不去”“姑妈不要这样说,尽快把芸妹的脸治好比什么都好”,芸妹听得心里暖暖的。
  几天后,致文把一切安排妥当他和芸妹踏上了去省城的火车,C城离省城有几百公里的路程,芸妹没有出过远门,沿途的田园风光山川河流在芸妹眼中一闪一闪的快速通过,看得芸妹心花怒放。她第一次出远门还是跟她的心上人去省城,她紧紧依畏在致文身旁,车上的旅客都惊奇的望着他俩,芸妹越发觉得得意,心里说道有什么好看,不要看我现在难看,再过些日子我就是大美女,到时候把你们的眼睛看直。
  致文经常到省城出差,沿途的风光早已看够,他没有芸妹那样的兴趣,他一路沉思芸妹的手术会不会顺利,住院有没有床位。他在C城就想到了在省城的几位同学和朋友,他们都在省城机关工作。省城医院床位是一直紧张的,不开后门不找熟人是很难一时半会住到医院,每走一步致文就想到下一步,步步扎实,这是致文办事的风格,来之前他就和同学通了电话,电话那一头同学满口答应说致文的事就是他的事,他会联系好医院,可见致文的人缘。
  省城西安秦唐古都,历经战乱,,鼓楼还仿佛听见兵家的战鼓声,高高的城墙千年的风雨冲刷斑斑血迹,千古一帝秦始皇,兵马俑气势恢宏见证秦始皇当年远交近攻扫平六国统一中华的千秋伟业,致文每到省城都要发出感叹。
  省城医院科室齐全,设备先进,医才挤挤,县城医院望尘莫及。坐在整形科里的致文和芸妹来的时候还兴高采烈,可医生的一番话当头一棒,一盆冷水向致文和芸妹浇来,致文和芸妹心都凉透了。“这个姑娘烧伤已经好几年吧?”医生笑着问道。“是好几年了”致文答道。医生又说道:“姑娘才十七岁很年青嘛!植皮整形希望很大很可能恢复原貌,不过要经过多次手术,时间也会长一些”医生的话,致文和芸妹都高兴的差一点蹦起来。可医生话锋一转又使致文、芸妹的心跌到了谷底,“植皮手术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手术,费用估计七八万吧”致文、芸妹一听都呆了,七八万元钱这可是天文数字,每月才几十元工资凑到猴年马月才能凑够这么多钱。致文的心凉透了,他再有本事也没有办法变出这么多钱来。致文一直摇头,芸妹眼泪都出来了,科技再发达医疗再先进没钱一切都免谈。
  一走出医院,致文、芸妹心情沉重。致文安慰芸妹说:“芸妹,你不要太着急,钱我来想办法,我一定要把你整得漂漂亮亮”“文哥,算了吧!这么多钱从哪里弄?我就是这个命”芸妹已经心灰意冷了,两人也无心欣赏古城的秀色,致文把两个单位的的差事办完带着芸妹回到C城。
  回到C城后,致文首先找到机械厂王厂长。可王厂长一直摇头面露难色,“小张不是我不帮你,芸妹的手术费报销确是不能呀,七八万元钱的手术费怎么报?我厂一年的医疗费报销也只有区区几千元钱,财会有制度的,整形也不属医疗报销范畴,你还是另想办法吧,你各方面熟人多,找找他们看,我实在无能为力呀!”致文一听知道王厂长已经把门关死。致文想王厂长不是不肯帮忙,确有难度。“对了,小张你能筹到手术费,芸妹的住院床铺费伙食补贴等乱七八糟的费用,我还是想办法给你报吧,我也只能做到这一点了,请你多多谅解。”王厂长摊出了底线,王厂长想,你小张有天大的本事也筹不到这么多钱,现在哪家都不富,你朋友再多,人家也不肯借呀!你将来拿什么还?现在答应报销车费床铺费也乐的做个顺水人情。“那就谢谢王厂长啦,改天我请你喝酒”致文还是从心里感谢王厂长的,万一筹到手术费,能报销床铺费伙食费等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致文几天来使尽浑身解数,穷尽一切门路能借到的朋友都借遍也只区区几千元钱,离七八万手术费还有C城到北京那样遥远。可不治好芸妹的脸致文真心不甘,医生的一番话更使人也有紧迫感,十七岁的年龄是整形最佳年龄,年龄越大整形的难度越大,时不可失,机不再来。致文真正陷入到苦脑中,他大学毕业走向社会在单位工作,在交朋结友他都得心应手,凭着他头脑灵活,正直善良受到领导和同事朋友们的青睐。短短几年他建立了盘根错节的人脉关系。可今天芸妹的事却使他一筹莫展,朋友的话句句实在“小张呀!不是我们不帮你,七八万元的手术费我们想都不敢想,我们就是不吃不喝,工资积蓄全部借给你也是杯水车薪呀!现在大家都不富裕,几十元工资要养家糊口,你还是放弃吧!”可致文就是不甘心,错过了这次手术费后悔终生,也是他做人的失败呀。
  多天来致文跑前跑后不得要领,左思右想无计可施。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从脑海中闪过,技术设备处有二十万设备改造的钱由他负责这项工作,领导充分对他信任才把这一大笔钱交给他安排。这二十万元钱拿到医院芸妹就完完全全可以变成新人,但这是犯罪呀,这是贪污国家公款后果就是自己被送上断头台,致文展转难眠翻来覆去想这样做值吗?为了对朋友的承诺,为了一个满脸疤痕丑陋的姑娘,自己毁掉前程最后毁掉生命,贪污一万元钱都要判死刑,贪污十万可死十个来回了,致文心里在颤抖。当每天看到芸妹满脸愁云,偷偷流泪,致文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用死换来姑娘的新生,常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这要下多大的决心,这是在生死线上徘徊。可致文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一旦决定就义无反顾了,致文把黑手伸进了这笔公款。
  致文对姑妈和芸妹说:“手术钱我弄到了”,“真的?”姑妈和芸妹都不敢相信问道:“你怎么会弄到这么多钱?”“我有一个朋友他有一个亲戚在国外是开厂的,他同意借10万元钱。”致文想只好这样撒谎人家才会相信,国内是没有哪一个人能拿出十万元钱借人的,也只有国外华桥能拿出这一大笔钱。“文哥你真有本事”芸妹惊喜若狂起来。姑妈有点担心说道:“借这么多钱今后怎么还呀?”“姑妈不要着急,慢慢还嘛!”致文最后说:“姑妈,我在省城已经安排好了,我的同学在省城给你们租好房子,手术时间需要一年左右,一切生活都由我同学安排,你们就住在省城省的来回奔波,我也跟王厂长说好准芸妹一年长假,等芸妹全好了就回去上班,你们准备一下吧,过几天我们就去省城,我在省城安顿好你们,我就回去,以后我就没有时间来了,因为我以后工作非常忙了,你们自己保重吧!”致文交代完心里难受眼泪都差点流下来了。姑妈和芸妹哪里知道致文是在交代后事,如果知道致文是用生命来换取芸妹的新生,芸妹打死也不会同意的。她宁可自己去死也不愿意文哥去死。他和芸妹这一分别再次邂逅是三十年后的事了。致文逃过了一死,出狱后他再也没有结婚,但他却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在读大学。芸妹在异国他乡也未成家,孤身一人,但芸妹也有一对一儿一女双胞胎,等他们再一次重逢时中国大地已经彻底变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