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更新日期:2015-05-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致文和美兰忙着筹备婚礼,芸妹家里就出了大事了。听说文哥和美兰大姐很快就要结婚,芸妹就象得了一场大病,她整天痴痴呆呆,茶话不思,姑妈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如何是好。姑妈和芸妹心里都明白,致文和美兰这是要快刀斩乱麻,他们尽早结婚,就是要斩断芸妹的痴心妄想。姑妈想这确是好办法,长痛不如短痛,可对芸妹来说也实在太残忍。
  下班回来芸妹又躲进房间,姑妈想劝也没有用,让她好好冷静下来,总一天她会明白过来,致文只是她的哥哥,美兰才是他的妻子。饭烧好,芸妹还未从房间出来,姑妈敲门叫起来:“芸妹,吃饭啰。”可连喊几声里面没有动静,姑妈突然害怕起来,芸妹会不会干傻事,姑妈拼命敲门,里面还是没有一点响声,姑妈知道大事不妙,急忙跑到隔壁邻居家叫来李大哥把门踢开,眼前的情景吓人一跳,房间里床铺上血流不止,躺在床上的芸妹两眼紧闭,脸色苍白,泪水未干,枕头边放着致文的大照片,左手腕割出一个大血口。姑妈急忙抱住芸妹,紧紧按住伤口,李大哥也手忙脚乱撕破衣服包扎芸妹的左手伤口,血终于止住了。
  李大哥又连忙出去推来三轮车把芸妹抱上车子,带着姑妈向医院赶去。进了急诊室,医生急忙处理伤口,接上氧气,打了强心针,昏迷的芸妹终于醒过来了,捡了一条命,姑妈这才松了一口气。姑妈来到门诊室给致文打电话:“什么芸妹割腕自杀,有没有生命危险?”电话那头致文一阵阵着急。“小张,你也别着急,现在芸妹已经苏醒过来,就是血流的太多,现在正在输血。”姑妈的话带着哭声。“我马上赶过来。”致文放下电话,连忙向领导请假向医院赶来。
  致文推开病房门,看到芸妹躺在床上,两眼闭着,手上还吊着输血瓶,姑妈静静守在床边,寸步不敢离开。看到致文,姑妈悄悄把致文拉到病房外面说道:“怎么办呀,小张,芸妹就是这样的死心眼,看到她整天闷声不响,情绪低落,我就担心受怕,就怕她想不开走这条路。”姑妈边说边哭。“姑妈,你也不要太着急,我来想办法吧。芸妹怎么会这样傻,干出这种傻事来。”致文口里安慰姑妈,其实他心里比谁都着急。如果芸妹真的走这条路,他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哥哥,他答应她哥哥照顾好他的芸妹,就是因为他和美兰相爱,芸妹才会走这条不归路,自己岂不罪孽深重,跟美兰结婚不是,不结婚又不是,这如何是好,一向聪明的致文也束手无策,无计可施了。致文沉默了一会说道:“姑妈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稳定芸妹的情绪,我和你轮流陪着她,防止她再发生意外,等她醒过来我好好劝她。”
  两个小时后芸妹再次醒来,看到致文坐在床边,两只眼睛直视着她,两眉紧锁,脸上充满忧伤,芸妹痴痴呆呆的看着致文。“醒了,芸妹你怎么会干出这种傻事来,你想把我和姑妈急死你才甘心。”致文一连串的责问,是要唤醒她的亲情。“你一死倒痛快,丢下我,丢下姑妈,让我们痛苦一辈子,你居心何忍,我接到姑妈的电话,真的如五雷轰顶,差一点晕了过去,难道你就忍心看到我一辈子痛苦吗,为什么这样傻。”芸妹只是呆呆的听着,一声不吭,她看到致文这样伤心,心里一阵阵愧疚。自从美兰到她家里她妒火在熊熊燃烧,她恨不得把美兰赶出家门,谁也别想占有文哥,文哥是她的,尽管她在心中一直念道我配不上文哥,我配不上文哥。她也曾默默祝福文哥幸福快乐,愿文哥能找一个美丽善良的妻子为伴,可文哥对她的热情,对她的呵护,对她的关怀备致又引起她无穷的幻想,她恨不得世界上只剩下她和文哥,可她又知道这一切都是幻想,她再一次想到了死,死对她是一种解脱,她要彻底摆脱人世间的烦恼,跟随父母和哥哥而去。致文看到芸妹这样呆相,心软了,再不忍心责备她,致文脸色缓和下来说道:“芸妹你真不要做傻事。自从我妹妹跳河死了,我心里一直愧疚,我没有能保护她,这多年来,我一直深深自责,我外表看上去很坚强,但我内心是非常脆弱的,我也经不住打击的,自我看到你我就下决心要保护你,要使你快快乐乐的活着,可你还要走这条路,我没有用,我真的没有用,我是世界上最无用的男人,我没有能力保护我的亲妹妹,现在我又没有能力保护你,如果你死了,我真没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老天爷,我要怎样做才能断了你死的念头呢。”说着说着致文的眼泪流下来了,男儿有泪不轻弹,致文真的到了伤心处。
  芸妹看到致文这样伤心欲绝,心里在滴血,是她害得文哥这样伤心,是她害的文哥这样自责,文哥你为什么要救我,让我去死吧,我不愿拖累你,我更不愿意看到你和其它女人在一起,你知道我又多爱你,我想你总是彻夜难眠,我想你总是茶饭不思,我想你整天神魂颠倒,我活也是为你活着,死我也是为你去死,你知道芸妹的心吗?你知道芸妹的情吗。文哥啊,你是我生命的全部,我得不到你,就情愿去死,苍天可以做证。
  致文坐在芸妹身边轻轻抚摸芸妹受伤的手说:“你真傻,你真是傻妹妹呀。”芸妹再也忍不住猛然坐起来扑倒在致文怀里,紧紧抱住致文:“文哥,你不要离开我,我爱你,我不要你跟其它女人在一起,你不答应我,我就去死,谁也拦不住我死的决心。”致文一听心里震惊,芸妹爱她已经爱到如此痴狂,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不管他做出如何努力,都无法替代她这份情,怎么办呀,他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美兰,美兰也是如痴如狂的爱他,他也深爱着美兰,他一直是把芸妹当成妹妹看待,他从来没有对芸产生过一点爱情,任何一个男人也不会放弃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而去与一个满脸疤痕、丑陋无比的女子长相厮守、同床共眠。可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一丝后悔的念头袭上心头,如果他不答应芸妹的哥哥照顾芸妹,一切烦恼都不会有,他会和美兰相爱一生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呀。可芸妹的哥哥是他的救命恩人呀,没有芸妹哥哥搭救,他也早就离开人世。他抛弃芸妹就是忘恩负义的人,芸妹的哥哥在九泉之下一定会骂:“你是个男子汉吗,我把妹妹托付给你,你不但保护不了她,而且还直接害死了她,你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他放弃美兰就是世上最没有良心的男人,害了一个善良托付终身的姑娘,致文左右为难,他真正陷入了两难之地了。扑在怀里的芸妹一直在不停的哭泣。致文知道不答应芸妹,芸妹必死无疑,没有什么力量去阻止她去死,一个痴心的姑娘下决心去死,怎么防都防不住的。罢罢罢,致文冷静下来,割舍美兰他是一万个不愿意,眼下的芸妹又走到了死的边缘,总不能见死不救,爱情、救人孰轻孰重,在致文心中反复掂量。美兰年青貌美,聪明贤慧,不愁找不到好男人,芸妹就不同了,芸妹满脸疤痕,丑陋无比,是永远得不到爱情的。致文只好忍痛斩断与美兰的情丝,但心里有一种沉重的负罪感,他对得起这个姑娘,却对不起另一个姑娘,人呀来到世界上不但要经受各种苦难,还要经爱情的折磨,致文只好吞下这种苦果。
  致文紧紧抱住芸妹说道:“芸妹,你再不要做傻事,我答应你,你是我的女人,我永远不离开你。”“真的。”一股暖流穿过芸妹全身。芸妹紧紧依偎在致文怀里,口里不停的念道:“文哥,你真好,你真好。”这时一个护士推门进来看到芸妹和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吃了一惊,这两人怎么看怎么不般配,怎么会擦出爱情的火花,难道姑娘是为了这个英俊的小伙徇情,真是不可思议,护士摇摇头,静悄悄的退出病房。
  芸妹出院回到家中,又象换了一个人似的,满脸喜气,话也多了,一会姑妈这样,一会姑妈那样。姑妈奇怪了。芸妹怎么会一夜之间就会快乐象一只小鸟,致文到底使了什么魔法,把芸妹变得这样高兴,姑妈拉住芸妹的手问道:“你这样高兴,文哥给你说了什么?”芸妹兴高采烈的答道:“文哥答应我再不跟美兰在一起,他要永远跟我在一起。”芸妹说完一脸得意。“什么?”姑妈一听心如刀绞,芸妹向致文提出这样无理要求,这不是要活活拆散致文和美兰吗。美兰姑娘知道后会有多伤心,致文和芸妹根本就不般配,要文哥娶芸妹这也害苦了致文。芸妹一个人的幸福是建立在两个人的痛苦之上的,一个人的自私却换来了两个人的终生痛苦,这也太难为致文,也坑了美兰这个善良的姑娘。美兰第一次来到家里姑妈就看出美兰是一个非常通情达理、非常善良的姑娘。尽管芸妹对美兰态度冷淡,抱着敌意,可美兰一点不生气,对待亲妹妹一样对芸妹,问长问短,这样好心的姑娘天下难找呀。致文和美兰这样相爱,活活拆散他们真是罪孽呀,姑妈心里受到良心的责备,看到芸妹这样得意洋洋,姑妈心里满腔怒火,她想狠狠骂芸妹一顿,要她彻底死了这个念想,可姑妈又有什么办法呢。芸妹情绪波动,刺激了她又要寻死觅活,姑妈和文哥又如何应对。致文牺牲了一生的幸福,美兰将痛苦一辈子为代价,这是何苦呀。姑妈愁呀愁呀,真愁死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