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更新日期:2015-05-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芸妹在机械厂上班,同事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可时间长了同事们也习惯了,后来大家知道她的身世后都非常同情她,关心她。芸妹有一种回归大家庭的感觉。今天又是星期天,芸妹一大早就起来,把家里整得干干净净。芸哥答应今天来吃饭,姑妈一大早就买菜去了,每当文哥要来芸妹总是刻意打扮一番,她穿上文哥给她买的新衣服,文哥喜欢她穿的漂亮,在文哥面前她温顺的绵羊一样,芸妹除了面孔吓人,她身上每个部位都非常匀称,她全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苦命的姑娘她渴望着爱情,渴望着幸福,她深深地爱着文哥,她也清楚知道她和文哥是没有任何结果的,可她就放不下文哥,文哥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全部希望。
  快九点了,芸妹到巷口张望她要迎接文哥到来,她远远看到文哥来了,突然她发现文哥身边一同走来一位非常漂亮、身材苗条的姑娘,这个姑娘是谁,她为什么跟文哥在一起芸妹心中打翻了一瓶陈醋一样,酸酸的。她最怕也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终于出现了,芸妹眼泪夺眶而出。致文来到她面前带着微笑,他没有觉察到芸妹的表情,因为满是疤痕的脸孔是难以觉察到表情变化的。致文笑嘻嘻拉着芸妹的手说“芸妹,这位姐姐是我的女朋友,她叫美兰,她今天也跟你一道来看望你和姑妈。”这时美兰也笑吟吟地拉着芸妹的手说“芸妹,你也是我的好妹妹。”站在一旁的芸妹心中五味杂陈,她也曾希望文哥能找一个天下最美丽善良的姑娘做妻子,她希望她的文哥永远幸福,可当最美丽的姑娘来到文哥身旁时,她又莫名其妙的吃起醋来,忌妒、痛苦、矛盾交织在一起,失魂落魄的芸妹堪称可怜。
  致文看到芸妹呆呆地站着一声不吭,连忙问到:“芸妹怎么啦?哪里不舒服?”致文才发现芸妹的失态,可美兰毕竟是女人,她就觉察到芸妹在吃醋她只淡淡一笑,芸妹缓过神来“文哥,没有什么没什么。”芸妹极力掩饰心中的痛苦,“谢谢美兰姐来看我和姑妈。”芸妹的话言不由衷。一进家门姑妈看到美兰第一眼就心头一惊,这个美兰姑娘怎么长的跟芸妹那么象,和芸妹没有毁容前比站在面前的姑娘就是一个活生生芸妹。“姑妈您好,我和文哥看望您。”美兰很有礼貌的问候姑妈。“快请坐,快请坐。”姑妈非常客气的招呼。致文连忙笑着向姑妈介绍“姑妈,她叫美兰,是小学老师,是我的女朋友。”“好,好。”姑妈连说了几句好,“美兰姑娘,你真漂亮,文哥娶到你真是福气。”坐在一旁的芸妹一声不吭,一脸的不高兴,只是傻傻的望着致文。芸妹今天怎么了,本来文哥每次来她快活的象一只小鸟,嘴说不停,今天却一反常态,一声不吭,还满脸不高兴,姑妈很快明白了芸妹在吃美兰的醋,姑妈想可怜的芸妹你打消这个念头吧,你爱文哥也只能是一厢情愿,文哥只能把你当成妹妹。
  这时美兰站起身来,牵住芸妹的手说:“芸妹,走,我们到你闺房去,咱姐妹说说悄悄话。”美兰看到芸妹这样不高兴,把她当成情敌,心里想那个姑娘不怀春,芸妹也是个十七岁的大姑娘了,文哥对她那么好,文哥又那么优秀,姑娘怎么会不动心,吃醋也理所当然。可怜的芸妹如果没有毁容,芸妹和她就成了真正的对手,谁能得到文哥的爱,还真难说。现在的芸妹跟任何姑娘都没有了竞争的资本,何况自己在C城是数一数二的标致姑娘,美兰却不担心芸妹会夺走她心爱的文哥,她真正担心的是芸妹的痴心,不要让她陷得太深,要想方设法打消芸妹的痴心妄想。不管芸妹对她怀着如何的敌意,她会一如既往的和文哥一道爱护她,关心她,用真诚的心去化解芸妹的敌意。
  芸妹的房间正面墙上挂着父母、哥哥的大遗像,阴森森的,跟姑娘的闺房温馨很不协调,美兰觉得寒气袭人。可美兰的床铺那一面就是另一翻天地了,床上被盖非常干净整洁,床铺的墙上贴满了致文的照片,在书桌上放着一张放大到8寸的文哥和芸妹的合影。可见芸妹对文哥痴迷到了何种程度,美兰有点害怕,她真正担心起来,芸妹这样日思夜想文哥已经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这个问题非常严重,不打破她的梦想,后果真的难以预料了。“芸妹每天下班回来看看书吧?”芸妹似笑非笑的点点头。美兰在书桌上拿起一本书,一看“钢铁是怎么炼成的”笑着说:“这是一本好书,它激励人们的意志,保尔·柯察金是我们年青人的榜样。”美兰说到这里就打住了,再往下说怕刺到芸妹的痛处。在闺房中两个姑娘谈心,一个满怀热情,充满关心和爱护;一个满怀敌意,处处设防,就象两军交锋,阵前谈判。聪明的美兰也不知道与眼前 这个姑娘如何交流,这个姑娘又是文哥深受重托要照顾好的妹妹。美兰想无论如何也要想方设法打开姑娘的心锁,化解她的敌意,使芸妹从爱的痴迷中走出来,要使芸妹明白爱是男女双方的执着,单相思是不会开花结果的,只会增加自己的痛苦和烦恼。为了文哥不厌其烦也好,委曲求全也好,她要和文哥商量一个好办法来,美兰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坐在床上的芸妹一直沉默不语,她只是直视着美兰,可她心中在翻腾着波浪。她第一眼看到美兰时也很吃惊,美兰怎么长的跟她一样啊,如果不是毁容,她和这个姐姐是难分高低的,可自己就偏偏遭到这样的不幸,失去了容貌,就失去了与别的姑娘竞争的本钱,现在的她和这个姐姐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文哥的出现点燃了她活下去的希望,她期望天天能和文哥在一起,能天天看到文哥就心满意足。可现实又这样的残酷,横空出现的美兰将夺走她的文哥。文哥美兰将双宿双飞,自己却孤零零的留在孤岛上。她也知道文哥只把她当成亲妹妹,可她却把文哥当成心中的白马王子,她多么想与文哥双宿双飞,那怕同床共眠一天,她也死而无憾了。她也曾无数次祝福文哥幸福,可幸福真正降临到文哥身上时,她又那样焦虑不安,她把美兰姐当成了情敌,不是美兰的出现,文哥不会离开她。美兰每一个眼神,每一次微笑,她都当成对她的挑战,而自己是那样不堪一击。她也清楚美兰对她毫无敌意,美兰姐一定受到文哥的影响,她跟文哥一样把她当成亲妹妹,但她就无法接受这种爱,她心里没有丝毫感激之情,只有绵绵的恨意,酸酸的苦涩,两个姑娘就因文哥没有办法成为闺蜜。
  “开饭啰。”姑妈热情呼唤。美兰笑嘻嘻拉着芸妹走出房间。餐桌上致文谈笑风生,芸妹不停往致文碗里挟菜,美兰只淡淡一笑,芸妹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姑娘,还未脱孩子般的稚气,她不会计较芸妹的挑战。姑妈看不下去,说道:“好啦,芸妹,文哥那吃得完这多菜。”说完就往美兰碗里挟菜。 “美兰妹多吃点,你和文哥经常到我家里来玩。”芸妹一听满脸不高兴。致文是何等聪明的人,一来到芸妹家他就觉察到芸妹的变化,他知道芸妹在吃醋,他和美兰有共同的想法,一定不要给芸妹留下幻觉,十七岁的姑娘容易堕入情网,有幻想就会冲动,一旦陷入就无法自拔。
  一顿饭吃下来各自都有心思。姑妈也是女人又是过来人,她何尝不知道芸妹的心思,可怜芸妹渴望爱情、渴望幸福。文哥的到来给芸妹带来久违的春风,可美兰的出现又给芸妹蒙上可怕的阴影,姑妈不知如何是好。
  芸妹把致文和美兰一直送到巷口,“回去吧,芸妹好好工作,谁欺负你跟文哥说,文哥替你出头收拾他。”美兰一直拉住芸妹的手说:“芸妹,我的好妹妹,我和文哥会经常来看你的,有什么困难尽管对我和文哥说,我和文哥一定会帮你的,星期天你和姑妈来我家玩,你永远是我和文哥的亲妹妹。”芸妹一直不吭声,只是盯着致文看,美兰一直微笑,但心里却酸酸的。
  送走客人,芸妹躲进房间大哭起来,姑妈知道芸妹在发泄情绪,姑妈只是摇头叹息。
  在路上美兰对致文说:“你这个妹妹在吃我的醋。”“是吗?我怎么没看出来呀。”“你真坏,你是何等聪明的人,你会看不出来。”致文笑了说道:“芸妹还是个孩子,吃吃醋,耍耍孩子脾气,这也没有什么,只要你不吃醋就行。”“我当然吃醋,一个女孩子要抢我心上人能不吃醋吗?我也是女人呀。”美兰显得很委曲。致文摇摇头说:“我们今后慢慢开导她就是了。”“没有那么简单吧。”致文又说道:“芸妹也够可怜,那个青春年华的女孩子不渴望爱情,不渴望幸福,可一场大火毁掉了她一生幸福,怎不叫人心痛。”美兰也有同感,“文哥我们怎么办呀,怎样才能把她从单相思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办法总会有的,随着她年龄的增长,她也渐渐会懂事的,一旦她明白过来,理智就会战胜迷茫。”“可问题是现在是芸妹的情绪,她看到我就象看到仇敌一样,她那种仇视的眼光,我都感到害怕。”美兰心里就是不踏实,尽管芸妹没有任何竞争优势,文哥也不是花心的人,可情况总是千变万化的,如果芸妹以死相逼,文哥又太善良,又受她哥哥的恩惠心一软,美兰越想越怕,她真怕失去文哥,跟文哥在一起,她感到无穷的快乐,每当她和文哥走到大街上,无数的眼睛投过羡慕的眼光,就象一对漂亮的男女模特在大街上亮相,这时的美兰就会感到无比骄傲,无比幸福,她要捍卫爱情,她要捍卫幸福,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从美兰脑海中闪过,她对致文说:“文哥,我们结婚吧。”致文一听吃了一惊说道:“我们才认识一个多月,现在就结婚,你父母会同意吗?”“那我就管不了,我们结婚,芸妹就会死掉这条心。”致文沉默了,他知道美兰怕失去他,他总是想时间会抚平芸妹的创伤,可芸妹的单相思确实令人担心。“文哥我们快点结婚吧,情况非常紧迫。”“有这样严重吗?”“确实严重,芸妹正因为年龄小不懂事,很可能会做出傻事来,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凭我女人的直觉,我有种预感,芸妹会做出傻事的。”致文也感到了问题的严重了,他说道:“好,兰妹这次我听你的,只要你能说动父母,我们就结婚吧。”“放心吧,芸哥父母由我来说服,再说结婚又不是坏事,何况婚姻是自由的,谁也干涉了。”美兰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