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更新日期:2015-05-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致文把芸妹顶职安排工作的事告诉了美兰,美兰又把芸妹工作的事告诉了母亲,“真的?”母亲非常高兴,她发愁的就是这个芸妹,将来女儿和致文结婚拖着一个这样的妹总不是事。现在芸妹吃饭的事解决了,还是国营企业铁饭碗,起码不会给女儿女婿增加负担。这个未来的女婿真了不得,安排一个国家编制正式工可要有通天的本事,致文刚调来C城按理他也没有熟人呀,更谈不上有靠山,他是怎么安排芸妹工作的?母亲问到:“兰子,你那个文哥是通过什么路子安排芸妹顶职的?”美兰得意的笑起来说:“我的文哥确有本事,他亲自找的陈局长,芸妹不但可以顶职还安排在C城矿山机械厂以工代干坐办公室呢!机械厂王厂长就直接买了文哥的面子把芸妹安排在仓库任保管员工资也不按学徒工而是按以工代干工资呢!”母亲一听吃惊起来说道:“你这个文哥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我看就不简单,能顶职就很难,而且还能安排在城里工作,没有背景没有靠山能做到打死我也不信”,“妈,文哥真的没有门路,没有背景,其实矿务局陈局长本来就是文哥的老领导,陈局长为人正直非常同情芸妹家的遭遇,动了测隐之心,特事特办,机械厂王厂长经常与文哥打交道,关系比较好,所以芸妹的事办起来就顺利。”“没有那么简单吧?”母亲还是不相信说道:“早就听说矿务局陈局长是个老倔头,谁的面子都不买,杨副县长的一个侄子想安排进矿务局硬被顶了回去,听说这个陈局长是三八式的抗战老干部,牌子硬,资格老,县里的领导都奈他不何,不过原则性的干部也很难提上去的,按他的资历早就是正县级干部喽,可混到现在还是个局长,我看你这个文哥就是不简单,老倔头陈局长都会买他的面子,你了解文哥吗?”“妈,我怎样讲你才会相信,我怎么不了解文哥?”美兰不服气道“文哥就是这样一个热情而且非常有办法的人,他为人大方正直而且还善于交际,文哥总是说朋友不怕多,冤家怕一个,哪个朋友托他办事,他都会尽心尽力去办,他托朋友办事,他们也会尽心的,所以很多领导都喜欢他,办起事来就得心应手。”“是吗?我看这个文哥年纪青青就老经事故”“怎么老经事故?”美兰不服气了。母亲说道:“上次他来我们家问起事来他回答的滴水不漏,你这文哥好像从来不会出一点差错”,“妈,文哥初次上门他小心谨慎怕你们不喜欢他,所以他就处处小心”,“兰子,我提醒你要多多了解你这个文哥,我怕你们结婚后你玩不过这个文哥”,美兰听笑了说道:“妈,你放心,文哥会对我好的,他帮芸妹安排工作也是做好事,文哥是很善良的”,“我就怀疑文哥年纪这样青,处事做人那样老道,办起事来又那样能耐,隐妥,怎跟他年纪很不匹配”“怎么不匹配?难道叫文哥油腔滑调或老实巴交你才满意?”“好好,你的文哥好,还没有过门你就处处护着你的文哥,怪不得说女大不中留,嫁了老公忘了娘。”美兰笑道:“妈,不会的,我嫁了老公不会忘了娘的,你是我亲妈呀!”“那就好,可说到要做到哟”
  傍晚致文和美兰又来到河边,天气越来越热,人们都穿着薄薄的单衣,河边吹过来的微风使人感到清凉,百虫已经苏醒,夜晚还能听到它们的叫声,河中间有一条渔船在收网,两个渔民在小心翼翼把网里鱼挑出来放进鱼娄,船头的渔灯随着渔船的摆动而一幌一幌。“这真是一网鱼来一网粮”致文又感叹起来,两个年青人坐在河边依畏在一起,望着天空,明月当空,繁星点点,“文哥,芸妹工作落实了,我母亲也很高兴,你说好笑不好笑,我妈说你有这么大的能耐,还说你不简单,老经事故,做人做事四面来风与你年纪很不相匹配”,致文笑了“我应该是怎样才与我年龄相匹?你对我怎样看法?”“文哥我是相信你的,我母亲讲的我也想过,你调来C城不久,怎么在各机关玩得转,难道真如我母亲所说你不简单,有来头?”致文听后沉思了一会说道:“兰妹,做人难呀!你老实巴交受人欺侮,你油腔滑调讨人嫌。做人随和一点,我本来就是做技术工作的,接触的人方方面面比较多,我清楚知道既要跟领导搞好关系也要与同事们搞好关系,人是生活在社会里,不是生活在真空里,我做人做事的原则就是不去得罪人,更不去害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美兰点点头说:“我知道你没靠山背景,但我知道你确不简单,聪慧过人,你那样优秀,我都觉得配不上你”,致文一听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美兰,你错了,两个性格都非常强,而且都有主见能力都一样强的男女是不能做夫妻的,就是做了夫妻终究要分开”“为什么?”美兰不解。“美兰你要知道,性格要互补,柔刚结合,男的要阳刚,女的柔软,性格都一样,能力都一样,一开口都能猜透对方意见,看到对方的内心,做夫妻就无话可谈,你亲我爱都有虚假的成分,这样的夫妻就平淡的像一杯清水一样无色无味”美兰一听这真是独创的见解,文哥讲出来的哲理都与众不同,这时致文又解释道:“兰妹,我确实没有你想像的完美的,一切都是从实践中来的,我初次分配到矿山工作时由于没有社会经验,阅历浅,还傻呼呼的认为处处逞强,认为处处显示自己的能力就会受到领导的器重,同事们的青睐,真想不到人际关系会这样复杂,你能力强人家眼红你,忌妒你,处处排挤你,枪打出头鸟,你能力差人家又小看你,瞧不起你,真叫你左右为难,无所适从,在一个科室工作不是工作难做而是人与人的关系处理难。几年下来,我也看透了学精了,科室里评先进我从不去争,有什么好差事我也处处让人,同事、朋友找我办事我也尽心尽力去办,领导布置的工作我也尽力去完成,所以上至领导下至同事朋友都喜欢我,我真的炼成了金钢不败之身,还有很多热心的同事、朋友、大姐张锣给我介绍对象”,“难道你一个姑娘都没看中?”“我压根就没去看”“为什么?”美兰不解。“我还年青,才23岁,我不想过早成家,我还想干一番事业,再说我答应跟姑娘见面,姑娘看中了我,我又不愿意过早谈对象,岂不又得罪人,我又不愿意欺骗人家,更不愿意耽误人家姑娘。”“那你为什么同意跟我见面?”美兰觉得致文这样解释不通,致文又止不住笑了说:“你表姐盛情难却呀!再说我在矿山工作,给我介绍对象的人都是热心的熟人,我答应见面又不同意人家那不更得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呀,你表姐就不同了,得罪了就得罪了,反正是一面之交又不在一个部门上班不会抬头不见低头见,再说你表姐一再说你非常漂亮又聪明,我也就动心了,好像有一股力量推动我跟你见面,果然我见到你就决定下来非你莫属了,这大概就是缘分吧。”“你真坏”美兰心里有一股甜甜的味道。
  “文哥,还有件事我不明白,你既然这样优秀,家庭成份又好,领导又器重你,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入党呢?我父亲也提过这样的疑问,我父亲说不入党将来怎么往上提拔呀”“我不愿意走仕途,我只要做好本份工作就行”,“没有这样简单吧?你没有讲实话”美兰还是不相信致文讲的是实话,“你真聪明,怪不得你表姐说你不但漂亮而且非常聪明,你真想知道原因?”“我当然想知道,我不希望你有什么瞒着我,我这样爱着你,依赖你,相信你,你我都要敞开各自心扉。”“好言词,都要敞开各自的心扉,坦成相见,到底是受过教育的知识女性,用词得当”致文赞叹起来,致文沉思了一会说道:“说来话长,领导上是找过我几次,要我进步努力加入党组织”,“那你为什么不答应?”“我不能做违心的事呀!”“什么违心的事?”美兰惊讶起来。“实话跟你说吧,信仰不一样”“什么信仰不一样,你信仰什么?”美兰更加不理解了。“我是信仰天主的,我是天主教徒”“真的?”美兰吃惊起来,“是真的”,致文点点头说:“我外公外婆、母亲都是信仰天主教,我生下来就被母亲抱到教堂请神父洗礼,我嗷嗷待哺就是天主教徒了,我仿佛记得我5岁那年春天我高烧不退,全身像烧木炭一样滚烫,我母亲吓坏了,急忙把我带到医院打针吃药,高烧仍然不退,会诊的医生都摇头说烧的太久了,就算退烧脑子也烧坏了,很可能残疾了,这样的高烧有多痛苦我也记不得了,我就记得我母亲天天跪在地下念圣经,求主恕罪,求天主圣母保佑我早点退烧,可怜天下父母心,心诚则灵,奇迹发生了,一天突然我的烧全部退掉了,全身的抖动也停止了,我母亲感动的两眼流泪,连连说谢谢主,谢谢圣母,我长大后,我母亲一直对我说,儿呀你的命是主是圣母救的,你心里要有主要有圣母,要多做好事,多做善事,绝不去害人。”致文一口气说完,眼里尽是泪水,美兰静静听到心里一阵阵酸楚,心爱的文哥小时候受过这样高烧病痛的折磨,原来他心地这样的善良,是从小受到母亲的教诲。美兰还有点不理解问道:“文哥,你信教与入党有什么关系?”致文答道:“共产党是信仰马列主义,是无神论者,而教徒是信仰天主的,是有神论者,我不能一面去信仰有神另一面又去信仰无神,这样做也太虚伪了,这不是我做人的原则呀”,美兰渐渐明白过来问道:“你领导和同事朋友知道你信教吗?”“我从不透露我信教的事,你要知道文化大革命一切宗教都被禁止,宗教受到这样的打压,教徒们都把信仰埋在心里,我也一样。我从不透露我信教是政治气候容不下教徒,另一面是一旦知道我是教徒我就会受到歧视,大家都会疏远我,我会感到孤独。啊,对了兰妹你不要把我信教的事告诉你的父母,免得节外生枝”,“文哥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会永远严守这个秘密的。”“兰妹,我相信党和政府一定允许人们信仰宗教自由,再严厉再专制的国家都阻挡不了人民信仰宗教的自由,相信政府一定开放宗教的自由,这个日子已经不远了。”美兰点点头说道:“文哥,你也确实不容易,我爱上你,并不全是你英俊的外表而是你有一颗金子般的心”,“我没有那么高尚吧?其实我也是私心很重的人”,“不,你不是个私心很重的人,从芸妹这件事来看,你们素不相识,你却这样尽心尽力帮她”,致文摇摇头说道:“我确实没有你说的那样高尚,但我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你想知道我和芸妹哥哥之间的故事吗?”“你跟芸妹哥哥之间还有什么秘密吗?我当然想知道”,美兰又惊讶起来,“你快说呀,到底是什么故事?”文哥深藏不露城府很深,怪不得母亲说他做人做事与他年龄极不相匹。
  致文深深叹了口气说道:“我大学毕业分配到矿山工作正逢文化大革命,这可是触及到灵魂的大革命,几乎波及到全中国每一个人。矿山干部、群众分为两大派,矿领导都成了走资派,批斗呀、挂牌呀、游街呀,代替了正常的工作,我哪派都不参加做一个逍遥派,我就看不惯有些人平常对领导毕恭毕敬,可来了运动又是一副面孔,翻脸比翻书还要快,趁乱踩着别人的肩头望上爬,也不怕摔死。我心中郁闷,我每天偷偷记日记,日记中不泛牢骚,怪话,当然也有对最高层的不满”,“你真胆大,不怕被人发现,打成反革命?”美兰听得胆战心惊。“是的,你说的很对,毕竟我刚跨出校门,年青幼稚”致文回想起来也感到害怕,停了一会致文又说到:“后来真的被人发现了,我差点丢掉性命,要知道攻击高层是要掉脑袋的”,“真的?”美兰听得心惊肉跳起来。“美兰是主在保护我,现在想起来还后怕,是一个同室的同事偷看了我的日记,他是一个小人,文化大革命一心想往上爬,我平常一直看不起他,他也非常忌妒我的才华,落井下石就成了他的专长,他到专案组头头告了密,我的大祸临头了。”“后来呢?你是怎样躲过这场大难的?”美兰着急起来。致文又深深叹了口气说道:“是芸妹的哥哥救了我,我才大难不死,否则真的死定了”,“芸妹的哥哥是怎样救你的?”美兰又询问起来,“我和芸妹的哥哥文强也算得上是朋友,虽然交情不深,彼此也谈的来吧。碰巧芸妹的哥哥也是专案组成员,我才逢凶化吉,遇难逞祥。当时我被押到专案组交待,专案组头头拍头桌子喝道:“张致文老实交待记了那些反动日记,争取从宽处理”,我当时狡辩说我没有记什么日记,“死到临头还想抵赖”这时芸妹的哥哥文强走过来把我头按下去说你还不老实,还不低头认罪?”说完还狠狠踢了我一脚,我当时气得七孔冒烟,我心里骂到谢文强,你这个小人,我还把你当朋友,我真是瞎了眼睛,你这个小人也会落井下石,踩着朋友的肩头望上爬,我一直低着头,当我抬起头时,我突然发现芸妹的哥哥不知道什么原因借故离开了,过了二十分钟芸妹的哥又回来了,这时一个专案组成员对头头说我们不要跟这个反革命耗着,我们派人到张致文宿舍里搜一下,搜出日记就有证据,不怕张致文抵赖,我一听差点瘫倒在地,完了,我死到临头了,我的日记就放压在箱子底下,造反派翻箱倒柜就一定能翻到日记,我害怕了,脸上充满恐惧的和悲哀。这时我又发现芸妹的哥哥趁人不注意向我挤挤眼点点头,我当时吓蒙了,没有明白芸妹哥哥的暗示。又过了一个小时,几个专案组成员回来了,我发现他们两手空空,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专案组成员伏在专案组长的耳朵上嘀咕了几句,立刻专案组头头脸色就缓和起来了,他站起来说:“误会,误会,张致文经过我们调查没有发现什么反动日记,我们这样做也是对组织负责,也是对你负责,你还是好同志嘛!希望你加入我们的造反组织,”专案组头头真是翻手是云复手是雨。这真是个奇迹,我竟会逃过一劫,我回到宿舍一看,我的东西翻的乱七八糟,我的箱子翻的底朝天,这就奇怪了,日记本明明压在箱底下,专案组怎么没有翻到?日记本不会自己跑掉吧?我忽然恍然大悟,在专案组审查我时芸妹哥哥借故离开了二十分钟,回来时又向我挤眉弄眼,他在暗示我不要害怕,日记本已被他毁掉了,我又想起来了,有一天我正在宿舍里写日记,芸妹的哥哥突然推门进来找我聊天,我急忙把日记本藏到木箱底下,芸妹的哥哥肯定看见了我放日记本的地方,肯定是芸妹的哥哥借故离开跑到我宿舍翻窗进来拿走日记本毁掉,天呀,是芸妹的哥哥救了我,我真是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我羞愧难当,想不到芸妹哥哥这样正直,又是那样机智,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呀!”致文说着说着流下了眼泪。美兰这时也心潮起伏,怪不得文哥对芸妹那样好,原来是知恩图报呀!美兰问道:“后来你问过芸妹哥哥这件事吗?”“我亲自向他道谢,他只是笑笑说我可没有做什么,今后要注意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连连道谢,芸妹哥哥只是笑而不答,我明白了,防人这心不可无,芸妹哥不想留下什么证据,这年头人心难测呀!他也不想我一辈子对他心存感激。但他的救命大恩我会一辈子铭记在心永不能忘呀!芸妹哥哥文强好人呀!”“芸妹知道这件事吗?”致文摇摇头说:“芸妹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你为什么不告诉她?”美兰不解。致文摇摇头说:“芸妹的哥哥临死时把芸妹托付给我,一再嘱咐我不要告诉她是他做哥哥在托付我照顾她”“这又为什么?”美兰还是不理解,“芸妹哥哥说芸妹脾气倔,她最不愿意别人可怜她、同情她,她自尊心太强,弄不好会弄巧成拙,要我想办法接近她。芸妹的哥哥还拿出芸妹毁容前的照片,我当时惊呆了,天底下竟会有这样巧的事,芸妹长的跟我妹妹那么像,而且遭毁容又一样。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更加呆了,芸妹、我妹妹和你三个人就像三胞胎孪生姐妹,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致文把美兰抱在怀里轻轻抚摸起来说道:“美兰这是天意呀!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吧,芸妹哥哥死后我把他埋葬在矿山附近的山岗上,对面是一个小山村,我把坟对着这个小山村,旁边还散落着几座坟,我怕他死后孤独不愿他成孤魂野鬼,我委托山村的老农,清明给他扫墓,这个老农他有一对双胞胎女儿,日子过得艰难,我留下了一笔钱给他贴补家用。之后我要想办法调来C城照顾芸妹,我通过关系很快调来C城矿务局,刚安顿好就在大街巧遇芸妹,以后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美兰听得惊呆了说道:“这真是个催人泪下的故事,你可以把它写成小说”,“那你来完成吧”美兰笑了:“我哪有这个水平”,致文也笑了:“你当然有这个水平,你是师范高材生,是教师又是班主任,教语文教学生写作文”“那我试试吧”“我就等着拜读你的大作了”。致文和美兰对视一笑紧紧抱在一起,致文又说道:“兰妹我确实没有你想像的那样高尚,芸妹哥哥救了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大恩”。“文哥如果不是芸妹哥哥救了你,你遇到芸妹这样遭遇会关心她、帮助她吗?”“会的,但不会这样用尽全力去为她做一切事的,人都是有弱点的,我也不例外。”“文哥,我真的爱死你了,我日夜都在想你,我一步都不愿意离开你,我害怕失去你,你那么优秀,一定会有很多姑娘追你,这是我最担心的。”“放心吧,我不是见异思迁的人,自从我见到你,就知道你是一个很有主见和性格的姑娘,你不但聪慧而且美丽大方,追你的小伙子肯定不少,我当然捷足先占,我是永远不会变心的。”“文哥,我相信你,让我们一起来照顾芸妹吧。”致文抱住美兰在她脸上狂吻起来,美兰泪流满面,全身颤抖,一阵阵眩晕,致文和美兰都深深体会到心心相印的爱情才是最幸福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