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十章
第十章



更新日期:2015-05-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致文一跨进芸妹的家门就感到气氛不对,一种不祥的感觉袭上心头,姑妈坐在客厅里愁眉苦脸,芸妹肯定在房间里偷偷流泪。“姑妈出了什么事?”致文着急起来“芸妹在房间里吗?”“芸妹在房间里一天都没有吃饭了,只是哭”姑妈说完不停的摇头满脸愁云,“姑妈到底了了什么事你们这样伤心?”“芸妹的哥哥文强死了”“真的?”致文故作惊讶状,其实致文是明知故问,芸妹的哥哥临死的面容在致文的脑海一闪一闪掠过,他知道芸妹迟早会知道这件伤心事,他希望消息来的迟一点,但纸是包不住火的,致文也早有准备。“姑妈芸妹的哥哥几时死的?”致文又明知故问。姑妈摇摇头带着哭声说道:“已经死了一些日子了,昨天矿山工会来人送来文强的遗物和抚恤金,说是得癌病死的,我的可怜的大侄子呀!”姑妈说完大声的哭起来。致文沉默一会说道:“姑妈节哀吧,人死不能复生”“你去劝劝芸妹吧,她会听你的话,她心里除了她的亲哥哥也就是你这个哥哥了”致文点点头说“好吧!我去劝芸妹”。
  躺在床上的芸妹眼睛红肿,烧伤的脸上更加丑陋,致文真不忍心看到芸妹这样伤心欲绝,他也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安慰她。他来到床边轻轻扶起芸妹说道:“芸妹呀!我知道你很爱你哥哥,你哥哥生前很疼你,他的死你很伤心我很理解,但你哥哥只有这么长的寿,这是没有办法的,但人死是不能复生的,如果你哥哥在地下所知看到你这样痛苦,整天不吃不喝糟踏身子,他会安心吗?他在地下多么愿意看到你振作起来好好活下去,他的灵魂才会得到安息,难道你愿意你哥哥死不瞑目吗?人来到世界上就是多灾多难的,不过你家的苦难比别家多一些,我希望你走出哥哥死亡的阴影,坚强起来,振作起来,我喜欢看到一个活泼可爱的芸妹,我最不喜欢看到一个整天不吃不喝愁眉苦脸的芸妹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就不来了,我不能接受我跟你一样在痛苦煎熬中渡日”致文说完转身就走,“我走了,我再也不来了,永远不来了”“文哥你不要走”芸妹猛地坐起来扑向文哥怀里哭道:“文哥你不要走,你不要离开我,我再也不愿意失去你这个哥哥,我一切都听你的”致文抱住芸妹轻轻抚摸着芸妹的秀发说道:“你真是孩子,乖,听话,你哥哥死大家跟你一样非常痛心,但我们活着的人还要活着呀,只有你走出痛苦,走出悲伤,健康的活,快乐的活着,你死去的哥哥也好,我们也好,都会感到很欣慰的呀。”芸妹点点头说道“文哥我都听你的,都听你的”“听我的是吧?那你快去吃饭去,都饿了一天了,不要饿坏了,文哥可心痛。”致文想芸妹还是个孩子,哄哄她就好了。
  走出房间,姑妈连忙去盛饭,姑妈知道也只有文哥能劝住芸妹,其它人真拿她没辙。如果不是文哥姑妈真的害怕芸妹会做出傻事来,看到芸妹乖乖吃饭,致文放下心来,但一个沉重的顾虑压在了致文的心头,今后芸妹的生活怎么办?长期这样无所事事,人活着天天要面对柴米油盐,自己是承诺过照顾她一辈子,可天总有不测风云,人也有旦夕祸福呀!万一自己有什么发生没有办法照顾到芸妹,芸妹将如何活下去,这个问题不解决总是一块心病。致文突然想到现在不是有组织吗?有政府吗?寻求组织帮助不是更好吗?致文心里有了底。
  芸妹吃好饭致文吩咐道:“芸妹,你到厨房去洗碗,我有几句话要跟姑妈说”“有什么话讲为什么要瞒着我”芸妹不肯离开。“芸妹听话,快去洗碗”,“好吧”芸妹非常不情愿的去了厨房。姑妈惊奇的望着致文不知道致文有什么话要对她讲,看到芸妹离开,致文开口了“姑妈,芸妹不小了,她哥哥又死了,家里的经济来源断了,就是她哥哥在,也是千岁的父母难保百岁的儿女,芸妹要想办法自立了,当然有我在我不会让她饿着冻着,但事事难料,以后的事谁也料不到,所以我们要想办法长期解决芸妹的出路了。”“致文,你有什么好办法?姑妈何尝没有想过芸妹的出路,可芸妹这副面孔,哪个单位会要她,姑妈又是一个妇道人家,又有什么办法呢!”致文已经想好办法了,由他出面吧。一个孤儿,一个毁容的不幸的姑娘,父母早亡,哥哥去世,政府组织不伸出援手难道眼睁睁见死不救吗?现在还是社会主义制度吗?“姑妈,我已经想好了芸妹的出路了”“什么出路?”姑妈急着想知道答案。“姑妈芸妹的哥哥不是在矿山工作吗,矿山又归矿务局领导,芸妹的哥哥死了空缺一个职工编制正好顶上哥哥的编制,现在政策允许子女顶替退休父母的工作,芸妹情况特殊也可以特事特办嘛,只要芸妹能顶职就有饭碗,吃饭就不成问题了。”“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姑妈表示赞同。“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因为是妹妹顶哥哥的职难度比较大”“那怎么办?”姑妈着急起来,“姑妈你也不要太着急,芸妹的情况太特殊,求求领导网开一面吧,领导不是个个铁打的心肠吧”,姑妈点点头说道“也只有这样了”,突然姑妈又发愁起来说道:“就算芸妹能顶职,她这副面孔哪个单位敢要她?”致文想了想说道:“如果芸妹顶了职就是国家正式职工编制,单位是国家的,又不是私人的”。“好,就这么办”姑妈下定了决心,“小张,你是想我出面去找矿务局领导?我是一个妇道人家,我怕什么?豁出去了,真谢谢你为芸妹想的这样周到”,致文笑了说道“姑妈真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姑妈现在矿务局局长姓陈,原来是煤矿矿长,我在矿山工作时跟他打过几次交道,他是我老领导,他为人正直,如果他点头芸妹的事就可以基本定下来了”,“那最好,你熟门熟路你带我去见他”,“我当然引见你,我会在暗中敲边鼓!”“那就更好了,要给局长送点礼吧?”“不用,陈局长最反感这个”姑妈高兴起来说道:“芸妹幸亏遇见你,芸妹真是福气,我和芸妹不知道怎样谢你才好”,“姑妈用不着过意不去,人生何处不相逢呀!我跟芸妹也是有缘份呀。”致文和姑妈的谈话芸妹在厨房里偷听的清清楚楚,顿时芸妹泪流满面,文哥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人,哪个姑娘稼给文哥是天下最幸福最幸福的女人。
  第二天一大早致文就在矿务局大门口接住姑妈,致文知道陈局长上班来的很早,上班前不堵到陈局长等一下开会呀、汇报呀、布置工作呀就很难见到陈局长了。致文领着姑妈来到二楼局长办公室门前轻轻敲门。“请进”致文推开门领着姑妈走进办公室。“是小张呀,一大早有什么事呀?”局长坐在办公桌中央看到致文和一大娘进来非常奇怪又问到:“这位大娘找我有事吗?”致文笑道:“局长,我向你汇报一些事情”“有事说吗?大娘坐吗”局长为人和气没有一点局长架子。致文仔仔细细的向陈局长讲述了芸妹家里的情况,陈局长听得很认真问道:“这个芸妹的哥哥是哪个矿山的?”“是前进煤矿的”致文答道。“啊,有印象,有印象”陈局长原来就在这个煤矿任矿长。陈局长沉默了一会说道:“这个问题我们要研究一下,这样吧,我跟杨副局长和李副局长商量一下,按政策只有子女顶父母的职,妹妹顶职有点难度,但你们也不要着急,芸妹家里出了这么多不幸我也非常同情,看能不能特事特办,我也跟劳动局领导沟通一下”,“谢谢陈局长,谢谢陈局长”致文和姑妈连声道谢。“这样吧小张,你让这个芸妹在家等消息吧,有了结果我会通知你,具体的事由你操办吧!”听到陈局长这样说致文心里非常高兴,局长讲等消息就一定是好消息,芸妹顶职肯定有希望。共产党有这样的好领导老百姓打心里高兴。
  致文和姑妈起身问陈局长告辞,陈局长也连忙起身送大娘到门口说道:“大娘不要操之过急,有个过程嘛,我会尽快地解决,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的”,“真谢谢局长,你是好人呀!”姑妈感动的眼泪汪汪,来的时候姑妈就想好不解决的话就一哭二闹三上吊,想不到陈局长会这样通情达理,怪不得致文说陈局长为人正直,看来陈局长不但为人正直而且还善良,她从心里祝福陈局长步步高升。致文把姑妈送到大门口说道:“姑妈,我就不送你了,我要上班了,你叫芸妹在家等消息吧。”
  一个星期后,致文提着一瓶好酒兴冲冲来到芸妹家里,一进门就大声喊到:“芸妹,好消息,大功告成,我们好好庆祝一下”,芸妹急忙从房间里出来惊喜的说道:“真的?”“那可不是真的,文哥还会骗你吗?”姑妈也连连说:“我炒几个菜好好庆祝一下。”致文放下酒瓶连忙从包里拿出一封信涵交到芸妹手里,芸妹拿起信涵一看上面写道兹分配谢芸妹同志到矿山机械修配厂工作,具体工作有你厂作出安排,下面落款是C城矿务局人事科下面还盖着矿务局人事科的鲜红大印。芸妹看了一遍又一遍,这个突如其来的好消息简直把芸妹击昏了,她像疯了似的叫喊着“姑妈我有工作了,我是国家正式工人啦”姑妈看到芸妹这样高兴连连说“真要感谢陈局长,好人呀,更要多谢致文,我天天烧香叩头保佑陈局长和致文年年平安”
  在餐桌上致文说道:“星期一我带芸妹到机械厂报到,厂里的王厂长我也认识,跟我关系还可以,王厂长经常到我矿里维修机械,我接待过几次,王厂长他为人也正直,比较好讲话。”姑妈听后心里又惊叹起来这个文哥真是不简单,年纪青青就认识这么多领导,而且跟领导关系都处的很好,姑妈夸奖说:“文哥你真是路道粗,认得这么多的领导,芸妹真有福气,处处会遇到好人”致文谦虚道:“姑妈,我哪有这本事,我是做技术设备方面工作的少不了要与方方面面打交道,多个朋友多条路,这年头多栽花少栽刺,朋友不怕多,冤家就怕一个哟。”姑妈想致文年纪青青就老经世故,他为人和善做事又隐健,这样的好青年确是很少,致文只要在单位好好干,前途是无量哟!
  星期一芸妹穿身干净的衣服和文哥去了矿山机械修理厂。机械厂在城东面离C城不远,两栋占地面积很大的车间,办公室在车间左侧一排平房。
  致文在厂长办公室找到了王厂长时,王厂长看到致文带一个戴着大墨镜和大口罩的姑娘来到办公室非常惊讶,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致文含笑着首先打招呼:“王厂长,你好”王厂长连忙站起来握住致文的手笑道:“矿务局干部大驾光临有何指示?”致文毕竟是矿务局技术处主任,机械厂又归矿务局领导,机械厂又与技术处关系密切,致文调来矿务局工作王厂长想这个年青干部有来头的。致文笑了说道:“王厂长你是一方霸主,我哪敢问你下指示,我是受陈局长委托来厂公事公办的”,王厂长也笑了:“开个玩笑,开个玩笑,陈局长有何指示呀?”致文把芸妹大致情况给王厂长述说一下,然后将分配函交给王厂长,王厂长接过信函看了一下心中就有数了,这个姑娘有来头,哥哥死了妹妹顶职这也不符合政策呀,就是顶职也应该在她哥哥煤矿顶职呀,怎么会安排在城里顶职,这个姑娘肯定有背景,陈局长是个办事认真,原则性很强的人,怎么也顶不住压力,而且亲自委托矿务局干部带来报到,这年头拉关系开后门也习空见惯了。王厂长看到芸妹年龄还小身体又弱,安排什么工作好呢,这时致文在一边说道:“王厂长,你就给芸妹安排一个合适的工作吧!我好向陈局长交差”致文故意把陈局长抬出来,拉大旗做虎皮,就是让王厂长心中有数,其实芸妹是没有任何来头的,王厂长是何等聪明的人,他当然明白致文的暗示,上级领导哪敢得罪,现官还不如现管。王厂长沉思了一会说道:“好,我来安排”说完叫干事喊来人事股长,“刘股长,你带这位姑娘填一下职工简历表,就安排在仓库任保管员吧,就以工带干填表吧,每月工资38元钱吧。”“好吧”刘股长带到芸妹去办手续了。王厂想好事做到底,送佛送西天,如果按学徒工资只有20元,按以工代干工资就38元钱,凡正是吃皇粮大锅饭,亏了赚了都是国家包干,我何必去做恶人呀,国家企业财大气粗嘛。
  致文看到王厂长这样费力妥善安排非常满意,连忙道谢说:“王厂长真费心,我代表陈局长谢谢你了”“哪里,哪里,正常安排,正常安排”“啊,对了”王厂长突然想起一件事说道:“小张你在机关玩的转,上两个月我曾向局领导写了一个申请更新厂里设备的报告,可到现在没有任何动静,你也知道我厂的设备老掉牙,都是50年代苏联老大哥的设备,不更新怎么抓革命促生产呀!”致文想起来了,技术设备处是收到局长批来的机械更新设备的报告。王厂长也是为工作着想,更新设备要钱呀,可能是资金卡住了,“这样吧!王厂长我亲自到财政局跑一趟,我跟财政局李科长还有点交情,这也是办公事又不是办私事,我软说硬磨也要把设备钱弄来。”王厂长一听高兴起来说道:“我就知道你小张玩的转,你亲自出马还会办不到?像你这样四面灵光能干的青年干部真难得,今天你不要走了,我叫食堂整几个菜,叫上杨副厂长、李副厂长,我们喝上一杯”,“今天就免了吧,我要赶回局里有一件重要事要办,这样吧,下个星期天我叫上矿务局季处长和财政局李科长、尹科长在迎宾餐厅我们喝上一杯,也好谈公事。”“这就更好,这就更好”王厂长真是求之不得,几次请财政局干部喝酒,人家就是不给面子,一副公事公办的脸孔,想不到两个局的领导都会给致文面子,王厂长不由得心里赞叹,“小张你一定要请到哟,我作东”“当然是你们作东,我哪有钱请客呀,我一定把人请到就是”“好,一言为定,我提早派人去餐厅安排好。”致文起身告辞,“王厂长,我就不打扰你了,芸妹你就多照顾点,我也真心谢你了”“放心,放心,我不会让芸妹受一点委曲的”王厂长一直把致文送到厂门口才转身回去,致文也急忙往局里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