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九章
第九章



更新日期:2015-05-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星期天C城又车水马龙,8点钟致文和美兰来到副食品商店,致文穿一套崭新的中山装毛料制服,显得庄重,但穿在年青人身上总觉得有点老气,美兰是教师,为人师表,她穿的简单朴素的一件红色毛衣,外面罩一件素中外衣,她身材苗条,穿什么衣服都很得体。两人一走进店堂营业员大姐们都盯着他俩看,一修身材高大英俊,一个身段苗条脸庞秀气华丽。营业员大姐们窃窃私语:“这一对在C城可以拔头牌。”
  致文和美兰双双来到烟酒柜台,致文指着货柜里茅台酒说道:“这可是中国名酒,8元钱一瓶买两瓶吧,孝敬一下老丈人。”美兰轻轻摇摇头说:“太贵了,还是买便宜一点的吧,意思意思就行了。”致文笑道:“今天第一次上门孝敬老丈人不要太寒酸。”“什么太寒酸,我父母真的不是贪财的人。”“不,今天不听你的,我是真心孝敬你的父亲。”致文坚持着,美兰只好点点头说道:“好吧,就听你的吧。”“营业员大姐给我拿两瓶茅台吧。”“你们有茅台酒票吗?”“什么买茅台酒还要酒票呀。”致文吃惊起来。大姐笑着解释道:“茅台酒是招待首长的,一般都是招待所凭票来买,看你们两位这么精神肯定是新姑爷第一次上门吧,老丈人可得罪不起哟。”致文和美兰都笑起来,致文笑道:“大姐你做营业员太屈才,你应该去组织部工作。”“我那有这种福份呀,要不你开个后门把我调去。”“我哪有这本事。”致文连忙推掉。“同志,我们给你二位推荐两瓶好酒,这酒是不凭票的,是山西汾酒,这酒价格也合适,也上档次,不跌份。”“好吧,就拿两瓶汾酒吧,再拿两条不凭烟票的好烟吧,谢谢您了。”“不客气,你俩真般配。”
  拿好烟酒致文说道:“给丈母娘买什么礼品好呢,走到对面礼品柜台去看看。”美兰点点头说道:“你不要大手大脚,随便买点礼品就可以,你这样出手阔绰,今后还过日子吧?”“过日子,当然省一点,今天是重要的日子,第一关没有通过今后要弥补就难了。”“我母亲没有那么厉害,不会把你吃掉,有我在你放心吧。”致文笑道:“但愿如此吧。”
  走到礼品柜台另一个营业员大姐笑脸迎过来说道:“二位肯定是来买补品的,姑爷第一次上门真要好好孝敬丈母娘呀。”致文和美兰又笑了,致文笑道:“你们营业员大姐个个出类拔萃,洞察力强。”营业员大姐也笑了“我们不是洞察力强,我们是见多识广,整天和顾客打交道,什么人我们都见过,看你两位真般配。”大姐又指着致文说:“你肯定是国家干部,她嘛,不是老师就是护士,你们说我猜的对吗?”致文和美兰都吃惊的笑起来,致文想就算你见多识广也不致于算的这么准呀。致文反问道:“何以见得?”营业员大姐又笑了说道:“你嘛气质不一般,英俊斯文,她嘛,娇小清秀,一看两人就是知识分子嘛,绝不是干粗事的人。”“我真服了你们。”致文不由得敬佩赞叹起来。致文笑道:“就按你说的第一次上门买什么礼品孝敬丈母娘合适?”“我猜得没错吧。”大姐得意起来说道:“买两包美国进口的西洋参吧,这个西洋参很补的,丈母娘肯定满心欢喜,也上档次呀。”“好吧,就听大姐的拿两包西洋参吧。”“两包参要多少钱?”美兰担心起价格来,文哥第一次上门就花这么多钱,他不心痛我都心痛,“两包洋参64元钱。”“太贵了,拿一包吧,意思意思就行。”美兰话一完,大姐就笑起来说道:“姑娘好事成双嘛,不然丈母娘要给脸色你就不心痛姑爷,姑娘你还没有过门就心痛起姑爷来,昨天来一对年青对像,是农村的,男的只肯买一包西洋参,女的就不肯,不买两包就黄,我家的亲戚农村找对像可难啦,女方争彩礼,争家俱,争当家,父母攒了一辈子钱还不够讨儿媳妇,还要拉饥荒,姑娘你倒好,这样心痛姑爷的钱,真难得,其实买一包确实不好看,还是买两包吧。”“好,就依你拿两包吧。”美兰只好答应下来。致文又问道:“大姐有什么好点心也给我称两斤吧。”“带了粮票吗?”“带了带了。”致文早有准备。“妈的买什么都要票真麻烦。”营业员大姐自己发起牢骚来,称好点心拿好西洋参,致文和美兰向大姐道别:“大姐今天真谢谢你了。”“不用谢,不用谢,为人民服务嘛。”大姐客气起来,说道:“二位走好,有空来我们店里玩,你二位真是天生一对。”
  走出商店致文对美兰说:“今天不要看大姐对我们态度这样好,可对农村人又是一副面孔。”“你怎么知道?”致文笑了说:“上次我到百货店去给芸妹买花布,你那位表姐英子对农村人那样凶巴巴,真吓人,我在旁边都看不下去,我对你表姐说乡下人进趟城不容易,你态度就好些嘛。”“你可不要惹我表姐,她可辣的很,她还是我们的大媒哟。”“是的,是的,我今后对你表姐可要毕恭毕敬哟。”美兰笑了看一下手表说道:“呀,不早了,快九点钟,还是赶快去我家吧,不然我们爸妈要等急了。”
  来到美兰家致文首先问美兰的父母好,致文仔细打量一下宽敞的客厅,正面墙上挂着毛主席遗像,上面提着“永远缅怀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大字,致文想这可是正宗的革命家庭哟,自己讲话要注意分寸,客厅放着一张圆桌,四面放下来可以成为一张大方桌,没有客人时吃饭就用圆桌,来了客人就变成大方桌。客厅里还放着一对叫木匠打的单人沙发,中间隔一个茶几,但客厅收拾得非常整洁,可见女主人的能耐。这样的家庭在C城算得上是个中上家庭。
  一进门美兰就介绍起来“文哥这是我爸。”“叔叔,您好。”“好好。”美兰爸爸非常客气点点头。“文哥这是我妈。”“婶婶您好。”美兰妈看到致文第一眼就满心欢喜,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来就来,买这么多礼品干嘛”致文知道这是丈母娘的客套话“真没有买什么东西不成敬意”“文哥,这是我姑妈,这是我姑夫”致文连忙客气问好“姑姑好,姑夫好”致文想这次审查非常严格,连姑妈姑夫都请来了,可要小心,都是得罪不起的长辈。
  “兰子,你的这位文哥很不错嘛!你俩真般配”姑妈第一个发表意见,姑妈这一关就这样轻松过了,“对对,兰子还是你姑妈讲的对,这小伙子真不错,又英俊又懂礼貌”姑夫紧跟其后发表相同的看法。
  “坐嘛!小张不要拘束,就像到自己家一样,随便一点,兰子给小张泡茶”,美兰父亲也客气的招呼致文坐下,致文坐在沙发上还有点拘谨,听到美兰父亲的话显得亲切,紧张的心也放松下来,接下来就是拉家常,美兰爸问道“小张听兰子说你是矿务局技术干部,入党了吗?”“叔叔,我还没有入党,正在争取”致文小心翼翼回答。“年青人要争取进步不要落到别人后面”“是的是的”“你在矿务局搞哪方面的技术工作?”“我主要是搞技术设备,也搞防瓦斯爆炸方面的工作”“很好嘛,年青人要多钻研技术但政治也不能放松的”“是的是的”致文想美兰爸在组织部任领导什么场合都离不开官腔官调,可致文总觉得不像是未来丈人和姑爷谈家常,倒像领导找属下谈工作。美兰的爸问了几句官场的话很快就转入家庭的话题“小张家里还好吧,听兰子说你家成份也是贫民,父亲是机关干部,母亲是医院护士,旧社会你家也是苦大仇深吧”“我家旧社会可能是苦大仇深吧”致文小心应答,致文也觉好笑,什么苦大仇深,我家在旧社会没有跟谁结仇,大概美兰爸爸指的是阶级仇吧,地主富农资本家都跟贫下中农有仇吧。美兰的爸问完这些事就觉得再也没有什么好问了。
  致文想美兰爸考察完了下一个就临到未来的丈母娘了,美兰的妈就没有那种官腔官调直奔主题“小张矿务局没有给你分配住房?”致文一听这是个难题,没有住房怎么结婚。“伯母我住单位宿舍,我刚调来,又没有成家,领导不会这么早给我分配住房”,这时美兰爸爸发话了“不要急嘛!住房不是大问题是好解决,我给矿务局领导打个招呼就行”。到底是组织部领导,哪个部门敢不买账,“那你赶快去办呀”美兰妈倒是要实干,“好,我会办的”美兰爸答应下来。“小张,家里还有什么负担吧?”美兰妈是明知故问,美兰早就跟她介绍了致文家里的情况,今天再问一遍是想落实一下。“我父母都有工作,一个哥哥成家单过,我基本上没有什么负担”。“这就好”美兰妈满意的点点头,接着问:“小张,你每月工资多少?单位有奖金吗?”“工资还可以吧,我每月有50多元工资加上奖金补贴有60多元钱”,“条件不错嘛”坐在一旁的姑妈称赞起来:“小张人品好,工作单位好,家庭条件好,又是国家干部,怎么看都跟我们兰子很相配,我看这门亲事就定下来吧”,“是呀是呀”姑夫也随口附和。“谢谢姑妈姑夫”致文这倒不是客气话,他是真心感谢姑妈姑夫帮他过关。美兰母亲问完了情况话题就转到美兰身上,“小张,你要有准备哟!我们兰子从小惯坏了,一点家务都不会做还会使小性子,你可要多包涵点,让着她点哟”,致文笑了说道:“你放心我会对美兰百分之百好,我不会让她受一点委曲”。“这我就放心了,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愁呀”。姑妈笑起来说道:“什么不中留,女大当嫁嘛,美兰能找到小张就很不错了,是兰子有福气,我看这门亲事就定了吧”“是呀是呀,就这样定了吧”姑夫又随身附和。致文再一次在心里感激姑妈一锤定音。
  美兰坐在一旁一直低着头笑,她像局外人一样旁观致文如何表现,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出来救场,她知道致文一定会顺利过父母关,致文是知识分子,做任何事都胸有成竹、沉着冷静,父母亲这点水平肯定难不到他,果然致文不负重望轻松过关,美兰感到很欣慰。
  家宴非常丰富,酒席上美兰的父亲拿出了茅台酒,美兰父亲是组织部领导搞几瓶茅台酒大概不要酒票吧,未来的丈母娘不停的往致文碗里夹菜,致文再一次找到回家的感觉,眼泪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