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驱魔降妖录 > 第一卷 > 6聚魂灵坠
6聚魂灵坠



更新日期:2015-03-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13岁那年我就要上中学了,那年夏天我还记得那起事件。似乎人世间的各种能暖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了,而我却被与世隔绝直到我遇见了那个人。
那年我因为学习成绩不是很好,所以没有考上什么好的中学。妈妈也是为了我找了好多关系才帮我争取到了一个重点中学的名额,妈妈说现今这个社会可能没有办法发挥你的本领,但是如果没有上一个好的学校也许会注定你一辈子都不会有些什么成就。没错,如今的社会没有一个好学校的背景在以后的道路中也不会有一个好的出路,这是现今科技社会人的不开放思想所造成的。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员工都是高学历和高素质,可是又有多少企业和公司他们的那些所谓高学历高素质的人才能在现今社会上发挥他们被埋没的才能?我还记得我有一个同学他是一名全国重点大学毕业的优等生,而他毕业后却被分配到一家大型的企业去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小工人。工资待遇是很不错,但是听说有一年他在一次意外车祸中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他的父母痛苦万分。而就在尸体出殡的那一天,他的父母在他的房间里整理东西时发现了一封他写好的遗书。内容我并不知道,总之他的死并不是一起意外,而他的父母也曾经秘密找过我给他儿子请神上身问清事实,事后才发现他是因为各方面沉重的压力所造成的现今的局面,他精心策划了一起看来像是意外的自杀。也许是因为读书太多把脑子读坏了,也许是认为自己是某某大学毕业的可以高人一等,可没想到自己却被分配到这么一个似有非有的职位,让自己的地位和心灵从高处一下子跌落到谷底所带来的打击,最后让他这么不负责任的丢下了他的家人而远离于世,而且还是用的这么好的方法去演示他的自杀,事后再用遗书的方式告诉大家事情的真相。似乎他在选择自杀的时候也要告诉大家自己是多么的聪明,多么的高人一等。这种病态的心理在如今的社会上比比皆是,只是他用力一种比较极端的方法。
小学毕业的那个夏天我还是一样,没有朋友,没有人关心,而唯一关心我的人只有我的妈妈。妈妈说不能再家时间太久,有的时候也要去外面散散步。所以每天一到晚上妈妈吃完饭后,我就和妈妈到附近的公园里去逛逛夜市,而就在着日复一日的这一天我永远的与我的妈妈分别了。
“小仙,妈妈今天不能陪你去逛夜市了,你自己在家里一个人待着可以吗?”妈妈摸着我的头说道。
其实从小到大我的性格本来就很孤僻,一个人在家也是经常的事,自从小时候在幼儿园里发生的那件事情之后,妈妈经常的夜晚出门,有的时候到第二天早晨才回家,也是从那天起我们家的日子一天天的好过起来,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而妈妈好像不怎么去上班似得经常在家里陪着我。而那天晚上妈妈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时我却感到莫名的后怕,似乎妈妈今晚这一去就在也回不来了。我抱住妈妈的手臂两眼纵泪而下,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眼神中妈妈也看得出来我不想让她离开。
妈妈抚摸着我的头把我抱上床然后安抚着我睡觉,她把自己手上的水晶坠卸下来系在了我的手腕上。好像自从妈妈第二次将它从我的手上拿下来后就一直系着它,而后从来就没有拿下来过。
“小仙,没事的。妈妈可能一会儿就回来了。”妈妈微笑的说道。
这时的我好像忘却了刚才的疑惑和后怕,慢慢的睡着了。
……
“小仙!!!小仙!!!”
“妈!!!!”我大叫了一声从床上做了起来。刚才我做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梦,我梦见妈妈被一个独眼巨怪给吞噬了。我什么都可以失去,但最怕失去的就是妈妈。
我抬头看看挂在墙壁上的时钟,接近快十二点了。可是妈妈却还没有回来,我开始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可是过了一会儿这种恐惧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我隐约还是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虽然妈妈有的时候要到第二天一早才会回来,但是今晚却是那么的特别。我感觉到从小我和妈妈之间建立的心灵上面的联系突然断掉了,难道妈妈出事了?我赶紧拿着衣服冲出了家门。
“回来~~~~”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从我的背后传出来,那个声音有一种震撼的压迫力,使得我不得不服从。可是我转过头去时背后却没有一个人,只有妈妈每天供奉的神像台上的一尊神像。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我朝着那尊神像问道。可能大家都觉得我好像神经错乱了,神像怎么可能会说话?但是那个声音我记得非常清楚,那绝对不是我的幻听。
我慢慢的走向那尊神像盯着他的眼睛又问了一边“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不是他,是我!!”那个声音又发出了,但是这次我的注意力却集中在了神台上的一个小小的像是钢笔一样的东西上。
“你现在不能出去,外面的这个时候正是冤鬼出没的时候,你现在出去就是送死。”那支钢笔说道。
“冤鬼?你胡说什么,什么冤鬼?就算有冤鬼我有没害它们,它们干嘛要害我死?”我质疑的问道。
“你以为冤鬼是什么?它可以毫无理由的置你于死地。要是平常的话可能不会怎样,但是你现在手上系着聚魂灵坠,这个东西的灵力足以吸引冤魂找上你,以你的本事出去就是送死。”那支钢笔说道。
我疑问的看向妈妈给我系在手上的水晶坠。“你说这是聚魂灵坠?什么东西?”
“你以为那年那只地缚灵是怎么上你身才能离开那个幼儿园去报仇的?这个东西不但能聚集灵体的能量,而且还可以吸取天地精华使得使用者和灵体的法力大增。那年女主人就是用它才能让那只没有法力的地缚灵离开死亡地聚集在里面,在增强它的法力后逐个附身在触碰过你身体的那些曾经害死她的仇人身上,将他们一一处死报仇,了了心愿去投胎。”钢笔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园长和班老师还有小鹏的死都是这个东西造成的?”
“没错,这个灵器是当年你的父亲,也是我的第一任主人在喜马拉雅山上的极寒之地所挖到的宝贝。它是极阴之物,是双刃剑。如果佩戴它的人法力高强,它便可吸取佩戴人的灵力和天地精华来增强佩戴者的法力,如果没有法力的人佩戴它,它只会迅速吸取佩戴者的恐惧和悲伤,还有周围一些幼小灵力来维持自己的法力,你所有恐惧的消失的原因也是因为它。”
这时我开始明白自己的恐惧在每一次佩戴它时为什么会消失原因了,可是刚才这支钢笔它提到了我的父亲。
“你说你以前的主人是我的父亲,那你是谁?”
“我是你父亲当年在灵山收服的一只黄鼬精,那年我也是机缘巧合在佛祖的点化下得到法力,但是我的本性难改每天到老百姓家里偷鸡吃,后来村里的村民一个个的都想把我杀了,我怀恨在心就用了一点点的法力让这些人都怕我。那时候我感觉每天这样偷偷鸡做做坏事的日子也不错,所以日复一日的每天都做着同样的事情。可是村民也是因为我的关系一个个的都相继离开了那个村子,而我也因为这样跑到了其他的村庄继续做这些坏事。村民有一天实在受不了了就请了一位听说是专门收妖的道士来收我,可是来了之后我才发现那只不过是个骗钱的九流江湖骗子,事后我还捉弄了他一番。就在村民们无计可施的时候,你的父亲出现在我的地盘,我当时以为他也是一个九流道士而已,可没想到他的法力高强,我和他斗法没一会儿就被他收了。就在村民说要处死我的时候,你的父亲和村民说我虽然有错,但是我并没有害过人,而且身上还有佛祖点化过灵气就说会好好管教驯服我就把我给带走了。之后每天传授我法力供我吸取天地灵气,我也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向他报恩才开始追随他。虽然我没有修炼出人型,但是你父亲对我的大恩我至今都没有忘记,要不是他我说不定就变成危害人间的妖魔了,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黄鼬精感叹的说道。
“我知道黄鼬,我在书里看过。你是黄鼠狼对吧?”我好奇的问道。
“什么黄鼠狼!这是你们后人对我们的称呼,要知道我们黄鼬可是属于灵兽。要不是女主人每次出去留我我在家坐镇,那些游魂野鬼还不把你小子吃了。”黄鼬没好气的说道。
“那你有名字吗?”
“你可以叫我黄大仙。”
“黄大仙??算了吧,我叫小仙,你叫大仙。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小黄鼠狼呢。我还是叫你小黄好了。”
“你…算了,你还是和主人一样叫我鼬洛吧,这是你父亲帮我起的。”
“好,但是现在我们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刚才梦到妈妈被独眼巨怪给吞没了,我现在很担心她,我得去找她。”
“什么?独眼巨怪?那可是恶灵啊!你的梦准吗?”鼬洛问道。
“我也不知道,小的时候我也做过这种梦。但是这个梦很真实,就连聚魂灵坠都没一开始都没压抑住我的恐惧。”这时我的担心又多了一份,如果按照鼬洛的说法当我恐惧时聚魂灵坠会迅速的吸走我的恐惧的话,那刚才我为什么恐惧到连灵坠都没有办法一下子将我的恐惧吸走,显然这是有寓意的。
“你赶快带上我,我能帮你找到女主人。记住,如果我叫你打开封印你就把这支钢笔的笔帽打开我就能出来了。”鼬洛有些心急的说道。
我点点头拿起神台上的钢笔冲出了门口,可这一去我却再也看不到妈妈的最后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