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驱魔降妖录 > 第一卷 > 3冤鬼的复仇 上
3冤鬼的复仇 上



更新日期:2015-03-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当我真正醒来的时候妈妈抓着我的手,那股温暖我至今还记得,就像世界末日时的一丝希望带着我直到生存之都。
“小仙,你终于醒啦。”妈妈摸着我的头说道。而我就好像忘掉了一切的烦恼一样微笑着看着她。妈妈看见我没事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心酸,她默默的留下眼泪。“小仙,你是妈妈的骄傲,你和你爸爸一样,非常的勇敢。”妈妈的话让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就像她一开始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她去下我手腕上的水晶坠,而就在取下的瞬间我感觉到无比悲痛和伤心,这种伤心并不是我在幼儿园的遭遇,而是我刚才的梦。梦里的事情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伤感,我为小姐姐感到了难过。就这样我留下了眼泪扑向妈妈的怀里开始大哭起来。妈妈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对我说“没事的,真相马上就能大白,这些人会遭到报应的。”
报应,这个词至今依旧在我的脑袋里徘徊,什么是报应?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害人的最后都没有好下场吗?并不只是如此就算没有害人也会遭来报应,因为世事不为人所控制就算你做一百件好事也及不上你犯了一次错时报应来的大,就算只是害了自己也会连累其他人。这就是所谓的报应吗?
过了三天我无病无痛的出院了,这三天妈妈为了照顾我家也没回班也没上而一回家,但是接种而来的就是一堆麻烦,我和妈妈刚到家门口几身材高大的人就把我们给拦住了。而妈妈好像十分的淡定也许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这时从一辆黑色的宝马车上下来一个人,这人身材属于胖矮类型的,一看就是那种腐败身材。
“你是刘太太吧?”那个男人问道。
“是的,你是谁?”妈妈问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地方区政府的副书记,我姓丁,丁小鹏是我的儿子。”这个丁书记气焰非常嚣张,他应该是为了他的儿子来的。
“你有什么事吗?”妈妈也没好气的问道。
“你的好儿子把我儿子打伤了,他的医药费什么的你看怎么算啊?”
“那你儿子打我儿子的帐怎么算,是不是也该赔点医药费啊?”
“你儿子不好好的吗?现在也没事了。我儿子现在还在家躺着呢,他被你儿子打的尿失禁现在说话都疯疯癫癫的。再说了,你儿子身上的伤有不是我们家小孩打的,你凭什么问我要医药费。”这个丁书记似乎话里有话,妈妈也看出来这家伙看来对所有的事情都了解,没想到居然这么不要脸跑来找我们。
“照你这个话讲,你似乎什么都知道。那你儿子就更不对了,诬陷我儿子偷东西,被打了也是活该。”妈妈有理说理,而对面的丁书记好像还不以为然。
“呵,你说我儿子诬陷你儿子,你又什么证据?”
“那你儿子说我儿子偷他的东西又有什么证据吗?”
妈妈和这个男人在大马路上是越吵越凶,越吵声音越大,惊的街坊四邻都来围观。这个丁书记见情况不对,自己再怎么牛掰也不能在那么多老百姓面前失态,最后他放下一句狠话“我叫你不出一个星期就从这滚蛋。”而妈妈的态度并没有改变,她狠狠的瞪了一眼丁书记,丁书记上了他的那辆破宝马就走了,妈妈也带我回了家。
远远开去的宝马车里司机开始问道:
“书记,您干嘛要亲自来呢?只要您吩咐,我马上找兄弟给她们办了不是更好吗?”
“你懂个屁,我是见这娘们儿有点姿色想敲她一笔,没想到这么不识相。我都说了我是区政府书记,她好像一点也不怕我似得。”
“敲她?这个女人一看就是穷鬼啊”
“废话!!没有钱有色啊,你跟我这么长时间了白学啦?”
“呵呵是是,书记教训的是。”
……
午夜在区内的豪华别墅区里,一家人已经安然入睡了,就在这时一声小孩子的尖叫打破了午夜的平静。
“小鹏,你怎么啦?又做恶梦啦?”小鹏的妈妈冲到小鹏的房间把他抱在怀里安慰道。
这时丁书记也跑上了楼“怎么啦怎么啦儿子?又做梦啦?”
“都怪你,儿子已经做了三天的噩梦了,你说怎么办?”小鹏的妈妈边哭边骂道。
丁书记也是一脸无辜,虽然他在外面有点花,但是他还是典型的妻管严非常怕老婆。
“你放心,那家人我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乖啊,不哭了爸爸明天就去办这件事。”说完小鹏突然不哭了,反而脸上还略似带着微笑。“爸爸,妈妈我没事了你们去睡吧。我想一个人睡。”小鹏说话的方式有点古怪不快也不慢,而且声音也有一点乖乖的,似乎有一点女孩子的味道。他的爸爸妈妈还以为他把嗓子哭坏了呢,于是夫妻二人就听小鹏的把他放到床上回屋睡了。
夫妻二人躺在床上始终睡不着,因为刚才孩子太怪了,要是平常还不要闹翻天。
“老丁,你有没有觉得小鹏自从做恶梦那天开始就有点怪怪的?”丁夫人问道。
“估计是被那小杂种吓到了吧。没事,等我处理完那家人我们带孩子去看看心理医生。”
“可是他刚才看我的眼神,还有那个笑容。哎呀~~想想都有点恐怖阴森森的,有点不想我们的儿子似得。”
“你想多了,快睡吧。”
“等等,老丁你闻到了吗?好臭。”丁太太似乎问道了一种臭味,这种臭味不想是一般都臭,它带有一股腐臭的味道,甚至有些令人作呕。丁书记这时也仔细的闻了一下,没错,确实是有一股而且越来越浓。丁书记连忙爬起,顺着味道慢慢往一楼走去。就在这时二楼的浴室里传来了滴水的声音,一滴、两滴…慢慢的滴水变成了淌水。难道是小鹏,不对啊,他如果上厕所的话会跑过来叫我们帮他啊?怎么自己一个人呢?而且他房里有厕所啊。丁书记越想越不对劲,他想,不会是进贼了吧?于是他顺手摸起一根棒球棍蹑手蹑脚的走到了二楼浴室的门口,就当他刚想要探头进去看看时。砰一声,浴室的门打开了,而且里面的灯也开着。丁书记以为是有人要出来,他立马起身靠在门边举着球棒,他心想如果是贼待会他一出来我就打下去。可是等了好一会,浴室里面根本没有任何人出来,丁书记于是鼓起胆子用球棒顶开了浴室的门,他顺着门缝向里面看去可是他发现浴室里面一个人也没有,难道是自己多心了吗?浴室的门没关好,还是水龙头没关好?他慢慢的走进去仔细检查过后发现真的没有人也没有漏水,心想应该是自己多心了吧。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感觉不对劲,他似乎还是能听到滴水的声音,可是这次是在浴室的外面,难道是一楼。于是他又慢慢的向一楼走去,不过这次的浴室不同一楼的浴室的门用的花纹玻璃门,他在门口就能看见一楼浴室的灯没亮,就在他慢慢的接近那个浴室的时候浴室的灯突然亮了,这个时候丁书记又开始紧张了攥紧手里的棒球棍生吞了一口口水慢慢的向浴室走去,就在他快要走到门口时,浴室的灯突然像是发了疯似得不停的跳动,似乎里面像在打雷闪电一样,而且水流声音也越来越大,浴室里的水甚至从浴室的门缝里渗了出来。就在这时灯突然灭了,除了水声以外其它都好像恢复正常。当然这一景象把丁书记可吓坏了,他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的水里,就在他吓到腿软没有办法站起来的时候,浴室的灯突然又亮了,而且比之前都要亮的多,丁书记被灯照到一下子睁不开眼睛,他用手挡在前面,而这个时候他发现他的手上全部都是鲜血,他再仔细一看,从门缝里流出来的根本不是水,全部都是血。丁书记吓大声尖叫起来,就在这时楼上的丁太太听到了丁书记的尖叫声,她从床上爬起开向楼梯口冲过去,突然她的背后被人狠狠的推了一把,丁太太从三楼的楼梯口上滚了下去,一直滚到一楼。丁书记看到一楼楼梯口的妻子后吓到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妻子的劲椎在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时候整个断掉,她的尸体头向下趴在楼梯上,而头却向上反过来直直的盯着丁书记在看。丁书记已经到达了濒临崩溃的阶段了,他向大门口跑过去用力的扳动这门把手,可是门像是被人在外面顶住了一样怎么都打不开。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背后有一个人慢慢的靠近他,丁书记一转头她看到自己的儿子小鹏就在他的身后,可是他知道这已经不是自己的儿子了,他拿着球棍狠狠的打在了小鹏的头上,而小鹏却像没有被打中似得站在那里。丁书记继续连敲几棍,但是小鹏依旧站在那里。突然小鹏的眼球从眼眶里掉了出来,还连着眼球后面的神经,下巴也想是被拉扯下来一样整个面目全非,而丁书记也是吓得惨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晕死了过去。
……
(今天早间头条新闻,我市谋区政府副书记丁某昨夜家里煤气管道泄漏导致全家煤气中毒,丁某呢也是神志不清用一根棒球棍将自己6岁大的儿子殴打头部致其死亡,我们可以看到现场到处都是血迹6岁大的孩子的头颅已经是面目全非,而这时丁某的妻子可能是发现的问题的严重性想阻止,而在煤气中毒的情况下下楼梯从三楼的楼梯跌落至一楼造成劲椎断裂当场死亡,而凶手丁某也是因为吸入大量煤气中毒死亡。我们可以看到现场十分的混乱不堪,警方呢也在进行进一步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