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七十五章
第三卷第七十五章



更新日期:2015-04-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七月初,顾采薇、桂棹等人先前接后、陆陆续续回到了神木。
不过这个假期并不像以往假期那般平静,猖獗后一蹶不振的高利贷早已彻彻底底摧毁了这块土地上仅有的宁静。
虽然桂青山跟宋逸兴说过顾勋欠宋老太太钱一事,虽然桂青山明确表示希望宋逸兴能跟宋老太太商议一下不要对顾勋步步紧逼,但宋逸兴只是口上承诺并未付之行动。
既然宋老太太还在步步紧逼,顾勋只好再次向桂青山提及想要取走存在桂氏黄金一百万的事情;既然顾勋再次提及这件事情,桂青山只好想法设法筹钱。
由于神木经济状况已经今非昔比,由于桂氏黄金的借款者纷纷外逃,桂青山依靠就近原则来到卢水沼家,对于桂青山而言即便没有办法跟卢水沼要回钱,恶狠狠的咒骂一顿卢水沼也是不错的选择。
一个平淡无奇的中午,桂青山驱车来到卢水沼家。
此时的卢家只有卢水沼一人居住(卢水沼的妻子早已尾随卢雪去了北京,卢敖依靠林浩投资的一百万开了一个讨债公司,卢水沼之所以留在这里,是因为他已经做好了随时被债主打死的心理准备,即便被打死他也不想离开这里)。
“就你一个?”桂青山推门而入,四下打量后淡淡的问道。
卢水沼抬眼瞥了瞥桂青山,没有搭理他。
不被搭理,桂青山自然一脸不悦、勃然大怒。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现在赶紧给我弄一百万”,桂青山冷艳打量着卢水沼,命令式的口吻告诫道。在桂青山看来,一百万对于今时今日的卢水沼而来不过是小菜一碟;在桂青山看来,只要卢水沼愿意低声下气去求林浩一定能够轻而易举得到一百万。
卢水沼撩起疲软的眼神再次看了看桂青山,今时今日的他连一句‘我没钱’也不愿意再说。
“你别以为一声不吭我就会放过你,你有没有钱我不管,我只知道你儿子、你女儿有钱。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你不还他们也得还”,桂青山一脸不悦,闷闷不乐的口吻告诫道。
不论桂青山说什么不入耳的话,做什么不入眼的表情,卢水沼权当这个人并不存在一样,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摆弄着前几天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旱烟锅子。
“卢敖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桂青山再三受不了卢水沼的闷闷不乐,怨声载道的吼叫道,他准备问到卢敖的电话号码之后就离开这个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鬼地方。
本来卢水沼是不想给桂青山卢敖的号码的,可是桂青山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最终在桂青山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和逼迫下,卢水沼很不情愿的将卢敖的号码告诉了桂青山。
提防卢水沼给的是一个假号,桂青山当场边试拨这个号码,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铃音刚响了两声对方便按下接听键。
“卢敖?”桂青山带着一丝慌乱和激动,急声试探性的询问道。
“你是谁?”卢敖拧着眉,一脸蛮横极度不悦的质问道。
“我是桂青山,你爸欠我五百万的事情你应该一清二楚吧?我现在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赶紧把我的钱还给我。我知道你有办法弄到钱,你的办法向来比我们多”,卢水沼一脸不爽,语调平和的告诫道。
听到这话,卢敖毫不知耻的咧着嘴笑了。就在这一刻一个新的主意进入他的脑海,他定了定神,和声对着桂志玄商量道:“你有没有要不回来的债?我现在开了一个讨债公司,我们收的百分之十的提成。你和你朋友若是想通过这种途径往回要钱,可以联系我,我的这个号码二十四小时开机”。
桂青山不以为然的露出鄙夷的神情,他虽然嘴上客客气气的说:“又开了一个公司?年轻人不错么,越战越勇、屡败屡战,倒有了几分做大事的秉性”,可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着,他心里是这样咒骂着卢敖:别给你爹乱怂了,你又准备惹下麻烦等他来给你擦屁股?他现在已是待宰羔羊,哪有功夫和能力顾及到你。
“桂棹呢?回来了没有?”卢敖和声饶有兴趣的问道。
“刚回来”,桂青山闷闷不乐的回应道,他不愿意桂棹与卢敖再有任何联系,也不愿意卢敖主动联系桂棹,更不愿意看到卢敖将桂棹带上不归之路。
“你怎么知道我这个号码的?”卢敖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爸告诉我的”,桂青山闷闷不乐不愿意继续搭理的口吻回复道。
卢敖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既然要说的都已经说完,他便识趣的挂断电话。
桂青山合上电话之后转头冷艳打量着卢水沼,卢水沼闷闷不乐、无关痛痒的活死人状况让他颇为生气与不满。
桂青山走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县城的店里。他想查看一下店里最近的收入,他想去问问桂巧灵有没有闲置的存款,他不想因为一百万与顾勋闹得不欢而散,更不想因为一百万导致桂棹与顾采薇分道扬镳。
可是当车子刚刚在桂氏黄金停稳后,桂青山便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来电的信息自然叫他慌乱不安。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桂棹竟然被绑架了?竟然有人敢绑架桂棹?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桂家虽破落不及以前,却也不是任人打骂的过街老鼠!
绑匪既不允许桂家报警,又逼迫桂青山在三日之内交清五百万赎金,否则就撕票。
五百万?三日之内筹措五百万对于今时今日的桂青山已是绝不可能完成是事情。
如论如何,接到绑匪的勒索电话之后,桂青山第一时间赶回小故宫,他现在没有任何思绪,只能与桂青云商议此事。
“还是报警吧?”桂青云拧着眉,建议性的口吻说道。
“不行,五百万就五百万,绝对不能伤及桂棹”,云蝶急声劝阻道,不容商榷的口吻说道。
桂青山恶狠狠的瞥了她一眼,怒气冲冲的埋怨道:“你若不是整天就知道打麻将,桂棹怎么会被绑架?桂棹昨天回来,今天就被绑架,很显然对方对我们家的事情了如指掌,很显然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阴谋,很显然一定有熟人参与作案”。
“三天之内我们绝不可能凑到五百万,与其到时候被撕票,不如现在报警。若是现在报警,还有一丝希望救出桂棹”,桂青云和声说道。
“绑匪是在哪里绑走桂棹的?当时你在哪里?你在做什么?我离开小故宫到接到绑匪电话还不到三个小时”,桂青山怒眼瞪着云蝶,严肃的质问道。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既然你不同意报警,现在还是赶紧想办法筹钱吧”,桂青云定眼看着桂青山,定声说道。
“可是现在能去哪里弄钱呢?”桂青山拧着眉,充满忧愁的声音反问道。
“五百万?不知道顾勋有没有这么多钱?他是桂棹的老丈人,桂棹出了事情理应帮忙”,桂青云的妻子和声说道。
“他这几天还跟我们在借钱”,云蝶愁眉苦脸的说道。
“五百万?卢水沼倒是正好欠五百万,可是他肯定没钱”,桂青云的妻子淡淡的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却没有将这句话只当做耳旁风。依照目前状况,只能再去找卢水沼要钱,桂青山知道卢水沼的确没钱,可是卢雪却嫁了一个有钱的丈夫;桂青山相信卢雪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卢水沼被债主打死。
一番商量之后,桂青山、桂青云便驱车来到卢水沼家。
此时已是下午六点半,不过在这片地势不是特别高的高原上,太阳依旧灼烧着人的躯体。和以往通往卢水沼家截然不同的是桂青山的心情,这一次因为情况紧急他心情无法抑制的压抑、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