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七十四章
第三卷第七十四章



更新日期:2015-04-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既然跟汪五、汪七没有任何希望能够要到钱,顾勋只好联系许宽。
可是,许宽和汪五、汪七一样早已沦为顾勋不愿意也不敢在轻易提及的伤痛。他不想再听见这个人的声音,却不能真的不再去听他的声音;他不想再看见这个人一脸奸商的面孔,却不能将他从脑海中挥之而去;他不敢在听到有关他的任何消息,却不能不千方百计打听他的最新状况。
既然顾勋不愿意亲自联系许宽,联系许宽这份艰难的任务只好落在与许宽有血缘关系的段翠芸身上。
段翠芸虽然很不情愿,却也一脸无奈的拨打着许宽的号码。
“喂,许宽,你这次真的得给我弄点钱了,我和你姐夫这次回家又被债主扣住了,如论如何你都要想法设法尽快弄到二十几万”,电话刚通,段翠芸就急声叮嘱道。
“姐,不是我不给你,我若是有钱还会被银行起诉抓进监狱?”许宽一脸愁容,无奈的解释道。
“你现在在哪?你住在哪个小区?多少栋楼?第几层?如论如何,我们明天都得见次面,你姐夫让你找一个担保人”,段翠芸愁眉苦脸的说道,语毕转头看了看顾勋,像在问顾勋她这样说合不合理、中不中他的意。
“当初不是说好姐你给我当担保人?”许宽不太好意思弱弱的说道。
“我怎么会是你的担保人?我给你担保有意义吗?你姐夫能让我给你担保吗?”段翠芸瞬间火爆,一脸抓狂的叫唤道。
“依照现在的经济状况,依照现在的社会环境,找一个担保人绝非一件轻而易举之事,一时之间我也找不到合适之人。不然这样吧,你在容我几天。有个债主说好再过几天还我一百万,等到这笔钱一到账,我立即给你转过去;若是他到时候违约,我会直接扣走他的饭店”,许宽拧着眉,和声客客气气的商量道。
段翠芸看着顾勋,在等顾勋发话,顾勋经过漫长的思量,示意段翠芸挂断电话。顾勋心知肚明许宽说的是托词,也知道即便这笔钱真能到账,许宽也会优先归还银行欠款。
既然和许宽要钱没有任何希望,顾勋只好联系桂青山(若不是被逼无奈,他是断然不会轻易联系桂青山的)。
顾勋思量好要说的话语之后,便拨通了桂青山的号码。
“喂,亲家,这段时间在做什么呢?又在哪挣大钱着了?”顾勋嬉笑着,风趣的问道。
“现在的经济环境,只能在家呆着”,桂青山大声大气的说道。
“今年的经济环境的确大不如前,今年做什么都是赔钱倒不如安安分分呆在家里”,顾勋和声附和着桂青山说道。
“你这几天在马连湾还是康巴什?”桂青山饶有兴趣的打探道。
“前两天刚回过马连湾,本来是回去开会的,没想到会没开成,反倒被宋老太太折磨的够呛”,顾勋逮着机会,急切的将话题转移到自己要讲的事情上。
“折磨的够呛?宋老太太?”桂青山疑声问道。
“就是宋逸兴的母亲,她在我的典当行存过二十几万,现在整日逼着我还钱。可是我现在身无分文,借出去的钱要不回一分一里,拿什么给她还钱?”顾勋一脸哀伤的说道。
“你的钱也要不回来?我的钱也是借出去都要不回来,其中被我小舅子就先前接后拿走几千万,至今分文未还。分文未还不说,现在还跑路了;跑路了不说,跑路之前对我还封锁消息”,桂青山忧声责怪道。
“若是银行没有实行货币紧缩政策,如今也不至于闹成这样。千千万万人民群众在银行实行货币宽松政策之际从银行贷款,千千万万人民群众将银行贷款千方百计存入典当行后,典当行又将钱放给不太熟识却不极度陌生的人之后,当借款人一个接着一个进入跑路行列之后只剩下力不从心的我们来收拾烂摊子的时候,银行又实行货币紧缩政策,现在千千万万人民群众想法设法偿还银行贷款,千千万万人民群众逼迫典当行老板偿还存款,可是典当行老板去哪里找钱?说到底,这场金钱游戏角逐中,我们才是最大的失败者、最冤的受害者”,顾勋一本正经的说道。
桂青山默认的点着头。
“最可悲的鄂尔多斯,前年鄂尔多斯市总产值是内蒙古正数第一,去年却摇身一变沦为倒数第一。几乎百分五十的人都将精力集中在讨债还债围债之中,市总产值怎么可能不严重下滑?因为煤矿,所有人变得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一个村子相伴几十年的邻居也变成这样,谁看着不心寒?”顾勋虚弱无力的感慨道。
“除了宋逸兴母亲的二十多万,你还欠多少外债?”桂青山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的外债加起来一共二百多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顾勋和声说道,此时此刻他正在思量着如何将话题转移到存在桂氏黄金一百万的事情上。时至今日他犹豫不觉,不知道是否应该动用这笔压箱底之钱,若是用这笔钱归还宋老太太的负债,吴雪花肯定也会趁此机会索要五十万负债,如此一来这笔钱还不如不动。若是归还宋老太太的资金用的是宋逸兴帮忙从信用社带的款,如此一来吴雪花也就无话可说、无理可刁(其实,顾勋更偏向于使用宋逸兴帮忙从信用社贷的款,因为顾勋没打算还这笔钱。他心知肚明若是宋逸兴当担保人,这笔款到期之时宋逸兴一定会想法设法偿还。何况宋逸兴既然同意当担保人,肯定已经做好归还这笔钱的心理准备)。
“桂氏黄金也大不如前,去年年底为了大肆吸收存款,我特地购买大量金银。可是如今金价一路再跌,外加上不少向桂氏黄金借款人纷纷跑路,我也即将成为穷途末路的待宰羔羊。别人眼中,我们依旧辉煌无限,实则不然,自己的苦楚只有自己明白”,桂青山一脸哀伤,痛不欲生的口吻说道。这些肺腑之言,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讲过,也不敢轻易对任何人讲。
“薇薇和桂棹马上就要回来,若是让他们知道我们现在的经济状况也不妥,会影响他们的学习。可是若是一味的隐瞒也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应该让他们早日意识到危机、早日面对危机才是”,顾勋一脸愁容,商量式的口吻说道。
“这些富二代转念之间沦为负二代,我担心会有很多人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桂青山忧心忡忡的说道,至少他明白他的三个孩子绝不可能适应。
“本来说好会给儿子、女儿买车买房买工作,也因为他们知道我们会给他们这样安排,因此过去几年中都没有尽心尽力奋斗,现在看来是我们贻误了他们”,顾勋喃喃的说道,一脸自责与懊悔。
“幸亏不是只有三两户人家变成这样,幸亏整个鄂尔多斯和神木都变成了这样,不然我们的孩子心理也不会平衡”,桂青山庆幸的口吻说道。
“谁也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好好的一个煤都,卖煤的钱都去哪了?好好的一个煤都,卖了几年资源,最终却落得个民不聊生?”顾勋不可思议的口吻感慨道,他还在思量着如何将话题转移到存入桂氏黄金的一百万之事上。
“繁华更迭,旧的总会被新的所取代”,桂青山啧啧的感慨道。
“繁华更迭也好,持续繁华也罢,我现在只想赶紧还清宋老太太的欠款,宋逸兴倒是答应帮我向信用社贷款二十万,可是采风马上就要毕业,毕业后准备在西安发展,既然要在西安发展必须要在西安买房,结婚之前我不能不给他买房。我是想若是你现在手头宽裕,我想将存在桂氏黄金的一百万连本带息取出”,顾勋和声客客气气的说道,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要说的话,他的心顿时顺畅的很多。
“宋老太太的事你先别着急,我跟宋逸兴说一声,让他帮你通融通融”,桂青山如今要拿出一百万也非易事,无奈之下他只好这样安抚着顾勋。其实自从云山跑路之后,他也产生了跑路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