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六十七章
第三卷第六十七章



更新日期:2015-04-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突如其来的卢敖入狱一事,扰乱了桂志玄最初的计划。
他被迫延后去西安买房的计划,他决定等卢敖出狱解决车过户一事后再前往西安。
时间犹如关闭电阀后随着惯性慢慢旋转的木马,慢慢吞吞的消逝着。卢家人还在等云山的回话,五天之后云山终于同意卢家只支付三十万的祈求。
三十万交给云山的第二天,便是卢敖出狱的之日,也是卢雪与桂志玄注册结婚之日,还是桂志玄动身前往西安买房之日。
结婚登记结束后,由于时间紧迫,桂志玄便直接去了火车站(桂志玄由于要赶火车,只好将车过户一事交由卢雪来办)。卢雪为了坐冯丹青的顺风车,很不情愿的前往卢敖的接风宴(冯丹青、曹凡等人在县城帮卢敖办接风宴)。
虽然卢敖之所以能够出狱完全仰仗卢雪的三十万,虽然卢敖也明确的邀请过卢雪夫妇,可卢雪和桂志玄都不愿意在与这个麻烦精有太多接触。
参加宴会之人,卢雪大都认识,全是些和卢敖相差无几的小混混。
“这不是卢雪吗?现在还念书着不?”其中一个见到卢雪后一脸欢喜,大声大气、饶有兴味的问道。
“念”,卢雪淡淡一瞥,生硬的回复着。
“你还记得我不?上次我去你家正好碰上你舅舅,你舅舅二话没问劈头盖脸的要赶我走,还不准你哥在和我联络!”,这个男人毫不知耻的口吻嬉笑着说道,说到这里他情不自禁转头望着卢敖,饶有兴味的问道:“卢敖,你还记得这事吗?现在想来真好笑,不过那个时候就没那么好笑”。
“我不记得了”,卢敖一脸不悦,冷冰冰的说道。那件事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他向来敬重的舅舅竟然无情无义的摘他的台。
“三年前的夏天,你请我去的,你真的忘了?当时我还很纳闷,我怎么就这么个待遇?我还以为你很不待见我,请我去做客就是为了专门羞辱我”。
“别胡说了,你这是给我接风吗?”卢敖拧着眉,粗声抱怨道。
“卢雪?卢雪?”正在此时,坐在卢雪正对面的一个满脸痘印、满脸横肉的男人疑声念叨着卢雪的名字,斜眼打量着卢雪的面孔。这是在场唯一一个卢雪不曾见过的面孔,她很不开心被别人斜眼打量,于是恶狠狠的瞥了他一眼。
受到卢雪如此恶劣的态度,这个男人蓦然一怔,随即精神抖擞的说道:“我也认识一个叫卢雪的,而且她未婚先孕,目前也是个大学生,不过我不曾见过她的面孔,但是听声音倒是和你有几分相似,你听着我的声音熟悉吗?我们是不是通过电话?”
卢雪困惑的拧着眉,脑海中默默检索着这个声音。
“你该不是看上人家卢雪了吧?人家卢雪可是名花有主了,今天刚领的结婚证”,冯丹青咧着嘴,大声大气的叫唤道。
“你的声音还真的挺熟悉,你是不是前两天打过这个电话?”卢雪警觉性的问道,随即念叨着自己的号码。
男人迅速的掏出手机,察看着通话记录。经过核实,两个的确有过通话记录。
“你们怎么认识?”卢敖一脸诧异的看着卢雪,疑声问道。
“他竟然那天问我是不是要送走我的孩子”,卢雪一脸无辜的解释道,随即勃然大怒。怒目注视着那个男人,怒气冲冲的质问道:“缺德的东西谁让你这样问的?谁给你我的号码?谁告诉你我要送走我的孩子?”
“是桂青山让我联系你的,是他告诉我你要送走孩子,是他要我帮你联系一户愿意收养孩子的家庭”(那天卢雪接到这个电话之后,劈头盖脸将这个男人骂了一通,事情也就不了了之,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这个人,更没想到今天会继续这个话题,更没想到这件事的幕后指挥者竟然是桂青山)。
“怎么回事?这事你可得给我如实交代”,卢敖一脸不悦,怒气冲冲的将酒瓶推倒,命令式的口吻告诫道。
“我舅怎么可能是那种人?一定是你在挑拨离间”,桂志玄勃然大怒,怒气冲冲的对着那个男人叫唤道。
“桂青山什么东西!欺世盗名、道貌岸然、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的一个人罢了”,卢雪怨声载天的咒骂道。
“我干嘛要没事找事、挑拨离间?我和卢雪之前并未谋面,怎么可能加害于她?”男人站起身来,一脸委屈的解释道。
“一定是桂青山指使的,他一直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一直想拆散我和桂志玄。这次我们出资金额没有达到他预期目的,他这是横加报复,他绝不会心甘情愿看到我和志玄相安无事、平平和和”,卢雪一脸阴郁,闷闷不乐的口吻说道。
“他是怎么联系上你的?”卢敖怒气冲冲的质问着那个男人。
“我只不过一个传话人,事情闹成这样可全然不能怪我。事情是这样的,桂青山不知道从何得来我有个朋友前段时间妻儿车祸身亡的消息,也不知道从何得来我那个朋友想要领养子女的信息,就趁机联系我、利用我来挑拨离间”。
“你哪个朋友妻儿车祸身亡了?”桂志玄饶有兴味的问道。
“就是北京的那个?我曾跟你说过的几年前来我家拜年的那个,说拜年的时候只带了一盒茶叶没有给我零花钱的那个,说他在孙俊良的购物场所投资几百万的那个”。
“好像有这么一回事”,桂志玄疑惑的口吻说道。
“我还跟你说过拜年的时候我爸问他在哪过年,他说他在北京有公司会回北京和自己的员工一起在他家过”。
“他还有公司?妻儿都去世了?现在找到新的对象没有?”卢敖饶有兴趣的打探到。
“是不是现在也被高利贷缠住了?”桂志玄咧着嘴,风趣的说道。
“那孙子竟然还躲过了这一劫,不愧是北京的,原来他早知道几年前温州富二代玩高利贷破产之事。他既然知道也不提醒一下我父母,真不仗义,害得我父母现在负债累累”。
“他多么大了?”卢敖饶有兴趣的问道,此时此刻他思量着若是能够撮合那个男人与卢雪在一起,他岂不是轻而易举能够从那个男人手中拐骗上百万?
“大我们十岁左右”。
话到这里,不仅卢敖想入非非,就连卢雪本人对这个未曾谋面的男人的心动系数一再攀升。可是,桂志玄待她不薄,要她做出背叛他的事情,对于此时此刻的她而言绝非轻而易举之事。
可是,一个多金、帅气、聪慧、理智、成熟、大气的男人形象无法抑制的在她脑海中环绕,无法抑制的侵扰着她的神经末梢。
“我现在想到了一个新的发财主意,讨债公司”,卢敖定声炫耀道,他的话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你不要再惹是生非了,你能不能做一些雅观上档次的正派事业?典当行、足浴店带给你的麻烦还不少吗?因为典当行,你被别人起诉非法集资、集资诈骗;因为足浴店,你组织群架被判入狱。你若是没有本事就安安分分在家呆着,依父母目前的状况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了”,卢雪一脸不悦,怒不可遏、恨铁不成钢的口吻嚷嚷道。
“乱世出枭雄,失败是成功之母,我已经终止了失败的符号,你让我放弃成功的步伐?”卢敖一脸蛮横、心意已决的叫唤道。
“你若是再敢惹麻烦,我们就断绝关系,我是绝不会再帮你解决任何麻烦,我也没有能力再帮你解决任何麻烦”,卢雪气呼呼的告诫道。
“你也就帮过我这一次,不就是三十万么,等我有钱马上还你”,卢敖一脸不悦,傲慢不羁的说道。
“我们不是说好将你的车过户给我们?我们不是说好明天就去过户?你别想变卦,我不要钱只要车”,卢雪勃然大怒,怒火中烧的嚷嚷道。
卢敖咧着嘴傲慢的冷哼了一声,洋洋自得、不以为然的说道:“我的车买的时候花了六十万,你想三十万拿走门都没有?再给我二十万,我痛痛快快把车给你”。
卢雪一脸震惊,目瞪口呆的看着卢敖。她气得不知所措,只有粗喘的呼吸声。
“你怎么可以这么没良心?你怎么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东西?你答应我们的事为什么要变卦?你当桂志玄是自动提款机?你当他是亿万富豪?我和他现在只剩七十万,这七十万是用来买房的钱”,卢雪气呼呼的解释道。
“你给他省什么钱?你和他非亲非故干嘛要给他省钱?何况冯丹青都告诉我了,他说桂志玄事无大小都听你的,就算你强迫他把剩余的七十万悉数给我,他也会同意的”,卢敖蛮横无理的说道。
卢雪一脸漠然的站起身来,恶狠狠的将桌上的食物推倒地上,气呼呼的转身离开。她深知自己对不起桂志玄,更不知这件事要如何跟桂志玄解释,她现在只有赶紧回家向父母求救,她希望父母能够劝动卢敖履行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