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六十六章
第三卷第六十六章



更新日期:2015-04-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直到深夜十二点,事情还没有谈清楚,无奈之下云山只好先尾随桂青山回到小故宫。
云山走后,卢水沼妻子来到卢雪的卧房,她先将熟睡中的冬冬抱回她与卢水沼的卧房,她见卢雪没有丝毫睡意就再次来到卢雪的卧房。
母亲再次推门而入,让卢雪不由自主产生一丝犹豫不安。
“雪儿,你哥哥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卢水沼的妻子和声问道。
“他真是没心没肺,下午还准备给我和志玄下套,还说什么要开二手车公司要融资?我没想到他竟然连我都骗”,卢雪先下手为强,怨声载道的埋怨道。她知道只有她先将卢敖数落的体无完肤,母亲才有可能识趣的不开口提及用钱赎人一事。
“我想了一个折衷办法,既然你无车无房,不如把你哥哥的房、车拿去,用原本准备买车买房的钱救你哥哥”,卢水沼的妻子一脸真诚的看着卢雪,和声商量道。
卢雪微微一怔,在她看来这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可是桂志玄会同意定居与东胜吗(卢敖的房在东胜)?哥哥出狱后会变卦吗(夺回房舍)?哥哥的债主能同意吗?
“我哥不是被人起诉集资诈骗?他的资产还没有被冻结吗?”卢雪疑声问道。
“虽然你哥不孝,可我们也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枪毙”,卢水沼的妻子一脸哀伤,忧声说道。
“云山肯定会想办法,云山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云芸被枪决”,卢雪语调平和的安抚着母亲。
[云山的确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云芸被枪决,他这几天正忙着筹钱。可是,今非昔比,如今的鄂尔多斯无论是谁,一时之间拿一百万绝非件轻而易举之事。
在外界看来云山依旧风光无比,但他心知肚明他的钱都被套在房地产上(他是借高利贷投资房地产,房舍刚刚成型就面临鄂尔多斯楼盘奔溃的处境)。
卖不出去的楼盘已经愁得他茶饭不思、寝食难安,如今又面临儿子入狱,他更是一蹶不振。云芸入狱让云山蓦然觉醒,他知道云芸入狱与他昔日一直忙于自己事业,无心照顾儿子息息相关;他知道正是因为他没有悉心照顾儿子,儿子才会肆无忌惮与社会上不三不四之人混迹在一起。]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你哥哥被枪决,冬冬今后只能顶着一个杀人犯父亲的身份在同学的排挤中艰难成长”,卢水沼的妻子一脸愁容,绝望无助的叹息道。
“钱若是我的,我会毫不犹豫用来救我哥,可是钱是志玄的。此时此刻我和志玄间的感情已经薄如蝉翼、摇摇欲坠,或许他早已烦腻我,或许他正在想法设法摆脱我,我若这个时候很不识趣的为难他,他若一气之下抛弃我们母子,那我今后要何去何从?”卢雪一脸愁苦,闷闷不乐的口吻说道。
卢水沼的妻子没在吱声,凄凉的长叹后返回自己的卧房。
卢雪定了定神,默默的注视着母亲的背影,鼓着勇气将想说的话脱口而出:“妈,我知道我疼爱我哥,可是同样身为儿女,您没有牺牲我成全他的道理。若是您还要一再逼我,我只能离开这里,您不要试图逼我就范,您不明白的苦楚。就算我和志玄撕破脸,他也绝不会花钱救我哥,绝不会领养冬冬”。
“一家人本来就该相互帮忙,他是你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绝情绝意。若是身份对调,今时今日入狱的是你,我也会这样哀求你哥哥帮你”,卢水沼的妻子拧着眉,愤愤不平的叫唤道。
卢雪微微一怔,犹豫之后,这样说道:“不然这样吧,若是我哥的资产没有被冻结,把他的车以三十万顶给我们,我们出三十万救我哥,剩余七十万我们还要自己买房。志玄执意要在西安买房,这点谁也改变不了”。
卢水沼的妻子瞬间看到希望,一脸欢喜的朝着卢雪走来。
“这样就好,妈保证只麻烦你这一次,今后你哥即便杀人放火,我也不会为难你、让你帮他”,卢水沼的妻子定声宣誓道。
“我会跟志玄商量的,若是他不同意,你也不要为难我”,卢雪拧着眉商量道。
“他处处迁就你,你现在又怀了他的孩子,他一定会同意的”,卢水沼的妻子和声解释道。
“我哥的足浴店呢?若是他的资产还没有被冻结,让他早日将能卖的都卖掉”,卢雪愤愤不平的告诫道。
卢水沼的妻子唯唯诺诺的悉数应承着。
等到卢水沼妻子离开后,睡意全消的卢雪不顾三更半夜拨通桂志玄的号码。
“雪儿?”桂志玄迷糊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畔。
“我睡不着,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卢雪平淡无奇的口吻说道。
“什么事?”桂志玄知道准没好事,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虚弱无力、充满慌乱与不安。
“我们用七十万买房,三十万救我哥,可以吗?我哥因为群架中伤及他人,现今被关在监狱。不过不是白救,拿走我哥的霸道,你看行吗?”卢雪和声商量道。
桂志玄拧着眉一脸愁绪,良久之后他阴郁的口吻说道:“以我们的经济实力,根本没有办法开得起高排量的霸道。若是我们拿了霸道只能将它卖掉,可是你哥的霸道已经破旧不堪,根本卖不到三十万”。
“直接告诉我你的答案,不同意?”卢雪伤心的问道,随即她和声补充道:“我希望你能同意,我的要求并不过分,我只帮我哥这一次,若不是我妈苦苦哀求,我也不会为难你”。
“是不是我不同意,你就会离开我?”桂志玄定声问道。
卢雪一脸震惊,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也从没想过桂志玄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我是不是已经沦为你想要抛弃的麻烦?”卢雪伤心欲绝的问道,若是桂志玄的回答是肯定的,她一定会果断的离开他。
“既然我选择了你,就不会轻易放弃你。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我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小气吧啦、自私自利的男人,你也可以说我是一个精打细算、会过日子的男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想明确的告诉你,我愿意接纳你,愿意接纳你肚子里的孩子,愿意接纳你父母,可是我没有办法接纳你哥哥、你哥哥的儿子”,桂志玄和声默默的说道。
“我知道你打心底瞧不起他,可我和他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兄妹”,卢雪无奈的说道。
“若是你哥哥一身正气是个正派之人,若是你可以在你一无所有的同时接纳我一无所有,我会考虑帮助他。可是若是我用这笔钱救了你哥哥,不假时日你就会离开我。你明确的告知过我,你可以接受我一无所有,但是没有办法接受我们都一无所有。我也一样,我可以接受你一无所有,但是没有办法在此时此刻接受我们都一无所有。我追求积极健康、幸福向上的生活,我绝不会允许我的妻儿居无定所,我努力奋斗是为了我们三个人将来过得更幸福,不是帮助一个我打心底瞧不起的泼皮”,桂志玄一脸阴沉,平淡无奇的口吻说道。
“我现在觉得自己连个容身之处都没有,在我家我妈为难我,在你家你的家人刁难我。我已经快要和我父母一样成为有今天没明天的人了,我现在除了闷闷不乐、彷徨不安,就是一无所有”,卢雪郁郁寡欢的叫唤道。
“你还有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三个人过得更好”,桂志玄定声解释道。
“我只知道若是此次对卢敖置之不理,我良心一辈子会受到谴责与不安”,卢雪粗声粗气的说道。
“我会考虑的,若是你哥真的愿意将车过户给我们,我愿意帮他这一次”,桂志玄被逼无奈,只好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