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六十一章
第三卷第六十一章



更新日期:2015-04-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桂志玄,你出来!缩头乌龟!”刚刚恢复平静的室内很快便传入了冯丹青隆隆的叫唤声。
“别处去”,卢雪冲着正欲出门的桂志玄命令式的口吻嘱托道。
“我还是出去看看吧?”桂志玄一脸茫然的看着卢雪,和声商量道。
卢雪深知此人来无非是要粗声粗气咒骂桂志玄一番,深知此人是一个狐假虎威、耀武扬威却没二两真本事的泼皮,也深知桂志玄生性懦弱,是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之人。于是她赶紧穿好衣服紧随桂志玄之后出了门。
当她出去的时候,冯丹青正指着桂志玄的鼻子恶狠狠的咒骂着,忘恩负义、吃里扒外,这是冯丹青给桂志玄的评价。
“你凭什么骂他?”卢雪一脸不悦,气愤愤的咒骂道,随即恶狠狠的瞥了冯丹青一眼。桂志玄不敢于冯丹青正面冲击,不代表她也是个忍气吞声的主。
“我不和女人说话,你躲一边去,没你的事”,冯丹青气呼呼的叫唤声,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不要和这种泼皮说话,和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卢雪也没有搭理冯丹青,而是转头对着桂志玄生气的埋怨道。
“你说什么?泼皮?”冯丹青诧异的目瞪口呆。从来没有人当着他的面骂他泼皮,若不是骂他的是卢敖的妹妹,他早就不会忍耐。
“说你泼皮怎么了?名副其实!你还对我耀武扬威?你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你不过是我哥旁边一个小跟班罢了”,卢雪怒气冲冲的嚷嚷着。
冯丹青气的一脸涨红,想要找合适的言辞替自己解围,可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言辞。
“回来,和这种人有什么可说的?他是来跟你好商好量的吗?不过是来骂你罢了。你情愿被别人骂,我还不情愿你被别人肆无忌惮的羞辱”,卢雪对着桂志玄定声告诫道。
桂志玄局促不安的看了看冯丹青,随后跟着卢雪进了家门。
“你个孬种”,冯丹青低声辱骂道。
咒骂声真真切切传入了卢雪的耳中,她犹豫了一下后停下步伐。她知道若是此时此刻不树立自己的威严,今后只能与桂志玄一样被整个小故宫的人骑在脖子上,于是她默默转身。
她一脸阴沉的看着冯丹青,平淡无奇的口吻质问道:“你骂谁呢?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骂我丈夫?你算哪门子葱?有什么资格在这耀武扬威?”
“算了,算了吧”,桂志玄难为情的劝阻道。
冯丹青冷哼了一声,气呼呼的转身离开。
“我不准你以后在如此懦弱”,卢雪摔门而进,不容商榷的口吻告诫道。
“你别和他一般见识,气着肚子里的孩子不划算”,桂志玄和声安抚道。
“我要把这件事告诉老太太,我倒想看看她会站在哪一边?你也应该看清楚她是更爱你还是更爱一个泼皮外孙,若是她不爱你,你也不要再跟她们讲任何情意”,卢雪定声说道。语毕她站起身来,正欲朝老太太卧房走去。
“这件事就算了吧?现在要钱要紧,不要再添祸事为好”,桂志玄和声劝阻道。
“你懂什么?现在不是忍气吞声的时候,你还没看清楚局势吗?他们已经跟你撕破脸了,你们接下来就是鱼死网破的较量”,卢雪怒声告诫道。
卢雪气呼呼的朝着老太太的卧房走去,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她灵机一动,决定转换战略,与其告状不如转换为受了委屈。
卢雪一脸委屈,哭哭滴滴的来到老太太身旁。
“怎么了雪儿?”老太太一脸震惊,急声关心道。
“奶奶,诺大的小故宫只有您能容得下我,其余之人都给我脸色瞧,长辈瞧不起我我无话可说,可现在就连同辈也肆意羞辱我”,卢雪泣不成声的说道。
“谁欺负你?”
“冯丹青。他竟然说我哥是一个泼皮,还说一个泼皮的妹妹怎么能够配得上志玄。我知道我哥是个不务正业之人,可是他如何不济也是我的哥哥,亲情是没有办法选择的。而且我哥是我哥,我是我,不能因为我哥不务正业,就将不务正业的标志订在我身上”,卢雪一脸委屈的说道。她已经真真切切意识到,该出手时必须当机立断,该出手时必须抢占先机,该出手时必须先下手为强。
被卢雪这样一闹,刚刚恢复平静的小故宫再次喧腾起来。
在老太太的召唤下,各家一两个代表先前接后来到老太太卧房。
“雪儿,别哭了”,桂志玄和声劝说道。
“丹青呢?”老太太怒气冲冲的质问着桂青黛。
桂青黛一脸不悦,冷眼一瞟,极度不满的抱怨道:“我怎么知道?我哪能管得住他”。
“出了这么大的事,估计早就闻风而逃了。年轻人不懂事,闹点小矛盾不碍事的”,桂青云的老婆和声劝说道。
“志玄有出息了,找了一个这么厉害的老婆,还没过门就把我们折腾的够呛”,桂青梅冷声嘲讽道。
听到这话,众人咧着嘴风趣的笑了。
卢雪一脸涨红,心底气愤愤的咒骂着:这些人总有一天会家破人亡,这种德性的人怎么能成为富豪?
“都别说了,去把青山、青云叫来,我有事要吩咐”,老太太命令式的口吻说道。
“青云病了”,桂青云的老婆和声解释道。其实桂青云深知老太太要为桂志玄做主追回桂青冥的资产,于是决定装病些许天。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折腾了一天大家都累了”,桂青黛和声说道。
老太太转头看了看卢雪,像在询问她的意见。卢雪哭丧着脸,没有吱声。
“去找丹青找来,让他先给雪儿道个歉”,老太太生气的埋怨道。想到冯丹青被教育成这种德性,她的气不打一处而来。
“从今以后,你们要多花点时间和功夫去教育子女,你看看年轻的一辈儿,哪个能担当重任?志皓倒是喝过洋墨水的,可是自从回来后就变得只知道危言耸听、胡说八道;棹儿也不务正业,放着正经书不念非要去唱歌跳舞”,老太太一脸哀怨,忧声咕哝道。
桂青黛冷眼一瞟,很不情愿的掏出手机,拨通冯丹青的号码。
“你死哪去了?好端端的惹什么麻烦?快滚回来,到你外婆这里来”,桂青黛怨声载天的骂道。
听到这话,卢雪心里舒坦多了,既然别人不想让她好过,她也决不能让别人好过。
十分钟后,冯丹青一脸难堪的出现在老太太卧房里。
“你瞧瞧你干的好事,尽给我找麻烦”,桂青黛咬牙切齿的咒骂道。
“你还好意思骂我?还不是你叫我去挑事的?”冯丹青冷眼一瞟,嘟囔着叫唤道。
卢雪随即一脸阴沉,附和着阴冷的脸的是纹丝不动的躯体。
“快去给雪儿道歉,惹祸之后还敢把责任推卸给别人?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一赖毛病?”桂青黛恶狠狠的推了把冯丹青,忧声责怪道。
冯丹青撅着嘴一脸不悦的站着。
桂青云的妻子深知冯丹青的秉性,想要他道歉难于上青天,于是她和声打劝道:“几个孩子闹得玩的,算了青黛,别逼他了”。
语毕,桂青云的老婆又转头埋怨的眼神打量着冯丹青,忧声抱怨道:“以后别再惹是生非,下次若是还敢胡作非为,别说雪儿不会饶你,我也决不饶你,听见了吧?”
冯丹青抓住机会,赶紧满目感激的说道:“哎,谢谢大舅妈,外甥保证今后绝不惹事”。
语毕他火速的紧消失。
“雪儿,大妈替他给你道歉好不好?别生气了”桂青云的老婆转头和声对着卢雪说道。
卢雪依旧阴冷着脸,她就是不愿意卖任何人面子。
“志玄,带你媳妇回去吧,让你奶奶休息吧”,桂青梅和声规劝道,边说边站起身来打了一个哈欠。
桂志玄机械的遵从着桂青梅的嘱咐,连劝带拉的带走了卢雪。
虽然小胜,可卢雪并不开心,她静静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怎么了?还在生气?我从没有见过他们低声下气给别人道歉,我们见好就收,好不好?我不希望闹的太大,毕竟我们是一家人,毕竟我们还要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桂志玄拧着眉一脸愁容的说道。
“反正他们不爱我们,我们干嘛要委屈自己去讨好他们?你看看这群人,有一个重情重义的吗?我最讨厌你大妈,她凭什么放走冯丹青?她算什么东西?以为我会卖她面子?哼,我就是要给她脸色瞧,让她下不来台,谁叫她自讨苦吃。还有你几个姑姑,别人的姑姑都很疼自己的侄儿侄女,你的姑姑却不同,狼心狗肺!我们要从他们手里夺回资产,可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不过,我哥一定会站在我身旁,我哥的那帮狐朋狗友也会无条件的帮我,桂家、冯家、柳家仗势欺人,已经积压了太多无辜人的怨气,总有一天他们会自取灭亡”,卢雪气愤愤的咒骂道。
“我也是桂家人”,桂志玄难为情的说道。
“他们当你是桂家人吗?我现在是你唯一的亲人”,卢雪定声解释道。
桂志玄没有吱声,此时此刻他脑海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理性、任何思绪。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到底对不对,更不知道今后会不会后悔今日所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