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五十五章
第三卷第五十五章



更新日期:2015-04-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国庆越走越远,天气渐渐转凉,随着一场持续三天的绵绵阴雨,气温骤降。
西安是个没有春天和秋天的城市,西安是个夏天酷热冬天不太严寒的城市,作为一个被西伯利亚寒流侵袭的北方人,桂志玄依旧没有办法适应这里的气候。
但是,不论气候是如何难以适应,桂志玄还是决定将来留在这个熟悉的城市。
时间悄然而逝,炙热的情感渐渐降温为平淡无奇的相依相伴。这是恋情发展的必然过程,可卢雪却不这样想,她希望他们之间永远保持着热恋的美好。
她想改变平淡无奇的生活,想让桂志玄无条件的迁就她。
思来想去,她决定撒个谎验证桂志玄对她的真心。于是,一个晴朗的中午,她把他从自习室揪出来。
“我可能怀孕了”,她忐忑不安的说道。
桂志玄微微一愣,脑门一热,一脸诧异。怀孕?他和卢雪仅仅上过三次床,每一次他都做了避孕措施。怎么会这样?
“你确定吗?”桂志玄焦虑不安的问道。
“你怎么这幅表情,若是我真的怀孕了,你是不是根本不会负责?若是我真的怀孕了,你会怎么办?娶我吗?还是逼我打掉孩子?”卢雪一脸不悦,冷声质问道。
原来卢雪在试探他,他欣慰的常舒了口气。若是卢雪真的怀孕,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他会尊重她的选择。
“你为什么不说话?”卢雪面无表情的逼问道。
桂志玄迟疑了一会,茫然的看着卢雪,和声说道:“在你大学毕业之前,我绝不会让你怀孕的;在我没有找到固定工作之前,在我没有买车买房之前,我绝不会让你怀孕的”。
“等到靠你的能力完成买车买房,我是不是已经年过半百了?”
桂志玄一脸难堪,低下头,没有吱声。
“你这样很自私,你五十岁的时候,完全可以抛弃我,找一个二十岁的与你结婚生子,可我呢?你是要我孤苦终老?”卢雪一脸不悦,冷声质问道。
“我不这样想的,也不会这样做的”,桂志玄急声解释道。
卢雪一脸阴沉,没有搭理他。
桂志玄往卢雪的身边靠了靠,轻轻的将她的衣服裹紧,一脸真诚的看着她,和声说道:“若是我连你最基本的信任也得不到,那就是我的错。你是我最在意的人,就算伤害我自己,我也不能让你受委屈”。
听到这话,卢雪舒心多了。
“怎么穿的这么少?上个周不是买了件棉衣吗?”桂志玄心疼的说道。
不提棉衣还好,提到棉衣,卢雪的气不打一处而来。上个周周末,桂志玄说天气会降温,于是带着卢雪去买衣服。可是,逛了好几家店,最终只有一件灰色棉衣合适。可是灰色是卢雪最讨厌的颜色,就算冻死她也绝不会穿那件衣服。白白浪费两百元买一件绝不会穿的衣服,这都是桂志玄的忽悠造成的。
“那件衣服我是绝不会穿的”,卢雪不容商榷的口吻说道。
“为什么?”
“你一而再再而三抱怨我花钱如流水,你忽悠我买一件我绝不会穿的衣服,这不是浪费钱是什么?”卢雪理直气壮的质问道。
“那件衣服你穿着挺好看的”。
“我说了我不喜欢,灰色的衣服,我绝不会穿的”,卢雪生气的说道。
桂志玄无奈的长叹一声,他不想继续争论下去,继续争论的结果又是他无条件的赔礼道歉。
“元旦期间陪你去买一件你喜欢的,行吗?”桂志玄和声安抚道。
“元旦?元旦还有半个月,你想冻死我啊?”卢雪忧声责怪道。
桂志玄犹豫了一下,这样说道:“那这个周末,我陪你去买,行吗?”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若是我真的怀孕了,你准备怎么办?你不要稀里糊涂的将这个问题绕过去,你明明确确告诉我,你真实的想法”,卢雪生气的埋怨道。
桂志玄一脸为难,定了定神,和声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我想要的很简单,若是我真的怀孕,你就娶我。基于我任何时候都可能怀孕,你应该提早解决车房一事。你能明白的意思吗?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考研,而是千方百计夺出属于你的家产。我父亲明确告诉我,要他买车买房可以,但是房子的装潢需要男方负责,房产证上决不能写你的名字,结婚之前还要做财产公证”,卢雪一本正经的定声说道。
卢雪已经将她与桂志玄交往的事情告知了卢水沼夫妇,卢水沼夫妇其实并不愿意女儿与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交往。他们有他们的担忧,他们担忧的是卢雪怀孕后没有人照顾她生活起居,卢雪有孩子之后没有人帮忙照看孩子。
若是卢雪执意留在西安,身在神木的卢水沼夫妇绝不可能跑到西安照顾卢雪。
“我们可以租房住吗?”桂志玄和声商量道。若是经济不足以支撑买房,与其背厚重的房贷,他更希望租房生活。
“租房?这我绝不同意”,卢雪表情严肃的拒绝道。
“为什么?”
“若是你买不起房,我父母会帮我们买。但是若是房子是他们买的,你必须学的机灵点,需要时不时打电话向他们问好,时不时买礼物孝敬他们,你懂吗?”卢雪定声说道,在她看来桂志玄不是不懂这些道理,而是太过小气与愚钝不会将之付诸行动。
“这些问题等到假期我们在讨论,好吗?”桂志玄说。
“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无数次,为什么每次都没有答案?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我需要回去跟我叔叔伯伯商量”,桂志玄粗声粗气的抱怨道。
“夺回属于你的资产,还需要商量?这个世界只有你这么傻,属于你的东西你为什么不要?若是你叔叔伯伯真的爱你,绝不会等你开口才给你资产。他们是想霸占你父亲的资产,这点你都看不出来?既然他们无情无义,你为什么要跟他们讲情义?”卢雪生气的埋怨道。
桂志玄微微一愣,卢雪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叔叔伯伯的确不够爱他,可是基于他们对他的养育之恩,他真的不愿意为了钱与他们闹掰。
“你还是不了解我”,桂志玄伤心的感慨道。
“你了解我吗?”卢雪一脸不悦的反问道。
“或许我们两个真的不合适,我对生活的要求很简单,对金钱的欲望很平淡,可你却截然不同。若是我叔叔伯伯不肯将我父亲的资产还给我,你准备怎么办?”桂志玄一脸真诚的看着卢雪,定声问道。
“若是我们结婚,我肯定要要回属于你的资产。我这样做不是因为我爱钱,而是为了我们将来更好的生活,为了我们将来的孩子能够有个健康快乐的生活环境。你可以把钱看淡,因为你想自食其力,可我不同,我就是靠资产过日子之人,没有资产你要我如何生存?也许你想的是如何通过自身能力挣更多钱,可我不同,我想的是如何利用资产衍生的利息安家度日”,卢雪同样一脸真诚的看着桂志玄,和声一本正经的说道。
此时此刻,她们都意识到这个问题对于他们感情的极为重要。若是在这些问题上,他们没有办法迁就彼此,这段感情注定只能夭折。
与其在某个不明确的时间点失去对方,还不如趁早去寻找更适合自己的人生伴侣。
“雪儿”,正在此时,卢雪的舍友抱着书,从他们身边走过,她的招呼打断了他们的争执。
“走吧,先吃饭吧”,桂志玄和声说道,边说边搂推着卢雪的腰朝食堂的方位走去。
“我不想和你吵架,我们以后不要再吵架了。这个假期,你想办法从你叔叔伯伯那里要回你父亲的资产,开学后我们就在西安买房买车。等到有车后,我们节假日就可以驱车去旅游;若是要回资产,我们不用奋斗也能幸福开心的生活”,卢雪心平气和的说道。
“我答应你,这个假期我会跟我叔叔伯伯商量这件事,但是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办法给你任何承诺”,桂志玄真诚的说。
“别的事我都可以迁就你,唯独这件不行。实话告诉你,其实我父母根本不赞同我与你在一起,他们想的比我想的深远,他们担忧我跟你在一起,将来没有人帮忙照顾我们的孩子。若是你同意在神木安家立业,他们也能就近照顾我们”,卢雪和声担忧道。
“当你有更好的选择的时候,我会尊重你,但是若是你和我在一起,我会真心真意爱你一辈子”,桂志玄和声说道,这是他唯一能给卢雪的承诺。
“其实,比起你我有更好的选择,这些年来,我父母、我哥都在帮我物色适合我的对象。他们一直都想帮我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可是,到目前正在我是爱你的”,卢雪一脸哀伤的说道。
“只要我们相爱,所有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卢雪困惑的眨了眨眼,随即她定神一想,意识到自己来的初衷还是没有得到明确的回答。
“若是我真的怀孕,你会怎么办?这一次你别再绕过去,我要一个明确的答复”,卢雪生气的质问道。
“若是你真的怀孕,若是你愿意嫁给我,我会娶你。但是,以我们的经济状况,还不适宜怀孕生子”,桂志玄拧着眉说。
“若是我怀孕了,我会辍学与你结婚;若是我真的怀孕了,你一定要在我生孩子之前解决车房一事”,卢雪定声告诫道,这是她想要的答复,只可惜桂志玄一直没有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