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五十三章
第三卷第五十三章



更新日期:2015-04-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劝说无效,桂志玄便返回西安。
他回去之后立即致电桂棹,他想问问牧羊犬是不是桂棹的。若是牧羊犬真是桂棹的,他希望桂棹可以立即正式向宋荆全家致歉。
可是,桂棹的回答却把他怔道了,桂棹竟然说牧羊犬是冷竹筠的(桂棹只知道,冷竹筠曾送过他牧羊犬,可他没有接收)。
怎么会是这样?桂志玄一脸茫然。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消息告诉宋荆,也不知道宋荆知道这个消息后何去何从。
思来想去,他还是拨通了宋荆的号码。因为他意识到,只有宋荆及早知道冷竹筠是真凶,才能及早步入正常的人生轨迹。
“喂,我刚问过桂棹牧羊犬一事。桂棹说,牧羊犬是你舅舅的”,桂志玄试探性的口吻说道,他害怕宋荆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这一事实。
“我舅舅说他把牧羊犬卖给了卢敖,卢敖又把牧羊犬卖给了冯丹青。若不是冯丹青的,它怎么可能一直呆在小故宫?”宋荆定声说道。
“我在帮你打探一下”,桂志玄一脸哀伤的说道,语毕挂了电话。他潜意识里希望牧羊犬归属于冷竹筠,因为只有牧羊犬归属冷竹筠,宋荆才有可能放弃报仇。
宋荆一事已经让桂志玄愁得焦头烂额,想到又得应付卢雪,想要接下来的生活费只有三百,桂志玄越发愁苦。
就在他捉摸着是不是该关机的时候(关机,卢雪自然而然联系不到他),手机响了。他低头一看,是卢雪。
他舒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按下接听键。
“喂......”桂志玄故意用疲倦慵懒的声音回复到。
“还在睡啊?你这两天去哪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担心你?”卢雪忧声抱怨道。
“我去伊金霍洛旗见了一个朋友”。
“你去伊金霍洛旗了?为什么去之前不告诉我?我可以陪你一块去”,卢雪急声说道,此时此刻,她最想知道的是他去见的这个朋友是男是女。
“发生了很多你不知道的事,关乎一条生命,关乎一个人今后的人生道路,我现在愁得焦头烂额”。
“人命?谁啊?”卢雪饶有兴味的问道。
“宋扉”。
“哦,我听我哥说了,管你什么事?你去见谁了?男的女的?”卢雪直白的问道。
“宋荆。他现在辍学了,要报仇,可是还不清楚牧羊犬的主人是谁”。
“听说是小故宫的那只?那只牧羊犬我哥还养过一段时间,不过因为咬伤了一个邻居,被我爸妈逼着卖了,好像卖给了桂志皓”,卢雪不太确定的口吻说道。
“桂志皓?你确定吗?”
“不是卖给桂志皓就是卖给冯丹青,我记得当初他们两个都想买,最终卖给了谁,我也不清楚,没准是合资买的”,卢雪随随便便的口吻说道。
“你能不能问一下你哥?但是别让他察觉出异样,行吗?”桂志玄商量式的口吻祈求道。
“不好吧?你别多管闲事”,卢雪忧声埋怨道,随即挑了挑眉,和声说道:“你走了两天,往返一千五百多公里,累了吧?出来我们吃顿好的吧?这两天都是我一个人在吃饭,习惯了两个人吃饭,一个人吃真没意思”。
吃饭?吃顿好的?听到这话,桂志玄顿时头皮紧绷。
“我现在很累,下午还有课,想先休息会。下个月月初,我们叫上柳烟霞、顾采薇到外面聚会的时候再吃,可以吗?”
“下个月月初?那好吧。不过这个周周末,你可不准去自习室,我们宿舍的舍友都知道你是我男朋友的事情,她们想要与你们宿舍的舍友联谊,你跟你们宿舍的舍友商量一下这件事,让他们把这个周的周末腾出来”,卢雪命令式的口吻说道。
桂志玄微微一愣,一脸震惊与不安。两个宿舍联谊?十二个人的饭钱肯定是要他们这对新人来出,换句话说,这笔钱得他一个人来支付。可是,他的经济状况......
“考研复习不能在耽搁了。国庆我已经陪你玩了七天,国庆期间没看的书还需要赶紧补上,我真的没多余的时间,考研只剩两个多月了”,桂志玄无可奈何的声音说道。
“劳逸结合,从现在起,你周末不准看书。我告诉你这些不是跟你商量,你明白吗?下个周周末,我们去KTV唱歌,到时候我会介绍几个高中同学给你认识,你要帮她们也物色男朋友,知道吗?”卢雪定声一本正经的说道。对她而言,桂志玄考不考研是一件无足轻重之事。
“雪儿,我们不能这样一直玩下去。我们是成年人了,应该去学习如何挣钱,如何充实自己。用不了几年,我们就要进入社会,需要在残酷的竞争中找到满意的工作,等到工作稳定后,我们就要结婚生子。你现在需要充实自己的地方很多,你会做家务吗?懂得如何照顾婴儿吗?”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卢雪生气的埋怨道。
“不然你跟我一起考研吧?”
“我不考研,你也不要考。你毕业后先找一份工作或是开一个店,我毕业后我们就结婚,结婚后我做家庭主妇,这是我规划的人生,怎么样?你能迁就我吧?”卢雪和声说道。
桂志玄痴痴的愣住了,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卢雪不再是他定义里那个端庄大体、知书达理的女孩,而是一个刁蛮任性,被宠坏了的孩子。此时此刻,他开始怀疑是不是女人是最会伪善的动物?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想过要和她分开,至少他很明确他已经迷恋上和她在一起的感觉。
“养家糊口,本来就应该是男人做的事情”,桂志玄定声说道,可是他不得不担心自己的能力养不起这个家。
“什么是养家糊口。你以后不要再说这四个字,太难听。对了,有件重要的事我要跟你商量。前几天,我爸问我要不要在西安买房,他的意思是若是我毕业后会留在西安,就会提早在西安帮我买房。我们毕业后要回神木还是留在西安?”卢雪满脸生辉的问道。其实她是想回神木,因为回到神木她的家人可以照顾她。
“雪儿,我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我的人生规划,我将来是要在西安发展的。别的事,我都可以迁就你,唯独这件事,你必须尊重我”,桂志玄一本正经的急声劝阻道。
“可是留在西安,我们举目无亲、无依无靠”,卢雪哀声说道。
“我们有手有脚,为什么要依赖别人?我们努力奋斗就会为了自食其力,我们已经到了上养老下养小的年龄,我们已经到了该承担责任和义务的年龄”。
“这个事情我还在犹豫,可以在商量。现在的问题是,你叔叔伯伯会帮你买房吗?若是他们会帮你买,那我自然不需要买,不然我们要两套房做什么?还不如将钱存入典当行”,卢雪和声问道。
“我叔叔伯伯是绝不可能给我买房的,但是我想跟他们要回我父亲的资产,等到要回资产后,我来买房买车,你的钱你自己留着”,桂志玄定声说道。
听到这话,卢雪一脸欢喜的笑了。
“你父亲有多少资产?”卢雪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不清楚。但是我不是一个贪婪之人,我要的并不多,只要够买车买房就行”。
“那怎么行?你父亲的钱本来就属于你,你叔叔伯伯又不是没钱,他们作为长辈怎么好意思占据你父亲的遗产?”卢雪忧声埋怨道。
“我不想为了钱,和他们闹得不可开交,毕竟他们是我最亲的亲人。何况,我对金钱的占有欲并不强,只要有车有房、有稳定的工作,就足以”。
“那你什么时候能向你叔叔伯伯要回钱?”卢雪烦躁的问道。
“不知道”。
“不知道?”
“可能根本要不回来,我也没报多大希望”,桂志玄一脸哀伤的说道。
“拜托你以后说不要自相矛盾的话,既然有可能要不回来,你就应该明明白白告诉我。差点我刚才就以为你不需要我父亲帮我们买房,既然这样还是让我父亲先帮我们买房吧,但是地点必须明确的选择一个,西安还是神木?”卢雪生气的问。
“我不会回神木的”。
“那好,就在西安买吧,反正有很多神木人在西安呆了几年后都回去了。不然我们也在西安待几年,等到想回去的时候就回去”,卢雪无所畏忌的口吻说道。
“我不会离开西安的”,桂志玄定声说道。别的事情他都可以迁就她,唯独这件事不容商榷。
“我不想和你吵了,烦死了。我打电话给你,就是要和你吵架吗?你明确的给我一个答复,在西安买房是不是?哪个区?多大平米?我也好把这些数据给我父亲”,卢雪烦躁的说道。
“可我不想依靠你父亲”,桂志玄忐忑不安的说道。
“你别得了便宜又卖乖,你若是真不想拿我父亲的钱,就赶紧从你叔叔伯伯那里要回你父亲的钱。对了,有件事非常重要,第一、你的工资卡将来需要上缴给我;第二、房子的装潢风格必须遵循我的意思。我要复古风格的,家具要用欧式的,家里一定要有咖啡机和咖啡研磨机,冰箱一定要大的,窗帘决不能要灰色的,我最讨厌的颜色就是灰色”,卢雪不容商榷的口吻说道。
房子装潢风格、上缴工资卡这些事情对于桂志玄来说都是很小的事情,他可以完全答应她。
“我害怕自己不够好,配不上你。但是我是一个对感情很真挚的人,既然我选择了你,一定是奔着与你结婚的目的与你交往的。或许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办法给你,但是我对你的心是真的。你也是一个对感情负责的人,对吗?若是你是一个感情随便者,当初就不会在我的世界里驻足,对吗?”桂志玄忐忑不安的问道,突然之间他衍生失去她的慌乱。
卢雪困惑的眨着眼,感情的随便者?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她只知道她当初很想很想和他在一起。此时此刻,虽然那种想要和他在一起的感觉不是很强烈,却也不容许他被别人抢走。
“我只知道,我很在意你。我不介意你是一个孤儿,不介意你一无所有,但是我介意你爱不爱我,会不会一直爱我”,卢雪定声说道。卢雪的确不介意自己的男朋友有没有父母,在她看来,没有父母,正好可以免去养老送终。
听到这话,桂志玄一脸慌乱,他急声解释道:“我可以保证一辈子只爱你一人”。
“你以后要听我的话,要多交朋友,要改变自己的生活观。不要再讲什么自食其力,我们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一定要辛辛苦苦的自食其力?人生苦短,我们应该趁着年轻去旅游”,卢雪定声说道。
桂志玄定了定神,无奈的嗯了一声。
“你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能开心吗?既然你决定委屈自己,就不要显示出委屈白给我增添烦忧”,卢雪生气的埋怨道。
“好的”,桂志玄收敛起心中的不快,欢声回应道。可是,此时此刻,他心底却苦闷到了极致。
他甚至有些怀疑这段感情,能不能持续下去。但是,目前他还不准备放弃,即便要放弃也要拼搏到无法坚持下去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