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五十章
第三卷第五十章



更新日期:2015-04-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拒绝了卢雪,桂志玄彻夜难眠、辗转反侧。
他开始疑惑自己的人生,疑惑自己是不是该调整价值观和人生规划。
矛盾占据了他的心房,扰乱了他的思绪。
他一会想放弃那笔本不是他赚取的遗产,找一个爱他的,他也爱的女人,凭自己的努力辛苦生活!可是这样做他不甘心,因为他不想便宜对他薄情寡义的叔叔伯伯。何况,他心知肚明若是得到父亲的遗产,他可以轻轻松松、毫无负担的过上富裕的生活。可是,转念一想,豪车、别墅,并不是他最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一个爱他、懂他、惜他的女人。即便他身无分文,她也会不离不弃。
可是,他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家之主,不可能一辈子不安家立业。若是不能安家立业,会有女人对他从始至终、不离不弃吗?
其实,同样彻夜难眠的还有卢雪,她还在为他的拒绝耿耿于怀。
一番思量之后,她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她还是想知道他拒绝的真实原因。
‘我拒绝你,和你无关,一切问题在于我。认识你之前,我已经规划好自己的人生道路。我所规划的人生道路是:先在西安买房、买车,然后找一份和律师相关的工作,最后才是找一个女人结婚生子。不过,现在你扰乱了我的心。你让我陷入迷惑,你让我陷入矛盾中’,这是桂志玄给卢雪的回复。
卢雪看到短信后,满心欢喜。她为她能够然乱他的心感到骄傲、感到欣喜。
‘我父亲将来会给我买房、买车,若是我们在一起,这都不是问题。我只知道,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从我爱上你的那天起,你就是我的全部’,卢雪犹豫了一下,鼓着勇气发了出去。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这个道理她懂;舍不着自尊,套不着郎,这个道理她也懂。
‘我真的值得你爱吗?’桂志玄问,发过短信之后,他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她的回复。
‘值得,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相信你’。
聊到这里,他已经全然忘却了自己曾经规划的人生轨迹;聊到这里,他脑海中唯一夙愿就是与她谈一场奋不顾身的恋爱。
可是,他害怕她并不是他期待的那般真心、真情、真意。若是她的真心、真情、真意不是百分之百,他是断然没有勇气和决心,与她在一起。
‘我是一个很重视感情之人,若是我选择了一个人了,就希望能与她相守一生。即便不能真正相守一生,也是抱着这种心态开始的’,桂志玄将短信发了过去。
卢雪再一次欣喜若狂,她一遍遍读着这条短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马上就能得到心爱的男人。
‘我会一心一意爱你,对我而言,最美好的事情,就是遇见你;最幸福的事情,是我们在一起’,卢雪写到。
‘我想先买房、买车,等到有房有车,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卢雪拧了拧眉,她不希望自己的爱情和这些所谓的物质挂钩。
‘房、车我父亲会给我们买。而且我们结婚的时候,他还会额外给一笔嫁妆,应该有一百万。一百万,存入典当行,每年可以得到二十五万利息。到时候我们不用工作,也可以过得逍遥快活。而且,你不用担心我父母会阻止我们在一起。我的感情,我自己可以做主。何况,你这样优秀,他们见后保证笑不拢嘴’,卢雪写到。
‘我不想依靠女人的势力生存。我年轻力壮、我努力学习,就是希望凭借自己的能力过幸福的生活。我不是啃老族,也不想当一个啃老族’。
‘你干嘛跟我较真?我们在一起,将来就是夫妻。世间哪有比夫妻更紧密的关系?何况,我爸挣的钱,我们不花,也会被我哥祸害完。我哥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了解?他成天只知道惹事生祸、吃喝玩乐,与其让他把钱祸害完,还不如我们留一部分。先别想这些了,既然我们决定在一起,就应该做些快乐的事情。我们接下来的七天假期去哪玩好呢?华山?华清池?兵马俑?听说西安好玩的地方特别多,我准备玩个遍;听说西安的风水特养人,四年下来,希望我也可以拥有白皙细腻的皮肤’。
出去玩?出去玩,自然需要钱。谈到钱,桂志玄可就愁眉苦脸了。他虽然出生豪门,可是自从父亲去世后,叔叔伯伯只给他最基本的生活费。如今,他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定额一千元。
‘不然我们就在学校吧?我想考研,得去自习室’。
考研?考研?考研?卢雪有些诧异。她觉得一个人读到大学毕业足以,大学毕业后应该把重心放到安家立业、结婚生子之上。
‘去玩吧,求你了,军训这么久,我都快累死了。我们一起去放松放松?你带我去西安最好玩的地方,好不好?考研复习也不在乎这几天,是不是?就算纪念我们在一起,也应该出去好好玩玩’,卢雪不依不饶的祈求着,她势在必得。
‘我们在一起的这个晚上,不就是最美好的回忆?’
‘可是,我还是想出去玩。我们叫上顾采薇、柳烟霞,一起出去,好不好?正好四个人,打车也划算。西安这边的车是按人计费,还是按车计算费?’卢雪问。
‘顾采薇没有回家?’
‘没有,她没买到票’。
‘不然你和她一起出去玩吧?把柳烟霞也叫上,你们三个正好可以逛街,我对逛街也不感兴趣’,桂志玄写到。想到逛街,他自然而然想到了今后卢雪逛街买东西的钱都需要他来买单;想到既然已经是情侣,他自然而然明白今后逢年过节,总要送些礼物给卢雪。而且,需要时不时带她出去看电影、吃饭。
这些额外的花费,他根本无力支撑。
想到这里,他一脸愁容。
去做兼职?伸手向叔叔伯伯要钱?亦或是从他们手中骗钱?他胡乱思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