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四十八章
第三卷第四十八章



更新日期:2015-04-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由于桂棹出国留学,顾采薇只好尾随桂志玄、柳烟霞一起去西安。
出发那天,她们正好在火车站碰到了卢雪。
能碰到一起长得人,顾采薇自然笑不拢嘴。何况,她还清楚的记得,这是她曾经喜欢过的男孩的妹妹。基于这层关系,她也没道理不好好照顾卢雪。
“你考的是哪所学校?”顾采薇饶有兴趣的问道。
“西北政法大学”。
“西北政法大学?”顾采薇边说边转头看着桂志玄(桂志玄也是这所大学的学生)。
“他也是这所学校的,到了西安后你就跟着他”,顾采薇对着卢雪和声叮咛到,随即转头一脸真诚的看着桂志玄,和声说道:“桂志玄,这是卢敖的妹妹,你要好好照顾她哦”。
桂志玄冲卢雪客客气气的笑了笑,他是个和善的人,这一特质所有人一目了然,能让人一目了然的除了他与生俱来的和善,还有无法掩饰的忧伤。
“桂志玄?”卢雪试探性的口吻,略微羞涩与激动的小声说道。其实,她认得他,也知道他是已故的桂青冥的独生子。
“你认识他?”顾采薇诧异的问道。
“我以前也在孙家岔小学念过,你和我哥在一个班念过,我哥叫卢敖,你还记得吗?”卢雪没有理会顾采薇,而是自顾自的对着桂志玄和声说道。
“记得”,桂志玄平淡无奇的口吻回应道,不过却在定眼审视了下卢雪。
“记得?”卢雪一脸欢喜,疑声重复道。
“记得”,桂志玄牵强的笑着点了点头(他对卢敖没任何好感,因为卢敖和他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机灵的卢雪从桂志玄对她的不温不怒、客气有加的态度上,真切的感知到她在他的世界里是一个可有可无之人。想到这里,她无法抑制的陷入伤感。她眨了眨眼,露出一丝犹豫,随即定了定神,咧着嘴和声说道:“我哥是个泼皮,什么坏事也做,我父母一直抱怨怎么会生他这样一个儿子。其实,我觉得他只是一个迷失的人,在神木这样飞速发展的大环境中,有很多人步入迷失的行列,我哥也如此。不过我想,他们之所以迷失,应该是缺乏坚定的信仰导致的。我觉得人应该有自己的信仰,不论佛教、伊斯兰教,还是基督教,本质上都是对真善美的信仰和追崇”。
“唉,你还没上大学,就懂这么多?大学之前,我根本没有自己的思维。你的思维是怎么形成的?”顾采薇不可思议的口吻问道。
卢雪甜美的笑了笑,和颜悦色的说道:“其实,我父亲的教育出了偏差。他一直以来信奉的教育理念是:穷养女,富养儿。可是,真正迎合大众的应该恰恰相反。女儿富养,长大后进入社会,就不会被物质所牵制;儿子穷养,能够建立责任感、家庭感,长大后能独当一面”。
卢雪的言辞轻而易举便吸引了桂志玄的注意力,他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对她的定义不再是卢敖的妹妹如此单一。
“你的思维是怎么形成的?按理说,我们都是在父母的包办中长大,思维的形成过程也应该如出一辙,应该是在大学漫长的孤独中形成的,可是你还没有进入大学,怎么就已经有了自己的思维?我记得第一次在西安坐公交的时候都不知道前门上车,后门下车的规定”,顾采薇一脸哀伤的说,羡慕的眼神看着卢雪。
“你这还好,我记得我第一次坐公交,是国庆的第三天,那天下着小雨,我到校门口的时候公交车上坐满了同学,我以为大家都是投过币的,所以我上车的时候就直接投了币。可是,等到公交师傅上车后,车上的人才开始相继投币”,柳烟霞一脸委屈的说道。
“那你又投了一遍?”
“没有,师傅让我投币,我异常凶狠的口吻对着师傅说,我上车的时候已经投过。那个师傅忧声埋怨道,司机都不在,你投什么币。我也没搭理他,反正我问心无愧”,柳烟霞浩浩荡荡的口吻说道。
“我在四中念书的时候,经常坐公汽,前年新增的七路公汽,就是通往四中上面的第二新村”,卢雪说,(神木修建的新村有两个,一个在前年竣工的神木大学的旁边,另一个在神木四中的上方)。
“你一个女孩怎么想到报西北政法大学?”柳烟霞拧着眉问。
“我觉得当律师挺酷的,呵呵。其实,我是觉得只有律师和记者才能伸张正义,记者揭露世间的不平之事,律师帮助受冤之人讨回公道。我觉得人活着应该学会回馈社会,让社会变得更美好、更和谐的确很难,可是,只有我们所有人团结一致,它才有可能变得欣欣向荣”,卢雪语调平和的说道。
“真羡慕你。我当初报师范大学,全都是我父亲忽悠的。当时我没有自己的思维,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能报什么专业,当时我父亲说一个女孩当老师挺好的,我就听之任之。现在想来可不是这么一回事,我现在特别羡慕那些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专业的学生。现在我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做什么,可是为时已晚。若是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会努力学习,争取考上农业大学,因为我对盆栽的兴趣与日俱增。我梦想有一天可以将水果类盆栽发扬光大,我梦想有一天可以发表一本书,书中清晰的讲述哪种类型的土壤适合哪种类型的植物,哪种类型的饲料适合哪种类型的植物”,顾采薇满脸生辉的说道。
“这样的书籍现在就有。有些成果不需要自己亲自去实践、去总结。别人总结的成果也是通过一次次实验验证的,有参照的价值”,卢雪不以为然、见多识广的口吻说道。
顾采薇一脸在燥热、不安,她鼓了鼓气,胡搅蛮缠的口吻说道:“自己总结过程中得到的快感,是别人无法给予的”,话语刚落,她就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于是缓了缓神,牵强的笑着说道:“其实,卢雪说的也有道路。不过,同样一件事情,不同人有不同的观念,纯属正常”。
“我记得你不是喜欢陶艺吗?什么时候开始对农业也感兴趣了?”卢雪饶有兴趣的问着顾采薇。
顾采薇冷眼一瞟,她知道卢雪说这句话,无非是想说她遇事只有三分钟热度。
“农业、陶艺,我都喜欢。只可惜,我最喜欢的这两项,都不是我学习的专业,也不是我将来从事的行业。想来我都觉得可惜,甚至觉得白活了”,顾采薇一脸阴沉,忧声抱怨道。
“你可以把它当做一种爱好。有时候,将爱好保持为一种单纯的爱好很好;很多时候,当你把爱好上升为一种职业,就会渐渐对它失去最初的悸动”,卢雪挑了挑眉,和声说道。
“你当初为什么要法律专业,也是为了伸张正义?”柳烟霞察觉到顾采薇和卢雪的火药味太浓,奔着想要缓解气氛的目的,转头和声对着桂志玄问道。
桂志玄被突如其来的提问,弄得局促不安。
“没想那么多,只是为了将来好就业。律师的发展前景比较好,越来越多人都在试图通过法律维护自身权益;越来越多人意识到法治社会是必然的发展趋势。我想等我四十岁的时候,正是大放异彩的时候,而那个时候,国内的诉讼案件应该会达到另一个高峰”。
“你别胡说了,你怎么知道会是一个高峰?别蒙我们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哦。不过,你将来既然是律师,要免费为我们提供咨询,免费为我们打官司,知道不?”柳烟霞津津乐道的说着。
“我不希望你们走到需要打官司才能解决问题这一步,我希望你们平平安安、和和美美”,桂志玄点着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其实,我也觉得律师是一个发展前景极好的职业,而且我觉得二十年后诉讼案件到达一个高峰值,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现今人口密集度集中在四十到五十岁之间,二十年后,这些人会面临养老问题,可是,他们子女出生的年代正好是计划生育的严查期,所以,他们的养老一定会是社会大问题。到时候会有很多老人起诉自己的子女没有尽到赡养老人的义务。由赡养老人还会衍生年轻夫妻感情问题,到时候年轻夫妻的离婚率会增加,夫妻离婚又会通过法律途径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和财产的分割比例。其实,这只是其一”,卢雪说。
“还有其二?”柳烟霞疑声问道。
“经济全球化会导致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增大,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增大又会带动国内省与省之间的贸易,省与省之间的贸易增大又会带动市与市之间的贸易。这自然而然会增加法律诉讼案件,其实,还有其三”。
“其三是什么?”
“其三还得从人性来说。社会发展越快,人性抹灭就越快。就像现在的美国和中国相比,哪个更是人性化社会?就像现在的沿海地区深圳与大陆深处西安相比,哪个更具人性化?一般,慢节凑的地方,人性化越强。发展太快,竞争太强,人就会随着大环境变得薄情寡义。所以,随着社会加速发展,随着社会竞争加剧,人情会渐渐淡薄。情意一旦淡薄,受害人便会直接通过法律武器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卢雪自视聪慧,定声说道。
话语刚落,大厅里便响起广播员的声音:“前往西安的乘客请注意,您乘坐的......”
顾采薇一干人等,赶紧收拾自己的行李,尾随着大部队,上了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