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四十二章
第三卷第四十二章



更新日期:2015-04-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冷竹筠将桂英灵和顾恺举止亲昵的事情告诉了桂青山。
桂青山听到这个消息后既震惊又慌乱,虽然他不愿意相信它的真实性,却也心底明白无风不起浪。
作为父亲,他了解女儿的本性;碍于父亲的身份,他也不太好意思直接去问女儿。
在这个地方,很多父亲因为封建思想的迫害,和女儿关系淡如水,桂英灵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桂英灵从小到大,身上一直潜藏着外人看不到的自卑,这种自卑的形成和她的出生顺序直接挂钩,和桂青山对她冰冷的态度直接挂钩。
她出生在一个完美的四口之家,她的出生破坏了这个家的完美,她的出生因为没有像桂青山期待的那样是个男孩,而受到冷落。
导致她悲剧的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一直没有女儿的桂青冥在世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再奢望将桂英灵过继到他门下,当初若不是云蝶一味反对,桂英灵早就被过继出去了。
虽然出身豪门,虽然在外人看来享受着光鲜亮丽的人生,可她却因为父亲的不待见,内心一直生活在极深的自卑中。
她也曾刻意性的去讨好桂青山,可是忙于事业的他却没有发现她的良苦用心。
后来,她放弃了,绝望了。
再后来,她醒悟了,她觉得只有自己变得足够优秀、足够强大,父亲才不会再提及过继一事。可是,她没有能力变得足够强大。
接着,她堕落了,她选择任性的活。因为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安全的活着,因为随时做好了离开这个世界的准备,所以活的不在压抑。
也因为这样,顾恺成为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她爱他,对他一见钟情,和他在一起成为她一生唯一的目标。
与其不痛不痒的活几十年,还不如痛痛快快的和他在一起一年半载。
桂英灵的这些改变,桂英灵心里的这些想法,桂青山压根不知道,他只知道她是个只知道惹祸生事的麻烦精,他只知道她是个被云蝶宠坏了的执拗的孩子。
这样的不孝女,他也不想搭理。他原本计划等到她大学毕业,帮她找一个家境不错、长相不错、为人不错的男人,然后给她一笔丰厚的嫁妆。
可是,现在事情的发展脱离了他的轨迹。
一番思量之后,他拨通了顾勋的号码。
“顾恺是你弟弟吧?我找他有点事,没他的号码”。
“顾恺?那我给你发过去”,顾勋忐忑不安的说道,他猜疑桂青山一定是知道了一百万的事情。
“他现在在哪?做些什么?”
“我现在搬到康巴什了,也不清楚他成天做些什么。估计就是和那些狐朋狗友,吃吃喝喝、打打闹闹”,顾勋不以为然的口吻说。
挂断电话之后,顾勋赶紧拨通了顾恺的号码,他怒气冲冲的对着顾恺咆哮道:“你现在在哪呢?赶快回家,瞧瞧你都干了些什么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此时的顾恺正搂着桂英灵在街上买衣服,听到哥哥的抱怨声和辱骂声,顿时勃然大怒。
“你以后别管我”。
“我不管你,谁管你?刚才桂青山向我要了你的号,应该是你们骗他一百万的事情露陷了。你自己赶紧想想对策,实在不行就把手机关机,这几天也别开,别给我惹麻烦。要是这次桂棹和薇薇因为你的事定不了婚,你就等着你嫂子掀了你家吧”,顾勋很不客气的告诫道,语毕恶狠狠的挂断电话。
见顾恺一脸愁绪,桂英灵也无心再挑衣服,她扯了扯愣在一侧的顾恺,心疼的问道:“怎么了?谁啊?是不是你哥又骂你了?”
“你爸知道我们骗他一百万的事情了,赶紧,我们两个把手机都关机”,顾恺边说边关了机,桂英灵也赶紧照做。
“没关系,知道就知道,反正他能把我怎么样?还能把我送进监狱?”桂英灵冷着脸说。
“他当然不会把你送进监狱,可我就不同了”,顾恺生气的抱怨道。
“你也不会,他不敢,他要是敢把你送进监狱,我就跟他撕破脸”。
“姑奶奶,你别说风凉话了。都怪你,唆使我和我哥断绝关系,现在怎么办?这回我哥也不帮我了,倒霉,晦气。摊上你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看看你,成天就知道叫我陪你逛街。你当我是自动提款机啊?我的钱可都是跟我那帮吸毒的朋友借的,跟那些人借的钱能不还吗?”顾恺生气的说完,扭头就走了。
桂英灵虽然生气,可还是赶紧追了出去。
“你既然没钱干嘛还抢着买单?这也是我的错?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爱,姑奶奶,你现在还有心情说这个?我看你还是买点东西赶紧回去认个错吧,这段时间我们也别联系了”,顾恺粗暴的说。
“你不爱我了,你若是爱我,不可能对我这么凶。也对,你都快四十的人,怎么可能还有爱?你和我在一起,不过是为了我的钱。可我对你是真心的,你没良心,男人都没良心”,桂英灵哀声的说道,语毕转身走了。
桂英灵虽然生气,可还是依照顾恺的建议,买了礼物回了小故宫。
“你最近都和些什么在一起?”桂青山温怒的质问道。
“那是我的自由,我已经满十八岁了”。
“顾恺是个什么人?就是个混混,都快四十的人了。你不嫌丢人,我还丢不起这个人,要不是别人告诉我,我至今还蒙在鼓里”,桂青山大怒,目露凶光的瞪着女儿。
“四十岁怎么了?只要我喜欢,就算是六十岁,我也不介意和他在一起。我的事情,你少管,你管不了的。你们早就不管了,我早已经习惯你们对我不闻不问,既然这样,那就永远都不要管了。不要在我的思维已经形成定局的时候再来插手我的人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路,我有我的选择,你有你的选择。或许你的选择是对的,可是对的不一定适合我。何况,你的选择是你的价值观驱使的,我的选择是我的价值观驱使的,我们的价值观不一定相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像我一样,接纳不同人有不同的价值观,尊重与你的价值观不用的价值观”,桂英灵用生平最严谨的态度,对父亲说了这段话。
“马上跟他断绝关系,否则大学就不要念了,今后也没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分钱。你要执意和他在一起,就从这里搬出去,今后也别拿着我的名号到处招摇撞骗,惹下麻烦也别指望我会替你善后。就当我没生过你这个不孝女”,桂青山怒火冲天的说道。
“你不明白我的人生,你们根本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你们也不知道我现在是怎么活的,算了,不说了,反正说了也没意义。反正现在我已经不再抱怨”,桂英灵哭着走了出去。其实,很久以前,她一直在抱怨为什么父母生下她,却对她置之不理?既然不准备用心爱她,当初就不应该不负责任的生下她。可是,后来她突然想明白了,父母给她生命只是单纯的带她来到这个世界,可是能不能活的漂亮,是她自己的事情。若是活不下去,她可以随时选择离开。
桂英灵将自己关在卧房里,连续哭了两三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