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三十九章
第三卷第三十九章



更新日期:2015-04-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顾采薇实在没心思问桂棹这个难以启齿的问题。
开不了口,她烦躁不安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唉声叹气。
晚饭的时候,段翠芸与顾勋像事先蓄谋好的,再次提及这个事情。
“桂青山到底是什么意思?年初说好等两个孩子放假回来,就立即订婚。现在人都回来好些天了,一声没提,是不是想毁约?”段翠芸停住握在手里的筷子,忧心忡忡的说着。
顾勋斜眼瞟了瞟顾采薇(顾采薇很不喜欢顾勋用这种眼神打量她),略微不好意思的询问道:“你们现在挺好的吧?”
顾采薇瞬间一脸阴沉,像个幽怨的木头静静的杵着。
“你问她做什么?她懂什么?你赶紧催催桂青山,万一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怎么办?整天就知道打麻将,就知道往麻将馆送钱”,段翠芸怒气冲冲的抱怨道,自从顾家搬到康巴什之后,顾勋几乎每天都去社区打麻将(住在城里的他,只有这么一件事可以消磨时间)。
“桂棹什么时候走?”顾勋和声问着女儿。
“一个月后”,顾采薇淡淡的说道,好像桂棹和她没有一丝关系。
“还有一个月么”,顾勋幽怨的声音说道。其实,他虽然态度上显得满不在乎,但心底却比段翠芸焦急百倍。他虽然很想和桂青山做亲家,但也不好意思赶鸭子上架。
“一会别去玩了,你看看买什么礼物,下午就买”,段翠芸对顾勋命令式的口吻说道(村里明天下午一点开会,段翠芸叫顾勋明天回家的时候,顺便去拜访桂青山夫妇)。
“明天回家?那我也回,我回去有点事”,顾采薇饶有兴趣的问道,她也很想回去,这两天她在网上买了一些种子,准备将老家搁置的花盆搬上来,然后再在园子里挖一些土、在院子里捡一些鸡粪。
“那你也回吧?”顾勋商量式的口吻对着段翠芸说道。
段翠芸瞬间火冒三丈,怒气冲冲的咆哮道:“你走哪我都得跟着?我成你影子了?没我,你就活不成了?她外婆和外公吵架,我得去劝劝他们”。
(顾采薇的外公、外婆现今住在康巴什北区,康巴什北区是政府统一安排康巴什原住民的地区。)
“他们为什么吵架?真吵还是假吵?”顾采薇拧着眉问。在她看来,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没有必要吵架。而且在顾采薇的记忆和认知里,顾采薇的外公是个妻管严。一个妻管严,竟然敢跟自己的老婆吵架?看来一是发生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
“你外公把你外婆的一只胳膊扭得到处都是淤青”,段翠芸伤心的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顾采薇震惊的问道。
“伊旗文明小区的附近有个卖按摩机器的,每天免费提供十五台机器给人按摩,每个人每天最多可以按摩四十分钟。起初,你外婆和你外公都去,可后来按摩的人多了,你外婆外公必须凌晨四点出发,才能排队捻到号。凌晨四点,你外婆起不来,就不想去,可你外公非要她去,有一天,你外婆说自己不去,你外公你扭住你外婆的胳膊让她去。你外婆当即哭了还扬言要跳楼。你外公这才猛的觉醒,当场给了自己一个巴掌。你外婆现在心情很差,整天打电话让我去”,段翠芸哭丧着脸说道。
“人都老了,怎么还这样?到底是什么机器?”顾采薇饶有兴趣的问。
“骗人的么,就是电视上说的传销。你外公已经被洗脑了,提供机器的那伙人把他们关在房间里,整天给他们讲课。你外公吵嚷着非要买一台按摩机,我和你妈逼于无奈只好陪他们去看机器。可是,那真真切切就一台普普通通的按摩机器,别的店里两三千就能买,那里要卖两万一。我就知道是骗人的,当场给你大舅打了个电话,你大舅不让买。你外公非要买,销售又在那里煽风点火,说我们去的巧正赶上搞活动,过几天就会涨价。销售这样一说你外公更要买”,顾勋抢走了话语权,喋喋不休的埋怨道。
“传销好像就是把便宜的东西卖的死贵。我外公不是还当过几年乡村教师?怎么连我外婆都不如了?”
“你外公已经老年痴呆了。人老了,都怕死。你外公不想把钱留给你舅舅门,他的这点心思我懂。其实,一台机器,两万一就两万一,要我说就随了他们的意。可你大舅不同意,你大舅什么事都要插一张嘴,就像你外公当初装潢房子的时候,不让装贵的灯,不让买贵的洗衣机,不让贴壁纸”,段翠芸一脸哀伤,忧声埋怨道。
“想买就买吧,反正是按摩机器,总比吃药好。何况,我外公不是很有钱?”顾采薇饶有兴趣的问道。
“他的钱,给你爸存了三十万,其余的都给我表哥存进去了,也是典当行”,段翠芸说。
“当初让你外公存我这,你外公说我给的利息两分不够高,幸亏当时没存我这”,顾勋暗自庆幸的口吻说道。
“那你表哥给的利息是多少?”顾采薇转头看着段翠芸,饶有兴趣的问道。
“两分五”。
“不然这样吧,这次我也不回家了,跟你去看看我外婆外公?”良久之后,顾采薇若有所思的对着段翠芸说道。
“那好。我每次去,你外婆都问你为什么不去。还说你是不是嫌弃他们脏?还担心你成天呆在家里闷出病”,段翠芸一脸欢喜的说道。
“北区的土是不是黑的?有没有黑土?你们挖苦菜是在哪挖的?北区有没有喂鸡的?”顾采薇饶有兴趣的问道,她还在为土和鸡粪的事情发忧。
“你买的是什么花的种子?能不能养活?”段翠芸担忧道。
“养着玩,不然整天就是对着电脑吸收辐射。对了?我想把老家的那套陶艺工具带上来,行不行?”顾采薇和声商量道。
“别瞎折腾了,带上来往哪放?带上来只能放在车库”,段翠芸凶巴巴的说道。
“放到我卧房”,顾采薇低声咕哝道。
话语间,顾勋已经放下碗筷,段翠芸见他正在门口换鞋,极度不悦的吼道:“你又要去哪?不是跟你说了,今天下午不要去玩,你不买礼物了?”
“买礼物还要我去?你和薇薇去不就行了?你成天就知道把我关在家里,关在家里我快愁死了。关在家里能做什么?就只能想汪五、汪七的那码事。你这次去北区,让你父母打听一下许宽的住处。打听不到住所,也把手机号码问到”,顾勋生气的说道,穿上鞋后摔门而出。
“许宽怎么了?许宽也联系不上了?”顾采薇疑声问道。
“许宽欠的钱不打紧,许宽是搞房地产的,有房子,只不过是现在卖不出去。再说,他还能把咱们给骗了?”段翠芸淡淡的说。
“现在的人可说不好,许宽是哪一个?我见过没?”顾采薇疑声问。
“你应该没见过,长得有点胖”。
“许宽的父母呢?也住在北区?还是东胜?”顾采薇饶有兴味的问道。
“早死了,就他一个独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