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三十六章
第三卷第三十六章



更新日期:2015-04-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顾勋第一时间将此行的目的,将顾恺赌博输掉一百万的事情,以及顾恺从桂英灵那里骗来一百万的事情,悉数告诉了殷仲。
殷仲没有顾勋正派,在这种事情上远比顾勋脑子活泛。
“肯定不行,桂青山怎么可能把女儿嫁给我小舅?”殷仲双手一拍,毫不质疑的口吻说道。
“你小舅就是这样,自己没本事,还不听别人的劝。我是怕桂青山生气后,阻止桂棹和薇薇的婚事”,顾勋担忧道,一脸彷徨的看着殷仲。
“这还真的难办。关键时刻,出这么一档子事,弄不好会大祸临头”,殷仲一脸愁容的说道。
“我现在是想把一百万还给桂青山”。
“那不行,那不等于不打自招?桂青山不在乎这点钱。现在的问题是让我小舅赶快与桂英灵断绝来往”,殷仲颇有见识的说道。
“现在的问题就是拆不散他们”。
“还能拆不散?其实,这事你压根不用操心,桂青山知道后会比你着急。你就等着桂青山来求你协助他解决这事就可以”,殷仲不以为然的说。
“我是怕事情闹大,影响到薇薇和桂棹”。
说到这里,殷仲露出了一丝犹豫,因为正月初七那天,他在街上看到桂棹和一个陌生女人在一起。
“夏天不是就要订婚?再说现在年轻人也不把感情当回事,都是今天跟这个好明天跟那个好。曹文魁的儿子曹凡,光我知道就换了三个女朋友”。
“曹凡?你见过他?”
“前不久赌博输了一百多万,向我借的,三分五的利息”,殷仲晃了晃脑袋,傲慢的说道。
“曹雪魁去世后,他老婆再嫁,嫁到了城里,那他女儿曹小芳呢?”顾勋警惕性的问道。
殷仲拧了拧眉,思量着用不太肯定的口吻说道:“啊呀,我好像听说,那个女人也死了,而且后来嫁的那个男人也死了”。
这话将顾勋怔道了。
“那曹小芳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殷仲淡淡的说。
“你不是和曹凡认识,你有他的电话么?”顾勋和声问道。
“你管她做什么?”殷仲饶有兴趣的问。
“薇薇的同学,以前一个班的,让我打听一下”。
殷仲将号码给了顾勋,顾勋犹豫了一下,准备回家在问。
“婚礼准备在哪办?”殷仲饶有兴趣的问道。
“还不确定,也没和桂家商量。你的意思是,一百万不要给桂青山?”顾勋忧心忡忡的再次问道。
“真的不能还”,殷仲一本正经的说道。
既然说到了钱,他们自然而然想到与钱息息相关的煤矿。
“对了,你们村还没确定给每个人多少万污染费?”殷仲饶有兴趣的问道。
“这个问题,一时半会又解决不了了。蔡柄赌博负债之事,是宋逸兴帮忙解决的。因为这件事,蔡柄父子两家六口人,全部向宋逸兴妥协。在这样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超过一半的人被宋逸兴收买”,顾勋一脸愁容忧声埋怨道。
“宋逸兴给了蔡柄多少?”
“蔡柄输掉的钱,除了从我这借的几十万,其余的都是宋逸兴帮忙解决的”,顾勋带着一丝伤心、无奈的口吻说道。
“你地赶快联合村民闹事,眼下煤价一直在跌,很多人造谣说会跌倒零三年的价钱,零三年每吨才几十块。要是真这样一直跌下去,矿长也会主动关掉煤矿。煤矿一旦停止运营,村民只能喝西北风?”殷仲头头是道的说道。
顾勋一脸愁绪的长叹了一声。
“听我的,你得赶紧闹。要闹就得闹的厉害些,要闹就得联合几个没钱又不怕死的村民。我们村现在又有村民开始闹了,先让他们闹吧,等到时机成熟,我再加入”,殷仲一脸舒适的说道。
“你们村肯定要大闹,现在村民都知道郝志成私下给你钱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岂能善罢甘休?”顾勋说。
殷仲咯咯笑了起来,傲声的说道:“勤让闹,无商不奸。郝志成就知道混弄我们,想用每个人十五万的搬迁费就草草了事?痴人说梦。沙坡已经明确表示分给每个村民一百万矿股,还承诺修建移民村,有了沙坡这个例子,周边几个矿的矿长也别想好过;现在,村民都学精了,吃一堑长一智,都要矿股,不要现金”。
“王二前段时间来找过我,听他的意思,至少也得向宋逸兴要四五百万才会善罢甘休。我们村也就王二父子三人闹的最积极。上次,王二挡矿,宋逸兴把警察叫来,警察要带走王二父子。不过当时村民联合起来不让警察带人,最后警察迫于无奈,只好作罢”,顾勋沉痛万分的口吻说道。
“你们村比较杂,姓氏多,不好团结。我们村则截然不同,超过一半都姓殷,村长也是我们殷家人,有利于统一战线。何况,你们村不仅村民不团结,村长也都是些没本事之人。宋逸兴是有预谋的故意选些没本事、没主见之人当村长。你瞧瞧现在的村长刘二,刘二是个什么人?就是个从不着家的混混,他怎么可能诚心诚意的为你们村办事?他就是个泼皮、无赖,上次雷好汉家办丧事,他在丧礼上把王三打的头破血流,是不是?若是个正正经经之人,绝不可能在别人的丧礼上打架?”殷仲定声默默的说。
“雷好汉也已经被宋逸兴收买了,他儿子被几个东北人骗了几百万,追债的人追到了马连湾,事情最后是宋逸兴帮忙解决的”,顾勋一脸哀伤的说道。
“他们家有八个人?对不对?”殷仲疑声问道。
“雷家八个、蔡家六个,宋家本家二十几个,这些全都被宋逸兴收买。王大自从老婆去世后,也被收买了,王三的儿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下一个倒戈的肯定是王三。还有陈家,宋逸兴允许陈家入股煤矿五十万,陈家肯定站在宋逸兴一旁。还有汪家,汪亮的弟弟死后,汪家也开始动摇”,顾勋忧声说道。
“看看如今的年代,为了一个煤矿,你们村已经死了不止一个人。我们村再怎么不济,人都还好好的活着”,殷仲摆着手感慨道。
“社会变了,人也变了”,顾勋和声说道。
“你要闹就赶快闹吧,拖得时间越长,对你越不利”,殷仲和声催促道。
“前段时间,宋逸兴给我打电话,要我把银行卡发过去,说要给我五十万。可我没收,其实当初还不如收下,万一将来真的对簿公堂,也可以成为他们拉拢村民呈堂证供”,顾勋一脸懊悔的说。
“五十万就想把你打发?宋逸兴比郝志成还黑?你哪在乎五十万?我当时一贫如洗,郝志成给我一百万,我都嫌少”,殷仲不以为然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