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三十一章
第三卷第三十一章



更新日期:2015-04-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桂棹还没有回来。
无奈之下,云蝶只好亲自开车送顾采薇回去(顾采薇执意要走,谁也留不住。这个地方,她真的一刻也呆不下去,也没脸面继续厚颜无耻的呆下去)。
回到家,她直接进了自己的卧房,倦意来袭,她刚躺倒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铛铛铛的敲门声惊扰了她。
“谁啊?”她不耐烦的叫嚣道。
“死女子,除了我,还能是谁?快把门打开”,段翠芸忧声埋怨道。
顾采薇拖着疲倦的身躯下床打开门,然后自顾自的回到床上。
“刚你婆婆走,怎么也不出去送一下?叫人家以为我们没家教,真是不懂事。摊上桂家,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还不好好珍惜?桂棹能看上你,那是上天对你的厚爱,小心人家把你给休了”。
“瞌睡死了”,顾采薇拖着常常的尾音,忧声埋怨道,用被子罩住头。
段翠芸走了过来,坐到床头,轻轻的扯开被子,然后推了推顾采薇的肩膀,低声饶有兴趣的问道:“哎,这次去有没有给你钱?大过年的,应该给了吧?给了多少?”
“不用你管”。
“只是问问你,瞧你这副德行”。
“你要想要,全拿去”,顾采薇边说边爬起身来将包递给段翠芸。
段翠芸一脸欢喜,急不可耐的搜寻着里面的珍宝。
“没包红包啊?直接给的钱?”段翠芸用舌头抿了抿大拇指,啪啪啪的数着。
“你是上辈子积厚德了,还没嫁进去,就已经得到这么多钱,我们那会差远了,你爸当初没花一分钱就把我娶到手了,现在想来那会真傻”。
“我想睡一会”,顾采薇淡淡的说。
“哎,你可得加把劲,千万别让煮熟的鸭子飞了,不是我说你,你可是又胖了。以前没男朋友的时候,老是吵嚷着要减肥,现在有男朋友,却不减了。这可不行,你看你,脸都走形了”。
减肥?减肥?减肥?顾采薇气愤愤的心底呐喊着、咒骂着,她早已无心在做这些事,桂棹与曹小芳已经将她弄得痛不欲生。
“你出去吧,我累死了”。
“五千,只有这么点?怎么比上次少了一半?这次那些姑姑、伯伯的没给?”
“桂棹他妈给了三千,另外两千是他奶奶给的,包里还有一对手镯,你要喜欢也拿去吧”,顾采薇不耐烦的说。
“这五千你留着吧,上次那一万你都已经给我了,对了,不要跟你爸说那一万给我了,知道吧?这手镯你自己留着吧,反正我也带不上。你要是不喜欢,等你哥带回来女朋友,我正好可以送给她,省的花钱买别的。你要不喜欢,可千万别瞎送给外人,什么东西我都不嫌,全都给我,知道吧?”
段翠芸说完站起身,正欲离开的时候,又像意识到什么重要的事情似得,停下步伐。
“对了,明天我们要去办护照,明一早可得早点起,办完护照,我们直接去康巴什,今天就把你要带的东西收拾好”。
段翠芸刚走,顾采薇刚睡着,便被客厅里的声音吵醒。
是汪亮的声音,她能分辨出来,再仔细一听,还有另外两个男人的声音。
“不就是三百万嘛?哪弄不来这么点钱?”汪亮不耐烦的高吼道。
三百万?听到这里,顾采薇睡意全消,到底怎么回事?
“那保人呢?”顾勋的声音传入了顾采薇的耳中,她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
“我给他担保人,他给我担保人”,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以她微不足道的社会经验分析,说这种话的人绝不是什么能成大事之人。
保人,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有资格当的,一般而言,只有有钱有势的人,才有担保人的资格。因为借款人若是没有按期还请贷款,保人需要无条件支付本息。也因为这样,没有人愿意给别人担保人。
“那不行,你们两个,我都不认识。谁知道你们是什么人,哪来的?你们找个我熟悉的人”,顾勋的声音再次传入了顾采薇的耳中,顾采薇暗暗庆幸着父亲这一抉择很是明智。
“哥,你给我们担保,行不?到时候我们肯定亏不了你。都是一个老祖宗,身上流着同样的血,我们还能陷你于不义?”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再次传入了顾采薇的耳中。
客厅的声音时高时低,顾采薇没听清所有的前因后果,等到客人走后,她赶紧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此时的客厅里只有段翠芸一人,她正一脸漠然的坐在电脑前,等待开机。
“你会弄了?”顾采薇疑声问道,前不久,顾采薇执意要叫她如何使用电脑,她就是不肯学。
“会开机和关机,你过来,你给我找一下《神话》,昨天晚上你爸把遥控抢走,害得我没看上,我每天都是按时看那个电视”,段翠芸抱怨道。
“这个是无线网卡,一个月只有八十小时的使用时间,超时每分钟四毛,一小时就是二十四块,还是上康巴什在看吧”,顾采薇拧着眉,不爽的说道。
“我一个月就看这两集,你们等QQ,看电影就可以了?”
顾采薇拗不过母亲,只好依她。
“对了,汪亮来作甚了?我爸呢?”顾采薇瞬间警觉起来,疑声问道。
“来借钱了,汪亮穷的一清二白,要这样的人担保人有什么意义?你爸就是这样,不听人说,总有他吃亏后悔的一天”。
“借了多少?汪亮要钱做什么?给他儿子买房、买车?”
“不是他借,是带着另外两个人来借,不知道是哪门子的亲戚,只说是伊旗的。我嫁给你爸二十多年,从来没听过汪亮还有这些亲戚。你爸既然给汪亮借了,也得给许宽借,许宽可是我姑舅,人家可是做大生意,搞房地产,都拖你外婆跟我说过两三次了”,段翠芸理直气壮的说道。
“汪亮借了多少?许宽要借多少?”
“汪亮两个兄弟总共借了三百万,既然给他们借了三百万,少说也得给许宽借两百万,少了也拿不出手,少了还叫人笑话”,段翠芸忧声埋怨道。
“我爸现在吸收了多少存款?钱借出去能要下不?自己的钱借出去,到时候要不下倒也好说,把别的人钱借出去,到时候要不回来可怎么办?”顾采薇拧着眉担忧道。
“你外婆的三十万,宋老太太的三十万,雷老汉的三十万,你奶奶的六十万,吴雪花的五十万”。
“我看还是把典当行关了吧?我们老师说投资实体经济,年收益百分之十都算高的。现在以百分之二十五的年利率吸收存款,再以百分之三十的年利率放出去,风险太大。温州以前就是这样,最后弄得很多人倾家荡产、负债累累”,顾采薇忧心忡忡的说道。
“你不懂,现在大家都这样干,我们村就有三个典当行”。
“我不也是不想你们有事,再说,高利从事吸收民间资本借贷,是违法的,万一政府要查,怎么办?”
“亏你还是个大学生,法不责众,你都不知道?我看电视都知道这一点。光我们村就有三个典当行,你想想整个神木有多少?能查的过来吗?再说,谁会去查?那些大领导也这样做,而且做得比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段翠芸没好气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