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十六章
第三卷第十六章



更新日期:2015-04-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就是这家,灌汤包,特别出名,特别好吃。我们宿舍有个海南的,暑假回家的时候特地给她的家人带了两笼”,柳烟霞边说边兴致勃勃的走了进去。
和整条街一样,这里也是人满为患。
“几位?五位,上二楼吧”,大堂经理招呼道。
按照大厅经理的指示,顾采薇等人朝着二楼走去。
长这么大,顾采薇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客满为患的餐厅吃饭。
“这里除了灌汤包,还有什么?”
“来这里就是为了吃灌汤包啊”,柳烟霞不以为然的口吻说。
“可我不吃包子”,顾采薇解释道。
“你试试,和你之前吃过的包子不一样”。
“我一直都不吃包子”,顾采薇不悦的瞟了眼柳烟霞的背,怨声载道的说道。
吃完饭后,又逛了一会,各自就散了。
本来,在西北政法大学就读桂志玄是想送顾采薇回去的(两所大学离得近),可是桂棹拒绝了。
“你明天不是还要买手机吗?就住在这附近吧,明天一早也好去赛格电脑城”。
“明天我带你们去吧,你们对这里也不熟”,桂志玄说。
“不用了,两个大人还能丢了?”
送走桂志玄之后,桂棹便带着顾采薇来到一家宾馆,前往宾馆的路上,他一直忐忑不安的东张西望,好似在找什么难以启齿亦或可有可无的东西。其实,他是在找成人用品店。
不过,顾采薇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还没有意识到桂棹想要与她住在一起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上 床。她觉得自己还小,还有四年才大学毕业,何况都没有结婚,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将守护了这么多年的身体轻而易举的给别人?她的第一次是打算留给自己的丈夫的,用以显示她愿意和那个男人好好生活的标志。
当她进入宾馆,看到一对搂搂抱抱的情侣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走近房间后,桂棹先拉住窗帘打开电视,默默的走到她身边,紧紧的挨着她坐到床上,然后试探性的吻了吻她,试探性的将手游离在她的背上。
紧接着,他的吻开始炙热,身体开始压向她。
她在慌乱之中,推开了他。
也许他从来没有想过怀孕之后的严重性,可是这个问题女人不能不想。因为到时候是女人去医院打掉孩子。也许等女人打掉孩子之后,等感情出现芥蒂之时,男人会毫不犹豫、毫不留情的提出分手。
这是所有女人都接受不了的厄运。
“不能,我们现在还不能,万一怀孕了怎么办?”顾采薇担忧道。
“没关系,明天去买点药就好了,我刚想买套来着,没买到”。
“不行,太突然了,我没做好准备”。
“这有什么好准备的?”
顾采薇不愿意再提这个问题,拉下脸没有吱声。有时候无声就是最大的反抗。
“我给你制造气氛,好不好?”桂棹和声哀求道。
顾采薇觉得男人不可思议,为了性,全然判若两人。
“今天不行”。
“怎么了?你来例假了?”
第一次和男人这么直白的聊这些私密话题,顾采薇着实有些害羞。
“我没做好准备”。
桂棹又说了一会,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做通顾采薇的思想。
他懒散的躺在床上,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不肯呢?曹小芳就没有你这么矫情”。
顾采薇愣住了,曹小芳?他们之间上过床了?什么时候?我就知道他们之间绝不可能没有猫腻。
顾采薇抿了抿唇,一本正经的走到桂棹身旁,踢了踢他的脚,定声问道:“你和曹小芳上过床?”
“嗯”。
顾采薇瞳孔再次放大,她没有想到桂棹竟然承认的如此直白。
“什么时候?”
“假期”。
“你主动的?她主动的?”顾采薇不依不饶的问道。
“都不是一样?算了,睡吧,别打搅我了”,桂棹埋怨道。
“万一她怀孕了怎么办?”
“怀孕了我娶她,你要是怀孕了,我也娶你”。
“你把婚姻当儿戏?”顾采薇责怪道。
“就是这么点事,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后才能做?结婚后能做,结婚前就不能做?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决定结婚之前绝不会做的?”
“我不知道”,顾采薇摇着头,进了洗手间。
若是桂棹娶她,她倒不在乎与他做,可是万一桂棹不娶呢?
虽然闹得很是不欢,不过第二天一早,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得,桂棹带着顾采薇来到赛格电脑城。
见桂棹对自己这么好,顾采薇有些愧疚。
“其实,你要是跟我订婚,然后保证不让我怀孕,我可以和你发生性关系”,顾采薇小声对着桂棹一本正经的说道。
订婚?这桂棹可做不了主。
“算了,不说这件事了”。
“那你还陪我去看演唱会吗?”
“演唱会结束之后能做吗?”
“你怎么知道你那个时候有这种需求呢?”顾采薇笑着问道。
桂棹的喉结轻轻的蠕动了一下,凑到她耳畔,小声说道:“我现在几乎每天都想要”。
“我会考虑的”,顾采薇言不由衷的推诿道。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也许因为呆在病号连的缘故,军训也没有顾采薇想象中的那般严酷。
9月11号,她早早来到西安音乐学院,因为是要看周杰伦的演唱会,她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
“我不能陪你去了,请不到假”,桂棹边说边将门票塞到顾采薇手里。
“晚上不都是拉歌吗?逃出去行不行?请病假呢?”
“我们学校监管的严”。
“可是,我一个人,散了之后怎么去宾馆?我是个路痴?而且那么晚了,路上不安全”,顾采薇担忧道。
桂棹将票拉倒自己的手里,思量了一下,和声说道:“不然这样吧,你也别去了,万一真发生什么事怎么办?后悔莫及”。
“可是我很想去”。
“以后我陪你去,就当是不知道周杰伦在这里开演唱会,好不好?”
“可是已经知道了,是你说好陪我去的”,顾采薇埋怨道。
桂棹没有吱声。
“你怎么可以失约呢?既然办不到,就不应该答应我”。
“在网上看不行吗?不都一样?反正就是那个人么”,桂棹生气的说。
“把票给我,我找桂志玄一起看,哼”。
“你有完没完?不就是一场演唱会?以后还有机会,又不是没机会了?”桂棹埋怨道。
“可是你已经答应我了,既然你办不到为什么要答应我?你答应我,我会产生期望,你现在说不干就不干,我的期望怎么办?既然办不到,为什么之前不给我打电话?我这么远辛辛苦苦来了,你才说你办不到?有你这样办事的吗?你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顾采薇责怪道,生气的瞟了桂棹一眼。
人在生气的时候总是口不择言,口不择言往往都会激发更大的争执。
“既然你瞧不起我,那当初就不要和我在一起么”,桂棹怒声说道。
顾采薇没有吱声,转身离开。
闹成这样,她也没心思再去看演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