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二卷第二十二章
第二卷第二十二章



更新日期:2015-03-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人一直在变,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更无法控制别人会变成何种何样。
就在此刻,顾采薇突然茅塞顿开,其实,她之所以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发展轨迹,不是因为她有多大的能力,而是因为她有一个能正确教导她的父亲。
殷虹、曹小芳之所以早早辍学,就是因为没有人在她们脱离轨迹的时候拉回她们!
曹小芳的离去,让顾采薇陷入了漫长的孤独和反思、困惑、不安中。脑海中有个诡异的声音一直在环绕:若是没有卫生纸被曝光一事,或许曹小芳此时此刻还在这所学校;若是当初没有选择文科,或许曹小芳的人生轨迹还在朝着她原本设定的轨迹前行。
良心的谴责,让顾采薇深刻的认识到,她与刘娜之间的情意该到此为止。
虽然刘娜无条件的帮助过她很多次,可是,若是不结束这段友情,她只能一味的活在谴责与不安中。
期末考试结束后,她第一时间找到刘娜,她一脸歉疚的看着刘娜,不容商榷的口吻说道:“刘娜,其实,我一直对曹小芳辍学一事耿耿于怀,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和情绪,我骗不了自己的良知。若说没有卫生纸曝光一事,曹小芳今时今日还在这所学校。她现在无亲无故,失去学校的庇佑,进入社会,要如何生存。如果身份对调,我根本不敢去想自己要如何面对这样的窘境”。
“都过去了,亲,马上就要放假了,别扫兴”,刘娜走过来,正欲捧住顾采薇的脸。顾采薇猛的躲开,刘娜微微一怔,诧异的问道:“怎么了?”
“或许我说的不够清楚,我想我们两个还是做陌生人更好”,顾采薇定声说道。
刘娜一脸震惊,最先进入她脑海中的字眼便是卸磨杀驴。
“哼,没想到你比曹小芳更狠,准备卸磨杀驴,是不是?因为桂棹扬言他讨厌我,所以你就迫不及待想跟我划清关系?”刘娜咧着嘴,淡淡的嘲讽道。
“我是个有良知、有灵魂、有底线之人,我承认在我心中桂棹比你重要。但我和你没有办法继续做朋友,绝不是因为这个谣言。你根本不知道,这些天来,我一直陷入深深的自责中,若是不和你断绝关系,我根本无法从自责的深渊中自拔。你说我无情无义也好,自私自利也罢,卸磨杀驴也行,可是”,顾采薇说道这里停了下来,她一脸难堪的看着刘娜。她想接下来的话,即便不说,刘娜也心知肚明。
“她被开除的本质原因是因为我吗?你不要把所有的罪责都往自己身上揽。她被开除是因为她已经不再是你曾经认识的那个人。为了这样一个人,你要和我闹掰?值得吗?”刘娜一脸不悦,怒声质问道。
顾采薇微微一愣,的确,曹小芳被开除的本质原因并不在刘娜,可是,若是没有卫生纸曝光一事,事情也不会朝着这个轨迹发展。
“我承认和你在一起快乐过。可是我们价值观不同。很多事情,你可以毫不犹豫做出来,可我则不同。这个决定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第一、你可以堂而皇之的伤害曹小芳,毕竟你与她没有任何交集,而我则不同;第二、只剩一年半就要高考,我得为高考做准备,没时间在赔你吃喝玩乐;第三、若是桂棹是一个恨屋及乌之人,他若因为恨你而恨我,我做这么多努力,岂不白费?”顾采薇一脸愁容,哀声说道。
刘娜气愤愤的长舒了一口气,将顾采薇恶狠狠的推到一边,顺手拾起自己的钥匙离开宿舍。
“我们之间,谁也不欠谁的,只是曾经的岁月里一起相伴过”,顾采薇冲着刘娜的背影高呼道。
其实,一年半的友情就这样化为乌有,她心底也很难受。可是,除此之外,她别无他法。她已经重新规划过自己的人生,下学期开学她会向班主任申请调换座位,曹小芳的座位一直空着,她谋划依旧,志在必得。
虽然她如愿以偿的与刘娜提出断绝关系,可是整整一个假期,她都彷徨不安。她知道刘娜绝不是等闲之辈,绝不会轻易就范。
时间匆匆而逝,转眼间神中已经开学。沉寂一个多月的学校再次欢腾起来,顾采薇带着闷闷不乐的躯体来到学校。
“你还在怪我?”顾采薇来到宿舍的时候,宿舍只有刘娜一人,她放好皮箱,一脸歉疚的看着刘娜,弱弱的问道。
刘娜没有吱声,也没有正眼瞧她,自顾自的对着镜子整妆敛容。
“你可以恨我,你有资格恨我,但我有权利选择和谁交朋友,和谁不交朋友”,顾采薇一脸不悦,定声说道。
“你卸磨杀驴,我就不信桂棹会喜欢你这样的人”,刘娜冷眼一瞟,淡淡的嘲讽道。
顾采薇微微一怔。
“我不是这种人,我与你绝交仅仅因为你的为人处世,是我没有办法接受的”,顾采薇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什么都别说了,你好自为之吧”,刘娜忧声埋怨道。
本来,顾采薇以为刘娜开口与她说话,代表着冰释前嫌,可是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首先,班里关于顾采薇嫌贫爱富,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闲言碎语乱飞。其次,顾采薇为钓金龟婿,心狠手辣使用阴谋诡计逼走曹小芳的闲言碎语乱飞。
顾采薇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一定是刘娜造的谣。
顾采薇本来只是想与她做个陌生人,没想到她竟然如此鼠肚鸡肠。
顾采薇可不是曹小芳,也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之人。她虽不会主动去伤害别人,却也绝不允许别人来欺辱自己。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她决定给刘娜一点教训,不然接下来的一年半里,她会被刘娜搅得鸡犬不宁。
周末,她买了许多零食,早早来到教室,她把零食发给了教室里的同学,她知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道理。
“听说你和刘娜决裂了?”没多久,一个同学便凑到她耳畔,低声问道。
顾采薇默默点着头。
“怪不得她现在到处说你坏话,你别在意哦”。
“我也不想和她闹成这样,不过,经历曹小芳一事,我真的没办法和这个人再做朋友。曹小芳家境差,这并不是她的错,可是刘娜非但不帮人家,还处处刁难。不就是一卷卫生纸吗?穷人也要自尊的,她真的不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揭穿曹小芳。不过,曹小芳也不争气,穷人比比皆是。不能因为穷就自甘下贱,最可恨的是她临走还将我一局”。
“什么意思?”
“跟我借了一千元,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还跟我谎称这钱是用来给她母亲治病”,顾采薇忧声埋怨道。
话语间,正好桂棹走进教室,正好听见了顾采薇所说的话。
“我明天给你带上”,桂棹一脸真诚的看着顾采薇,和声安抚道。
顾采薇瞬间呆滞,桂棹竟然想要替曹小芳还债?有没有搞错?曹小芳是他什么人?
“怎么能叫你帮她还呢?你是你,她是她,就算你们关系再好,也属于曾经。她已经变成这样一个人,你还能帮她一辈子?”顾采薇没好气的说道,别过脸不再看桂棹,很不情愿的打开书本。
“我也不知道能帮她多久,只是已经习惯这样做。既然我有能力,为什么不去帮她?我想帮她,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她。若是我有能力,而不是帮她,我没有办法安心”,桂棹和声解释道。
“那你要帮她一辈子?”
“一辈子?不知道。我只知道,能帮多久就帮多久,只要力所能及,为什么不帮?帮助别人,自己也快乐”,桂棹心平气和的说道。
顾采薇一脸漠然,没在吱声。此时此刻,她心底默默想着,若是今时今日受苦受难的是她,他也会不遗余力的帮她吗?

人一直在变,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更无法控制别人会变成何种何样。
就在此刻,顾采薇突然茅塞顿开,其实,她之所以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发展轨迹,不是因为她有多大的能力,而是因为她有一个能正确教导她的父亲。
殷虹、曹小芳之所以早早辍学,就是因为没有人在她们脱离轨迹的时候拉回她们!
曹小芳的离去,让顾采薇陷入了漫长的孤独和反思、困惑、不安中。脑海中有个诡异的声音一直在环绕:若是没有卫生纸被曝光一事,或许曹小芳此时此刻还在这所学校;若是当初没有选择文科,或许曹小芳的人生轨迹还在朝着她原本设定的轨迹前行。
良心的谴责,让顾采薇深刻的认识到,她与刘娜之间的情意该到此为止。
虽然刘娜无条件的帮助过她很多次,可是,若是不结束这段友情,她只能一味的活在谴责与不安中。
期末考试结束后,她第一时间找到刘娜,她一脸歉疚的看着刘娜,不容商榷的口吻说道:“刘娜,其实,我一直对曹小芳辍学一事耿耿于怀,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和情绪,我骗不了自己的良知。若说没有卫生纸曝光一事,曹小芳今时今日还在这所学校。她现在无亲无故,失去学校的庇佑,进入社会,要如何生存。如果身份对调,我根本不敢去想自己要如何面对这样的窘境”。
“都过去了,亲,马上就要放假了,别扫兴”,刘娜走过来,正欲捧住顾采薇的脸。顾采薇猛的躲开,刘娜微微一怔,诧异的问道:“怎么了?”
“或许我说的不够清楚,我想我们两个还是做陌生人更好”,顾采薇定声说道。
刘娜一脸震惊,最先进入她脑海中的字眼便是卸磨杀驴。
“哼,没想到你比曹小芳更狠,准备卸磨杀驴,是不是?因为桂棹扬言他讨厌我,所以你就迫不及待想跟我划清关系?”刘娜咧着嘴,淡淡的嘲讽道。
“我是个有良知、有灵魂、有底线之人,我承认在我心中桂棹比你重要。但我和你没有办法继续做朋友,绝不是因为这个谣言。你根本不知道,这些天来,我一直陷入深深的自责中,若是不和你断绝关系,我根本无法从自责的深渊中自拔。你说我无情无义也好,自私自利也罢,卸磨杀驴也行,可是”,顾采薇说道这里停了下来,她一脸难堪的看着刘娜。她想接下来的话,即便不说,刘娜也心知肚明。
“她被开除的本质原因是因为我吗?你不要把所有的罪责都往自己身上揽。她被开除是因为她已经不再是你曾经认识的那个人。为了这样一个人,你要和我闹掰?值得吗?”刘娜一脸不悦,怒声质问道。
顾采薇微微一愣,的确,曹小芳被开除的本质原因并不在刘娜,可是,若是没有卫生纸曝光一事,事情也不会朝着这个轨迹发展。
“我承认和你在一起快乐过。可是我们价值观不同。很多事情,你可以毫不犹豫做出来,可我则不同。这个决定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第一、你可以堂而皇之的伤害曹小芳,毕竟你与她没有任何交集,而我则不同;第二、只剩一年半就要高考,我得为高考做准备,没时间在赔你吃喝玩乐;第三、若是桂棹是一个恨屋及乌之人,他若因为恨你而恨我,我做这么多努力,岂不白费?”顾采薇一脸愁容,哀声说道。
刘娜气愤愤的长舒了一口气,将顾采薇恶狠狠的推到一边,顺手拾起自己的钥匙离开宿舍。
“我们之间,谁也不欠谁的,只是曾经的岁月里一起相伴过”,顾采薇冲着刘娜的背影高呼道。
其实,一年半的友情就这样化为乌有,她心底也很难受。可是,除此之外,她别无他法。她已经重新规划过自己的人生,下学期开学她会向班主任申请调换座位,曹小芳的座位一直空着,她谋划依旧,志在必得。
虽然她如愿以偿的与刘娜提出断绝关系,可是整整一个假期,她都彷徨不安。她知道刘娜绝不是等闲之辈,绝不会轻易就范。
时间匆匆而逝,转眼间神中已经开学。沉寂一个多月的学校再次欢腾起来,顾采薇带着闷闷不乐的躯体来到学校。
“你还在怪我?”顾采薇来到宿舍的时候,宿舍只有刘娜一人,她放好皮箱,一脸歉疚的看着刘娜,弱弱的问道。
刘娜没有吱声,也没有正眼瞧她,自顾自的对着镜子整妆敛容。
“你可以恨我,你有资格恨我,但我有权利选择和谁交朋友,和谁不交朋友”,顾采薇一脸不悦,定声说道。
“你卸磨杀驴,我就不信桂棹会喜欢你这样的人”,刘娜冷眼一瞟,淡淡的嘲讽道。
顾采薇微微一怔。
“我不是这种人,我与你绝交仅仅因为你的为人处世,是我没有办法接受的”,顾采薇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什么都别说了,你好自为之吧”,刘娜忧声埋怨道。
本来,顾采薇以为刘娜开口与她说话,代表着冰释前嫌,可是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首先,班里关于顾采薇嫌贫爱富,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闲言碎语乱飞。其次,顾采薇为钓金龟婿,心狠手辣使用阴谋诡计逼走曹小芳的闲言碎语乱飞。
顾采薇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一定是刘娜造的谣。
顾采薇本来只是想与她做个陌生人,没想到她竟然如此鼠肚鸡肠。
顾采薇可不是曹小芳,也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之人。她虽不会主动去伤害别人,却也绝不允许别人来欺辱自己。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她决定给刘娜一点教训,不然接下来的一年半里,她会被刘娜搅得鸡犬不宁。
周末,她买了许多零食,早早来到教室,她把零食发给了教室里的同学,她知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道理。
“听说你和刘娜决裂了?”没多久,一个同学便凑到她耳畔,低声问道。
顾采薇默默点着头。
“怪不得她现在到处说你坏话,你别在意哦”。
“我也不想和她闹成这样,不过,经历曹小芳一事,我真的没办法和这个人再做朋友。曹小芳家境差,这并不是她的错,可是刘娜非但不帮人家,还处处刁难。不就是一卷卫生纸吗?穷人也要自尊的,她真的不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揭穿曹小芳。不过,曹小芳也不争气,穷人比比皆是。不能因为穷就自甘下贱,最可恨的是她临走还将我一局”。
“什么意思?”
“跟我借了一千元,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还跟我谎称这钱是用来给她母亲治病”,顾采薇忧声埋怨道。
话语间,正好桂棹走进教室,正好听见了顾采薇所说的话。
“我明天给你带上”,桂棹一脸真诚的看着顾采薇,和声安抚道。
顾采薇瞬间呆滞,桂棹竟然想要替曹小芳还债?有没有搞错?曹小芳是他什么人?
“怎么能叫你帮她还呢?你是你,她是她,就算你们关系再好,也属于曾经。她已经变成这样一个人,你还能帮她一辈子?”顾采薇没好气的说道,别过脸不再看桂棹,很不情愿的打开书本。
“我也不知道能帮她多久,只是已经习惯这样做。既然我有能力,为什么不去帮她?我想帮她,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她。若是我有能力,而不是帮她,我没有办法安心”,桂棹和声解释道。
“那你要帮她一辈子?”
“一辈子?不知道。我只知道,能帮多久就帮多久,只要力所能及,为什么不帮?帮助别人,自己也快乐”,桂棹心平气和的说道。
顾采薇一脸漠然,没在吱声。此时此刻,她心底默默想着,若是今时今日受苦受难的是她,他也会不遗余力的帮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