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二卷第二十一章
第二卷第二十一章



更新日期:2015-03-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顾采薇回去的时候正好赶上午自习下课铃音的响起,她思量着先去趟洗手间,然后再回教室。
就在刚刚走进洗手间门口的时候,正好对上了正在走出洗手间门口的曹小芳的眼神。
顾采薇不由自主的一脸慌乱,赶紧避开。
奇怪?我为什么要主动避开?我又没犯什么错?想到这里,她赶紧一脸正气的抬起头看着曹小芳。她犹豫了一下,闷闷不乐的口吻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诋毁我?”
“我没有”,曹小芳爱答不理的回道,然后自顾自的扭头离开。
顾采薇闷闷不乐的回到教室。
“你去哪了?”刘娜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把我的行踪告诉你,你又能逮着机会陷害我,是不是?”顾采薇冷声埋怨道,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可笑至极。
不过,为了显示威严,她强忍着没笑出来。
“我这个周也不回家了,晚上我们去烫头发吧?我想换个发型。现在有很同学都烫卷发,学校也没强行让那些烫了卷发的同学烫回直发”,刘娜欢声说道。
(今时不同往日,去年,别说是不能染烫头发,就连指甲油也不准涂抹。现在,则截然不同,穿奇装异服的学生比比皆是,染发烫发的学生不计其数,恋爱之风更是无人问津,学生之所以如此放肆,不仅和神木高速发展的经济息息相关,更和学校建造教师住宅楼一事密不可分。
教师住宅楼,凡任职教师,必须人手一套,每套十万元首付,剩余按月还贷。修建之前,因为校长没有公开商议此事,因此工程结束后,楼盘一直滞销。不少已经有房舍的老师与校长公开叫板,为楼盘一事学校隔三差五开会,每次都无终而疾。
学生趁着这个机会放肆起来,女生肆无忌惮的做美甲、涂唇彩、染头发、烫头发;男生则更为嚣张,逃课上网、夜不归宿、沉溺于手机游戏。
最可笑的是,有一次有个同学去找主任办事,正好看见主任在偷校长QQ农场里的菜)。
“我又决定回家了”,顾采薇冷冷的说道。
刘娜有些生气,不过却也在收敛着自己的情绪。
“刘娜,顾采薇,你们两个来一下”,正在此时,班主任站在教室门口,定声吼道。
顾采薇与刘娜相互交换了下眼神后,不安的走出教室。
“你们两个太能说话了,在这样我就把你们分开,知道吧?”班主任生气的埋怨道。
顾采薇与刘娜都低着头,没有吱声。
“你们两个跟我来”,班主任边说边朝着自习室走去,顾采薇与刘娜紧随其后。
“你们都是这么大的人了,应该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学生就应该有学生的样。我点到为止,你们回去好好反思,听见了吧?”班主任一脸不悦,怒声训斥道。
平白无故被训斥?顾采薇和刘娜自然一头雾水,一脸不悦。
“肯定又是曹小芳施的诡计,先是向桂棹诬陷我们,接着便是向班主任诬陷我们。我说的没错吧,这个人决不能小瞧”,刘娜忧声埋怨道。
“该不是桂棹的父亲同意桂棹与曹小芳交往吧?”顾采薇一脸彷徨,不安的说。
“怎么可能?桂家怎么可能接受一个小偷小摸的儿媳妇?”刘娜极度肯定的说道。
“那班主任为什么骂我们?”顾采薇不解的问。
“我们去问曹小芳?”刘娜商量道。
顾采薇不想再惹任何麻烦,她一脸愁容的看着刘娜,和声规劝道:“不然还是算了吧?我不想事情愈演愈烈,我只想得到桂棹,从没想在得到桂棹的旅程中伤害任何人”。
刘娜一脸不情愿,不过基于两人刚刚修复的关系(她将顾采薇愿意与她心平气和交谈当做关系的修好),她也不愿意在与她背道而驰。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件事渐渐的淡出同学们谈乱的话资。
顾采薇愿意原谅曹小芳这一次,不与她斤斤计较,可是刘娜则不同。她与曹小芳既无情又无缘,没有道理白白受辱,她一直在找机会一雪前耻。
期末考试之际,她终于等来了机会。
突然有一天晚自习的时候,班主任怒气冲冲的来到教室,怒不可遏训斥道:“曹小芳、林龙马上收拾东西,离开这个教室”。
班主任的话语,自然深深的怔住了全班同学的神经。
开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都一脸彷徨的看着班主任。
不过班主任并没有开口解释。
虽然班主任并没有做出解释,但接下来几天不同的传言接踵而至。
有人说,林龙玩手机被值班老师抓住,而这个值班老师正是班主任的仇敌,林龙本想请求班主任向值班老师讨饶,不过班主任非但没有这样做,而反恶狠狠的骂了林龙一番。林龙被骂后勃然大怒,与班主任公开叫板,班主任一气之下便开除了林龙。
有人说林龙和曹小芳背地里是情侣关系,校领导发现了她们的私情后,要求班主任严厉教育。班主任本来就不待见曹小芳,趁此机会开除两人。
不过,刘娜的版本却是这样的。她说,班主任是个不正经之人,之前和曹小芳孤男寡女共处过一室(意指发生过私情)。林龙因为触犯校规,按理要被开除学籍留校察看,可是林龙不愿意接受这一惩罚,便用曹小芳与班主任曾经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来威胁班主任。可是,班主任一气之下,将曹小芳、林龙全部开除。
“那曹小芳岂不是很无辜?”顾采薇疑声问道,其实她根本不相信曹小芳与班主任有私情。谣言本来就是以讹传讹、越传越玄。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听说是她主动将这件事告诉林龙的,她竟然想通过这个秘密赚钱,她以为林龙以此威胁班主任,班主任会乖乖就范,只要班主任妥协,林龙会给曹小芳两千。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班主任会出其不意、奇招险胜”,刘娜用着不可思议的口吻说道。
顾采薇一脸震惊,即便这是真的,她也难以置信。
“我还是难以接受,曹小芳会变成这样一个人”,顾采薇一脸哀伤的说道。
“没钱的女人最可怕,没钱的女人什么荒唐的事都能做得出来”,刘娜振振有词的说道。
“桂棹知道这些吗?”
此时此刻,顾采薇最担心的就是桂棹知道这些后,会伤心欲绝、绝望痛心。
“男生都知道了,我也是听男生说的”,刘娜定声说道。
“那桂棹也知道了?”顾采薇再次确认到。
“肯定知道,这回你可以安心了,没人再跟你抢桂棹了。不过我担心经历过这件事,他短时间内可能也无心恋爱”,刘娜和声担忧道。
“对了,曹小芳的书应该还没有拿走吧?这几天你帮我注意一下,若是她来拿书,一定要拦住她,我还有事要跟她说”,顾采薇立即警觉起来,一本正经的叮嘱道。
“什么事?”刘娜饶有兴趣的问道。
“前两天,曹小芳说她母亲生病住院,急需医疗费,跟我借了一千元”,顾采薇瑞瑞不安的说道,这笔钱可是她辛辛苦苦攒下的私房钱。
“她妈住院?我听说她妈今年夏天的时候车祸去世了,你怎么能给她借钱呢?你们是情敌”,刘娜怒声埋怨道。
“她妈去世了?”顾采薇难以置信的问道。其实,她当初也不想外借这笔钱,可是曹小芳可怜楚楚的模样,让她没有办法不心软,没有办法不念及往日旧情。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毕竟曹文魁是顾勋多年至交。
“我听别人说的,我也不确定,但是你真的不该信她”,刘娜淡淡的埋怨道。
顾采薇一脸焦虑不安,若是曹小芳的母亲真的去世了,那曹小芳岂不是沦落为一个孤儿?整个神木都在加速发展,是不是只有她一直在走下坡路?顾采薇忍不住这样思量着。
若是她真的成为一个孤儿,这一千元顾采薇决定就当做做了一件好事,不再斤斤计较。反正,缺了这笔钱,她的生活可以照旧。这笔钱,就当是缘分的终止吧,顾采薇这样想着。
“你去看看她抽屉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用物抵债吧,她既然欠了你的钱,肯定不会再回这所学校”,刘娜淡淡的说。
“走得这么匆忙,都没有打声招呼,或许今生再也见不到面了。其实,我对她还是有感情的,我也希望她能找到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可是,这个人决不能是桂棹”,顾采薇一脸哀伤,轻声细语的说道。
此时此刻,她满心空落。她情不自禁的转头望着窗外,此时的窗外已是一片凄凉,光秃秃的树木,冷飕飕的石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