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二卷第十一章
第二卷第十一章



更新日期:2015-03-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为了得到桂棹,顾采薇决定暂先搁置刘娜是林梅表妹一事。
第二天,她刚到校园,就迫不及待的问着刘娜:“你知道桂棹有女朋友了吗?”
“一班的同学都说他和曹小芳是一对”。
桂棹和曹小芳是一对?顾采薇抿了抿唇,她不想死心,不想放弃。
“你能确定吗?是谣言,还是真的?”顾采薇一脸愁容的问道。
“我也刚才听说的,我再帮你打听一下”,刘娜和声说道。
“若是我告诉你,我喜欢桂棹,你信吗?”良久之后,顾采薇一脸焦虑的说道。
刘娜微微一愣,一脸诧异的看着顾采薇。
“真的?假的?”
“真的,但是,若是他有女朋友了,我会主动放弃,我现在想要一个明确的答案,我不想这样不痛不痒的发展下去,若是桂棹真的喜欢曹小芳,而且曹小芳是他女朋友,我会放弃,放弃之后,我会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缘分”,顾采薇虚弱无力的说道。
“桂棹这次肯定会因为校庆,名声大噪,就算没有曹小芳,你想得到他,也是件难于登天之事”,刘娜扫兴的口吻告诫道。
“可是,我和他有过很美好的回忆,我们之前是同桌,而且假期的时候他还专门来我家找过我。他是我回忆中最美好的人,也是带给我最美好的回忆的人”,顾采薇一脸不悦,急声解释道。
“回忆属于过去,没有人想要自己一味的沉溺在过去中”。
“可是,若是他没打算与我走一辈子,当初就不该进入我的世界。怎么可以在扰乱我的心之后,无情的抛弃我?”顾采薇一脸委屈的叫唤道,此时此刻除了委屈,充斥在她心底的是满满的懊悔,她明白是她当初的执意转学直接葬送了这份感情。
“你太偏激了,他跟你表白过吗?说要对照顾你一生一世吗?没准他从始至终只是想与你成为普通朋友关系。你不是说你以前是个没有朋友之人吗?是不是因为只有他对你好,你才会爱上他?若是此时此刻,出现另一个对你百依百顺的男人,你也会爱上这个男人,对不对?人本来就是情感动物,爱上对自己好的人,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刘娜和声安抚道。
顾采薇没有吱声,她的脑海一片混乱,根本听不见刘娜的劝阻与安慰。
“或许是我太注重感情了,因为太注重,我容不得我的感情中出现半点杂质和背叛”,良久之后,顾采薇心平气和的说道。
“你若是喜欢别的男人,我还可以帮你,可是,桂棹?”刘娜忧声说道。
“桂棹,怎么了?”顾采薇不解的问。
“他出身高贵,人长的帅,万里挑一。我想他的要求应该很高”,刘娜瑞瑞不安的说道。
“也有很多优秀的男人,最后选择了资质平平的女人,这种事比比皆是,《流星花园》中的道明寺不就选择了一无是处的杉菜?”
“那是偶像剧”,刘娜沉重的口吻告诫道。
“可我不想就这样放弃,我不甘心”,顾采薇拧着眉说。
刘娜犹豫了一会儿,一脸真诚的看着顾采薇,和声规劝道:“别再为爱情烦忧了,想想你的父母,他们不想看到你这幅模样。你不是说,你们家现在有两百多万的贷款,你不是说你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你父母安享晚年,既然如此,化悲伤为动力,好好学习,不好吗?”
哼!好好学习?我已经是全校第一名,可是,这个第一名的殊荣带给了我什么?根本没有带给我我想要的东西。
“我爸的贷款已经还清了”,顾采薇闷闷不乐的口吻回应道。
“还清了?”刘娜一脸震惊的问道。
“信用社社长催得很紧,我爸挪动煤矿上的钱还清了贷款”。
“万一被矿长发现怎么办?”刘娜不安的问。其实,当顾采薇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和刘娜一样震惊、不安。不过父亲却不以为然的说:“没事,即便矿长知道,也会睁只眼闭只眼,因为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贪污,相比其余两个,他还算贪污较少”。
“别说这件事了,我现在,算了,不说了。桂棹如此优秀之人,失去他,我于心不忍。既然别的女人可以得到他,为什么我就不行?反正总有一天他要结婚,为什么别的女人可以和他结婚,我就不行?”顾采薇振振有词的质问道。
刘娜长叹一声,默默走近顾采薇,轻轻的搂住她,柔声说道:“不是你喜欢谁,上天一定会把谁交给你。感情的事情,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你若是真爱他,不应该只想一味的占有,而是希望他幸福。就算你能得到他,可是若是他与你在一起并不快乐,你会快乐吗?就像我,虽然我很喜欢班主任,确认他已经结婚的消息后伤心欲绝、悲痛万分,可是,这又能怎么办?我改变不了现状,我只求自己快点忘记他,只求上天能赐予我一个更好的男人”。
“桂棹就是最好的男人”。
“我们不是最好的女人,配不上最好的男人。他这样优秀,即便你们在一起,今后也会有很多女人主动搭讪他,试图将他从你身边抢走。你们真的不合适,他不是你能驾驭的”,刘娜一脸哀伤的说道。
“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他,想到得不到他,我浑身疲软无力。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轻而易举的就能牵动我的神经。我喜欢他,不然我不会如此痛心疾首”,顾采薇虚弱无力的说道。
刘娜想不出别的更好的言辞来劝说,她轻轻的拍了拍顾采薇的肩身当做最后的安慰。
“我是个很偏激的人?”良久之后,顾采薇和声问道。
刘娜扶正她的身躯,一脸柔情的看着她,和声说道:“偏激、执着、执拗,只在一念之间。人们抨击三面两刀、水性杨花之人,赞扬执着之人,可是太过执着就是执拗,执拗伤及的是自己”。
“我想和桂棹把话说清楚,若是他亲口告诉我,他不喜欢我,他和我之间不存在任何可能,我想我放弃的决心会加深”,良久之后,顾采薇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确定要这样做?我能保证不将你的秘密告知任何人,桂棹呢?你信他吗?”
“若是他将这件事肆无忌惮的告诉别人,更有利于我忘却他”,顾采薇定声说道,若是桂棹将这件事告诉别人,只能说明她在他心中毫无分量,她连得到他保守秘密的资格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