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二卷第十章
第二卷第十章



更新日期:2015-03-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凭借心底无限郁闷和委屈转化的动力,顾采薇如愿以偿的在期中考试中获得全校第一的殊荣。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乐不思蜀的等待着桂棹再次主动走进她的世界,她觉得她接下来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耐心等待。
可是,一直到期中考试过后一个周,她都没有等到他的到来。
时间不会因为她的悲伤而放慢脚步,校庆接踵而来。
校庆中,她有幸作为高一年级三好学生代表在升旗台下发表演讲。她不觉得这次演讲是面对大众的,她觉得那仅仅是桂棹的专属品。长达五分钟的演讲,她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桂棹,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聚焦在他的脸上,她的眼神在质问着他,为什么不来找她?难道他要放弃他们之间美好的一切?难道他想把她单纯的留在回忆中?
她把演讲当做对他的独白,只可惜他无动于衷。
为什么会这样?顾采薇真真切切体验着冰火两重天的滋味。
或许真的该放弃了?她这样想着。
可是,真心的感情,怎么可以轻易放弃?怎么能够做到轻易放弃?怎么能让它枯萎在自己无止境的猜疑中?
既然不甘心放弃,那就主动出击吧?她催促着自己。
主动出击?对一个很可能已经忘却了她的人,主动出击?
等待,等待,等待,顾采薇不止一次安抚着自己冲动的细胞,她一次次告诫自己,至少等待校庆结束在对这段感情的去留方向作抉择。
她期待着,他能够再一次临时改变抉择,改唱与她有关的歌曲,而不是王力宏的《你是我心中的一首歌》。
可是,上天并没有偏爱她,事情并非如她所愿,桂棹在校庆表演中唱了《你是我心中的一首歌》,最让顾采薇想要死心的是,这首歌他竟然是与曹小芳合唱的。
谁的青春不忧伤?谁的青春没有遗憾?难道这就是我青春里的忧伤与遗憾?顾采薇慌乱的思量着。
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自己喜欢的人,放手吧!顾采薇默默劝说着自己。
相爱的人可以守护彼此一生一世的寥寥无几,何况是单恋呢?想到这里,她的心宽慰了很多。可是,伤心欲绝是在所难免的!她想找个人哭诉,可是找不到可以放心哭诉的人。
为什么我没有忘记他,而他却把我忘得干干净净?顾采薇一脸愁容的思量着。桂棹如此,卢敖如此,难道,这是男人的本性?
早知这样,还不如不见,至少心底还留有一个不错的念想。
为什么曾经的熟识会演变为今日的陌生?难道是因为曹小芳的存在?若是没有曹小芳,桂棹会再次出现在我的世界中?会不会?顾采薇默默的思量着。
凌乱的思绪在脑海中肆意飞扬,她想到了她与曹小芳在柳树茆小学的一举一动;想到了在孙家岔小学听到她的名字与桂棹名字直接挂钩的事情;想到了05年用母亲的手机联系桂棹时被桂棹猜成曹小芳的事情;想到了桂棹初三转学的事情,难道是因为曹小芳转学的?若是当初我没有转学,桂棹会转走吗?是不是是我自己先抛弃了这段感情?
接着她想到在神中第一次遇到曹小芳时的场景,地点在操场,时间是一个周三下午的体育课。当时,一班的同学正在举行男生一千米,女生八百米的体能测试;当时,她顺着曹小芳的名字的呐喊声,转头看向这个人;当时,她一脸震惊,毕竟她已经是她好几年未见的人;当时,她默默驻足,偷偷注视着她。
或许是因为幼年丧父,居无定所,曹小芳身上散发着一种无法掩饰的忧伤。忧伤的气息越发叫她的双眸显得清澈。她拥有吹弹可破的娇嫩皮肤,拥有精致的五官,拥有不胖不瘦的匀称身材,唯一不上档次的是那身黑色宽松的运动服,和普普通通的短发。
校庆结束后,顾采薇回到宿舍,此时的刘娜已经收拾好回家所带的东西,正要出发。
“和桂棹在一起的那个女孩,你知道是谁吗?挺漂亮的”,刘娜随随便便的问道。
顾采薇嘴角一撇,淡淡的回应道:“不知道,我又不是女诸葛,你怎么对她感兴趣?该不是,你也喜欢上桂棹吧?”
“你怎么了?当着全校师生演讲,如此大的殊荣,还不开心?”
“没什么好开心的”,顾采薇悲痛的说道。
“听说他们家是开金店的,是不是真的?”
顾采薇淡淡的撇了撇嘴,没有吱声。在她看来,别的女人接近桂棹,只是因为桂氏黄金,而她则不同,她对他,却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的、高纯度的、不掺杂任何杂质的真情真意。
“要是班主任不喜欢我,我觉得我与桂棹在一起也挺好的”,刘娜乐呼呼的有口无心的说道。
顾采薇微微一愣,一脸僵硬,不由自主的用极不流畅的口吻说道:“他应该有喜欢的人了吧,他应该喜欢今天和他唱歌的那个女孩吧?”
“我听人说他也准备考艺校?”
这事顾采薇还是头一次听说。考艺校?哪个艺校?难道他要学习音乐?
“哪所学校?什么专业?”
“西安音乐学院”,刘娜和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顾采薇冷声质问道。
“你不是让我帮你打听他吗?你忘了?”刘娜一脸无辜的说道。
“忘了”。
“你怎么了?怪怪的!”刘娜拧着眉问。
“你走吧,不用管我”,顾采薇淡淡的说道。
“我不着急,我只是先把东西收拾好,今天我父亲没空来接我,我坐我表姐男朋友家的车回去,所以得提早将东西收拾好,坐别人的车总不能让别人等吧”。
“你表姐男朋友?认识桂棹的那个?”顾采薇饶有兴味的问道。
“初衷时和桂棹是同班同学,还是好朋友,而且还经常去桂棹家吃饭”。
顾采薇微微一怔,这样的待遇,不是卢敖吗?
“谁?”顾采薇警惕性的问道。
“叫卢敖,你认识吗?”
卢敖?竟然真的是卢敖?顾采薇难以置信的拧起眉。
“你表姐叫什么?”顾采薇急声追问道。
“林梅,孙家岔中学的校花”,刘娜眼底放光,欢声炫耀道。
顾采薇瞳孔肆意放大,一脸震惊。校花?哼,自封的吧?真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卢敖竟然跟林梅在一起了?他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殷虹?既然不喜欢,为什么当初要走进她的世界?
“你认识卢敖吗?”刘娜再次追问道。
顾采薇定了定神,若是回答不认识,一会坐到卢水沼车上的时候会暴露;若是回答认识,回答认识会怎么样?刘娜会把这当做我们之间的缘分?可是,既然她是林梅的表妹,她们之间的友情还能持久吗?她宁可一个人,也不想和林梅的亲戚交朋友。
“认识,我们是邻居,他的第一任女朋友是我表姐。真有缘,他的第一任女朋友是我表姐,现任女朋友是你表姐。看来,我们的表姐都比我们要强,有人追、有人爱”,顾采薇语调平和的说道。
刘娜自是一脸震惊。
世界这么大,宿舍这么多,为什么偏偏把我和林梅的亲戚分在一起?还让我们成为朋友?难道这是对我的惩罚?可是我犯过什么错?顾采薇一脸愁容的思量着。她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殷虹,想到殷虹现在破烂不堪的生活,想到当初若不是林梅出现,卢敖也不会抛弃殷虹的事情。
“卢敖,你知道吗?他是孙家岔是出了名的超级差生,惹是生非,屡教不改。翘课、打架、欺负同学,这都是他的拿手活。你知道他小时候是一副什么德行吗?他小时候野蛮粗俗、霸道,我就是被他欺负着长大的。我表姐礼让我,他说这是我在欺负她,因此他总是处处刁难我。那个时候真傻,我竟不懂得反抗”,顾采薇一脸哀伤,用无关痛痒的口吻说道。
“哦,那我表姐以后岂不是要受罪了?”刘娜嬉笑着说道。
哼!你表姐受罪?他们一个半斤,一个八两,还有谁拖累谁一说?你表姐什么货色,我不知道?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傲慢无礼,目中无人。总有一天,她会登高跌重。
“人是最善变的动物,没准你表姐会把他调教成妻管严”,顾采薇淡淡的说道。
“我特别羡慕我表姐,妩媚动人,风情万种”,刘娜咧着嘴说。
“你表姐怎么会看上卢敖?卢敖根本不是过日子的男人,女人应该选择一个会过日子的男人”。
刘娜警惕性的看了看室外,果断的关上门。
“怎么了?”顾采薇诧异的问道。
刘娜嘘了一声,走近顾采薇,凑到她身旁,低声说道:“我表姐怀孕了”。
顾采薇一脸震惊,难以置信的眨着眼。卢敖竟然与林梅上过床?卢敖怎么可以跟那个女人上床呢?
“卢敖喜欢你表姐?还是你表姐喜欢卢敖?该不是他们互相喜欢吧?”顾采薇冷声说道。
“应该彼此都有好感吧”。
“职中的学生,私生活就是混乱,她怎么敢让自己怀孕呢?万一卢敖不认这个孩子呢?”顾采薇忧声埋怨道。
“卢敖已经跟他父母说过此事了,而且他父母同意他们奉子成婚。卢敖想不想娶我表姐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表姐一门心思想要嫁给卢敖”。
“为什么?”顾采薇饶有兴趣的问道。
刘娜微微一愣,露出一脸犹豫。
“我的保密水准,你还怀疑?是不是朋友啊?我看你压根没把我当做朋友。何况这又不是你的秘密,你犯不着替别人保守。你表姐千叮咛万嘱咐叫你替她保守秘密吗?”顾采薇见状,语调平和的规劝道。
“你也知道职中学生的私生活比较混乱,同居比比皆是。我表姐之前就和一个男人同居过,而且怀过孕,但是男方不认账,她只好打掉了孩子。她已经打过一次胎,这一次,自然不想再打。若是一味的打 胎,今后可能就难以怀孕”,刘娜低声说道。
哼,打过胎的女人?哼,卢敖真的愿意与这样一个女人结婚?卢水沼夫妇知道林梅这些不堪的过往吗?若是知道,还会同意卢敖的婚事吗?
在顾采薇的认知观里,男人不会轻而易举的与为别的男人打过胎的女人结婚,也不会随随便便与一个私生活混乱的女人结婚。要不要把这一切告诉卢水沼夫妇呢?顾采薇默默的思量着。若是告知卢水沼夫妇,也就等于断送她与刘娜来之不易的友情。若是告知卢水沼夫妇,卢水沼还同意卢敖的婚事,那她才是真正的凄凉的失败者。
算了,别人的事,与我何干?顾采薇这样规劝着自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什么人有什么命,此时此刻,段翠芸口头禅缭绕在她的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