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二卷 第三章
第二卷 第三章



更新日期:2015-03-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父母的冷落,孤僻的性格,独立的个性,美好的回忆,巩固着桂棹在顾采薇心中的地位。
漫长的想念,漫无边际的期待,让她肯定自己爱上了桂棹。
若是时光倒流,一定会不顾一切紧紧抓住你,顾采薇这样感慨着。
再次遇见,你会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认出我吗?顾采薇这样思量着。她伸手摸了摸披肩长发,低头看了看白色体恤、白色七分裤、白色凉鞋。
为什么都是白色,也就在这一刻,她诧异的觉醒原来自己已经习惯性选择白色的东西。
“想什么呢?”一个宁静的下午,段翠芸见她失神的一动不动的蹲了很久,疑声问道。此时此刻的她们在园子里浇灌蔬菜。
“没什么?”
“你爸怎么还不回来?”段翠芸抬眼看了看即将落下的余辉,犹声说道。顾勋今日去城里接放暑假的顾采风去了。
“不知道”,顾采薇无精打采、心不在焉的说道。
“你到底怎么了?怎么每天都死气沉沉的?你才多大,有什么发愁的?”段翠芸含糊不清的咕哝着。
顾采薇站起身,走到玉米地里翻看着米玉棒。
“这个好像可以煮着吃了”,顾采薇和声对着母亲说道。
“你要想吃,就扳几个,正好你哥今天也回来,他喜欢吃玉米,在学校肯定吃不着”。
听到这话,顾采薇微微一愣,随即一脸阴沉的松开玉米棒。她定了定神转身径自朝着园外走去,心里想着:哼,我哥喜欢吃才给我吃?我吃还得看他的脸色?
“不吃了?”段翠芸见顾采薇出了园子,冲着顾采薇的背影大声呼到。
“不了”,顾采薇无情的口吻说道,边说边加速离开。哼,若是可口的食物,一定要基于在别人的怜悯的基础上,恐怕也吃不出可口的味道!
她愤愤不平的朝家走去。
她先在院子里毫无目的的兜了一圈,因为觉得索然无趣,又无法抑制的在所有的房舍中进进出出。她不知道自己想找什么,也不知道要找什么,她只通过做些事情让自己短暂的忘却当下的烦恼。
一番折腾之后,她进入室内。
她打开电视,频繁的按着加减键,但是始终都没有找到中意的节目;她又打开DVD,插入周杰伦的CD,一列列熟悉的歌她不知道该选择哪一首,好像哪一首都想听,可是每一首都听不过三句。一番犹豫之后,她最终选择了《发如雪》。
MV中的女主角中毒身亡......
从最初美好的相遇,到最后破损的结局,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演绎!
可是,真正的人生呢?自己的人生呢?
她静静思量着这个深奥的问题,想到生命的意义在于运动,想到做任何事都比呆在屋子里看碟有意义,于是毅然决然的关掉DVD。
去哪呢?她默默问着自己。
她情不自禁想到了殷虹,若是殷虹没有辍学,这个漫长而无聊的假期,她们就可以相互解闷!
继而她又想到了殷虹曾经对她的伤害,只是此时此刻,那些伤害已经摇身一变沦为虚弱无力、不足一提、更不值斤斤计较的薄翼。
时间可以忘却一切,包括曾经耿耿于怀的仇恨!
渐渐的,她想到了卢敖,这个假期,他在做什么?为什么一次都不来串门?难道我们真的陌生的成为陌生人了?曾经那么熟识,现在却已不痛不痒!
原来,人才是最善变的动物!
“你妈呢?”正在此时,老太太推门而入,她的话扰乱了她凌乱的思绪。
“不知道”,她脱口而出,继而诧异的发现自己其实是知道的。她想要开口解释,却发现没有解释的必要,于是没在做声。
“你哪弄的金针?”顾采薇指了指窗台上晾晒的金针,疑声问道。很多年前,家里有种,可是随着近年来环境严重污染、空气越发干燥,自家种的金针苗早已死去。
“你姑姑给的”。
“蘑菇呢?”
“蘑菇是坝底下的那个渠里摘得,前几天你们去康巴什,这里下了场大雨”,老太太和声说道。坝底下的渠,雨后长蘑菇,这点顾采薇到也知道,不过,那都是好些年前的事了。
“这几年也长?我已经好几年没见渠里长蘑菇了”。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你说奇不奇怪,今年居然又长了”,老太太不可思议的口吻发着感慨。
一切都以回不到过去,小时候,坝一年四季都不会枯竭;小时候,村里每家每户都会种各种各样的农作物;小时候,除了支付学生的学费,只需挣取日常生活开支即可。
现在截然不同,坝底的泥沙因为干燥出现裂纹;现在截然不同,因为环境严重污染,每家每户只种少许的农作物;现在截然不同,除了挣取日常生活费,还要为车贷房贷奔波。
“你去哪?”顾采薇见奶奶提着一个筐子往外走,疑声问道。
“去园子里摘点柿子和青椒”。
老太太走后,顾采薇也提了一个筐子出了家门,闲来无事,她决定去弄一些柴火,房舍附近有很多推倒的梧桐树,这些树经过常年风化如今正好当做柴火(既然无事可做,今后就多帮母亲弄些柴火,她这样想着。可是转念一想,母亲并不爱她,想到母亲并不爱她,想要为她做事的激情瞬间烟消云散)。
她走后没多久,顾勋便回来了。
她定眼望着车子渐渐的进入院子,可就是没心情回家。为什么哥哥回家,也不急着去见他?她诧异的问着自己,难道我成为一个无情无义之人?难道我已经成为一个没有情感、没有灵魂的躯干?
“薇薇?薇薇?”母亲的叫唤声持续了很久之后,她慢慢吞吞的提着筐子回了家。
“你去哪了?”
“去弄点柴火”,顾采薇淡淡的回答道,因为不想看段翠芸,只好看着柴火来回答。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 再接再厉”,顾采风咧着嘴很不识趣的说道。
想到父母爱的是哥哥,而不是自己;想到同样身为子女,待遇却截然不同、天差地别,虽然造成这样迥然不同的结局的根源不在于哥哥,可是对于这个亲人,她也没有办法衍生亲人的亲切感(她还没有意识到,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恨屋及乌之人)。
“那你怎么不去?”顾采薇冷眼一瞟,忧声质问道。
“我?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么”,顾采风还没有意识到妹妹的生气,于是故作散漫、傲慢的口吻说道。
“我也有自己的事”。
“你能有什么事?”段翠芸忧声埋怨道。
顾采薇痴痴一愣,面无表情的看着母亲,怒气冲冲的吼道:“你们都有事。你们的事就是事,我的事就不是事了?你们的事就重要,我的事就不重要了?我看,我的死活也没有你们一顿饭重要”。
其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话语有些过分,可是,她不想在与家人争执下去。于是丢下筐子,大步朝室内走去。
惹不起?还不躲不起!哼,不爱我就算了,又不是没你们的爱,我就活不成了?至少我永远都不会放弃我自己,我永远也不会不爱我自己!
这个世界,若是连我也不爱我了,那就真的没人爱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