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二卷 第二章
第二卷 第二章



更新日期:2015-03-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临时决定的买房,扰乱了最初的出行计划,日程由最初的两天延伸为一个周。
让顾采薇没有想到的是,贷房贷的人竟然挤满了这间不足二十平米,银行临时租用的办公地。银行办公人员仅有两个身穿黑色工作服的年轻女性。
其中年轻的那个带着一丝慌乱坐在电脑旁,面对着电脑屏幕像在急切的寻找着什么重要信息;另一个则一面填写申请房贷者的个人信息,一面寥寥草草回答着等待办理房贷者杂七杂八的提问。
“房产证一定要抵押吗?抵押复印件行不行?”顾勋焦急的问。把房产证抵押在银行,他着实不放心,这么重要的东西,务必随身携带才能安心。
“是的,这是银行的规定”,银行工作人员客客气气的回答。
“只给贷十万?能在多点不?”顾勋再问。
“只能十万,最多十万”。
争争吵吵、挤来挤去、你推我搡的人群很快惹恼了正在办公的工作人员。面对电脑的工作人员,突然怒气冲冲的抬起头,生气的巡视了一遍人群后,怨声载天的说道:“都别吵了,大家排好队,一个一个办理。你们杂七杂八的说话,我们写错了怎么办?”
顾采薇带着学生的秉性,在看到对方发威之后,规规矩矩的走出屋子。
本来以为会到下午三四点才能结束的活,没想到中午二十点便告以结束。
“这么快?”顾采薇诧异的问道,本来她还担忧房贷办理结束后会没有时间买自行车。现在看来,得到梦寐以求的礼物近在咫尺。
“那可以走了?”段翠芸看着顾勋,疑声问道。
“可以走了”,顾勋边说边朝着车走去,顾采薇母子紧随其后。
“妈,你答应给我买辆自行车的”,顾采薇刚上车,便轻轻的扯了扯母亲的衣襟,弱弱的说道。
“买什么?”还不等段翠芸开口,顾勋就一脸烦躁,忧声抱怨道。对他而言,买自行车,不过是出门前的一个谎言。他和段翠芸早已习惯习惯性的哄骗顾采薇。
“自行车,你们答应我的”,顾采薇嘟着嘴说绝强的说道,她因为心底存有几分对顾勋的惧怕因此不敢底气十足的与他争论更不敢直白的直视他的眼睛。
“别买了,刚买的房,哪有钱给你买自行车?”段翠芸拧着眉劝阻道。
顾采薇默默别过头,静静望着窗外,她知道买自行车已经无望,她不怪他们不给她买自行车,而是埋怨他们不履行自己的诺言。既然不愿意履行诺言,当初为什么还要许下承诺?为什么要把她当做一个三岁的孩子来哄骗?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的欺骗会严重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车子一路向南,顾采薇默默的看着路边的一切,一栋栋还未成型的建筑从车窗划过,一个个标注着蒙汉双语的商店招牌从车窗划过。
蒙语?蒙古族?这些敏感的字眼,让顾采薇情不自禁的联想到桂棹?
已经一年半没有见过,他现在在哪?小故宫?神木县城?往事历历在目,忧伤接踵而来。若是时光倒流,她绝不会选择转学。
因为转学后,她体验着漫长的孤独岁月,在漫长的孤寂中回忆里的他成为她最美好的回忆。
漫长的孤独是一曲让人抓狂的演奏曲,不过顾采薇很幸亏在这段煎熬的岁月中她并没有放弃自己,没有自暴自弃。想到一个月后就能与他在神中相遇,她默默的露出笑脸。她决定,进入新的学校后,以一个全新的、热情的、热忱的状态展开新的生活。她相信,神中会给她一个全新的未来。在那里,她会与桂棹成为全校最羡慕的一对;在那里,她会结交这一生最持久的友情;在那里,她将来会考入北京一所极为不错的一本学院。
车子一路向南,大约三十分钟之后,路上突然出现许多停着的车,这些车硬生生堵塞了交通。
“怎么回事?”顾勋不解的问。
“是不是哪里起会了(庙会)?唉,那不是我小学同学吗?”段翠芸边说边摇下车窗玻璃,冲着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女人的大声叫唤道。
“牛箐?”
牛箐转身错愕的看着后方,段翠芸赶紧下了车。
“我还以为看错了,这么多年没见,你怎么在这?你们这是去哪?”段翠芸上前热情的攀谈着。
“今天机场飞机试飞,我们来看看”,牛箐仔细的打量的段翠芸,一脸欢喜的说道。
“飞机试飞?飞机场?在哪?”段翠芸急声问道。
“就那。你现在在哪住着了?”,牛箐嬉笑着饶有兴趣的打探到。
任何人见到自己十几年未见的小时候玩伴都会难以抑制的兴奋!
“在神木了,你呢?还在康巴什?”
“我嫁到了东胜,今天是特地从东胜赶过来的”,牛箐说。
从牛箐口里得到这个消息后,段翠芸夫妇决定也去看飞机试飞。
“下车啊”,段翠芸见女儿依旧一动不动的坐着,急声催促道。
“我不去”,顾采薇淡淡的回应道。
“为什么不去?”段翠芸质问道。
首先,顾采薇还在为父母失约而生气;其次,飞机试飞,对于她而言,一点也不稀奇。倒是这些人,竟然为了看飞机试飞,专门从好几十公里处的地方赶来,这对于顾采薇而言实在难以理解。
也许,这就是出生时代不同,成长经历不同造成的差距,她这样想着。
“那你坐在车里看碟?”段翠芸和声说道,不过,她话语刚落,顾勋就气愤愤的训斥道:“不行,看什么碟,留在车里不安全!”
看到父亲面目狰狞的发威,顾采薇赶紧怯生生的下了车。
她弱弱的躲在母亲身旁,尾随着母亲的步伐向机场走去。
沿路走了六百多米,出现了这里唯一一所由破破烂烂的民房搭建的小卖铺。卖货的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不大的超市里摆列着极不齐全的货物。
“只有可乐?我不喝,你买吧”,顾采薇皱着眉对着母亲说道。
段翠芸见唯一的饮品可乐也所剩无几,想到此时不买,过时不候;深知女儿此时挑剔,渴时会喝,二话没说直接提了三瓶。
“面包怎么都这么油?”顾采薇拧着眉抱怨道。她有选择困难症,还在为选择哪一种犹豫不决。
“随便拿一个吧,挤死了”,段翠芸忧声咕哝道,边说边挤到门口算账。
顾采薇最终什么没有买,一脸忧愁的挤出门口。
“怎么连瓶矿泉水也没有?”
“看这房子也快要拆了,肯定好久都没有进货,估计就是等这一天过后就搬走”,段翠芸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珠,淡淡的说道。
话语间,三人已经来到机场外围。
飞机在跑道上慢慢的滑行,人群尾随飞机的前行方向,在机场外围欢声雀跃的追逐。顾勋加入了奔跑的人群,段翠芸与顾采薇则沿着跑道懒懒散散的前行着。
“开通了几条航班?”
“北京、上海、大连”。
“哦,也就是几个大城市的”。
“以后会一点点增加航班”
这些相似的话语在人群中流窜着,顾采薇愁闷到了极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沿着外围机械的走,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任何欢喜。
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这些事情又不是非做不可?
“以后我们也坐一次飞机”,顾勋转身乐呵呵的对妻子说道。
顾采薇淡淡的用着陌生的目光打量了下父亲。
“妈,我想回车上去”,顾采薇停下步伐,转身一脸柔弱的看着母亲。这个时候,只有装出一副即将中暑的柔弱脸庞,才能赢得自己想要的结局,这点她心知肚明。
“你怎么了?”
“我有点头晕”,顾采薇边说边伸手揉搓着太阳穴。
“太热了,我也想回去,那我们回去吧”,段翠芸边说边调头往回走,顾采薇紧随其后。
顾采薇还在为父母没有履行诺言而闷闷不乐、郁郁寡欢、愤愤不平。
(唯一能够让顾采薇将自己从愤愤不平中短暂的解救出来的信息是环绕在她脑海中的桂棹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学校有保送名额,我到时候会被保送到神中预科班’。
顾采薇默默的对着心中那个模糊的身影说道‘桂棹,神中预科班见’。)
在车上等了很久很久,久到顾采薇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的时候,顾勋终于来了。
顾勋刚上车就打开收音机,高亢的声音驱散了顾采薇迷糊的神经,也敲醒沉睡在她心中的疑虑。父母已经不爱我了?或许他们从来都没有爱过我?这两句话,伴随着段翠芸夫妇高亢的说话声,愈演愈烈!(顾采薇觉得若是父母爱她,绝不会不履行对她许下的承诺,绝不会在她睡着的时候用高亢的声音聊天,绝不会在她睡着的时候肆无忌惮的打开收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