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更新日期:2015-03-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按照惯例,春节过后便是漫长的走亲拜访。
和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年后不再是顾勋带着妻子、孩子去康巴什,而是段云兄弟开着车载着家人来到马连湾。
段云、段雄都买了轿车,两辆车载回两个老人、两个中年人、三个孩子。
“好多年没回来了”,段翠芸的父亲刚下车就迫不及待发表着自己已经发表了一路的感慨。
“早就让你回来串,你就不,趁着现在腿脚利索,能走动就赶紧走动,过些年想回来都回来不了了”,段翠芸忧声埋怨道。
“我还行,关键是你妈,老是膝盖疼,各个医院、各种偏方都试过,没一点效果。前段时间听人说把豆腐的渣子温热放到膝盖处能管用,这几天你帮着打听一下,看看谁家有,就弄一点”,段翠芸的父亲和声叮嘱道。
段翠芸的父亲年轻时候当过五年乡村教师,后来又当了不短时间的村长,所以着装打扮、言行举止在那个年龄段里还算是上档次。
“现在都没人亲自做豆腐,都是买,不过我帮你打听着”,段翠芸边说边将众人请回室内。
“村底下不是有户人家在做豆腐?就在煤矿那儿”。
“都陈志年烂谷子的事,我都忘了,你还记着?”段翠芸忧声埋怨道。
话语间,顾老太太迎了过来,大家相互寒暄了一阵就都进去了。
“顾恺呢?”段翠芸的父亲饶有兴趣的问道。
“狗改不了吃屎,还能干啥?赌博去了”段翠芸淡淡的埋怨道。
顾恺,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最佳阐述。每天吃完上午饭就去吴雪花的食堂玩麻将,一直废寝忘食的玩到深更半夜才回来。
每天深夜,睡梦中的顾采薇都会被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和大门推开时咯吱咯吱的响声给惊醒。
“薇薇怎么了?是不是不欢迎我们?”段翠芸的父亲和善的调侃着。
这个假期已经有太多的人对她说过相同的话,起初她还替自己的无辜辩解,现在只是疲劳的无谓的一笑。
“别理她,整个假期就这幅德行,好似我们都欠了她似得”,段翠芸冷眼一瞟,没好气的埋怨道。
顾采薇深知自己不适合呆在人群中,径自回了卧房。
人群在客厅中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只有她一个人呆在不足十平米的小卧里,暗生闷气。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她双臂抱胸,一脸愁容的问着自己。
时间静静的流逝着,顷刻间半小时已经消逝。
她的思绪渐渐的从对飞速流逝的时间的感慨一点点转移到生活上。殷虹明天会来,这是唯一一个可以让她略微振奋的消息。
既然殷虹会来,她也该精心打扮一番,毕竟,殷虹这一次是以一个已经出阁的女子的身份来正式拜见顾勋夫妇。
出阁?告别单一的校园生活,进入错综复杂的社会;告别青涩的异性朋友关系,接触着一生相伴的男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除了新鲜还有什么感觉?顾采薇情不自禁的幻想着。
不论怎样,明天一定要穿最漂亮的衣服,梳最衬脸型的发型,露最漂亮的微笑,说最好听的声音。
不论怎样,明天决不能被殷虹的风采比的黯然失色!
铛铛铛的敲门声,扰乱了她凌乱的思绪。
“谁啊?”
“谁谁谁,一家人,还能是谁?”段翠芸气愤愤的吼道,边吼边铛铛铛的敲击在门上。
“等等,来了”,顾采薇烦躁的抱怨道,很不情愿的下床打开门。
“来了这么多亲戚,你躲在卧室做什么?让人笑话,你外公问了我好多次,你去哪了,赶紧出来”,段翠芸喋喋不休的埋怨道。
“我不想出去”,顾采薇堵着气说。
“你又怎么了?谁又惹你了?”
“谁也没有惹我,我只是心情不好”,顾采薇拖着常常的尾音埋怨道。
“怎么又心情不好了?”
“我也不知道,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也不想这样”,顾采薇拧着眉,大声大气的解释道。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段翠芸已经不耐烦的离开了。
顾采薇长叹了一声,默默的咧着嘴苦涩的笑了。
她取了一本书,胡乱翻看着,想到即将转学开始新的生活,心底顿时衍生一缕阳光!她静下心来,默默告诫自己,这一次,一定要好好抓住这次机会,在新的学校开启新的生活!
过去已经沦为过去,人不应该活在过去中!她这样告诉自己。
没多久,她的三个表妹结伴来到她的卧房,其中一个手里握着一沓扑克,兴致勃勃的说道:“我们来玩扑克吧,姐,别看书了。在看书就成书呆子了,应该劳逸结合”。
顾采薇客客气气的笑着合上书。
“玩什么?”
话语间,三个妹妹都围着顾采薇坐到了床边。
“捉红尖子”。
“姐,我听说你要转学?”
顾采薇微微一愣,默默点着头。
“为什么要转学?”
“想换个环境”,顾采薇和声解释道。
“姐,听说你姑姑家的孩子退学了?”
顾采薇再次微微一愣,随即想到殷虹与她们这群人从此以后不再同一轨迹上前进,心底的失落、恐慌油然而生。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突然辍学”,顾采薇语调平和、言不由衷的敷衍了事的解释道。
“听说她的未婚夫是我们内蒙人?”
“你怎么对她这么感兴趣?”顾采薇咧着嘴,饶有兴趣的问道。
“她长得可真漂亮,我原以为长得漂亮的女人都有当明星的可能。不过,后来,发现也并非如此。因为家长会的时候,我发现很多同学的家长也很漂亮,可是她们不还照样是农民,需要为生计奔波操劳”。
“红红,我觉得你比我懂事,你说话的时候稳稳的,为人处世也很有礼貌、分寸,我就不同。我比较小家子气,我动不动就生气,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顾采薇由衷的感慨道。
“姐,你不要这样夸她,她不像我们,整天谈恋爱自然会变精。哪像我们,规规矩矩,老老实实”。
“哪有?我哪有整天谈恋爱?”段红娇声埋怨道。
“姐,你们班上有没有谈恋爱的?”
听到这话,顾采薇痴痴的愣住了,谈恋爱?她与桂棹算不算在谈恋爱?不,不算。桂棹心里爱的是曹小芳!想到这里,顾采薇一脸伤痛的拉下脸。
哎,不对啊,我怎么起先想到的是桂棹?难道他在我心底的位置已经超越了卢敖?
“姐,我听说,我爸想跟你爸在一起做生意,你知道吗?我爸想通过你爸把钱投资到你们这里的煤矿上。我还听说你爸想贷贷款入股煤矿,是不是真的?听说你爸想贷两百万”。
顾采薇一脸茫然的拧起眉,煤矿入股?这事她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贷贷款,倒是之前听说过,而且一直想从信用社贷,可是一直没有贷到。
“现在我家的事情,我都沦落到需要从你们嘴里得知了”,顾采薇苦笑着用自嘲的口吻说道。
“姐,你看你说的,你是一心只读圣贤书,哪有闲工夫管这些事”。
“不过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煤矿入股?”顾采薇撩着眼皮问道。
“对啊,不过担心发生矿难,都说投资煤矿风险大,容易发生矿难,我爸之前一直在犹豫,现在也在犹豫”。
“矿难?”顾采薇默默摇着头,这些事情与她而言遥不可及,她只知道父亲现在一贫如洗。
“听说桂氏黄金的创始人是孙家岔的?桂氏黄金现在已经在东胜开分店了,年前我们去东胜置办年货,看到桂氏黄金的金字招牌。而且我爸说,桂氏黄金现在从事融资和放贷,以年利率百分之二十的利息吸收存款,以年利率百分之三十的利息放出贷款,你知道吗?我怎么听说,大额集资是非法的?”
顾采薇一脸诧异的看着段红,她从没想过发生在她身边的事情,竟需要通过别人来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