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更新日期:2015-03-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天,两天,三天,顾采薇已经习惯欢声笑语成为她的绝缘品的生活;习惯身疲力竭、思绪乱飞、无事可做、度日如年的生活;习惯她悲伤,整个世界不会随之黯然失色的生活;习惯她悲伤,不是所有亲戚朋友就会随之伤心欲绝的生活;习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每个人的人生中都充斥着自己独一无二的喜怒哀乐。
为了改善顾采薇颓废的状态,段翠芸乱投药的想着各种办法。
又是一个晴朗的日头,她兴致勃勃的端着一杯温热的可乐,来到女儿卧房。
“我不喝”,顾采薇爱答不理的瞥了眼黑乎乎的冒着热腾腾气雾的可乐,无精打采的说道。
“放了姜,杀菌,你爸说多喝点对身体好”,段翠芸边说边将可乐递到女儿手上。
顾采薇淡淡的接到手里。
“有事吗?”顾采薇见母亲欲言又止,疑声问道。
“呵呵,也没事,就是找你说说话,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段翠芸拧着眉审视着顾采薇,不安的问着。
“我都说了好几遍了,我身体没事”,顾采薇拖着常常的尾音,烦躁的抱怨道。
“你看你什么态度,也就我能容忍你。要不是你是我女儿,我才不会搭理你。我只不过是看你心情不好,想来陪你聊聊天”,段翠芸一脸哀伤,默默的说着。
顾采薇一脸漠然的垂着头,此时此刻,普普通通的煽情言语丝毫不可能感动她。
“我是想来告诉你,你舅舅的官司胜了”,段翠芸咧着嘴,欢声说道。
康巴什民告商一事落下帷幕?顾采薇蓦然一怔,不过短暂的震撼过后,便是默默的冷漠。别人的事,关我何事?她这样想着。
“就这事?”顾采薇挑着眉,不以为然的口吻问道。
“你到底怎么了?没事吧?你别吓我”,段翠芸拧着眉,一脸愁容的问道。
“我知道自己,没事,过些天就自然而然的好了”,顾采薇不耐烦的抱怨道,她已经受够母亲再问这个让她颇为烦躁的问题。
“唉,眼看这么一大家子人,其实,没一个能主事的。你爸自从焦化厂投资失利,一蹶不振,整天不是喝酒就是赌博;你小叔,狗改不了吃屎,如今又进了戒毒所”,说到这里,段翠芸灵机一动,两眼放光。“哎,这次救你小叔,总得让你姑妈家出一部分钱吧?”
顾采薇淡淡的瞥了眼母亲,她深知母亲这是又在自找不痛快。明明无法改变的事情,为什么非要执意去做?明明知道执意去做的后果是遍体鳞伤,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坚持?
“妈”,顾采薇刚想开口劝劝母亲,段翠芸已经转身离开。她要去找自己的丈夫,告诉丈夫自己的想法。
“这回可以让顾绮出一部分钱了吧?他们家分得污染费比我们家还多”,段翠芸找到顾勋后第一时间直白问道,她的话带着生气与埋怨的气息。
顾勋每次听到段翠芸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就顿时无法抑制的火冒三丈。对于家庭霸权主义者顾勋而言,段翠芸此举严重干扰到他的家庭霸权,严重诋毁他极强的控制 欲。或许是为了捍卫自己不愿意动摇的地位,他面目狰狞,怒不可遏的冲妻子龇牙咧嘴的大呼小叫:“动不动就粗声粗气,你给谁吼呢?”
“怎么?我有什么错?我为这个家当牛做马,还不够?”段翠芸厉声质问道。
听到吵闹声,顾采薇赶紧披了件衣服来到客厅。她痴痴的愣在客厅一角,呆滞的看着父亲的手恶狠狠的挥在母亲的脸上。
顾采薇被父亲这一举动吓懵,这一刻,她觉得这个家离破灭只有咫尺。
摇摇欲坠,这一巴掌虽打在段翠芸脸上,却伤透了顾采薇的心。
又是小叔,为什么每次父母打架都是因为他?此人不除,这个家难得安宁,顾采薇这样想着。可是,她总不能为了家的安宁杀了小叔吧?
为什么父亲要打母亲?就因为母亲一直以来逆来顺受?不懂得争取自己的权益?难道不懂得争取自己权益的人就该被视为懦弱着?凌乱的思绪在顾采薇脑海中肆意飞扬。
钱钱钱,原来问题的关键还在于钱!若是有很多钱,也不至于为了区区几万元争吵打架!原来人没钱,真的会发疯;原来人没钱,真的没幸福可言。
为什么书本中教的那么美好,幸福不是拥有更多的钱。
为什么现实如此残忍,没有钱绝对没幸福可言!
也就在这一刻,她想到了桂棹。想到若是攀上那个高枝,或许桂青山能够帮顾勋找份工作,或许顾勋有事可在,家庭争执就能停止。
带着纷乱的思绪,顾采薇默默的走出室内,室内太压抑,凝结的空气中因为太过缺氧,致使人呼吸压抑。
零下十几度室外,北风毫不间断的刮着,刺痛着顾采薇的脸庞,顷刻间,她的脸庞便变的白里透红。
脚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咯吱咯吱作响,几只流浪狗从家门前默默窜过,顾采薇默默驻足,四下打量着这片熟悉的土地。只是这一刻,这里再也给不了她熟悉的感觉。
伴随着北风,天空中再次飘洒起零零星星鹅毛般的雪花,雪花随风飞舞,经久不落。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家不像家,人不像人!
为什么父亲要打母亲?就算看在子女的份上,也不应该打自己的老婆啊!
一个打女人的男人,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难道男人都不可信?顾采薇一脸愁容,默默思量着。良久之后,她终于为自己的论点找到了论据。
男人都不可信,父亲与母亲结婚的时候,肯定说好要爱惜母亲一辈子,可现在呢?
男人都不可信,卢敖曾经对殷虹说过感天动地的海誓山盟,可最终呢?
男人都不可信,父亲打母亲,为什么哥哥可以置若罔闻?
男人都不可信,这句话在顾采薇的脑海中像藤蔓一样快速的蔓延着。
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可以说到做到,别人就不行?
为什么很多人肆无忌惮的应承着自己压根做不到的事情?
她,是一个既然说出口就一定会做到的人。
她,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办不到,也是绝不会答应别人!
顷刻间,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殷虹,感觉那已经是一个死去的人。
顷刻间,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感觉自己是个即将死去之人。
想到这里,眼泪顷刻间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