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更新日期:2015-03-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突然有一天,顾采薇诧异的发现,这个世界不会因为她的喜怒哀乐放慢节凑、停止脚步。
就如此时此刻发生的这件事。
“咱们孙家岔镇今天要成立集市,学校安排你们按班依次排队到小学前的那排商铺面参加开幕式”,班主任定声说着,话语刚落,底下喋喋不休的议论声顿时响起。
“静一静,静一静,听我说,开幕式会来一些大领导,该鼓掌的时候使劲鼓掌,不要担心把自己手拍肿”,班主任使劲高呼道,力图声音盖过底下吵杂的抱怨声。
“那下午的课还上吗?”林慧咧着嘴,俏声问道。
“上吧,学校没通知么。你们去参加完开幕式直接解散,住校生排队返回学校,走读生各回各家”,班主任和声叮嘱道。
本来,顾采薇还准备,返回的时候与殷虹一同前行,可是,她却一直没有找到殷虹。
“殷虹呢?”她不解的问着殷虹的同班同学。
“转学了”。
“转学?转去哪了?”顾采薇诧异的追问道,为什么这件事情,她连一点消息也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昨天她嫂子来帮她办的转学手续”。
带着这个疑问,顾采薇来到电话亭,她想问问姑妈具体的情况,于是拨通了殷虹家的电话。
“喂?”对方的回应声默默的传入了顾采薇的耳中。
殷虹的声音?殷虹怎么在家?顾采薇一脸震惊与困惑,疑声问道:“殷虹?你怎么在家?”
“我不念了”。
不念了?顾采薇错愕的张着嘴?难道她还爱着卢敖?因为卢敖被退学,她也跟着他的步伐休学?卢敖生日想邀请她,难道他们要再续前缘?
“为什么不念了?”顾采薇拧着眉,小心翼翼的问道。
“什么都学不会,念也是白念”,殷虹无所畏忌的口吻说道。
“因为卢敖被退学,所以你也要休学?”顾采薇疑声问道。
“不是”,殷虹拖着常常的尾音说道。
“下个学期,我们一起转学吧”,顾采薇商量道。
“你还打算转学?”
“我父母已经同意了”,顾采薇说。
“我要订婚了”。
“和谁?”顾采薇一脸震惊与慌乱,急声追问道。
“当然是崔嵬,我和卢敖已经没任何关系了”。
订婚?就在此时,一个新的疑惑进入顾采薇的脑海。难道,殷虹辍学是因为崔嵬的威逼利诱?
“崔嵬逼你退学的?”
“当然不是,你怎么会这么想?”殷虹忧声埋怨道。
“这个时候,不是你该替他掩饰的时候。他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有什么值得你做这么大的牺牲?”顾采薇不解的问道。
“我知道你们都瞧不起他,不过只要他对我好,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反正现在人们评价一个人好坏的唯一标准是钱。你不了解我,其实,每一个深入我世界的人,我都把他们当做可遇不可求的贵宾,崔嵬也是如此。既然如此,我没有办法不好好珍惜他”,殷虹语气和平的说道。
顾采薇无奈的常舒了口气,殷虹和一个开装载机的谈恋爱已经让她甚是不解,如今初中还没毕业就草草辍学,她越发无法接受。她从来没想到一起长大的表姐会这么早、这么突然的辍学;她一直以为,她们会一直陪伴着彼此,直到大学毕业。
“我从来没有瞧不起他,我只是觉得他配不上你”,良久之后,顾采薇和声说道。
“我将来会和崔嵬结婚”,殷虹淡淡的说道。其实,她这个学期一直沉溺在崔嵬给她的承诺中。他承诺三年之内给她幸福的生活。
“你不可以这样,我本以为我自私,没想到你比我更自私。为什么你连一声招呼也不打,就直接擅作主张的辍学?你想过那些真正关心你的人吗?知道她们会为你这一草率的举动伤心欲绝吗?”顾采薇拧着眉,闷闷不乐的口吻质问道。
“我找到幸福了,你应该恭喜我才是”,殷虹不耐烦的埋怨道。
“你才15岁,你懂什么?你知道幸福的定义吗?我们的生活一直很单纯,你真的是被崔嵬骗了”,顾采薇力不从心的说道。
“古代15岁的女子都已经当妈了。我心意已定,不会在改变了。而且,我觉得崔嵬挺好,你都不了解他,怎么就知道他配不上我?开装载机怎么了?至少是个技术活,是一门手艺,我觉得他配我绰绰有余。我有什么?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会”,殷虹语调平和的说道。
“我怎么不明白了?你应该嫁一个文化人。崔嵬看着都不是一个善人,你和他在一起,总有一天会后悔。在他那种粗俗野蛮、脾气又差,动不动就使用暴力的人眼中,女人压根是一种不需要被尊重的动物。你若执迷不悔,将来怎么办?他打你,你能打得过他吗?你若还手还没打过他,只会被他打死;你若压根不还手,他当你是好欺负的,越发肆无忌惮的打骂你。你太鲁莽,你了解他们家的家庭状况吗?家里有几口人,都在做些什么?有没有了解过她的母亲?你能接受一个野蛮婆婆吗?”顾采薇失魂落魄的追问道。
她不知道殷虹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这么固执?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事情上固执?
能力用错了地方,是惋惜,是可惜,是痛心疾首。
顾采薇觉得殷虹真的是无药可救,她已经彻彻底底、完完全全走火入魔了。
“崔嵬不是这样的人,你对他有偏见。你根本不了解我的苦,我的痛。我也是一个花季少女,可是,假期当你们坐在室内看电视、写作业的时候,我在干什么?我在尘土飞扬的煤矿上挡矿。我也有羞耻心,算了,不说了,反正你根本不会理解”,殷虹哀声说道。
“既然你知道这些艰辛,为什么还要辍学?你想过你的下一代吗?”
“我顾不了那么多,我只知道我受够了挡矿的生活。挡矿能给我什么?每天都是满满的两鼻孔煤屑,牙缝、嘴唇都沾满煤灭。我也爱美,谁不爱美?可是那样的环境中,我和一个下井工人有什么区别?我的我的头、身子永远都是脏兮兮的,指尖缝只有洗头的时候才能洗净。我受够这样的生活了,若是我现在还不辍学,这个假期又得过这样的生活”。
“你辍学,就不需要挡矿了?”顾采薇不解的问。
“我会跟着崔嵬到伊旗打工”,殷虹释怀的口吻说道。
“伊旗?做什么?”
“不知道,我只是跟着去给做饭,反正做什么都比挡矿好”,殷虹和声说道。
“他多大了?”
“大我一轮”。
一轮?十二岁?顾采薇诧异的睁大眼。
“家里的状况了解吗?”
“父母都是农民,他还有一个弟弟,在老曹渠煤矿上摊车”,殷虹说。
“家是哪的?”
“石各台”。
“他真的是在骗你,男人都喜欢骗女人,这你不会不知道。卢敖之前答应你对你一心一意,将来娶你为妻,对不对?现在呢?爱情是最不靠谱的东西,说烟消云散就烟消云散。你为爱情抛弃了一切,万一有一天被爱情抛弃呢?你怎么不为自己留生存余地?”顾采薇忧声责怪道。
“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他会考村官,而且,他说从今以后会把我父母当做他的亲生父母来对待;他说现在没钱不代表一辈子没钱;他说只要我们一起努力,用不了几年就能买车、买房”,殷虹满脸生辉的说道。
一时之间,顾采薇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她突然记起母亲经常说的一句话:什么人有什么样的命!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
“对了,还有一件事很重要,你或许压根不知道,我也是听我爸说的”,顾采薇警觉性的说道。
“什么事?”
“有煤矿的地方是矿区,我们都在矿区。矿区,你懂吗?将来我们都会很有钱。中鸡有个地方,全村人把煤矿卖了,每人得了五十万,是每人!而且矿上还给村民盖了移民村,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我的意思是,你现在隐形财富有几十万,这是你个人财富。但是,若是你将户口迁出去,那这笔钱就化为流水。所以,矿区的女子不宜早婚。我们应该读到大学毕业,然后利用这笔钱找一份好工作亦或开个店”,顾采薇心平气和的说道,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后的王牌。
“我真的不想想这么多,我现在只知道自己不想错过崔嵬。错过这个男人,我怕我会后悔一辈子”,良久之后,殷虹忧声说道。
“错过更好,错过你会遇到更好的”,顾采薇定声劝阻道。
“我已经为钱活了很多年,活得很累,现在我不想为钱而活,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能够把钱看淡吗?”
“情况不同了,这钱你晚几年结婚就能到手。到时候你把它存成定期,一年利息也有一万多,相当于你找了一份月薪为一千的工作。而且你们村的煤矿很大,现在煤价直线上升,分得钱肯定不止五十万。有了这笔钱,你的生活会轻松很多”,顾采薇柔声劝说道。
“我不想错过这个男人,他大我十二岁,等不了那么多年”。
“他不是等不了你,而是怕你分到这笔钱后瞧不上他,怕他好不容易骗来的女人化为乌有。即便你的户口迁出去,你父母将来会分到钱,到时候他会打发你回来哭着求着向你父母要钱。这就是你的将来,你想想这是你想要的将来的吗?”顾采薇很不开心的说。
殷虹没在吱声,反正她不会在改变自己的心意。
“你是不是现在不好意思说分手?没关系,我去跟他说,这是你的人生,事关你的幸福,我愿意替你去说。我知道,这种事当事人的确有开不了口的,可是你的幸福更重要”,顾采薇坚定的说道。
“我已经决定了,遇到这个男人,我很知足。是我自己选择的,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选择。我能做出自己心甘情愿的抉择真的很不易,我希望你能尊重我。毕竟人生是我自己的,路需要我自己去走。你这样搅合不仅不是帮我,反而会让我和崔嵬之间产生芥蒂,我不想这份感情也带着芥蒂,带着芥蒂的感情不会长远”,良久之后,殷虹定声说道。
顾采薇漠然一怔,难道真的被母亲说中了?什么人有什么命?既然留不住,何不让她自由飞翔?放过对方,也放过自己。顾采薇这样想着,心里舒适多了。
“那算了,你的事,我真的不管了,人生是你自己的,路需要你自己去走”,顾采薇犹豫之后这样说道。
“你这样就对了,其实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总会有疏远的一天。当我们重新组建起自己的家庭时候,我们的重心自然而然会转移到家庭中”,殷虹和声劝阻道。
顾采薇默默点着头,一脸哀伤的想着既然终究会有渐行渐远的一天,她又何必痴痴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