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更新日期:2015-03-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刚进家门,殷虹就迫不及待的问着段翠芸:“舅妈,薇薇下个学期会转学?”
段翠芸微微一愣,一脸茫然的看着顾采薇,顾采薇避开她的目光,径直收拾碗筷。
“班主任跟你说什么了?”段翠芸和声打探着女儿。
“没有”。
“那你为什么还要转学?”段翠芸拧着眉,极度不悦的问道。
“在这里我很烦,而且,我得罪了很多人,继续呆在这里,我没办法安心学习”,顾采薇粗声粗气的解释道,将碗重重的搁在餐桌上。
段翠芸放下炒菜铲子,走近顾采薇,急声问道:“是不是班主任又跟你说什么了?”
“没有”,顾采薇烦躁的拖着常常的尾音叫唤道,恶狠狠的白了母亲一眼。
“那你为什么要转学?”
“我已经回答过了”,顾采薇怒声吼道,将筷子气愤愤的摔倒地上。
“你到底怎么了?”段翠芸拧着眉,一脸愁容的问道。
殷虹怯生生的将散落在地上的筷子捡起,捡筷子的空隙,她偷偷瞄了眼顾采薇,她不知道顾采薇为什么会发如此大的脾气。
“舅妈,别哭了”,殷虹和声安抚着正在默默抽泣的段翠芸。
“别哭了”,顾采薇常舒了口气后阴郁的口吻安抚道,然后径自离开家。
“薇薇,你去哪?”殷虹追了出去,冲着顾采薇的背影大声呼到。
“学校”,顾采薇头也没回,大声回道。一路上,顾采薇都在想殷虹的话,为什么她一个人会得罪所有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毫无疑问只能是她一个人的问题。可是,她不觉得自己是个问题少年,更不知道自己哪里有问题。
一路前行,很快她便到了教室。
她双臂抱胸,背靠后,纹丝不动的坐在空荡荡的教室中,呆滞的看着铺满杂乱字迹的黑板。
为什么会这样?她一次次问着自己,可就是没有答案!
她以前不是这样,难道是学习压力太大?还是没有结果的爱恋让她抓狂?还是......
就在她痛苦的沉思的时候,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入了耳中,她感觉收敛好情绪,打开课本,低下头,摩挲着书中的字迹,嘴巴一张一合,像在思索难题,暗自嘀嘀咕咕着。
她用余光看了看来人,竟然是王宁,哼!她气愤愤的直起身子,插起双臂,不在看书。
“怎么不吃饭?”王宁路过她的时候,和声问道。
顾采薇微微一愣,王宁竟然主动跟她打招呼?这是什么意思?和好的符号?哼,他想冰释前嫌,她还不想呢!犯错的是他们,受罚的是她!
顾采薇装作没听见,没有吱声。既然不想与这个人说话,那不要说话,顾采薇这样想着。
王宁自知没趣,冷哼了一声,也没再搭理顾采薇。
王宁走后,教室再次变成死一般沉寂。人来人走,带给顾采薇的只有加深的忧伤、孤寂。
大约半个小时后,殷虹突然来了,她手提一个面包,站在门口,小声叫唤着顾采薇的名字。
顾采薇默默走了出去。
殷虹将面包递给顾采薇,和声关切道:“你妈让我买的”。
“谢谢”,顾采薇的泪忍不住滚落脸颊。
“别哭了,没事”,殷虹干瘦粗糙的大手轻轻的捧着顾采薇的脸颊,柔声安抚道。
“我妈呢?现在还好吧?”
“没事”,殷虹和声说道,随即她面露一丝犹豫,然后用随随便便的口吻说道:“对了,你妈说,她星期二中午给你们班班主任送了两百元,这事你还不知道吧?既然都已经送钱了,相信大家今后都不会在刁难你,何况,你可是尖子生”。
送钱?顾采薇一脸惶恐。母亲竟然给班主任送钱?顾采薇将面包塞到殷虹手里,二话没说,径自朝校门外走去。
殷虹看着她渐渐离去的背影,咧着嘴笑了。
顾采薇要回家去亲自问问母亲,为什么要送钱给班主任?为什么明明不是她的错,却要母亲拿钱来摆平?哼,星期二中午?想到星期二下午班主任送她的英语资料,她就恶心的要吐。
她大步朝家走去,恶狠狠的推开门。
“妈,你送钱给我们班班主任?”顾采薇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段翠芸微微一愣,她千叮咛万嘱咐叫殷虹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顾采薇,可是......
“送点钱就没事了,你爸让这么做的,破财消灾”,段翠芸一脸愁容的说道。
“可是我没错,你们这样做,叫我的脸往哪搁?叫我今后还怎么在那个班上生存?我今后连直视我们班班主任的勇气都没有”,顾采薇拧着眉,生硬的埋怨道。
“没事的,你们班主任态度对我态度还挺好的,而且他也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同学之间闹点小矛盾罢了。他说你们都是九零后,大都又是独生子,不懂得忍让,彼此之间针锋相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段翠芸急着解释道。
“我没错,我们为什么要送钱?”顾采薇痛苦不堪的逼问道,她现在只想叫母亲给她一个满意的回答。
“哪能怎么办?不然你非要转学么”,段翠芸气呼呼的转身坐到沙发上,怒声说道。她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按着胸口,不住的长吁着。
看到母亲这种状况,顾采薇只好将想说的话硬生生的吞到肚里。其实,她想说的话是:我一定会转学的!
“你快去上晚自习吧,快迟到了”,段翠芸忧声埋怨道。
“你别生气了,我只是不甘心,算了,从下个学期开始,我自己住校”,顾采薇绝望无助的说道。她不希望母亲受苦受累,更不希望母亲因为她而受苦受累。
“随便吧,下个学期的事,下个学期再说吧”。
顾采薇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还有半个小时上晚自习,她默默的走近母亲,和声安抚道:“妈,我不想这样,你不要这样。你犯不着为我生气,生气气坏的是自己的身体。人不值得为别人生气!”
段翠芸没有吱声。
顾采薇识趣的倒了杯水,放到沙发旁的茶几上,然后将电视遥控放到母亲的手边。
“那你就应该争点气,不要惹是生非,你惹事,不是得我们替你善后?”段翠芸忧声埋怨道。
顾采薇抿了抿唇,舒了口气,默默看着母亲。想不到连母亲也变得如此陌生,为什么她会如此愚昧?
“别生气了”,顾采薇和声劝道。
“你要是能有殷虹懂事,就好了,今天下午的碗,还是她洗的,她还劝我不要伤心,唉”,段翠芸唉声叹气的说道。
顾采薇默默垂下眼,她知道自己又一次败给了殷虹。
她抬眼看了看挂钟,和声和声:“妈,我得走了”。
“走吧”。
顾采薇站起身,出了门,大步朝学校走去。
窸窸窣窣的风擦肩而过,加速袭来的忧伤、无助、迷茫深深刺痛她的心。
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她不能将母亲气出病来,也没办法继续呆在那个班级。
转不走,留不成,她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