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更新日期:2015-03-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既然无法直接做通顾采薇的思想,卢敖只好间接的通过殷虹的帮忙来撮合桂棹与顾采薇。
他甚是不解,顾采薇为什么会对桂棹不理不睬?在他眼中,顾采薇只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而桂棹,却是高攀不起、万里挑一的主。
“桂棹喜欢顾采薇?”殷虹难以置信的口吻重复道。
桂棹竟然喜欢顾采薇,这是殷虹始料不及的。
其实,桂棹喜欢顾采薇一事若是传出去,不是三五个人会感到诧异,而是几乎整个校园都以为桂棹在开玩笑,都会为桂棹的审美情绪产生疑虑和嘲讽。
“你去劝劝她”,卢敖商量道。
“人家可是尖子生,怎么会谈恋爱?若是影响学习,到时候我舅妈还不把我杀了?没准连你也砍了”,殷虹恶狠狠的抱怨道。
“是桂棹,桂青山的儿子,桂氏黄金的接班人”,卢敖郑重的重复道。
“桂棹怎么了?你别看顾采薇人模人样的,其实骨子里比谁都 贱”,殷虹阴沉着脸,闷闷不乐的口吻诋毁着。
“贱?你怎么这么说她呢?”卢敖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口吻质问道。
殷虹意识到自己口无遮拦,抿了抿唇,淡淡的不爽的口吻解释道:“我只不过顺便说说”。
“对了,桂棹还不想让众人知道他的心声,这事你别到处张扬。你懂得,万一顾采薇不答应,那他的脸往哪搁?”卢敖和声叮嘱道。
“桂棹怎么就看上顾采薇?”殷虹拧着眉不解的问。
“学习好呗,桂棹就好这口,以前他追过曹小芳,也是因为曹小芳学习好”。
“曹小芳?就柳树茆的那个曹小芳?”殷虹微微一怔,饶有兴趣的问道。
“还能有哪个?桂棹为了她,还特地追回神木。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这个学期,他又转回来了”,卢敖眨了眨眼,一脸不解。为什么桂棹会突然转回孙家岔?不是只有一个两个人对这个问题好奇与不解,毕竟桂青山夫妇现今定居在县城,桂棹的姐姐、妹妹也都在县城读书。
“桂棹喜欢曹小芳还情有可原,可是,怎么就喜欢顾采薇?实在叫人费解,学习好有什么了不起?”殷虹低声咕哝着。
“要是顾勋知道桂青山的儿子喜欢顾采薇,还不乐开花?”卢敖傲慢的嘲讽道。
“那倒是。他投资失利、闲赋在家,这段时间胖了不少”。
“我爸说他开焦化厂至少赔了三十万”,卢敖幸灾乐祸的说道,疑惑的眼神看着殷虹,像在等殷虹确认。
“我哥说肯定没赔,若是赔了,怎么可能买车?你怎么知道赔了?”殷虹眼珠一转,疑声问道。若是真的赔了三十多万,哼,那今后决不让顾勋在对我们家呼来喝去,哼!想到这里,殷虹傲慢的咧着嘴。
“我爸现在想和顾勋合开石料厂。顾勋肯定不会答应的,我劝我爸很多次了,既然顾勋对他爱答不理,他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又不是少了顾勋,他就活不了了?”卢敖不悦的埋怨道。
殷虹咧着嘴笑了,她怔了怔神,不以为然的说道:“其实,我大舅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读过几年书吗?我就搞不懂,为什么我父母那个年代的人,对读过书的人这么尊敬?压根没有什么值得尊敬的地方”。
“不过,你大舅人品还真的好的没话说,但是,算了,不说了”。
“但是什么?”殷虹别过脸直视着卢敖的脸,风趣的嘲讽道:“但是,他说你爸是个奸商?哼”。随即,殷虹一脸不悦,阴沉着脸,怒声抱怨道:“我就是搞不懂,为什么我妈要对他言听计从。我妈自己对他言听计从也就算了,还教育我和我哥对他也言听计从。她已经成为他的附属品,还要我们也成为别人的附属品?”
“什么附属品?你怎么会这么想?你大舅对你们可是好的没理挑、没话说。谁不希望自己有钱有势的亲戚朋友帮衬自己?怕的是别人不帮。我舅也挺有钱,我们还希望他能帮衬我们,可他只顾着自己发家致富,对我们压根不理不睬。有人帮你,你就应该感激,你怎么反倒怨恨起帮你的人?你大舅没有帮你们的义务,是心里有你们,才帮助你们。你这样说,别说你舅舅、舅妈寒心,我一个外人都替他心寒”,卢敖极度不满的埋怨道。
“我宁可穷,宁可饿死,也不想对他言听计从。对一个外人言听计从算什么?现在想来真是侮辱,一辈子都抹不掉的耻辱”,殷虹气急败坏,恶狠狠的咒骂道。她稍作停顿之后,较为平缓的说道:“何况,我不会一直穷下去,我一定能凭借自己的能力脱离贫穷”。
如论如何,殷虹是绝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将来对别人言听计从。别人的话即便有道理,也属于别人,她的话即便有错,也属于她。
“你怎么变得这么偏激?”卢敖拧着眉问。
殷虹没有吱声。
“顾采薇以前总是问我,你是不是变了之类型的话,本来我不以为然。可是今天我突然发现,你根本不再是我以前认识的人。我突然觉得你很陌生的,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卢敖觉得不可思议,整天腻在一起的两个人,为什么突然之间其中的一个,会变得陌生,陌生的叫人恐慌。
“我把真实的自己告诉你,你是不是不会在继续爱我了?”殷虹坦坦荡荡的问道,眼底显现一片忧伤。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去你舅妈家吃饭,你为什么晚上还要住在你舅妈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卢敖慎重的告诫道。
“你不要岔开话题,请你回答我,我就是这幅德行,就是这样不堪,这样的我,你还会爱吗?”殷虹猛的站起身来,一脸抓狂的看着卢敖,定声问道。
卢敖拧了拧眉、挤了挤眼,烦躁不安的拖着常常的尾音说道:“会,我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离开你”。
殷虹开心的笑了,随即默默的蹲下身坐回到卢敖身旁,她幸福的歪着头依偎在卢敖的肩膀,柔声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你不是那样的人,你若是那样的人,我当初也就不会选择你,不会爱上你。你知道吗?算命的说,我将来会飞黄腾达,但是,一定要有贵人相助,我想那个贵人就是你”,说到这里,殷虹直起身子,一脸俊容,柔情脉脉的看着卢敖,俏声问道:“你说,这个人,是不是你?”
卢敖微微一怔。
“你说是,就是”。
“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是想告诉你,既然我将来会飞黄腾达,现在为什么还要吃苦耐劳、努力奋斗呢?我只要等待,只要坐享其成就可以了!既然结局已定,迈向结局的过程,我为什么要强迫自己,体验无止无境的痛苦?明明有更好的选择,我为什么要做最差的选择?明明住顾采薇家更舒坦,我为什么要住宿舍?明明顾采薇家的饭更好吃,我为什么要吃灶上难以下咽的饭?”殷虹和声解释道。
“以后别再和顾采薇闹矛盾了,你比她大,理应让着她。何况,她什么都不懂,只知道一门心思的学习”,卢敖为难的祈求道。
“我最讨厌听到的话就是别人叫我让着顾采薇。我也是人,凭什么叫我让着她?我已经让她那么多年,难道要我让她一辈子?”殷虹忧声抱怨道。
“我是说,你舅对你那么好。看在你舅的份上,让着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卢敖不想多说,他疲软的解释着,想要赶紧结束这次极不顺畅的对话。他还记着这样一句话:一个不懂感恩之人绝不是一个好人。
不论怎样,他都不愿意殷虹变成这样。
殷虹苦笑着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