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更新日期:2015-03-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顾勋回家之后,第一时间帮王大写了对联。刚送走王大,殷箔、殷仲两家便接踵而来。
欢声笑语像波浪一样一层接着一层,只是进入顾采薇的耳畔后毫不犹豫的演变为闷热吵杂的符号。殷虹的出现,让她忍不住、无法抑制的陷入淡淡的忧伤中。
“怎么了?薇薇,我们来这么多人,你不开心啊?”顾绮咧着嘴,和声风趣的问道。
顾采薇一脸尴尬,慌乱的否认着。她虽小却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她心底明白这个时候不应该哭丧着脸,可是她控制不住的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为了不让自己的存在影响到众人的欢喜,她拉着脸、迈着沉闷的步伐躲到自己的卧房。
可是,这份短暂的宁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当殷虹很不识趣的进入顾采薇的卧房的那一刻这薄如蝉翼的伪装瞬间被全部撕破。
“还在生我的气?”殷虹冷艳打量着顾采薇,淡淡的询问道。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嘲讽顾采薇是个小气吧啦、耿耿于怀之人。
“没有”,顾采薇阴沉着脸,言不由衷的回应道。
“别骗我了,你还能骗得了我?不过,你也应该习惯这样的生活。我不可能一直让你欺负,你也不可能欺负我一辈子。我父母已经看你父亲脸色行事一生一世,难道你还要我也看你眼色行事一生一世?”
“我不想和你说话”,顾采薇粗暴的回应道。
“该说的我都说了,或许不该说的我也说过。不过你若是因为卢敖与我置气,我也没有任何办法”,殷虹定眼打量着顾采薇,忧声埋怨道。
“我想睡一会”,顾采薇定声告诫道。其实比起失去卢敖,她更心痛殷虹在背地里说她坏话;其实比起失去卢敖,她更心痛殷虹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群中对她截然不同的态度。
她不希望殷虹用截然不同的态度对她,也不希望殷虹变成个两面三刀之人。
殷虹深知顾采薇小家子气的秉性,深知自己一味的道歉于事无补,既然如此她也不没准备低声下气赔礼道歉。她静静的站在顾采薇的书桌前,闲散着翻看着顾采薇的相册。
“你还有这张照片啊?”殷虹冷眼一瞟、一脸诧异的叫唤道(这张照片是殷虹八岁那年在什乌沔庙会与顾采薇的合影,照片中的顾采薇穿着一条碎花连衣裙,照片中的殷虹穿着一件宽硕极不合体的衣服)。
殷虹也有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但是因为这张照片会让她衍生无止无境的自卑,因此很久之前她便无情的扔掉了它。
不过,今非昔比,如今她是卢敖的女朋友,是顾采薇喜欢的男人的女朋友!因为这层关系,她的自卑一念之间转变为傲慢。
“哪张?”顾采薇直起身子饶有兴趣的观望着。看过照片之后她一脸哀伤的躺回床上,此时此刻看到这张照片她没有办法不哀伤,毕竟那个时候的殷虹可不是现在这样。
“你就是因为卢敖才这样对我的,哼,死不承认,我还不了解你?”殷虹咧着嘴,淡淡的嘲讽道。
顾采薇一脸不悦,撅着嘴怒目注视着殷虹,殷虹得意的嘴角让她越发气急败坏。她本来不想与殷虹撕破脸,可是若是一味的忍让被对方当做懦弱,这也绝不是她想要的。
“我跟你置气压根不关卢敖的事,不论我以前喜不喜欢他,至少现在我根本不爱他。我是绝对不会喜欢一个压根对我没一丝兴趣的男人的,何况你们两个狼狈为奸合起火来欺负我,这样的男人我喜欢他做什么?”顾采薇气愤愤的吼道。
“好了好了,不喜欢,不喜欢,可以了吧?”殷虹做了投降的手势,低声祈求道,她不想她们间的争执引起家人的注意。
“你不要没事找事,大过年的我不想和你吵”,顾采薇很不客气的告诫道。
“我也没想和你吵,你别以为是我想来你家,我来这里不过是不想让我父母知道我和你闹矛盾罢了。再说压根不是我想来,是你父亲请我们来的”,殷虹定声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对顾采薇解释道,她边说边合上相册并将相册放回原处,她随手拿起相册旁边的练习册懒散的翻看着。她随之脸色一沉,嘴角一撇,冷眼一瞟,忧声埋怨道:“哼,我就知道你做完了,上次我跟你借,你还说借给卢敖了,我就知道你在撒谎。你不给我借,我就去告诉你爸,我就说我想让你帮我辅导一下练习册上的难题,你不给,看看他会怎么骂你”。
顾采薇实在受不了殷虹的刁钻刻薄,若是殷虹继续留在这里她只能全部崩溃,可是她根本不想为了一个外人而让自己奔溃。
她不知道殷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变得刁钻刻薄?她不知道一起长大的人为什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陌生、如此恐惧?
“你拿去看吧,但别给我丢了”,顾采薇不耐烦的叫唤道。
“你不要跟我斗,你是斗不过我的”,殷虹冷艳看着顾采薇,恶狠狠的告诫道。
顾采薇一脸哀伤的摇着头。她从没想过要与殷虹争斗,殷虹说出这样陌生的话没有办法不让她伤心欲绝、失魂落魄。
“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殷虹见顾采薇如此痛苦,露出胜利者的欢快饶有兴味的问道。
顾采薇常舒了口气,定了定神,一本正经的看着殷虹,定声质问道:“你明确的告诉我,你有没有在背地里说过我的坏话?你别想否认,比起你我更信任我的耳朵。我现在只问你你为什么要说我坏话?放假那天最后一门考试结束在学校厕所里,你为什么要跟你姑妈家的孩子说我的坏话?那只钢笔的确是你给我丢的,你为什么要撒谎?为什么要诋毁我?还有你说你让我洗,洗什么?还有你是不是也经常在卢敖面前诋毁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若是不信可以去找你爸告状,看看他会相信谁?”殷虹一脸狂傲不羁,冷声埋怨道。
“他会信你,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我在欺负你,一直以来他都以为你在让着我,谁叫你比我会做人,谁叫你比我更懂的该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说什么样的话、做什么样的事”。
“你错了,应该是,谁叫你真的欺负过我”,殷虹愤愤不平的叫唤道,语毕提着练习册破门而出。
顾采薇一脸抓狂,怒气冲冲的冲着殷虹消失的背影大声吼道:“殷虹,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诋毁我?”
殷虹默默的转身,一脸无辜的看着顾采薇,和声挑衅道:“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顾采薇觉得自己真的败给了这个女人,她常舒了口气后一脸哀伤的躺在床上,默默的粗喘着。
就在她迷迷糊糊刚要睡着的时候,顾采风推门而入惊醒了她,她抬起不愿意搭理任何人的疲软的眼神默默的瞥了眼来客。
“有事吗?”她虚弱无力的问道。
顾采风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的哀伤,他一脸不悦愤愤不平的冲着她嚷嚷道:“你怎么好意思睡觉呢?我们都忙的要死,连虹子都在帮忙,你怎么好意思偷懒呢?爸让你和虹子去给奶奶收拾家,赶紧的”。
“别烦我”,顾采薇狠狠的蹬了一脚,怒声抱怨道。
顾采风这才意识到妹妹的反常,他诧异的目光审视着她,疑声问道:“怎么了?”
“殷虹欺负我”。
“她欺负你?你别欺负她就烧高香了,她怎么可能欺负你”,顾采风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你们都以为只有我欺负她的份?为什么你们都认定她一定不会欺负我?可是,现在明明就是她在欺负我”,顾采薇直起身子,怒声咆哮道。
“行了,你别无理取闹了。大过年的,伤了大家的雅兴,多扫兴!”
“那你们就不要搭理我么,我呆在这里扰着你们什么事了?”顾采薇一脸不悦的质问道。
“你怎么这么自私?这么多活,我们累得要死,你怎么好意思躲在这里偷懒?”
顾采薇一脸不悦,冷艳打量着顾采风,此时此刻她没有办法不将吃里扒外的符号定义到顾采风的身上;此时此刻她没有办法不伤心欲绝,此时此刻她没有办法不感到疑惑,为什么殷虹可以轻而易举的让所有人相信她?为什么殷虹可以其乐融融的与所有人相处?为什么她只能在被欺负后默默的独自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