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九章
第九章



更新日期:2015-03-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送走殷虹后,段翠芸、顾勋、顾采薇便驱车出发了。
车子一路向北,经过两个小时的爬行,终于在晚上八点到达目的地康巴什。
康巴什近期来了一个大商人,做着一件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大肆购买土地。
“800元一亩,很多人都卖了,起初的时候80元一亩也有人卖”,段翠芸的母亲说起这件事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同样觉得诧异的还有整个康巴什的居民。怎么会有人大肆购买土地?承包土地也不是这么个承包法!
“你们没卖吧?”段翠芸问。
“我们没买,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觉得好歹这土地自己拥有了将近一辈子,要是突然不属于自己反倒会不适应,再说我们上了年纪不可能像年轻人那样外出打工,只能在家种种地。不过你两个弟弟都卖了,反正他们都是夫妻外出打工,地放着也是放着没人种”。
“反正也卖不了多少钱,十来亩地,也就上万元,农村人卖了地怎么能行?”段翠芸埋怨道。
“薇薇怎么了?是不是没吃饱?”段翠芸的母亲笑着问道。
“这个孩子小时候可有意思了,你记着不,薇薇?你小的时候来我们家,吃饭的时候你说自己不饿不吃,我们刚把碗筷收拾你就说自己饿了,给你饼子你还不吃,非要吃麻花”,段翠芸的父亲笑呵呵的说道。
顾采薇依稀记着这段不堪的回忆,羞愧的低下头。
“顾勋是怎么了?愁眉苦脸的?不是今晚还要走吧?”段翠芸的父亲忧声问道。
这话一说,段翠芸立即警觉起来,一路上她也觉得丈夫有些异样,老是皱着眉像是被什么愁苦的事牵绊着。
顾勋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八点半。他犹豫了一下,疲倦的说:“明一早走吧”。
“焦化厂有人照看着吧?没耽搁你挣钱吧?”段翠芸的父亲风趣的说道。
“开了一整天车,累了”,段翠芸和声对着父母解释道,然后转头对丈夫叮嘱道:“你累了就洗洗先睡吧”。
“那个殷虹呢?没跟你们一起来?没来过内蒙吧?”段翠芸父亲和声问道。
提起殷虹,顾采薇忍不住就来气。
“回自己家了”,顾采薇抢先说道。
“殷仲现在还在拉煤?去年过年给我们家拉的一汽车碳现在还没烧完,下次你们上来的时候把殷虹带上,让来串串。以前军军去你们家还把人家欺负哭了,真是的,外来的还把坐地的给欺负了,呵呵”(军军指的是顾采薇大舅段云的儿子)。
顾勋虽然疲倦,但因为心有所思睡不着觉,宋逸兴想要撤股的事冲击着他的神经。
做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撤股?是不是郝志成准备帮他,让他到老曹渠煤矿上管理销售?他这样想着。
顾勋一脸愁容,他一直在思量如何对待宋逸兴撤股一事,他是想接过宋逸兴的股份,可是凭他现在的经济状况,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找谁当合伙人呢?
殷仲?不行,他有车贷。
段翠芸的两个弟弟?这是顾勋唯一觉得靠谱的选择。这兄弟两人品不错,融资不成问题。而且亲戚之间本来就应该相互帮衬、有福同享。
这样想着想着,顾勋稀里糊涂的睡着了。
原本打算第二天一早就去长石琅的顾勋改变了计划,清晨他把实情告诉了妻子,希望妻子能去探探口风。
没有办法继续和宋逸兴在一起做生意,顾勋只能遗憾的用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来形容。能和宋逸兴这样的人一起做生意是很多人的追求,因为宋逸兴自己有能力,而且有一大帮富贵亲戚,柳树茆二队的郝志成,孙家岔镇上的桂家、冯家、柳家。
经过段翠芸从中联络,午饭过后段氏兄弟跟着顾勋开着皮卡车去了长石琅,所有在家等消息的人都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
投资焦化厂可比夫妻两人外出打工一整天挣两百元合算,这点大家心知肚明。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向来异常谨慎的段云还是决定随姐夫去长石琅具体看看情况,毕竟这买卖需要的可不是一笔小款子。
大人世界的变化牵动着大人与小孩的微妙关系。
当天晚上,顾采薇随大舅妈和小舅妈去邻居家串门返回时,大舅妈见她衣着单薄竟然问她:“薇薇怎么穿这么薄?冷不?穿我这个不?”她还边说边准备脱下自己厚重的羽绒服递给顾采薇。
顾采薇记得真真切切,小时候有一次冬天随大舅妈、小舅妈去邻居家串门,回来的时候也是晚上,那天呼呼的北风直击人的脸庞,刺骨的寒风将脸颊冻得冰硬冰硬的,小舅妈摘下了顾采薇羽绒服上的帽子带到自己孩子的头上。
“没事,不冷,我一直都穿这么少,习惯了”,顾采薇默默的解释道,心底被一团烈火默默的燃烧着。
“这和你们那可不一样,这里地势高,比你们那冻”,大舅妈和声解释道。
“军军表哥什么时候放学?现在在伊旗念着了?”顾采薇和声问道。
“这两天正考试着了,这孩子现在眼睛长得花花的”大舅妈笑着风趣的说道。
大舅妈的声音不知不觉中化为空灵的符号穿梭在顾采薇的耳畔,一时之间,她还难以适应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她还是她,她们也还是以前的她们,只是她们对她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这种转变只源于她们与顾家可能即将成型的经济挂钩。
当天晚上,段氏兄弟回来了,不负众望的带回众人期待的好消息。
亲戚在一起合伙做生意的旅程就这样开始了。
为了纪念这重要的时刻,段翠芸的父亲决定将年前十天打饼的计划提前,提前到段翠芸离开之前,让段翠芸离开前带上一些回家(每年段翠芸的父亲都会在年前打饼,饼一分为三。一份给大儿子段云,一份给二儿子段雄,自己留一份,今年的饼一分为四)。
段翠芸回去的时候带了整整一箱,是段云和段雄骑着摩托车将段翠芸母子送到汽车站,临走时段云见顾采薇小手被冻得红扑扑的,热情主动的花了一元钱给她买了一对白手套。
大人的世界真的能牵动大人与小孩的世界,虽然这个道理顾采薇早已知道,但身临其境的时候,被淡淡的忧伤所充斥是难以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