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六章
第六章



更新日期:2015-03-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没有人希望自己的爱情落空,没有人希望自己的爱情悄无声息的埋葬在漫无边际的猜疑中,顾采薇亦是如此。
可是,她既不确定这是不是爱情,也不敢将其告诉任何人,更不敢直白的去问卢敖爱不爱她。
莫名衍生的悸动,在没有找到任何答复之前,非典的恐慌便悄无声息的蔓延到这个偏远的小镇。
非典的无情而至,让学校多了几分新的戒备。五六年级的少先队员被委派了一份艰巨而正义的工作:放学之后带着极具积极色彩的大红巾彰到校门口站岗。
在这份艰巨而正义的工作安排中,顾采薇被安排与同班的冯丹青为一组。
和少先队员的大队长冯丹青分为一组,顾采薇心底默默的欢悦着。为了对得起这份来之不易殊荣,值班那天,她特地换上了最漂亮的衣服,梳了最喜欢的发型,而且前一天晚上还特地洗了头。
不过事与愿违也是常事,向冯丹青这种孩子头是绝不可能亲自站岗的。当顾采薇看到站在旁边的是一个陌生的小胖子的时候心底多少有些失落和难以言喻的难堪。
“你是顾采薇?”显然对方做了前提准备,至少知道与他一起值班人的名字。
顾采薇淡淡的无精打采的瞥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你帮冯丹青站岗?”
“我哥说给我五块钱,只要我帮他站岗。我叫冯玉堂”,冯玉堂津津乐道的说道。
顾采薇微微一怔,如此年纪便有了生意经,这新奇的事怔到了她。
“你哥?你亲哥?”顾采薇饶有兴味的问道
“恩,我还有一个哥哥,我大哥,冯玉京,可厉害了,是个书画家”,冯玉堂津津乐道、满脸生辉的炫耀到。
“冯玉京?”顾采薇一脸震惊,诧异的目瞪口呆。冯玉京?冯玉京?该不会是傅娇口中的那个冯玉京吧?世界可真小,先是曹小芳,现在是冯玉京。
“你姑妈是傅娇?柳树茆的?马连湾的?”顾采薇急声问道,眼底放光。
“你怎么知道?”
“我们是邻居,我在你姑妈家见过你大哥的字画,写得行云流水,将来肯定能出名,毕竟他现在才高三,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你怎么对我家的事知道的这么多?”
“你姑妈整天给我们夸你大哥,不止我知道,我们村的所有人都知道。冯玉京竟然是你哥哥,竟然是冯丹青的哥哥?”顾采薇再次无法置信的口吻嘀咕道。
“你要是喜欢,我送你一副,我哥的手稿,在我家搁着一摞呢”。
顾采薇压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摞?一摞?整整一摞?还送我一副?又不熟识,竟然如此慷慨?
“对了,我是四年级一班的,你下午课间来找我。我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帮你带上”,冯玉堂一副男子汉气势,坦坦荡荡的说道。
“其实我的字也写的特别好,这次语文考试我得了全班第一,刘老师还夸我的字写的特别好。不过,从小到大,我父母都说我的字写的不如我表姐的。我表姐,殷虹。你知道这个人吗?六年级二班的”,顾采薇和声聊着天。
“是不是今年转来的?个子高高的?经常卢敖在一起玩耍的那个?”
经常和卢敖一起玩耍的?那不是柳如月吗?顾采薇一脸困惑,难以置信的拧起了眉。
“经常和卢敖在一起玩耍的不是柳如月吗?五年级的,听说还是校花”。
“柳如月我认识啊,我姨妈家的孩子,她母亲和宋燕妮的母亲是双胞胎,只是傅娇我姑妈刚生下就被送给了别人。那个时候整个社会都穷,桂家也穷,根本养活不起那么多人,桂家还有很多人走西口呢?走西口,你知道吗?就是去包头那一块”,冯玉堂满目生辉、和颜悦色的说道。
殷虹经常和卢敖在一起玩耍?一种难以置信的冲击在顾采薇脑海中环绕。
“你听谁说的?卢敖经常和殷虹在一起?”
“大家都知道啊,还说他们两是一对”。
卢敖和殷虹是一对?卢敖和殷虹是一对?卢敖和殷虹怎么成了一对?顾采薇实在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她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突如其来的叫震惊,突如其来的无法接受的事情叫打击。
站岗结束后顾采薇拉着苦瓜脸,踏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家。若是说卢敖和柳如月是一对,她倒还可以接受。可是,怎么会是殷虹?怎么可能是她绝对信任、不保留任何秘密,陪她一起长大处处帮着她、让着她的表姐呢?
若是这是真的,那她怎么办?
顾采薇一脸愁容的进了家门,此时的殷虹正在午休,此时的段翠芸正在清洗碗碟。
“快吃吧,吃完赶快睡一会,下午还得站吧?”段翠芸将饭菜摆到桌上,和声关切道。
“我不饿”,顾采薇这才发现原本回家吃饭的她根本没了吃饭的心情。踏着沉重的步伐,在走进卧室之后,在犹豫不决后她还是叫醒殷虹。
殷虹睁开朦胧的睡眼,连连干咳了几声,和声问道:“回来了?吃饭了吗?赶紧睡吧,下午我帮你站”,语毕若无其事的别过身背对着顾采薇。
顾采薇一脸疲软冷艳瞟着殷虹。她纹丝不动的站着,像在要用自己的冷漠震慑到对她生气的缘由浑然不知的殷虹。
“你该不是得非典了吧?”良久之后,顾采薇平静而坚定的口吻,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和挑衅,默默的响起。
殷虹一跃从床上坐了起来,她这才诧异的发觉顾采薇有些异常,难道她是因为她没有替她站岗而生气了?殷虹这样想着。
“是不是因为我没有替你站岗,生气了?下午我帮你站,我咳嗽也快好了”,殷虹一脸歉疚,和声说道。
“不用,我的事,我自己干”,顾采薇凶巴巴的说道,眼底充斥着满满的忧伤和不悦。她阴冷着脸,很不解气的低声咕哝着:“不想替我站岗就算了,装什么病?前几天就开始装上了?我倒是真小看你了,竟然还跟我玩心计?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住在哪里,吃的是谁做的饭?”
吵闹声很快便传入了段翠芸的耳畔。
段翠芸闻风而来,她一脸茫然的看了看顾采薇,又一脸彷徨的看了看殷虹。
“怎么了?吵甚了?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吵架?”段翠芸不偏不倚,没有指名道姓的怒声埋怨道。
顾采薇没有吱声,怒气冲冲的上了床。她躺在与殷虹背离的一侧,用被子死死的罩住整个身躯,闷闷不乐的粗喘着。
“赶紧睡,别闹了,我先去趟厕所”,段翠芸叮嘱后便走了出去。
趁着段翠芸离开之际,殷虹挪到顾采薇身旁。
“薇薇?怎么了?生气了?谁惹你了?”殷虹柔声细语的问道,见顾采薇没有任何回应,她轻轻的扯了扯她的衣袖。
“别碰我”,顾采薇倔强的抽走胳膊肘,气呼呼的吼道。
“你怎么了?”
“你说呢?你别装好人了”。
“我怎么了?下午我帮你站岗,真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顾采薇气呼呼的叫唤道。
“那是什么?”
“你做过什么你自己知道”,顾采薇爱答不理的忧声埋怨道。
“我真的不知道”,殷虹无辜的解释道。
“把我当傻子一样欺骗,你安得到底什么心”,顾采薇恶狠狠的咒骂道。
“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殷虹伤心的告诫道。
听到这话,顾采薇微微一怔,心底无法抑制的衍生了一丝恐慌与不安,她清楚她还不能习惯身边没有殷虹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