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四章
第四章



更新日期:2015-03-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顾采薇单纯,是因为她一直生活在单调的生活里!一直没有离开这个单调平和的村落!
从学前班到三年级,她一直在柳树茆小学读书。
柳树茆小学是一所最高年级为三年级的农家院落式学校,学校仅由两间教室、一间破烂不堪的厨房、二三十名学生、两名老师组成。
校长是马连湾的王三,另一名老师是一名女性。她是中考失利后回到村里来任教的,是一个总是将篮球的篮教成蓝天的蓝的女人。
他们虽然学历都不是很高,却都能轻而易在学生中建立威信,这主要还得归功于他们不约而同奉行着的棍棒之下出好学生的理念。
在柳树茆小学读过书的人,几乎每个学生都受过或轻或重的体罚。体罚过重者将自己的人生目标定位为教师,希望将来能有一天能够曾经受到的屈辱发泄到教师的子女身上。
超过一半的学生,整个学期有超过一半的时间是享受不到上课的待遇(他们处在恶性循环之中,第一天因为罚站没有机会听课,导致第二天在考察中没有正确回答老师的提问而被继续罚站到教室外面。)
那个时候,同学们都傻,不知道体罚是一种不被允许的过错,因此一直默默的承受着体罚的命运与生活。
那个时候,家长也傻,若是子女告诉他们,自己在学校被老师惩罚,他们会不问青红皂白,用比老师更严厉的体罚对待子女。
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随着悄然而逝的时光,持续到三年级毕业画上了终结的符号!
柳树茆小学毕业的学生,大都会转到距离柳树茆小学三四公里处的三卜树小学续读。
三卜树小学,情况截然不同了。
那里有更大的校园、更多的学生、更多的教师,像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
那里大部分学生是住宿生,任职教师最低水准也是高中毕业。
那里的老师也习惯性的体罚学生,却没有柳树茆的教师过分,柳树茆教师的体罚中夹杂着太多太多生活中的怨气。
那里带给了顾采薇从未有过的欢乐、轻松、舒适!
不过,现在,那份欢乐要结束了。
三卜树小学要撤掉六年级。
三卜树小学要撤掉六年级?在顾采薇看来三卜树小学可绝对有资格将六年级持续到底,那里不是两个年级容纳在一个教室里;也不是一堂课一个教师将时间一分为二分分教两个不同年级;更不是用老师的哨子来发号上下课的使令。
不过,农村的小学就是这样,隔几年撤销一个年级。从六年级开始一级一级往下撤,撤到一定年轮就停止招生、闭门歇业。
红旗小学从今年开始就闭门歇业了!
红旗,是柳树茆去孙家岔镇的必经之地。
(彻彻底底将这两个地方联系在一起的人文气息,是紧挨着红旗的马连湾居民顾家与紧挨着马连湾的红旗居民卢家。)
一般情况下,柳树茆小学、红旗小学、三卜树小学毕业的学生,大都转到距离最近的孙家岔小学续读,但是也有不少会转到距离孙家岔小学五六公里处的燕家塔小学续读,还有一部分会转到了离孙家岔镇的更远的中鸡小学续读。
此时此刻,顾采薇最担忧的问题是殷虹即将转去哪所学校,这个问题带给她的焦虑远远大于父亲开焦化厂。
她,毫无疑问会去孙家岔小学续读,可是殷虹就不同了。殷虹哥哥殷仲现居燕家塔,没准她会寄宿到她哥哥家在燕家塔小学续读。
“殷虹在哪念呀?”顾采薇拧着眉,一脸愁容的看着母亲。她不想与殷虹分开,她已经习惯了与殷虹一直腻在一起(从学前班到现在,她一直与殷虹是同班同学)。
“管她呢!她是她,你是你,跟着她能有什么出息?好的不学,净学坏的”,段翠芸直白的埋怨道。她早就厌倦女儿一直腻在殷虹身边。
殷虹是什么?在段翠芸眼中,殷虹不过是一个不上台面、成不了大器的外甥女。
(殷虹,是个拥有一头浓密、厚重头发的高个、纤瘦的女孩,五官很大气,浓眉大眼、大鼻、厚唇。年长顾采薇两岁,与顾采风同岁,是顾采薇姑妈家最小的孩子。)
殷虹因为上学较晚、学习很差,因此从没想过要将学业当做改变命运的法宝,她父母对她的期待也很低,会识字、会算账即可。
“要是殷虹住殷仲家,在燕家塔念,那我呢?”顾采薇忧心忡忡的问道。
(殷仲,1982年生,年长殷虹八岁。是个五官精致、英气逼人的中个男人,小学没毕业便辍学,辍学之后尾随叔叔伯伯家的孩子混迹在燕家塔一带。虽然家里穷得一清二白,但他依旧凭借自己与众不同的本领与上天的眷顾,娶了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姣好、家境殷实的女人。去年,他与顾勋合资并贷贷款,买了一辆齐头大汽车,往返于燕家塔到孙家岔各个煤矿从事拉煤的营生)。
“你哥不就在孙家岔中学?你哥不能照顾你啊?”段翠芸一脸不悦,冷声埋怨道。
“中学跟小学又不挨着,相距一公里呢”,顾采薇低声嘟囔道。
“都升六年级的人了,还怕别人欺负?人家宋燕妮今年也开始住校,人家才多大?比你小三岁!人家都不怕,你怕什么?”
段翠芸的大呼小叫,让顾采薇心底越发不是滋味。
她怎么能和宋燕妮比呢?宋燕妮可是要住在主任办公室的,晚上还有主任家的女儿做伴。
再说,都住在主任办公室,谁还敢欺负她?
见顾采薇胳膊捂着脸,身子一颤一颤的哭了起来,段翠芸恶狠狠的瞥了她一眼。就在这一刻,一个突如其来的主意冲进她的脑海,陪读?
陪读好啊!陪读,她就可以不干农活了。
顾勋一旦去了长石琅焦化厂,家里的活都会落在她一个人身上。十多只羊、一只猪、十几只鸡、一条狗、一只猫。到时候她肯定得从早忙到晚,每天都累得腰酸背痛腿抽筋!
想到这里,段翠芸灵机一动,眼珠一转,眼底放光,活灵活现的看着女儿,商量式的口吻说道:“那你去跟你爸说,就说你要我跟着你去镇上陪读”。
顾采薇微微一愣,陪读?陪读?陪读?
“那家里的牲畜怎么办?”
“全卖了呗,反正你爸是抽着了,老古董!羊既不卖也不杀,养着做什么?不下蛋的老母鸡,既不让卖也不让杀,白费粮食!”
“我爸会同意吗?”顾采薇哭丧着脸,和声问道。
“你和你哥合伙去求,他要是不答应,你们就哭,就不要吃饭,看他敢不答应?我要是跟着你去陪读,你就不需要住校,也不需要吃灶上的饭。我听说孙家岔小学的学生餐特别难吃,喂猪,猪都要挑着吃”,段翠芸信誓旦旦的胡说着。
但是,顾采薇却信以为真!(年幼的孩子总会毫不犹豫的相信母亲,相信母亲所说的每一句话。这是天性,也是社会发展规律之一!)
“那殷虹呢?要是她也在孙家岔念,也把她的饭做上吧”,顾采薇和声商量道。在她看来,她拥有什么,殷虹理所当然也该拥有什么。
段翠芸没好气的瞟了女儿一眼,忧声埋怨道:“我没死了?她妈不能去给她做饭啊?干脆我连你们学校所有师生的饭做上得了,连讨吃子(乞丐)的饭做上得了,我再亲手伺候你们一个个吃下去”。